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了美女的屁股眼

      轩辕门望着眼前三个兄弟互相争论,于心不忍。可那是自己的孩子,是失散十八年的孩子,他又怎么能放任不管。

      在轩辕家轩辕门是一家之主,可他轩辕门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他也会有七情六欲啊,他轩辕门不是冷血动物,可如果这样做了,对不起的是整个轩辕家,用整个轩辕家的未来换轩辕明溪的安危,他作为一家之主同意做不到啊。

      轩辕明,轩辕湖,轩辕剑三人的争论越来越激烈,他们各抒己见,个有个的想法,看法。不论从哪个方面看,他们都没有错,他们也是为了轩辕家好,也是希望能把轩辕明溪从华夏安全部门安全救出,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样的道理,难道他们不知道吗?当然不是,活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只是被蒙蔽了双眼!

      轩辕门大怒道:“够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们在这里争吵也争吵不出什么办法来!”

      “还是探探华夏安全部门那边的虚实吧,我们这样不过是窝里斗,没用!”

      “老三和老二,你去联系一下轩辕家在华夏为官的人,看看这件事情华夏方面打算怎么做!”

      “老二你和我在这里等一个大人物的到来,这件事情能不能成功,就全压在即将到来的大人物的身上了!”

      轩辕湖和轩辕传道:“是!”

      话说完,人就消失了。轩辕湖和轩辕传虽然心中疑惑,可眼下的事情还是先把轩辕明溪弄出来要紧,而不是在这样的事情上纠缠。

      轩辕剑疑惑道:“大哥,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需要我和你一起迎接,这样的场面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轩辕门平静道:“在轩辕明溪来找我说他调查一个人不小心犯大错,必须要我出面才能保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没有这简单。轩辕明溪一五一十的给我说了他的经历,和对这件事的看法,最后得出结论,他轩辕明溪难逃一死!”

      “当时我很震惊,问他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轩辕明溪告诉我说,他调查的这个人很不一般,绝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表面那么简单,要不然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成为国家重点保护的对象,这个人肯定是国家秘密培养的超级天才,甚至可能是打破当今人类和ai平衡的存在,所以即使是我们这样的大家族也不一定能让轩辕明溪从华夏安全部门完好无损的出来,至少是要脱层皮!”

      “当时我也没有一个好的办法,这样涉及到国家尖端人才的最高级机密,别说是了解一下,就算是看一下也是死罪,更何况轩辕明溪看了那么多!”

      “轩辕明溪告诉我,要想把他救出来,只能去找这个人,可是我也不知道照片上的这个人是谁!他真的会帮助我轩辕家吗?”

      照片上男孩儿眉清目秀,有些帅气。这是一张男孩儿在雨天拍的照片,他的目光空洞,却炯炯有神,望向远方,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轩辕门面不改色,波澜不惊,好像这件事情和他自己没有关系。可这个是轩辕明溪是他的孩子,既然轩辕明溪知道那个人的存在,华夏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轩辕家也知道了那个人的存在,华夏真的会放过他轩辕家吗?

      “二弟,我知道你坚决不让我救出轩辕明溪是为了我好,也是为了轩辕家好,你也不希望十八年前的事情重蹈覆辙,作为轩辕一族的一家之主我也是。可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对不起,二弟,我做不到。十八年前我亏欠他们母子俩实在太多了,十八年后又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这个做父亲的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受累!”

      轩辕剑道:“大哥,我们几个兄弟平时虽然总是在吵架,总是在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上揪着不放,可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面前,我们应该齐心协力,一致对外,是二弟我唐突了!可轩辕家传承了几千年,从来没有中断过,我不希望轩辕家断在我们兄弟几个的手上,还希望大哥能理解!”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会去做,放心我不会牵连轩辕家的,就以一个孩子父亲的身份去救我的孩子。十八年前我对他们母子亏欠的太多了,现在我老了,如果在不为我的孩子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也不算是轩辕明溪的父亲了!”轩辕门从来有没想过要把轩辕家拴在自己身上,他不想这件事情连累轩辕家,把轩辕家几千年的传承断了。可作为一个父亲他轩辕门做不到那么绝情,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不办法,这样做也算是对得起轩辕家,也勉强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了吧。

      “大哥,你说的是什么话,不是二弟不支持大哥去救轩辕明溪,刚才三弟说的很对,轩辕明溪是你的孩子,同样也是我们兄弟几个的孩子,十八年前的事情也不是能怪你,要怪就怪这世道不公,这天太小,束缚了我们的格局!”

      轩辕剑虽然是为了保全轩辕家,而放弃了轩辕明溪,可这件事情正如轩辕门说的那样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国家最高机密,别说是轩辕剑说能接触就能接触的,更何况是还没有继承轩辕家主之位的轩辕明溪,很明显这是一个针对他轩辕家的陷阱。

      同时轩辕剑也疑惑,轩辕家或许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可轩辕门说有一个大人物能救下他轩辕家族,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能有这么大的本领!

      “大哥,你说的那个大人物到底是谁,他能解决我轩辕家当下的囧相吗?”

      “那个大人物,就是眼前这个人!”

      轩辕门指向照片上站在雨中的男孩儿,不容置疑。

      “怎么可能!?”轩辕剑一点也不相信,这个人看起来也就那样,虽然他是华夏重点保护对象,可还不至于到能关乎到他轩辕家族的生死存亡吧!

      轩辕门回忆道,“没错,你不用震惊。当时我听到轩辕明溪说道他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可随着接下来轩辕明溪的一席话,就算是我也不得不相信他能救我轩辕剑家!现在也只有他能救我轩辕家了。”

      轩辕剑还是不相信,质疑道:“大哥,怎么说,侄子和你说什么了,为什么你也相信照片上的人能救我轩辕家!”

      轩辕门把轩辕明溪对他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和轩辕剑说完。直到这一刻轩辕剑还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而且就发生在自己家,说出来也不相信。虽然仅仅是轩辕明溪的在蛛丝马迹上的一些推断,可这样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怎么可能,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样的人。难怪他会成为华夏最重要的重点保护对象,别说是华夏,如果是在其他国家对他的保护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所以说……”

      ……

      “这里就是轩辕家吗?”

      一老一少女来到轩辕家看着轩辕家辉煌大气的别墅。老人花白,脸上长满了皱纹,驮着背,在少女的搀扶下观察着轩辕家的别墅!

      轩辕门和轩辕剑早已经等待在门外,看着眼前这俩个一老一少的打扮。疑惑不解,为什么照片上的人没来,反而来了这样一个奇特的组合。

      他们俩个也不认识这俩个人啊,如果是华夏的大官,没有他们不认识的,那就说明了一件事情,眼前这俩个人不是他们要找的!

      轩辕门客气道:“这里的确是轩辕家,请问你们找谁?”

      少女先是微微鞠躬,介绍道:“我叫零号,这位是我爷爷,大家都喜欢叫他吴老,我们受人所托前来找一个叫做轩辕门的人,不知道您认不认识轩辕门!”

      轩辕门大喜过望,这不就是他要等的大人物嘛。

      轩辕门热切的伸出手问侯道:“您好,我就是你们要找的轩辕门,这位是我二弟,叫轩辕剑!二弟还不快过来见过吴老!”

      轩辕剑眉开眼笑的打招呼:“您好,吴老,还有这位漂亮的小姐您好,我是轩辕剑!很高兴见到你们!”

      吴老双眼炯炯有神,一看就是那种有过特殊经历的人,这双眼睛好像能看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使人心惊胆战!不敢在吴老面前又任何的想法。

      吴老道:“你们家的情况我已经了解,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不过毕竟是受人所托,就给你解决了吧。不过有一个要求!”

      轩辕门和轩辕剑喜出望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样意想不到的收获,他们什么都还没有说,什么都还没有做,居然就这样过去了,轩辕家的危机就真过去了。到现在都还飘飘然,老人的话却是打断了他们让他们如梦初醒!

      “您说,吴老!”

      “这个丫头暗恋轩辕明溪好久了,特意向我说要嫁给轩辕明溪,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就厚着脸皮危险你轩辕家一次,把孙女交给你们了,这样华夏方面如果要动你们轩辕家也会有所忌惮,不敢乱来。其次就是希望你们不要再去调查这个人了,要不然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们,除非这个人真的出现。”

      轩辕门和轩辕剑一听这是好事儿啊,怎么就不答应老人的要求,所以很快答应下来了,可事实真的就是这样吗?

      轩辕门和轩辕剑自然是做表面工作,或许吴海根本不知道轩辕家出什么事情了吧。

      现在真的只有他吴海一人能救得了轩辕明溪能救得了他轩辕家了!

      ……

      很快轩辕明溪就被释放了出来……

      回到家里,轩辕明溪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着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零号,心中有一种不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