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毛片

      “啪~啪~啪!”一石激起千层浪,惊呆了无数只眼睛,惊落了多少片瓦片。

      “大胆狂贼,休得对公主殿下无理,这里是寒露帝国,不是你楚云之地。。。嗯?这。。。”一道白光,化作一道白衣身影,急速向楼府而来,人未至而声先到,只是当来到近前之时,看到所有都以奇异地眼神看向自己,而楠公主及护卫静静的立于一旁,没有任何的异常,这就让来者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

      “银子,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修为是否有大幅度的提高?身体状况如何?”

      “幽冥,这小子和当初在楚云之地所见之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弱。不过,他来了,那么,其他人应该也到了吧!”齐天大圣瞄了一眼银子,又开始闭目养神了。

      “公主殿下,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未进落山城,感觉到了公主殿下有危险,便急切而来,可是,这。。。是什么情况?”银子面色不变,关切的询问楠公主事情是怎么回事。

      楠公主没有说话,她身边的一位护卫来到银子身前,在其耳边耳语一阵,让银子的面色有了变化,眼睛不时的在人群中扫视,重点照顾了幽冥的方向。

      “幽冥,是你动的手脚?”

      “银子,何必那么见外呢?什么叫我动的手脚啊!我今天还是第一次还这位帝国闻名的公主殿下见面,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为我作证,她来之后,我可一直没有离过这个圈,而公主殿下又不屑于我这种寒门为伍,怎么可能动手动脚?银子,看你嘴巴保养的那么好,也干净的一尘不染,怎么也会血口喷人了?”

      “老大,这就是传说中的张冠李戴,瞒天过海,不对,是狸猫换太子,也不对。算了,老大,你现在还没有看出来吗?你看这公主殿下和银子两人眉来眼去,明显就是两个老相好。。。”

      “小子,闭嘴,再敢诋毁公主殿下,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巴。”

      “哟!各位,你们听听,我还没有说什么,就已经开始护短了,这是宠妻狂魔的节奏啊!也是,一位年少有为,风度翩翩,实力强大,一位貌若天仙,贤良淑德,金枝玉叶,这可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一对呀!老大,以我多年来的经验来看,公主殿下早已非完璧,而这位帅公子也已经不是当初我在楚云之地所见之时的童子之身。。。”

      “死。。。”还未等龙战说完,银子怒而出手,龙战惊慌失措,在屋顶上蹿下跳,担心害怕之及,明白人一眼就看出了龙战眼中的戏弄之情。

      良久过后,龙战发现银子还在原地,没有打上来的事情发生,不解的四下望了望,问:“怎么回事?不是应该恼羞成怒,来暴揍我一顿吗?现在是什么情况?”

      “幽冥,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位正人君子,是。。。”

      “哟,我现在的行为,不就是在像你们学习的吗?事情都还没有发生呢,你是怎么知道要来就驾,连台词都已经准备好了。和你一比,我真是自愧不如,甘拜下风,还需要向你多加学习学习。”

      “幽冥,他们到了吗?”齐天大圣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时间,没有理会龙战,直接问幽冥。

      “七点钟方向,万米有一位。五点钟方向,五千米左右有两位。两点钟方向,三千米左右有一位。”幽冥和齐天大圣的话,让大部分人摸不着头脑,银子却是脸色大变,马上又恢复了正常。

      “那娘们在哪里?”

      “五点钟方向其中的一位。”

      “幽冥,敢打草惊蛇吗?”齐天大圣又问道。

      “都是道友。”

      “那就留步吧!俺老孙去也。”齐天大圣回了一句,一个筋斗,一道流光飞向天际。

      “银子,留步,你去了也是没用的,就你这种道行,还没到现场,他们就已经打起来了,还是留下来陪我们看看你们为我们排练的这出好戏吧!舞台,早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这些现场观众也已经排队买票进场了,演员也应该差不多就位了,等着大幕的落下吧!”

      “幽冥,你知道些什么?”

      “不是我知道些什么,而是我知道至少九成以上,刚才龙战不是说了吗?也是,龙战说这话的时候,你没在场,就不知道那位护卫有没有给你转说了。我的私人情报部门,不是无法用语言来回答的,因为他们已经达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所以,不敢说你们的一言一行皆在我的掌控之内。在帝都中你也看过不少戏了吧,应该知道彩排这个词吧,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你们都已经排练了不下四次了,怎么,现在有了观众,怎么跟彩排的完全不一样,是吧,是否有这个疑问?”

      “幽冥,你在监视我们。”

      “同样也给你纠正一个错误,不是我在监视你们,其实也是我在监视你们。只不过你说的你们范围比较小,就只有你,正阁,楼家在这个落山城的所有人,以及参与此事之人,是吧?”

      “没错,怎么,难不成你还监视了其他人?幽冥,看你这表情,应该就是了,我很好奇,他们,会是谁呢?”

      “幽冥,你敢对本宫不敬,亵渎了本宫。。。”楠公主听到幽冥的话,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任人欣赏一般。

      “公主殿下,就你这般身材,庸脂俗粉一个,若非之胭脂味太浓,否则,也就那样了。”

      “老大,这话就不对了,黑灯瞎火的,管他是高矮胖瘦,美丑还是麻子。。。”

      “你们。。。你们。。。”

      “公主殿下,不要和这两个人一般见识,这两个人在一起,那嘴巴毒得很,公主殿下出身高贵,说不过他们两个人的。”

      “是啊!银子,你这话在理,也说到点子上了,公主殿下,银子也说了,你出身高贵,若褪去这一个身份,说实话,也就和平常百姓家的女子无异,因为你的言行举止,完全和你的身份不符合,你的天下第一美人身份,若没有公主这个身份撑腰,会是你的?所以,我,幽冥,对于你的这副躯体,没有任何兴趣。”

      “老大,你不会是已经柳下挥了吧!还是背靠背?”

      “龙战,信不信我现在让刀剑把你带到大圣那里去当现场观众,放心,最好的位置,最贵的票。”龙战马上闭上嘴巴,右手在嘴边作拉链状。

      “还有谁?”银子强压心中的怒火,面色平静的问道。

      “哟!又成为那位风度翩翩的帅公子了,开始装酷了?放心,正阁不会死的,你们还会再见的,毕竟,没有她的到场,这戏啊!就不好演了,你们可是和我一样。。。”

      “幽冥,你这张嘴巴,本宫真想剁了下锅煮了,看它要多久才烂,加入大量的调料,是否是香的。”

      “公主,要是你有这份本事,可以一试,但要抓紧时间安排啊!你的时间不多了,这次事情了了之后,我就不会再来这寒露帝国了哦!”

      “里面躺着的那一位,也是。”幽冥右手一指方向是楼府大门。

      “父亲大人,我。。。我不是故意的,太累来,我就躺下了。幽冥,我和你无冤。。。”

      “一边呆着去,这里没有你什么事。”

      “幽冥,你的意思是说,父亲大人也在你的监视范围之内?”楼极智一字一顿的质问幽冥,所有楼府之人面色不善的盯着幽冥,不放过幽冥的任何一个表情动作。不过对幽冥来说已经习惯,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话,从现身到现在,他已经死过千万回了。

      “是啊!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在监视,一直到楼鹰扬死亡之后,从来没有间断过。”

      “幽冥,你已经无药可救了,开始说胡话了,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做到这一点,就是帝国六大势力也不敢说自己可以做到,何况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那个方向的尽头,之前有一位,现在的那一位已经不需要了,新的,一个小屁孩而已,没有监视的必要,就撤了。”

      “是说我吗?我竟然。。。”

      “北面,尽头,之前,新的,难道是。。。幽冥,你胆大包天,竟然连先帝也敢监视,不对,宫里没有你的人,你幽冥还没有那个本事。幽冥,你在故弄玄虚,到底在说什么?”

      “北面为王,这是寒露帝国的传言,我没有说错吧!二公子,你没有猜测错误,就是寒露帝国刚刚入葬的皇帝,他,也是我监视之人。”

      “可笑啊,可笑!幽冥,你当我寒露帝国各大势力。。。”

      “高家那位老祖宗现在在天有灵之顶,半刻钟前刚刚和来自于天下帝国的客人交谈完,现在正在吹着清风,闭目养神中。海晏家的那位老光棍这会儿不在寒露帝国之内,应该是去了西风瘦马处,如果没有计算错误的话,已经是会他的老情人去了。六子家的那。。。”幽冥慢悠悠的说着,那说话的语气,像是路边的老百姓,无聊之时聊的八卦,说的家常。

      “老大,你行,我现在更加不敢起二心了,否则,估计还没有造反,就已经被下油锅了。”龙战听得胆战心惊的,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总感觉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少主,你说的这话,是真的?”闲云小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小人物我还不放在心上,没必要为他们劳心伤神的,所以。。。”

      “那我就放心了,我和哥哥就是小人物,是吧!少主。”

      “我也是小人物,是吧!老大,应该就是,没错,肯定不会错的,是吧!老大?”龙战随棍上,算是求一个安慰吧。

      “怎么了,不信吗?也是,帝国的那几位大人物,岂是说见就可以见的,说谎这种事情,越难揭破,越不容易接触,就越真实,是吧!”

      “哼!果然是老手,深谙此道啊!”楠公主身边的一位护卫讽刺幽冥道。

      护卫的话,让幽冥无法可说,因为这话没毛病啊!想了想,幽冥随手往虚空一挥,就是这一个小小的举动,瞬间让整个楼府门前的街道炸开了锅。

      “我去,老大,你还真敢啊!不怕惹众怒,遭天谴吗?不过,这个现场直播,我喜欢,哈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