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逼直播

      在云龙两家密谋龙裔大礼时,一深山老林中。

      “你们应该察觉到了吧,有新龙降生了。”“那又如何,以龙族的高傲自不可能加入我们。”

      “我又没说让他加入我们啊。”之前的兽人露出诡异的笑容。

      “你想弑龙!你疯了吧,你会把我们害死的!那群龙可不是善茬。”狐首妖人惊叫着不同意它的计划。

      “确实,这也太危险了。”“嗯,我同意,我不会参与的。”“弑龙可不是玩笑,我退出。”其它几位兽人与狐妖一样很不同意它的提议,纷纷表示离开。

      “别着急啊,我还没说完呢。”那不知名的兽人挽留道。听此其它兽人停下脚步等待它的说辞。

      “我所说的龙可不是那群老不死的家伙,而是龙血拥有者。”它狞笑道。

      “你说的是龙兽?可那些龙兽隐藏的很好,根本不会把血脉露出。即便显露者也是强者与龙族附庸。难道你发现了弱小龙兽的踪迹?”狐妖问道,说着嘴边有涎水渗出。其它兽人听此贪婪的目光焦聚在召集它们的兽人身上。

      “自然没有。”它一脸平淡说道。听此众兽神色收敛,很是遗憾。

      “那有什么信息呢?”狐妖问道。“呵,别忘了龙裔。”它眼神狡诈一字一顿道。

      “龙裔虽怀龙血,但他们其中也有强者,更何况有神龙庇护。你若想打他们的主意我还是劝你放弃吧。为此丢失性命实在不值。”狐妖轻摇尾巴不是很同意它的看法。

      “神龙的庇护?”它大笑道:“你啊,你仍活在祖辈的阴影之下。如今早已不是从前那个龙族称霸或割占一方的时代了。现在神龙不出,少数真龙苟延残喘,有何惧之?”

      “虽说如此,还是小心为妙。毕竟,龙之威严,不可侵犯。”狐妖还是畏惧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离去吧。当然,走之前你要发天道誓言,我们害怕你会告密。不然的话,我们只好囚禁你一段时间了。”它面色不善地盯着有退意的狐妖。

      见众兽围住,狐妖低叹一声:“龙裔对自家弟子很是重视,如果我们猎杀他们弟子,我们可活不长。”

      “别忘了,曾经的龙裔之首龙洲龙家。如今他们可是连龙裔都没有,何不下手?”“呃,虽说如此,但四帝之一神威帝是龙家之人,你这不是找死吗。”狐妖等兽人对它的计划彻底死心了。

      “咳,这样吗?”那兽人有些尴尬,干咳几声改口道:“那我们先猎杀其他龙裔家族,你们觉得不可为之,可你们也忘了一件事!龙裔的罪血者。”

      “罪血龙裔虽然龙血消散,但他们体内仍有残余血脉。只要我们小心猎杀,不杀太多,就不会引起麻烦。当然,现场必须清理干净。”

      “放心吧,我们了解的。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妙计,刚才是我鲁莽了。”狐妖作揖道歉。

      “是啊是啊,你足智多谋,我们只是些见识浅薄之人。呃,一群莽夫。还望不要与我等一番见识。”其他兽人也不停陪笑着。

      “放心吧,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是关自己的身家性命怎么小心也不为过。你们没有一开始就甩袖离去可以说很不错了。”“多谢理解,你真是大度……”他们不停掐媚着想让它消气。

      “好了,好了,目前重要的还是商量如何谋取龙血。”它拍拍手把话题转移道。

      “一切都听你吩咐。”那狐妖率先表态。其它兽人也纷纷应道:“没错,我们全听你的吩咐,还请下令。”

      “不用如此,我们都是兄弟,兄弟何必分这么清楚呢。”那不知明妖兽笑道。

      “没错,我们是兄弟,小弟拜见大哥。”那狐妖眼珠转了转,立刻躬身道。其它化为兽人的妖兽顺大溜躬身行礼道:“小弟拜见大哥。”

      “好了,我们继续说龙血一事吧。”它笑道,“罪血龙裔毕竟是罪血,所以那些龙裔不会太过在意,除了龙洲龙家,他们人脉稀少,少动为妙。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那些龙裔厌恶与存在感不强的罪血龙裔,那些人死后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甚至会为其死而高兴。”

      “还有一事,切记不要遗露痕迹。他们若起疑心,尽量嫁祸于人,最好是死对头。总之能不被发现就不被发现。”

      “放心吧,大哥。你觉得我们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我们可不是傻子。”“就是就是,还请大哥放心。”众兽连连应答。

      “嗯,如此就好。记得此事莫让旁人知晓。”它嘱咐着在场的众兽,众兽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计划明确后,它拍拍手,一众小妖兽捧碗端盘一一摆放在桌上。

      “那就为了共同的目标——龙血,干杯!”它大笑着举起手边的大碗。众兽也有模有样的举起大碗,一片欢呼中昂头痛饮开来……

      酒宴结束后,众兽全部离去。不一会儿,那狐妖回反来至不知名兽人面前。而此时,先前双眼迷离的不知名兽人神色清明,哪有半点醉意。

      “你说它们会不会听从我的安排去猎杀罪血龙裔?”它笑问坐在一旁的狐妖。

      “嗬嗬,你觉得那些畜生为了变强能保持理性?”狐妖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它摇头笑道。“我也一样。再说我们的演技又没有露出太大的破绽,它们可能发觉不对吗?就如一个破绽,蛇类算是龙的近亲,它们就不好好想想自己吞蛇不也没有获得龙血吗?龙血又岂是这么容易得到的?等着看吧,很快一场大戏就要上台了。”“哈哈,那我可要好好欣赏一下我们的大作。”俩人大笑着,露出的臂膀间有一枚灰色印记……

      几月后,狐妖俩人早以消失不见。各洲的龙裔每过一段时间就莫名失踪。随着时间推移,各洲龙裔家族察觉子弟数量的诡异封族仔细商议。

      最终,以龙裔为饵,暗中大能监视,抓捕几位兽族。在威逼之下,几兽供出同伙,嫁祸计谋腹死胎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