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茅厕

      除夕的炮竹响彻金家大院,烟花砰砰照亮漆黑的夜空。只是在锦绣绚烂夜空下,少了吵闹的孩童,不见青春的仆役们追逐嬉戏的身影。这种只见烟花不见人的诡异,似乎预兆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正在发生。

      蚂蚁腰除夕当晚就和鲍施仁成了苟且之事,在杨姐儿的谋划下,在主家的将计就计下。只是鲍施仁得了巧翠后心里忐忑不按,如失了身得大姑娘一路神情恍惚奔向凤洛华庭。此时凤鸾华庭中晓莲正由艳红搀扶着给金氏磕头行新年礼,金氏今儿色极好,由于保养的好看不出已是四十出头的样子,给了晓莲压碎钱就问起在小厨房学的怎么样。晓莲一脸的难为情,说自己很笨总做的不好,没能亲手为义母做出几样小菜。金氏看晓莲看得真切,知道晓莲确实是个心底纯良得孩子,和在庄子出生的孩子不同,自小在庄子里长大的仆役,为了生存都有自己一套方法获得她的看重,晓莲完全不同,简单的让金氏觉得和她的年龄不符。和晓莲这样大的时候,金氏已遇到了她人生中第一个令她倾心的男子,开始了她曾经美好的感情记忆。于是金氏微微侧头对身后的刘妈妈说:“小厨房卤味不是缺个主事的,你让徐婶子好好教教莲儿,过些日子我想亲口吃上莲儿做的卤味。”说完还转头回来微笑的问晓莲:“如何?”

      “义母,我好开心。“晓莲发自内心的高兴,她很想去抱着金氏柔软的身体,也她很想,很想金氏不仅仅是微笑看她,她很怀念唯一一次在金氏怀里那种久违的,母亲环抱着她的温暖。

      这个档口有婆子在门口探头,刘妈看了一眼就给金氏行了个礼出门去了。没多久回来就表情凝重的对金氏轻声说了什么,金氏渐渐的脸色大变。晓莲望望艳红,艳红面无表情,她在想是继续刚才金氏的问话?还是?要不离开?

      “夫人,夫人那……”鲍施仁此时已扯着嗓子鬼叫着,声声传入堂屋里每个人的心头。

      刘妈看了一眼艳红,艳红就起身拉着晓莲穿过侧厅进了后院,出了后院的角门就快速的奔回她们的住处,叮嘱晓莲等她回来再做其他的事,就转身离开了。

      凤鸾华庭的大门外,一众人拦下了要进门的鲍施仁。仆役依旧称鲍施仁为老爷,依旧低眉顺眼只是不让进内院。称夫人身体不适还没起床,鲍施仁欲闯进去,却不抵众人之力。鲍施仁眼见高楼上金氏扶窗瘫软在刘妈得怀里,却任由他叫喊不理不睬。刘妈眼光恨烈,抚慰金氏的手温柔,她心想:“这次金氏还不明白这世上的男人有那个会真心待她?”

      年下金家大院走动的亲戚很多,即使如今兵荒马乱依旧有不少亲戚上门。只是这众多亲戚里不包括灵娘。灵娘是给公鸡拜过堂的人,节气里没谁喜欢她走动,更何况金家大院非她婆家,非她母家,非她长哥长姐家。但灵娘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金家大院,鲍施仁托人早早的将这边发生的事儿告诉了灵娘。灵娘为了这个弟弟也是备了重礼登门,一路思量如何才能见到金氏,见到了如何圆场,如何收拾了那个爬床的货让金氏顺气。但是,当她前脚踏进金家大院地界,就有庄子的管事站在地界上迎接她,弄的她一头雾水。平时无事年下来金家大院还要遭白眼,今时这般光景竟然有人来接,越发的让她头疼,不由的下意识摸了摸额头的抹额,仿佛抹额已无法抵御车外的冷风。

      灵娘进了金家大院就直接被带到了正堂屋,堂屋内装点得一片节日的喜庆,只是金氏肿胀的眼皮让她瞧见就心头发紧,再看到端坐在金氏右侧的鲍施仁却神采奕奕。

      ”姐姐来的巧啊,夫人正在安排给巧翠儿开脸呢。姐姐可看过给姑娘开脸吗?“

      灵娘听到此言脸色大变,上前伸臂欲扇鲍施仁的脸,被刘妈拦下,并抬手握住灵娘的胳膊顺势推她坐在左手第一章凳子。灵娘坐下还没喘完气,就和对面的晓莲四目相对,

      “你!”灵娘用手指着晓莲说

      “放肆”刘妈断喝一声。

      晓莲感到身边小茶几上的茶碗似乎都被刘妈的声音震得曾曾做响,连金氏也微微蹙眉,灵娘更是一脸得惊慌。

      ”灵夫人!“艳红飘了刘妈一眼继续说道,”您到我们庄子是来坐客的,既然是客,就要客随主变。正好赶上巧翠开脸做同房,也是福气。在座谁给人开过脸啊?没那家的新人会开脸时请人看吧,您就心里偷着乐饱眼福吧。“

      灵娘是个精明的人,也一时间搞不清眼前的阵势。她很想让鲍施仁给自己个提示,她心急火燎的赶来,不是看鲍施仁自己咎由自取的。

      此时的鲍施仁确实给灵娘递了眼神,但这眼神不是灵娘想要的。

      “好了,好了。夫人按您说的开始吧。“

      开脸的人在刘妈的示意下手持丝线上中下弹了三下,嘴里念叨着:“上敬天地父母,中祝夫妻……”

      随着开脸人的说辞金氏用帕子沾了沾眼角,还说道:“刘妈妈原来开脸有这样多讲究,原来我坚持西式婚礼,却是错过如此好的祝福。”

      鲍施仁头也不回的说,“若夫人喜欢,咱们也来一次,怎滴都成啊,”

      灵娘眼中透露着无奈,怎滴就有弟弟这种没脑子的人。哪有在众人围观下开脸的新人?这正常吗?教过多少次,凡是不正常的事,在金氏哪里誓死也不能应承。这同房又不是夫人抬举给你的,还是那个惹事精杨姐儿房里的。还当着正牌夫人的面,让开脸的念叨祝你和那个同房夫妻合顺!你们和顺了,金氏还能高兴不成?傻子就是傻子。

      刘妈已连用眼刀杀鲍施仁的心都没有了,依附夫人生活,还如此对待夫人,穷的什么都没有,就连真情都是假的,一个没势的人,本不值得费心整治,若不是要让我的金儿清醒,又何苦这样费事。

      晓莲僵坐在椅中,看着眼前的一切。短短来庄子数月,如此这般的状态已不是头一遭,虽然她不懂里面的弯弯绕绕,但她知道听主家安排坐在这儿,就好好的坐着就是对的。

      “夫人啊!“刘妈看金氏的手中的帕子已搅的不成样子,心想她的金儿醒了吗?她少顿,接着说:”这开脸可是有讲究的,这开脸之人的挑选是很有说法的。“

      金氏或许也是想转换下心情,也接着刘妈的话说道:“哦,什么讲究?“

      “这开脸的人可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必须是个全人。”刘妈语速缓慢,眼睛盯着灵娘。灵娘感受到刘妈投来鄙夷的目光,只是不以回应和礼遇,拿着茶碗盖撇着沫子不与之相对。

      “这全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丈夫子女都健在呢!“刘妈语气不善。

      灵娘听的内心怨恨,这原来是说给自己听的。可自己有个不争气的弟弟,她这姐就得坐这儿任人欺辱。

      ”您看啊夫人,那开脸的坐的方向,也是要选择和巧翠属相相合的方向呢。若属相不合不仅对新人不好,也会冲闯到相应属相的人”

      灵娘听到刘妈这番话心里就有数了,也找到了替鲍施仁解围的方法。这大宅门的套路翻来覆去也就这几种了,只是看用的人怎么使的合情合理。其实合不合情理又有什么关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死的漂不漂亮结局都是一样的。

      “哦?请教开脸的师傅这个坐向是那个属相的方向啊?“灵娘微笑的问。

      开脸的女子连忙回答道:“称不上是师傅,是金家的主人照顾奴婢赏口饭吃,这个方向是属鸡的吉位。”

      “属鸡啊!“灵娘嘴里念叨掐着手指算着,“哎呀!属鸡啊!”灵娘大呼不好,

      刘妈挑起右眉,嘴角微挑,轻晃了下身子接住了灵娘的话差:“亲家姐姐,怎么个不好?”

      “我记得这属鸡的属相克其他属相挺多的。“

      刘妈听闻会心一笑,鲍施人听闻一头的浆糊,晓莲听闻身子微颤。

      “大姐姐,这属相果真相生相克?您啊!到底是给公鸡拜过堂的人,知道的真切。“艳红语言肯定,却处处揭灵娘的短,仿佛在暗示想灵娘这样的人呢,已可以通鬼神。

      “艳红姑娘说的对,“灵娘表情恳切,内心怨恨的说:“这鸡主要是克……”

      “这鸡主要是克属兔的。“刘妈没等灵娘说完,就劫下了灵娘的话头。

      灵娘心想:“这不对啊!不是应该克属猴的吗,夫人属猴,说克属猴的才好被直接撵出去啊。”

      “坏了!杨姨娘是属兔的。”艳红接到。

      “不可能,我宝……我保证杨姐儿不是属兔的。“鲍施人心想这是让我二选一啊,够绝。

      灵娘此时也有点摸不清头绪,这是要赶走杨姐儿?不该呀!

      “老爷,杨姨娘不属兔,那该属什么呢?“刘妈面带讽刺的笑容。

      “属羊。“鲍施仁肯定的说。

      “老爷怎知她属羊?“刘妈追问。

      “她……她……我们初识时她告诉我的。“鲍施仁细品刘妈的话,竟然开始不自信起来。

      “她若说自己属狗,是不是也属狗?“

      鲍施仁心里泛起嘀咕。

      “老爷,夫人处处为您着想,在杨姨娘进庄子前托她哥哥查了下,杨姨娘确实属兔,夫人那里有关于她身世所有的册子,老爷若感兴趣可以好好看看,听郎中说杨姨娘的脉象与她自己说的月份也不一致的。

      ”果真?“鲍施仁脱口而出,金氏睁了睁眼抬头看了眼刘妈叹了口气。

      灵娘心想:不好,这是冲着杨姐儿的命和孩子下手的!杨姐儿的属相是假的,年龄身世就也可能被说成是假的,那肚里得孩子就更难说了。我那蠢才弟弟定会因杨姐儿和孩子的死迁怒巧翠儿,一石二鸟啊。也好,一下了断了这个两个骚货,也省的我天天为这破事儿费心费财。“

      ”你个不开眼得,夫人得哥哥是做什么得,还能查错。“灵娘大声呵斥鲍施仁,鲍施仁虽然脑子还没转过来圈,但姐姐这般也就熄了声。

      “看来杨杨姨娘见红不是小厨房得婆子动的手脚,早知道就不……嗨!可惜了!”刘妈得表情痛心疾首,灵娘此时已完全不知道金氏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也罢,好在总算是知道杨姨娘见红得原因了。“刘妈倒是貌似开怀得样子。

      “这种不祥的女子就不要开脸了吧?“灵娘试探的说,就等刘妈让开脸的奴婢退下,自己撸起袖子来演一处大义灭亲,掌拨勾引老爷害主的狐狸精。“

      刘妈没接灵娘的话,接着说:“都是老爷喜欢的女人,相克的话就让巧姑娘搬出杨姨娘的院子,搬的远远的,不克杨姨娘确保孩子安全就好。”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鲍施仁激动的连连道谢,灵娘只恨父母怎么让弟弟托生的是个男的,还是个无用的男人。若兄弟姊妹可以选择,灵娘宁可没有这个弟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