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工作室新视频

      “雪团,今天白天那个姐姐对你没有恶意的,她是喜欢你才想摸你,下次不要这么凶好不好?”

      雪团闻言冰蓝色的眼睛眨了眨,忽的将头缩了进去,乳白色的帘子立马把它遮住了。

      增山远躺在床上,透过灯光依稀能看到雪团尾巴晃动的影子。

      这么多年的相处,增山远自认对雪团还算是了解,它的尾巴在晃,那就表示现在它的心情还不错。

      增山远见状嘴角微微上扬。

      自从回到东京以后,住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旁边后,雪团的精神状态明显更好了,不用一天睡23个小时了,偶尔还会吃一些东西。

      相应的雪团带给增山远的buff也更加强大了,之前增山远做过测试,他在带着雪团的情况下,100米大概是10秒,出拳的力量在80公斤,举重能举起170公斤的重物,整体的身体素质和奥运冠军相当。

      而现在雪团的增益buff升级以后,增山远估计他带着雪团的时候身体素质已经全面超过了奥运冠军。

      当然,增益buff在雪团沉睡的时候是不管用的。

      不过随着雪团和柯南里的主线人物接触慢慢变多,雪团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

      而且增山远还发现,雪团如果吃一些东西的话,它每天清醒的时间会更长。

      现阶段雪团吃的只有海鲜,生的熟的倒是无所谓。

      想到这儿,增山远决定给雪团熬点海鲜粥喝。

      增山远去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冰冻的海鲜,然后熟练的淘米,开火,很快就熬好了一小锅海鲜粥。

      增山远把粥盛到了一大一小两个碗里,小碗里的粥还特意吹凉了一下,这才端到了房间里。

      “雪团,要不要尝尝海鲜粥?”

      帘子后面的雪团动了动鼻子,探出了脑袋。

      “雪团,来,过来!”增山远坐到书桌前朝雪团招呼了一声。

      雪团犹豫了一下从小床上跳下来,蹦跳着来到了增山远面前。

      “喵~”站在地板上的雪团冲增山远叫了一声。

      增山远心领神会,把雪团抱到了书桌上。

      “你还没喝过粥吧?正好尝尝我的手艺,我已经帮你吹凉了,直接喝就行。”雪团闻言把小脑袋凑到了小碗前鼻子一耸一耸的,显然是在嗅海鲜粥的味道。

      片刻后,雪团缓缓伸出了舌头舔了一口海鲜粥,然后增山远注意到雪团冰蓝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欣喜,很快它的注意力就完全集中到了这碗海鲜粥上。

      品尝美食会让人心情愉悦,猫也一样。

      无论是鳗鱼丝还是虾仁,亦或是海带碎和鱼肉,这些味道通通都在粥里,这是雪团从未品尝过的美味。

      而且粥的温度刚刚好,增山远专门给雪团把粥吹凉了,让它可以尽情的大口吞咽。

      一碗海鲜粥下肚,雪团把头一歪冰蓝色的瞳孔看向了大碗里的海鲜粥。

      雪团还是第一次吃这么美味的东西,显然一小碗并不能满足它。

      “你吃一小碗就足够了,你的肚子了放不下这么多。”

      雪团闻言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它伸出爪子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后爬到了增山远手边蹭了蹭他的手,显然是还想要。

      增山远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给雪团的小碗里舀了两勺。

      这次雪团吃完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增山远见状趁机一把抄起雪团,狠狠撸了一通。

      哄好雪团后,增山远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他将最近几天有那位议员相关报道的报纸都拿了出来,将里面的重要内容摘抄了下来。

      现阶段增山远对他的调查也仅限于此,增山远是想报仇,但面对一个庞然大物如果贸然冲上去跟送死没有区别,徐徐图之才是最好的选择。

      上头隐藏他的身份,让他秘密开展调查也是这样的想法。

      ......

      第二天,宠物店照常开业,昨天吃了一碗海鲜粥的雪团今天显得格外有精神,时不时会用前爪扒拉住增山远上衣口袋的边缘,然后把脑袋探出来看看外面的风景。

      不同于增山远的老家群马县,东京相较而言要繁华的多。

      宠物店对面有着比群马县高很多的高楼,道路也比群马县宽阔很多,街道上来往的行人衣着都比群马县的人们要艳丽几分,再加上时不时吹来的温和湿润的春风,和未曾散尽的晨雾,这一切都让雪团觉得非常的舒服。

      “滴滴~”一辆大货车鸣着笛从前面那条道路最南边驶到最北边。

      雪团仿佛找到了新的玩具,它好奇的看着来往车辆,脑袋也不由自主的跟着那些汽车从南到北。

      雪团并不知道这些跑的这么快的什么东西,它只是单纯的觉得很有趣。

      “汪汪~”这时一个中年妇女牵着一条金毛停在了增山远面前。

      金毛显然是注意到了增山远口袋里的雪团,冲雪团大叫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雪团觉得自己很不喜欢这种会汪汪叫的生物。

      它张开嘴巴,露出自己的尖细的牙齿,朝金毛发出了充满威胁的叫声!

      金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它背上的一撮毛就竖了起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威胁一般。

      雪团也不甘示弱,又对着金毛叫了一声。

      金毛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随即摆出进攻的姿势。

      雪团对比了一下自己和金毛的体型,感觉自己可能打不过,它低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金毛,立马缩回了增山远的口袋里!

      看不到自然就不会怕了。

      “天哪!丸子你在干什么?冷静一点!”中年女人看到金毛的反常行为连忙蹲下安抚起了自己的狗。

      “老板抱歉啊!今天我的狗狗好像不太对劲,之前它不是这样的。”

      “没关系,这位客人,您是要买东西吗?”

      “嗯!我想给这孩子买个笼子,你这里有合适的吗?”

      听到女人要买笼子,增山远的笑容显得越发真挚了。

      笼子这种大型物件卖一个能顶得上卖十几斤狗粮利润。

      增山远很快就帮中年女人选好了笼子,然后送货上门。

      “行了,老板,笼子就放在这里吧!我让家里人出来拿!”中年女人走到一所公寓的楼门前转头对增山远说道。

      增山远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在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增山远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她发现中年女人叫了一个看起来蓬头垢面的年轻女孩下来,女孩抱起笼子跟在中年女人身后慢慢往楼里走去。

      看到这一幕,增山远眉头一皱,在日本不愿意让配送人员进自己家的大有人在,增山远之前也只是以为中年女人是比较看重隐私的这种类型。

      但现在看来,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首先相较于打扮的光鲜亮丽的中年女人,女孩的穿着有些太过寒酸了。

      其次如果是自己的家人下来搬东西的话,两个人一起抬才比较合理吧?而不是让女孩一个人抱着。

      最后也是最让增山远在意的一点是,女孩的穿着寒酸也就罢了,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脏呢?按理来说这个年纪的女孩应该是最注意自己仪表的时候。

      除非她是不会,或者说是没能力自己整理仪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