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直播平台最开放

      虽然战况惨烈,但上路团战依旧是蓝色方取得了胜利,八个人里只有塞拉斯和杰斯站到了最后。

      “这波团怎么有种IG的感觉。”

      “这不讲理的劲儿,对味了。”

      “越塔也要杀,越塔也要和你打团,真狠呐。”

      “可惜棠梨白是女的,不然如果她能去IG把鞋皇换了,感觉IG要起飞。”

      不说观众有这种感觉了,作为IG现役选手的Rookie更是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

      在皇子直接往塔里盖大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2018年,那个巅峰时期的IG。

      “这波打完这把基本稳了。”唐夙看着杰斯和塞拉斯合伙把上路的外塔拔除后说道。

      “你真的没考虑打职业吗?”Rookie忍不住问道,“我觉得你可能真的可以。”

      他甚至想,如果唐夙有意,他可以为她担保,进行一次试训。

      一次竞争首发的试训。

      “还是算了。我还要上学,可能没什么时间。”唐夙没怎么犹豫地回答道。

      她的性格还是比较倔的,一旦她对一个事情下了结论,就很难轻易地改变。

      “人可是华清报送啊,怎么会辍学来打电竞。”

      “应该可以休学吧。”

      “换你你休学?”

      “这个姐姐好厉害啊。”夏依靠在唐橖身上看着大屏幕上飘过的弹幕说道,“报送华清诶。不知道我到时候能不能上个985。”

      “可以的,相信自己。”唐橖顺手摸了摸夏依的小脑袋说道,“实在考不好你还能去对面福大。”

      “嗯。”夏依乖巧地应道。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唐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其他的声音,仔细听去,好像是直播间里的,似乎是口琴。

      “好像有。”夏依在唐橖的提醒下也注意到了这个显得有些违和的声音。

      “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杂音啊。”

      “你这么说好像是有一点。”

      “听起来像是口琴的声音。”

      “always with you?”

      “有点像。”

      “你是不是手机响了?”Rookie也听见了唐夙那边的声响。

      “哦哦哦。我楼下邻居开始练口琴了,等我一下,我去关个窗户。”

      唐夙操纵皇子站在一个草里就起身去关窗户了。

      “do re mi do so mi re so re......”夏依按着直播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大致哼出了口琴演奏的曲子。

      “好耳熟啊。”唐橖问道,“这什么歌?”

      “不知道,我没听过。”夏依摇了摇头。

      唐橖见夏依不知道,就开始专注屏幕上飘过的弹幕。

      “好像是叫always with you?”

      唐橖从弹幕夹缝中发现了一个‘BGM:always with you’的弹幕。

      “那我查查。”

      夏依立刻低头查起了手机。

      很快,她就找到了。

      “呼んでいる胸のどこか奥で”

      “呼唤着在心灵深处某个地方”

      “いつも心踊る梦を见たい”

      “总想保持着令人心动的梦想”

      “千与千寻片尾曲?”夏依一字一句地念出了歌曲的来历。

      “千与千寻啊!”唐橖一下就恍悟了,“怪不得我觉得耳熟。”

      她眯着眼睛听了一会儿木村弓老师的演唱后补充道。

      “不过我第一次发现这歌用口琴吹起来这么好听。”

      明显,刚刚夹杂在直播间嘈杂声音中的些微口琴声给了她很好的印象。

      “这种节奏慢的抒情歌,口琴演奏效果都不错。”夏依补充道。

      她从小学就开始学音乐,学到现在也快十年了,虽然主学的是钢琴,但是对其他乐器也略有了解。

      ......

      “现在你们怎么玩。”程楠看着秦御1-4-4的战绩说道。

      “基地又还没爆炸,慌什么。”秦御抽空瞅了瞅唐夙的装备说,“这把就当学习了,等等打完复盘看看。”

      “不至于吧。”

      “看看吧,感觉复盘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说着,秦御又有些惋惜地说道,“可惜她没开直播,不然看第一视角有些东西会更直观。”

      “建议下载下来以后慢慢品,爷可不想等你这么久。”程楠趴在一边的桌上说道。

      “快了。”

      现在的红色方,可以说只有秦御还保有一点赢的希望,而他的队友基本已经是处于等死状态。

      就等一个契机。

      等一个人发起投降。

      这局游戏就将结束。

      而且很快,这个契机就来了。

      “上上上!”

      秦御在他的野区里发现了一只落单的杰斯,而且小地图上有蓝色方上下辅的清楚位置,都是鞭长莫及。

      他瞬间激动得信号都快ping烂了,就在附近的红色方中下三人也很快地赶到了战场。

      “能看一下我吗?”Rookie也发现自己似乎身陷险境,立刻开始求援。

      “马上到。”

      唐夙立马放弃打到一半的蓝buff,EQ过墙,迅速赶往红色方的上半野区。

      Rookie稍微判断了一下双方战力,最后得出了一个很IG的结论。

      “感觉这波可以打。”

      “那就打。”唐夙毫不犹豫地说道。

      Rookie愣了一下,他可能没想到唐夙会比他还要坚决。

      “好,打!”

      Rookie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是在笑着说这两个字的。

      没跑几步,杰斯就被岩雀追上了。

      秦御也是老岩雀了,这个岩凸放得很有水平,Rookie只能从炮形态切换成锤形态,依靠被动加速勉强扭过。

      但是秦御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撒石阵随着岩凸的升起一同铺下,如果杰斯动了杀心想要用苍穹之跃回头输出,必然会吃满撒石阵的伤害,而如果要继续逃跑,前面的剑姬即将包抄到位。

      “等我,这波假装打岩雀,回头杀剑姬。”唐夙的皇子已经在大龙坑就位了,“等他们汇合。”

      也就说话的功夫,剑姬已经到了,Rookie都没时间回应唐夙。

      “看我!”

      唐夙看准时机直接对着岩雀放出eq,秦御只能先交闪拉开距离,却没想到唐夙只是虚晃一枪,一道金光闪过,一旁的剑姬被挑在了空中。

      “nice!”

      Rookie立刻跟上输出,剑姬落地之后血量见底,只能在用完劳伦特心眼刀后暂时后撤。

      这下刚刚从河道长途跋涉而来的女警拉克丝就略显尴尬了,他们反而被脱离包围圈的两人撵着跑。

      借着河蟹的加速圈和杰斯的加速门,都没等eq冷却好,唐夙就追上了他们,直接大招框住,配合随后赶到的杰斯轻松将两人击杀。

      秦御和剑姬见大势以去,想尽力换一个,也没能成功。

      0换4

      秦御看着灰色的峡谷,稍微思考了一下。

      默默发起了投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