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陷入乱h游戏txt

      “别感慨了,想学师父可以教你,不过现在该去找贩剑的了。”

      栗子香拍拍手,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随即故意拔高音调,“走吧,乖徒弟。”

      乖徒弟三个字咬得格外重。

      一瞬间,众妖看牧长清的眼神也不一样了,敌意明显少了许多,甚至还有善意。

      待到两人离开,讨论声四起。

      不少妖觉得或许人类也不是个个都凶恶,不然这位医仙怎么可能收他为徒呢?

      总不能是馋他身子吧?

      而且前几天传闻大师兄狠揍了他一顿,给他人都干躺了,可现在看来,人一点事都没,想来实际上只是友善切磋。

      连大师兄都如此……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另一边,牧长清在隐晦表达了感谢后一脸兴奋。

      终于到正戏了!

      冲国人对两样东西的喜欢是刻在基因里的,一样是白毛,一样是剑。

      无它,唯——“帅”!

      见他这副模样,栗子香嘴角弯起一抹弧度,稍稍放慢步伐等他靠近,小声道:“长清想要什么样的飞剑呀?”

      “都行。”牧长清挠头傻笑。

      “灵器级别的?这里能买到的应该最高就这样了。”

      “灵器?不不不,那太贵重了!”

      牧长清连连摆手。

      武器装备的分类和功法一样,都是法、灵、禁、仙四个大级别。

      大部分修仙者用的都只是法器,灵器一般至少也是元丹境级别的大佬才会拥有,比如马恒身上那张弓和长枪。

      至于禁器,即便元神境强者也不配用。

      仙器更是提都不用提。

      所以栗子香上来就要给他买灵器着实有点吓人了。

      “那有什么可贵重的?要不是这里没有,师父就给你买把禁剑了。”

      “……”

      牧长清轻咳一声,眼睛左右瞄瞄,僵硬道,“说吧,我要付出点什么?”

      “懂事。”

      栗子香不动声色对他眨了眨眼,软糯声音出现在脑子里,“长清~今晚还要让人家抱着睡哦~”

      “……”

      “放心啦,我不会非礼你的。”

      牧长清白了她一眼:“我该信吗?”

      “不信也得信。”

      “你这是霸道。”

      “霸道怎么啦?我堂堂天妖白狐大小姐,霸道点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

      感受着身上突然多出来的一股威压,牧长清秒怂。

      寄富婆篱下,没办法。

      越往前走,卖的东西越发高端起来,已经可以经常看见非天境派的修仙者游荡。

      其中但凡穿了制服的,牧长清都认得,因为他曾经都申请加入过,也都被拒绝过。

      比如左边那个衣服上画了一道符的,那是灵符宗弟子,看名字就知道,那宗门是专门玩符的。

      右边的则在左胸上方画了一朵云,一把剑从云中直插而下,气势非凡。

      这是一剑凌天殿的,也是附近十个宗门中唯一的六流宗门,传闻老祖是元神境强者,只是已经多年不出世。

      左前方那两位牵着灵兽的则是雪玉派,他们擅长驭兽。

      右前方那三位手牵手,露着稍许香肩美背的漂亮小姐姐就更不得了了,来自康乐宫,七流宗门。

      她们最为妖所津津乐道的,不是实力多强,而是全宫上下全部是女子,而且大约一半都是修的医术,普遍心地善良。

      她们也是唯一一个原因接纳牧长清的宗门,就是条件有点烦人——

      欲进我宫,必先自宫。

      牧长清果断告辞。

      “咳……”

      身旁忽而响起一声轻咳。

      牧长清偏头,只见栗子香正一脸不悦瞧着他,传音道:“孽徒,你再看她们屁股我可生气了!”

      “没有,我看的是尾巴,你看那兔子尾巴小小个,多可爱。”

      他不会传音,一着急解释声音又有点大。

      话落,周围众妖顿时看向他,那三名康乐宫女弟子也下意识回头。

      气氛顿时焦灼起来,超过一半的妖毫不掩饰露出敌意。

      直到栗子香释放些许女王气场,并说了声“这是我徒弟”才让他们打消敌意。

      “哼,我不开心了,你自己想办法找到我再哄我!”

      又是一道传音,栗子香钻入妖群中消失不见。

      牧长清连忙和康乐宫小姐姐们道歉,追了上去,然而他哪里追得上,三两步过后就看不见狐影了。

      完,好像真吃醋了。

      正着急时,不远处一阵喧闹声传来,似乎有谁在打斗。

      牧长清本能地靠了过去,这才发现众人围了一大片空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其中舞剑,赫然是天境派掌门,马武。

      而在他身旁的一张长桌上还摆了许多飞剑,每把都标注了价格。

      马武正一边舞剑一边介绍。

      什么情况?

      堂堂掌门居然亲自下场贩剑?

      不是,竟然亲自下场带货?

      没必要啊,天境派在附近几个宗门中炼器能力排得进前三的,武器装备好卖得很,哪儿至于掌门亲自宣传?

      除非……

      天境派实在缺钱了,想借着自己的身名给产品增加点溢价。

      果不其然,一套剑招过后,马武将手中那把白光莹莹的飞剑插回剑鞘。

      正声道:“如诸位所见,这把天白剑乃是下品灵器,上个月才出世,经过一段时间的温养,如今已是稳定下来,剑锋无匹,有喜欢的小友可以出价了。”

      “可是马掌门亲手所炼?”有妖礼貌问询。

      “正是。”马武眼中有一丝自傲。

      也不怪他如此,附近宗门能炼制下品灵器的妖拢共就那么四五个,他便是其中之一。

      而且产量极低,平均一人一年最多一件。

      所以那妖属实是问了个白痴问题。

      四周有些躁动。

      他们中不少是从其他宗门特地赶来的,就是为了这把剑。

      闻言,有妖直接开价道:“马掌门,我出五百颗下品灵晶!”

      马武不说话,只捋了捋胡子在那笑。

      接着又有妖开口道:“我出六百!”

      “七百。”

      “七百……五!”

      “八百。”

      牧长清听得一愣一愣。

      好家伙,他想过这玩意儿不便宜,也没想过会这么贵,都快赶上十分之一个七品洞天福地了。

      栗子香要是给他买下,他得陪睡多少晚才够啊?

      而且……她妖呢?

      再不来天白剑就要被人拍走了,马武那小眼神分明已经开始对众妖出的价格心动。

      念头刚落,只听一道声音落下:“我出一千五百颗!”

      很可惜,声音是男的发出的。

      牧长清顺眼看去,只见说话的是穿着一剑凌天殿制服的男子。

      而一千五百颗下品灵晶似乎也到了马武的心理价位,见没有更高出价,他信手将剑丢去,对面也爽快付出相应灵晶。

      顿时呼声四起,每一道看向那一剑凌天殿弟子的眼神都充满了羡慕。

      锵——

      男子拔剑,剑鸣四起。

      在灵力催动下,原本正常的飞剑顿时覆上一层蓝色光芒,漂亮无比,与马武使用时不同。

      牧长清知道,这种现象和每个人的灵力性质有关。

      比如栗子香她有两种颜色的灵力,绿色为治疗,粉白色为常规。

      至于他自己的淡青色灵力——灵涡境全这样,没什么好说的。

      羡慕之色溢于言表。

      暗道一声可惜,牧长清倒也没有太过失望,毕竟以他的修为用这玩意儿本身就挺浪费的,还是随便选把法器级别的飞剑吧。

      也能用挺久。

      心想着便要迈步走去,然而一股力量突然从身后拉住了他。

      “慢。”

      那声音很有磁性。

      “我有,一剑,卖你。”

      语调却很奇怪。

      不等牧长清回头,一柄木剑插在他面前的土地上,一颤一颤。

      “……”

      好家伙,卖木剑?

      您搁这儿玩驱鬼呢?

      可这材料看起来也不是桃木啊?

      牧长清缓缓回头……

      “淦,大叔,你造型好怪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