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20免费视频

      安娜露出可爱的小虎牙,赵明远急忙把爪子收回,哎,那粉毛摸起来一定很柔顺吧。

      她的右手天赋叫血源馈赠,将自己的生命力馈赠给某个目标,获得起友善。

      以其现在的生命力,越阶使用三张二阶随从问题不大,而且那三张二阶随从还特能打的那种。

      左手天赋血源律动,目前只做到锁一次血,相当于一次冰箱,那是不是可以直接馈赠一张三阶随从再锁血?

      安娜眼神一亮,当场就要掏出一张四阶牌一试,急忙被身边的老师制止,并给了赵明远一个耗子尾汁的表情。

      赵明远起先标准开局不以为意,直到发现安娜手中是一张深渊领主卡牌后,表情开始震惊,天赋技能加战吼的双重卖血?那可不可以先把披风转让给我再这么作死。

      赵明远觉得她这个血源律动还有待开发,可能是她自身控制力不够,要不然操纵血条反复横跳,那血肉巨人不得被玩死?

      赵明远掏出一张卡牌,肩膀上斜插着一面小旗,不着痕迹地给安娜的左手符文来一发魂之持,手中的安全质检员卡牌当场暴毙,化为一道流光飞入赵明远体内。

      安娜顿时软倒在地,还好赵明远见势不妙急忙捂住她的小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怪叫,不然他就要被后面那个不善目光的主人给捏死了。

      揉着发红的脖子,赵明远刚才被提起来一脚踹出去老远,还好用现在双眼无神的扫帚垫了一下,头上的危字才慢慢淡去。

      安娜粉红色的漂亮玻璃珠子滴溜溜地转着,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

      那个老师不会是她的保镖吧,不,因该是守门员,脚劲挺大的。

      赵明远很快被大精灵琴叫到一边,无辜地狡辩道,你们也没问啊。

      不过很快,赵明远就笑不出来了,他被安置在一个类似于看大门的地方,不停地给排着长队的卡师们加持技能。

      很快就连肩膀上的小旗都蔫了。赵明远正拖着疲惫的身子数钱,突然就发现他装老本的魔法口袋里的血晶少了一块。

      血晶是冲锋血脉的随从死亡后凝聚的法力精华,与幸运币的汇率为一比五。也就相当于他五个幸运币突然没了。

      赵明远揪着并不存在的胡子,很自然地怀疑起了态度诚恳地向他道歉时送给他口袋的安娜。

      都怪贫穷使他被魔法物品迷住了双眼,若是那个保镖诺艾尔上门送的话还有几分可信度,这小妮子用脚想都知道她不怀好意。

      可他是真的需要这个魔法口袋啊,不然今天给至少百人加持技能的收入怎么安放。

      交给卖卡给自己八折优惠的良善地精老师?这个即使用屁股想都应该知道不可为。

      如今想来或许是他给安娜加持了技能后那妮子才能这么做的,不然那个保镖应该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呸,是这个赔礼。

      事到如今,赵明远也只能将口袋含泪公证成卡牌了。魔法口袋本就是从随心口袋以及露娜的口袋银河两张卡改制的。

      赵明远毫不犹豫地将法力值凝聚的炉石符文打在魔法口袋上,卡界也含泪收了赵明远五百铸币,将其公证成了卡牌:赵明远的魔法口袋。

      赵明远总是觉得卡界在故意针对他,都开始明抢了啊,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正吃着血晶的安娜,手里的血晶突然就不想了,她手中的母子口袋突然就跑路了,嗖的一下,还把她撞了个跟头。

      看着姗姗来迟的更大口袋,赵明远明智地赞美着我主卡界,而赵明远的魔法口袋也变成了价值五千的未知口袋。

      先不提口袋,光里面的物品价值也有小三千了吧。在这里,别说他见识少,赵明远也是了解过炉石物价的,而也是那一刻,让他感到了何为贫穷。

      卡包也是分阶级的,这要看制造它的卡师制作时复制的卡牌之平均阶级。

      不同阶级的卡包价格在次阶的五倍左右,一般尽可能凑整。

      如一阶十铸币,二阶五十,三阶二百了,四阶一千,五阶五千。

      而一般魔法物品都是三阶及其之上的卡师制作的。价格一般在二百之上,五千之下,是同阶卡包的三至五倍,其中能增幅左手符文的武器无疑是最贵的。

      所以一般想从卡包中开出武器那是在做梦,至多良心商家会放一下法术长袍,帽子,魔毯,扫帚之类的魔法物品。

      而能改变卡牌的天赋,尤其是永久性的改变,有多吃香就不必多提了。因为每一件物品四舍五入都是孤本,就连天赋拥有者都不知道下次用天赋改变卡牌,得到的什么。

      跳出一个大恶魔给他一棒子的情况也不是没有。更多的情况是爆炸,就差人财两空了。

      而赵明远这种能永久改变灵魂的天赋更是凤毛麟角级的存在,不仅是增益类的,而且成功率还很高,次数上的限制要再观察观察。

      但赵明远觉得每当灵魂经历阶位突破后,灵魂就会稳定下来,便能继续强化了。

      对此老师们给赵明远开出的价格按照的是同阶武器卡牌的价格,一阶也就是五十铸币。

      换做别人少一枚血晶真不容易发现,可谁让赵明远当时正在数钱呢,半夜数钱按理说也不是不允许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