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app安卓版下载直播app下载

      很快的,林辰他们就该告别天林城回家了,这次出行由三爷林堡铭和八爷林堡强带着一半的人先回去。

      对于这种安排,三爷是有所疑惑的,所以在临行前,林堡铭还是不禁向老祖问道:“老祖,这次堡强不必回去吧,白马城的事情还没办成,这时候走不太好吧?”

      “不行,这次回去由老八带队我才能放心。”老祖自有他的想法,“再说了,该打理都打理好了,现在这里也没多少事需要堡强在了。林辰获得五族大比的胜利,这城主之位十之八九是我们的了,让老八先回去准备下也是要紧的。这边由我看着,有了消息我会尽早通知你们的。”

      听了老祖这话,三爷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接着老祖将一枚纳戒交给了三爷:“这里面是部分这次赏赐的物品,小心保管,安全送回到家里。”

      三爷小心接过纳戒,它被老祖滴血认主过,除非老祖身死,要不然任何人都难以强行打开。不过,即使是这样,三爷也不敢大意,小心的保管了起来。

      看着三爷将纳戒小心藏于胸前,老祖倒也安心了。他便又说道:“上次家里来信,说林枫的母亲听到林枫的死讯,悲痛欲绝,现在人已神志不清了。你回去之后一定要风光的将林枫大葬,将他的母亲好好安抚。多花点钱没关系,得要让雷家的人明白我们的心意。”

      “好的,老祖。”

      老祖继续交代道:“堡天还来信说,他那小儿媳妇病重将不久于人世。如果他那儿媳离世了,也好好的安葬了吧。嗨……堡天他身子也不太硬朗了,我看也该让堡天好好休息下了,你回去之后多帮他分担点事情。”

      接着,老祖拿出了一封信,叫三爷带回去给老祖母。而后,老祖又继续说道:“虽然我一直名义上担着这个家,可以早已退居二线。管理家族这事本应该一代代往下传,咱家现在出了不少的事情,我希望你回去之后有所担当,这家今后几年要靠你了,老三。”

      “老祖吩咐,堡铭我定当尽力!”老祖想三爷掌管林家,林堡铭不敢有所推辞。

      接着,老祖又将一封信递给三爷,叫他转交给林雪芯。关于林雪芯的事情,老祖权衡再三说道:“这信交给雪芯后,你帮我探探雪芯的意思。如果堡强去了白马城,看她是否有意一同过去。也看看她对林辰今后发展的看法。”

      “嗯,好的。”

      看样子老祖还真的没想好是否让林辰留在主家,他是要看看林雪芯的意思再下决定吧。

      “还有最后一件事,”老祖说道,“主家也想培养林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是好事。不过先让她回去见见父母,把心情调整好来,再回天林城不迟。至于燕儿的事情,这主要看你的意思。”

      “只要对林燕未来发展有益,我没意见。”三爷也是希望林燕到主家进修的。

      事情说完了,三爷也就告辞,出去打点行程。此时,安排先行出发的五十多号人早已准备好了,林辰和林燕也登上了马车。就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开出了天林城,向着回家的方向前进。

      这转眼,便又是一个月过去,林辰跟随的车队,再次回到了幻鑫城。

      当林辰他们再次回到这里时,幻鑫城依旧显得那么的暮暮消沉。已是黄昏时分,天地在此时变成了同样的颜色,黄灿灿,冷冰冰。三爷林堡铭带着车队,拉着林枫的棺椁,缓缓的驶入城内。

      穆林车队的到来,三爷事先已通知了甄子海,甄家像上次那样出门迎接他们。走了一天的路,众人都疲惫不堪,想要早早的休息。可是甄家好像出了些状况,大家并不能像上次那样入住,而是部分的更换了房间。

      对于房间的调动,三爷感到很诧异:“亲家,原来的房间有人入住了不成,现在为何不可以住了?”

      被这一问,甄子海感到很为难,想了想回答道:“是的,我孙儿的几位师兄这几天暂住在家里。他们已住下,房间不好意思叫他们挪,所以还请亲家公见谅。”

      “这没什么,”三爷显得并不介意,“你说千敏宗的人住在你这里,他们是刚从天林城回来的吗?”

      “这倒不是,他们这些人是来这里办事的,办完事就走?”

      “办事,办什么事?”似乎因为甄雄的关系,三爷对千敏宗的事情格外感到好奇。

      “亲家公,这我就不知道了。”提到那几人来办的事,甄子海心里显得忐忑不安,他就是知道他也不敢给三爷说啊。

      正聊着,三爷突然意思到好像没看到甄子海的儿子甄儒杰和他的妻子出来,便又关心的问起他们人去哪了。

      听到三爷提起自己的儿子,甄子海不自觉的哆嗦了下:“儒杰他……他陪儿媳回娘家,看他的岳父岳母去了,要过几天回来。”

      “是这样啊,”三爷点了点头,“那可惜了,我还想说让你陪我去穆瞑城看看茹媄。她生了,刚收到的信,是个大胖小子。竟然儒杰他不在家,你也不方便跟我走呀。”

      说到自己抱孙子的事,三爷高兴的合不拢嘴,他兴奋的都想立马奔回家去。可是甄子海他听了这话,表情却显得古怪,他先是一愣,而后面露笑容,可马上就又满脸愁云。

      “亲家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开心,有什么心事吗?”三爷疑惑的问道。

      “不,不,不,”甄子海急忙解释道,“只是想到,我得看着这家,抽不出身去看看茹媄,心里有些失落。”

      甄子海虽是如此说,可他看上去并不像是失落的样子,而是一种焦急的不安。他思来想去之后,咬着牙竟又说道:“亲家公,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让茹媄带着孩子回来看看我呀?”

      这是什么样的古怪请求?三爷瞪大了眼睛,显得很是不解:“你这是什么话?刚生了孩子,不安心在家里做月子,却要往外面跑?先不说这会不会伤到茹媄,要是孩子遭了风可怎么办!”

      听到三爷略带训斥的话,甄子海竟大着胆,说出了更匪夷所思的话来:“要不然,让茹媄去乡下住几天?那空气好,对茹媄和孩子的身体也好。”

      这又是什么话,甄子海是高兴的脑子抽了风不成?对此,三爷根本不想去理这糊涂话。但甄子却显得不依不饶,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又说不明白,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大堆话,实在是让人听不懂要说啥。

      就在甄子海极力想表达自己意思的时候,几位男子突然走了过来,那些人正是千敏宗的人。甄子海见了这些人,竟瞬间闭上了嘴。

      三爷见到这几位男子过来,反倒是热情的上前打起了招呼:“请问几位就是一同入住甄家的,千敏宗的客人吧?”

      “是的,我们这些师兄弟借甄雄师弟的光,有幸在他家打扰几日。倒没想到,还能因此碰到穆林家的人,幸会幸会。”这走上前来的有三人,其中一年长的带头说道。

      三爷见这几位千敏宗的弟子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却是各个仪表不凡,越发对他们为何来此感到好奇。而就在这时,八爷林堡强竟也走了过来,他来到三爷的身边,小心谨慎地传音给三爷说道:“小心点,这三个人刚刚不怀好意的偷窥我们的车队。”

      听到堡强的传音,三爷眯着眼又打量起了这三人,而后很是有礼貌的问道:“不知三位这次来这里有何贵干啊?”

      “也没什么,”带头的男子说道,“家师让我们出来历练历练,见见世面。这不,竟有幸在这里碰到穆瞑城的林堡强,一位大名鼎鼎的筑基修士。”

      听了这话,林堡强不禁眉头一皱。他是筑基修士不错,可算不得是大名鼎鼎,也就在穆瞑城小有名气罢了。这人是怎么知道他的?是甄子海告诉的,还是对方调查过他?

      对此,林堡强出于警惕的问道:“阁下竟然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林堡强问的就是那个带头的,对方明明是筑基高手,却故意隐藏修为。他说他是来这见世面的,林堡强是万万不信的。

      这带头的也不避讳,直接报上名号道:“在下千敏宗邵承武,失敬失敬。”

      邵承武似乎对穆林家的事情了如指掌,他竟然又开口问道:“听闻穆林家出了个不得的后辈,叫林辰吧。十六岁就夺得了百强大战的前十,真是厉害厉害,不知能否让我和他见见面?”

      “下次吧,辰儿他赶了一天的路,累了,已经休息去了。”八爷总觉得此人不安好心,不愿意让他见林辰。

      “那可惜了,那下次有机会再见吧。”邵承武露出一副惋惜的样子。

      这时久不开口的甄子海突然说话了。

      “亲家,我……”甄子海偷偷瞄了邵承武一眼,“我想你们多在这里住几天,舟车劳顿了这么久,多休息休息,再走不迟。”

      “我看也行,那就打扰两日再走吧。”三爷应道,他本也有这等打算。

      不过,八爷似乎不想在这里久留,他竟说道:“还是不必了,明天我们就走。三哥你不是急的回去看孙子吗?”

      “也是,那明天我们就走。亲家,那就不多打扰你了。”

      林堡强想早点走,三爷虽不太清楚为何,但也不好反对。

      见穆林家的人准备明天走,邵承武显得很是遗憾:“太可惜了,还想乘此机会好好跟各位交流交流,交个朋友呢。”

      “交朋友当然乐意,可是有要事在身,未敢多留,还望见谅。”八爷客气的应道。

      就这样,双方寒暄几句后,就各自散了。本以为这一日应该相安无事了,可到了深夜,那甄子海竟突然敲门,来到三爷的房里。

      此时,甄子海嘴里默默念叨着些什么,像是在背着台词。可是他一进门见到八爷林堡强也在屋里,竟是吓得将要说的话全给忘了。

      “亲家这么晚来,有什么事?”

      甄子海显得局促不安,心里是百般纠结,他愣愣的看了三爷两秒,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他轻轻的把门关上,坐到林堡铭的面前,小声说道:“亲家公,你们不是明天就要走了吗,我是来问下需要准备些什么,好明天带走?”

      “不用,我们才五十多号人,该准备都准备齐了,不缺。”

      “那好的,早点休息,明天赶早。”甄子海说完就告退了。

      甄子海走出门,心安的吐了口气。本想没他什么事了,却不想回去的时候,竟在房门口碰到了邵承武。

      “老爷子,他们肯留下了吗?”邵承武上来就向甄子海问道。

      “还是不愿意。”甄子海表现出他已经尽力的样子。

      “竟然不愿意留下,那就好好送送他们。”邵承武眼里毫无善意,完全是冷冷的杀意。

      甄子海看到邵承武冷酷的表情,是又惊又怕。想要出言劝阻什么,可又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心里暗暗的祈祷着,一切平安,一切平安。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一早,车队就准备出发了,林辰是睡眼惺忪的被请上了马车。为什么要如此之早走,出了什么事吗?林辰对昨天的事情一无所知。

      一切准备妥当,三爷给甄子海打了声招呼,城门一开就带着众人离开了幻鑫城。

      这一开始,车队还小心谨慎的赶路,可到了天黑了也没有任何的状况,众人也就放心的在原地安营扎寨,整顿休息了起来。此时,林辰也发现了不对劲,马车一停,就跑去三舅林堡铭那,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辰儿没事,”三爷觉得可能是他们杞人忧天了,“只是想早点回家。燕儿怎么样了,还是郁郁寡欢吗?”

      林枫离世已过去了许久,燕儿的心情却依旧未得到平复。对于林燕现在的情况,林辰也只能无奈的叹息道:“嗨,现在燕儿应该又去看林枫了吧,一有机会她就守在棺椁旁默默的流泪。”

      “辰儿,你帮我去劝劝燕儿,人死不可复生。开导开导她,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

      “辰儿明白。”

      听了三舅的话,林辰来到了拉棺椁的马车处,果然在这里见到了燕儿。此时的林燕像是在哭,又像是在轻声细语。林辰走到林燕的身后,想要安抚她,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之前该说的也都说了,林燕还是老样。

      林燕注意到林辰的到来,她突然的跟林辰讲起话来:“林辰你说上次花语楼是骗人的,我倒觉得不是。你知道我卜算到了什么吗?现在想想正是我和林枫哥哥的爱情。那有一副画,在星空满布的夜里,一只大雁叼着片残破的枫叶向西飞,大雁很累了,似乎随时可能将枫叶掉落。题词上写的是,雁西行而叶长留,愿……”

      还不等燕儿将话说完,四周响起混乱的声音,黑羽也着急的飞到林辰身边,呼喊着有马贼来了。

      什么马贼如此大胆,竟敢袭击穆林家的车队?不容林辰多想,只见对方来势汹汹,并且人数众多,车队在毫无准备之下出现了死伤。

      如此危及时刻,三爷立马将大家都召集起来,共同御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