两个顶级流量结婚后

      姑且相信谋少言。

      对于坤天来说,首要的目的就是完成自己的任务,自身本就是伪装更何况要求别人。

      不过斗战场,当真是一个战斗的好地方,磨练战技的好地方。

      此后的时间里,坤天也开始来到斗战场进行磨练自己的技能,由于境界的差距及功法的差距多数时间是败多胜少,不过经过多次的战斗,对于炼气期战斗方式与运用却是精炼了许多。

      而他想查询的影蛛自从那一次之后,再没有出现过。

      坤天刚刚拿到了从斗战场兑换到的一笔钱,不过胜败都会得到一笔钱财,并不是很多,但是这几个月积攒下来也很可观。

      是时候需要买一些修真的功法了。

      坤天至今就只会一个功法《龙神拳》,其余什么都不会,这非常限制坤天的战斗能力,毕竟他曾经会的都是凡人的功法和修真的运用完全无法相通。

      京都城内,各式各样的商铺有很多,人群也是熙熙攘攘,也有专门卖功法的商铺,不过也都是一些寻常功法,有总比没有好,好的功法价格太高,坤天也无法承受起高昂的费用。

      坤天随意走进一个功法商店,看了看功法各式各样,拳法、棍法、炼体、炼气、身法等等有很多很多。

      目前坤天急缺身法,他主要看寻着身法一类的修真功法。

      《风云步》,地阶下品。

      《逍遥身法》,人阶上品。

      《玄光步》,人阶上品。

      看过很多身法类型后,这是坤天选择出来适合自己的身法,身法需求多变,一个身法在战斗中明显是很劣势的,更何况,这些身法随处可见太过寻常,仅是一种身法,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坤天对于自己的悟性相当自信。

      如果将悟性分为几大类,‘自以为是’,‘闻一知二’,‘见微知著’,‘闻鸡起舞’,‘走马观花’,‘胸有成竹’,‘一闻千悟’,‘知行合一’这几大境界的话。

      坤天的悟性至少也在‘走马观花’之境,更何况是双子命魂,两个命魂赋予的力量,天赋自不可觑。

      几个月所挣得的钱财,买了这三本身法,就几近于无。

      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时间很紧迫,该时候各个方面都要努力进取了,综合排名才有可能进入前五。

      《风云步》

      以风为极,云为路,步轻身飘。

      《逍遥步》

      八方来潮,五面环生,以极至快,以快制动。

      《玄光步》

      玄来天外身幻彩,五彩斑斓影如空。

      修炼室中

      坤天身形连连变换,不断尝试着脚步与身法的结合,所有的一切都是讲究一个对气的运用。

      几种步法各有不俗之处,《风云步》讲究身轻如燕,脚步变换,指的是一个‘轻’字,《逍遥步》讲究身形四溢,以快似影,指的便是一个‘快‘字,《玄光步》讲究以脚下步法显现色彩,迷幻,所指又是一个’幻‘字。

      几种身法,所讲并不困难,所在于就是不断的练习练得这些功法的精髓,‘轻‘’快‘’幻‘三种身法并不一样,坤天不禁有一个想法,如果将这三个身法的精髓同时融入结合起来,或许就不一样了。

      “无罪。”

      修炼室的外面传来了谋少言的声音。

      坤天停下了修炼,平静了一下心态,走出了修炼室,“你来了少言。”

      谋少言面色古怪,上下打量了打量坤天,怪异道“你怎么也和那个变态一样,除了修炼和斗战场什么也不干了?”

      “我不像你啊,我还需要努力,你排名第二当然没有压力了。”坤天轻叹一声,心里都有些不平衡,像谋少言这个小怪物,军事榜第一,综合排名本就很高了,然后随随便便修炼,时不时的在潜力榜再暴露点天赋,综合排名就已经排到第二了,基本上很难被动摇了!

      而自己拼命修炼,排名很艰难的在上升,想想心里就不平衡啊。

      谋少言眼神更加的怪异了,“所以我才奇怪呢,你除了修炼和战斗,也没有别的时间啊,怎么可能呢?”

      “什么?你说的什么?”坤天疑问。

      谋少言嘁了一声,一脸郁闷,挥了挥手“亓官家的小公主找你,在宗卫府门外等你呢,去吧。”

      亓官家的小公主?

      坤天一怔,满脸迷茫,“那是谁啊?”

      “咦?”谋少言轻咦一声,突然来了兴致,问“你不认识?亓官蕊儿?你真不认识?”

      “不认识。”坤天摇了摇头。

      谋少言摸了摸下巴,眼眸中闪现着光芒,喃喃而语“那就有些意思了,走,走,走,我还挺想看看你们俩人见面的场景,一定很有意思。”

      宗卫府门前

      谋少言直指府门外的大轿,道“呐,那里面的就是亓官蕊儿了。”

      谋少言耸了耸肩,一脸嫌弃,道“每次出来总是摆出那么大阵仗,嘁。“

      坤天这时才细细望去,大轿外形华丽,内里被遮挡的极为严实,周围守卫护卫四周,骏马拉乘,一看这种规格便也知道,那的主人身份定是高贵。

      而在此时,护卫似是向着轿内通禀了什么,之后走至坤天面前,道“我家小姐说了,请薛公子上前叙话。“

      坤天点头称是,向前走进,谋少言想要一同跟着,却被护卫阻拦了下来,护卫躬身抱拳道“谋少爷,别让小的为难了。“

      谋少言眉头皱了皱,似有所想,终是停下了脚步没有跟随。

      坤天来至娇前,诚然道“这位小姐,有什么指教?“

      “薛公子请入娇叙话。“

      柔美的声音从娇内传出,声音娇柔,气若如丝。

      坤天一怔,面露难色,沉声道“怕不合适。“

      只见此刻,娇前的帘子被拉了开来,轿内女子嗤笑道“怎么?我都没有觉得,你害怕什么?“

      坤天这时才是看清了轿内的女子。

      一身华贵紫衣穿于身,玉颜淡淡拂雅,略施粉黛,红粉青娥,宛如天间月殿,那双秀眸似水边望月,云边探竹,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皓腕轻纱,气若幽兰,暗香袭人,芳馨满体,仅那点点浅笑,又如琼脂玉润,尽得天地之精华,袅袅处,拂柳穿花!

      当真是好一个绝色美人啊!

      坤天眼前一震,神色一动,倒吸口气,猛地的闭上了双眼。

      不过几息之间,当坤天再次睁开双眼,望向那绝色美人时,眼眸清明,神色如常,他又开口道“请小姐自重!“

      亓官蕊儿美眸之中闪过异色,似有些惊讶,又似是了然,红唇微微一抿,娇口道“薛公子,你当真不入吗?我的声音你听清了吗?“

      坤天心头一动,黑眸望向那绝美的娇颜,娇颜如常,巧笑红唇,只是那双美眸在微微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坤天似有所想,略微低下头来,遮掩着黑眸中隐晦复杂的光芒,沉声道“那便叨扰小姐了。“

      说罢,坤天几个脚步入了轿内和那亓官蕊儿并排而坐。

      亓官蕊儿淡雅一笑放下了娇帘,只听得外面护卫喊道“启轿。“

      随即轿子慢慢被拉动了起来,不知去往何处,而在宗门府门口的谋少言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眸不断的在闪动,终是自语“查查看吧。“

      ……

      ……

      “去哪里?“坤天身子有些拘谨,他能够感受到身旁的娇躯在轻轻侧动,心头总是有些不自禁的涌动。

      “你说呢?“声音如在耳边传来,甚至耳边竟然感受到了阵阵喘息声。

      坤天全身一紧,转头望去,绝美的容颜竟已近在咫尺,四目相对,那双美眸如同梦魇一般引人深入。

      一种旖旎的气息在这轿内弥漫,坤天整个人都似是要陷入了她的怀抱之中!

      不好!

      坤天全身一冷,似是发觉了什么,直觉感受到了危机一般,眼眸澄明,全身的气息本能的涌动,做出了防备一般,他微微将头后仰,稍微远离了一丝那张绝美的容颜,开口道“你是谁?“

      “亓官蕊儿。“

      绝美女子慵懒的伸了伸胳膊,完全不避讳她那曼妙纤细的身姿在坤天面前暴露,微微向一旁侧面倚靠了下来,娇颜淡淡一笑,妙眸饶有兴致的望着坤天,“你不是薛无罪,对吧。“

      暴露了?!

      还是在试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坤天全身依旧戒备着,试探着反问道”你是谁?“

      亓官蕊儿美眸凝视着坤天,看了许久,轻音如蚊,“血。“

      本身坤天对亓官蕊儿的身份就有猜测,听到了这一个字,他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名字。

      坤天同样以极低的声音试探道“鸦?“

      “是我。“亓官蕊儿略微额首,纤手掩面。

      坤天嘴角一撇,眼眸捉摸不定,轻轻咳嗽一声,道“我呢?“

      亓官蕊儿美眸闪现了不满之色,轻笑道“你还在试探我?哼,隐藏在漆黑夜幕下的獠牙,我这么说,你满意吗?“

      隐藏在漆黑夜幕下的獠牙?

      暗牙吗?

      说的很贴切啊!

      “亓官国豪是?“坤天问。

      “我爷爷。“

      亓官蕊儿嗔了坤天一眼,越加的不满了。

      血鸦的身份竟然是龙神军团大元帅亓官国豪的亲孙女亓官蕊儿?!

      这太令人震惊了!

      “你到底因为什么要见我?“坤天在极力消化着他得出的结论,不由得又问。

      亓官蕊儿眼眸眯了眯,翘舌舔了舔红唇,纤手撩了撩三千青丝,幽幽而道“就是看看你为什么能让上面那么重视!我的任务竟然是全力辅佐你!这就是我的全部任务!想想我都觉得可笑。“

      作为一个天之骄女,自然有自己的傲气,让她全力辅佐别人,这就是她的全部任务,自尊心自然是无法承受的。

      坤天很明白,这种身份,或许任何一个自信傲然的人被禁咒束缚的无奈,都会令人觉得可恶,可耻,甚至可笑的。

      坤天沉默,沉声道“你觉着我是很愿意做着现在的事吗?“

      亓官蕊儿沉默了,美眸有些黯淡,轻叹一声“所以才让人讨厌啊!“

      空气有些凝滞,两人都沉默了,一路无声。

      直至过了许久,轿子停了下来,轿外护卫恭声道“小姐,到了。“

      亓官蕊儿与坤天下了轿,坤天望了望四周,这是郊外,这已是出了京都城,而坐落于此的有一个庄园,坤天清楚这就是他们要来的目的地了。

      亓官蕊儿率先漫步而行,轻声道“跟我进来吧。“

      庄园门被打开了,坤天跟随着亓官蕊儿进入其中,所有护卫都守护在庄园外并没有进来。

      “你知道天赋神通吗?“亓官蕊儿静静的走着。

      坤天摇了摇头,道“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有各种天赋,没听说过还有什么天赋神通。“

      亓官蕊儿想要笑,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顿时没有了嘲笑的兴趣,她低语道“有的人出生就有天赋神通了,天赋神通有的是随着天赋而形成的,也后天培养出来的天赋神通。”

      “天赋神通如何形成的?”坤天有些疑惑,毕竟他没有发现双子命魂有什么天赋神通啊。

      亓官蕊儿莺声而道“体质,神魂,妖瞳,功法,什么都可以形成天赋神通的。”

      似是走到了地方亓官蕊儿停了下来,微微转头,侧耳轻语道“我会尽最大能力帮助你,首先就是要尽可能的提高你自身的底蕴与实力,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帮助你。”

      坤天想了想,道“现在最急切需要的就是功法了。”

      “可以。”亓官蕊儿点头,妙眸一转似是有了什么好的主意,“你的身份是出身于龙神军团,所有龙神军团的功法我都可以交给你,不过你不要指望军队的功法有多么好就是了,不过我可以把我家族的传承功法给你。”

      “传承功法?“坤天看着亓官蕊儿那张美颜上流露出的一丝狡洁,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亓官蕊儿美颜一绽,俏皮一笑,道“我的家族有两大传承功法,一个是《圣极夜潜阵图》,这是天阶下品功法,还有一个是《琉璃蚀骨逆炼录》,这是地阶上品功法,我都可以交予你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