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丝瓜黄瓜茄子视频污

      当,当,当……

      “所有人,较场快速集合!提醒三次,三次提醒结束,百息之后不到的严惩。”

      天色微明,刺耳的铁击声暴喝声骤然响起。

      沉睡一夜的张星辰从床上嘭的一声快速跳起,幸好昨天连衣服、绑腿都没脱下来,倒也省的再穿衣服浪费时间了,赶紧跑到厨房背好水囊和干粮往外跑,路上还遇到提着裤子乱跑的刘会龙等人。

      副考官白熊显然是十分有带孩子的经验,淡定的瞅了一眼下面歪歪扭扭,乱七八糟的孩子,口是心非的说道:“很好,你们都很不错。”

      “告诉你们,所有的武者第一步都是打熬筋骨,在你们六岁以前不适合过度训练,否则会影响你们的骨骼和身体发育,现如今你们都已经满了六岁,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开始锻炼筋骨,现在所有人跟我跑步进山。”

      此时金乌刚起,仅有一点点亮光,山野中忙碌一夜的野兽也早早休憩,丛林一片寂静。

      众人乱糟糟的跟在白熊后面,都是孩童,跳脱的性子还在,虽然有些人经历过前几日入营的厮杀,以及昨天的比斗,但大多很快也就摆脱了负面情绪。

      现在一进入山路孩子的野性被激发出来,能有几个放飞了自我的孩子肯老老实实排着队跑的,一个个卯足了劲跑到别人前面,后面的往前冲,被人超越的心里不爽又加速超越。

      一个早上没系紧腰带的家伙裤子忽然掉了下来,奔跑中没注意掉下来的裤子绊了自己一跤,直接把裤子摔飞了,漏出白花花的屁股,引得孩子们一阵哄笑,有的坏小子在经过的时候还会啪的一声拍一下这屁股,又引得一阵哄笑。

      跑在人群中的张星辰喵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黑脸考官,不太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没有之前那么严肃了,看着闹哄哄的队伍也不呵斥。

      他毕竟是外来的孩子对部落的规矩了解不多,不太清楚这是故意放纵还是因为大家都通过了入营考核所以才放宽松了,“或许两者都有,但真的是这样吗?恐怕未必……”

      张星辰只是闷着头保持住三步一吸三步一呼的呼吸节奏并没有跟着放松,这种呼吸方法是他的爷爷——一位老中医的养生保健诀窍,爷爷告诉他在跑步中当呼吸节奏与跑步节奏相适应,就可避免节奏紊乱,对加深呼吸的深度极为有利。

      跑了有一刻钟,队伍里的呼吸声忽然变得急促起来,几百人的队伍已经有一大半呼吸节奏紊乱,一片呼呼呼的喘气声,刚刚还在嬉闹的队伍不用人管就不再吵闹了,张星辰看了看在前面继续领跑,半点也没有停下来意思的白熊,继续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如此向山上奔跑,山体逐渐延伸向上,孩子们随着山拔的上升,呼吸更加困难,不少人如同像狗一样口鼻同时呼气同时吸气,越跑越慢,呼吸也越发困难,脸和脖子憋的通红,这时候的张星辰也开始有些呼吸困难,三步一吸三步一呼已经变成一步一吸一步一呼如此才能保证呼吸跟的上身体的节奏。

      “不能乱,不能乱……一定不能乱,保持下去……”两刻钟后呼吸困难的张星辰不断在心里暗示自己。

      这个时候的他只觉得腿软绵绵的,胸口发闷,四肢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只剩下随着惯性的摆动,嗓子如同着火了一般干燥,耳朵里只能听到自己深一脚,浅一脚踏在山路上的声音,速度逐渐慢了下来,随着速度的变慢,汗水蓦然从毛孔里散发出来,满头满脸都是,身上也早已经浸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又过四分之一刻,张星辰感觉疲惫已经远去,此刻如同魂飞天外,所有的感觉痛觉都不在,灵魂如同飘飘欲飞。

      此时的张星辰耳边只剩下咣咣咣的声音,张星辰已经变得机械的大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水囊里的水撞击水囊的声音,想到这里舔了舔嘴唇觉得口渴,想到口渴感觉自己的灵魂又飞回来了,大脑又重新属于自己,全身的酸痛和脚底的刺痛也全部体会到了。

      “早知道不胡思乱想了,真痛,真酸……”累的飘飘欲仙眼冒金星的张星辰回到痛苦中后反而开始想念那种灵魂飞出天外的感觉了。

      “所有人变跑为走,听我命令,所有人变跑也会走……不许停下来,变跑为走不是让你停下来。”不知过了多久黑脸考官喝令停止跑步,要求大家改为慢走。

      “极速奔跑后不能立刻停下来休息,必须慢走,否则长跑后骤然停止腿部肌肉活动,血液回流减少,会造成昏厥。”张星辰那个老中医的爷爷曾经这样叮嘱过他,一向遵从爷爷嘱咐的他响应黑脸考官的命令继续向前走。

      其他一些没受过相关知识教育或者即便经过教育但从不遵守的家伙们听到不用再跑了,一个个立刻如同烂泥一样趴在地上,怎么也不肯多走一步。

      黑脸考官看到有人躺在地上马上连踢带踹的让他们起来走走,一些倒地不起的人不少是一开始就嬉闹的人,因为呼吸节奏乱了早就疲惫不堪,此时就算拿刀刺一下也不会有感觉,不要说被踢踹了,就是赖在地上不起来,没过多久这些人就直接昏厥了过去。

      咕咚……咕咚……

      终于调匀了呼吸心脏不在乱跳的张星辰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拿起水囊咕咚咕咚的牛饮起来,从山下跑到现在停下来之后身上的汗水如同洗澡一样直接往外冒,再不补水张星辰觉得自己一定会干死。

      “呃……呸!”喝了一大口水后,张星辰只觉得清水从嘴巴里进入嗓子后血腥味十足,一股陈年铁绣的味道令人作呕,想来是呼吸太过急促,嗓子里的微血管破裂渗出来的血,干呕一阵后,张星辰闭着眼睛猛灌水。

      “必须保持住身体的健康状态,接下来一定还会有更多更残酷的磨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