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美女剧照

      公历1339年,大陆上各种族之间已经停战接近400年,当然偶尔一些小摩擦还是难以避免,每个10年左右,西方蛮荒之地的兽族就会冲击一下人族边境,嘴里高吼着“兽人永不为奴”的口号。但实际上,如果能成为人族贵族的奴隶,生活质量上还真比大多数本土的穷苦兽族要好一些。

      精灵族的内战至今也没完全停歇,光暗精灵互相都看不顺眼。人族之间各国也常有撕破脸皮的时候,别说各国,就是同一大国中,贵族之间封地纠葛,也常常是争斗不断。不过这些都是小斗,虽然有时军队规模看上去吓人,但实际上并不是真打,真正让大批平民流离失所,尸横遍野的大战,已经接近400年没有出现了。

      长久的和平,才能保证文化的繁荣。贵族们渐渐口袋丰满,吃喝不愁,平民们也只需要辛勤劳作,多少也能有个温饱。每个人都可以发掘自己的才华,经商、魔法研究、外出冒险、艺术创作等等领域,都可以成为一名成功人士,绝不是仅仅以武为尊的时代。

      光明教会内不少红衣主教自身不会半点武力,曾有主教出去传教,被农夫揍趴在地上的事情。但主教们传教的能力,却远比一身斗气的圣殿骑士强的多,光明教会如今几乎遍及全大陆,也绝不是圣殿骑士用剑打出来的。

      王立学院培养出6个剑圣,3个大魔导师,被称为大陆最高学府之一,校长安东尼极其擅长空间传送法术,甚至开发出在全国各地建立传送门,以缩短行程的高端技术,为大陆作出巨大贡献,被尊称为世界传送之父。但如果魔法对抗,他还打不过副校长甘道夫。

      学院另一位副校长鲁克,经过不断研究,终于利用魔法成功解决男性性功能障碍问题,被贵族们尊称为世界阳痿之父,他自身毫无半点武力,打不过路边农夫,但却被几乎所有贵族甚至国王,奉为上宾。

      似乎只有吟游诗人嘴里才会有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通常主角都是一个没落的贵族青年,上来就被其他贵族欺负,或者直接被其他贵族退婚的等等,突然某天河边捡到一个尿壶,回家往壶里尿了一壶之后,里面的远古大神受不了尿味居然跳了出来,完全不在意主角的不敬,并且坚持认为这是命运的安排。最后在远古大神的帮助下,没落贵族一步步踩翻了整个大陆,上至神界,然后踩翻整个神界,然后再到神上神界,再到神上神上神上神………

      不知何时起,这类作品被吟游诗人们奉为主流。之所以主角大多是贵族青年,因为读这类消遣作品的主要人群就是贵族青年,随着平民识字的渐渐普及,有些主角从一个没落贵族,变成了一个普通平民。随着女性地位提高,又出现不少迎合女性读者的主流作品。

      大国都有明文规定,不得吟游诗人随意侮辱本国国王或者贵族,于是不少吟游诗人笔下主角一巴掌都能拍翻太阳了,回头看见国王还得行礼,真是个笑话。不过吟游诗人们很快就避免了这种笑话,他们开始撰写异界文。用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去塑造一个非常雷同的世界,然后让主角在河边捡尿壶……

      然而即便是雷同的故事情节,却依然能在贵族中大火大买,甚至推广到了平民圈。吟游诗人们赚的钵满盆满,却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成功。随着传送地点的不断建立,各地之间信息流通也开始飞速发展,以后的作品估计会越来越长,大概是神上神上神……上的更多吧。

      不过任何行业都不可能个个成功,少数高贵的大神级别吟游诗人之下,是如海一般的落魄诗人。没什么人看他们的作品,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才华,只能抢占各处的酒馆,在傍晚高峰期,找个显眼的地方,或唱支歌,或讲个段子,或展示其他什么才艺,如果酒馆因此火爆,那这位吟游诗人可以被酒馆雇佣常驻,解决温饱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但也不是每个酒馆都会有吟游诗人惠顾,一些边远的山村没什么油水,村民也没什么见识,乡音浓重,和他们说话都特别的累。再能说会道的诗人跑来,就算说破天,也最多拿两个黑面包,有这功夫,还不如去贵族门口要饭来得实惠。

      不过偶尔也有例外,今天,山姆士山村就迎来了又一位吟游诗人。

      全村不过二十来户人家,穷乡僻壤,离最近的城镇至少翻三座大山,用腿走的话估计得三天才行。全村以打猎和种地为生,山里也没什么魔兽,没什么古墓遗迹,没任何值得探险的地方,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小山村。像这种山村,全大陆不知道有几千几百。

      村口有一家小酒馆,村长自己开的,这也是全村唯一的娱乐活动,时至5月份,春意盎然,万物复苏,度过冬天寒冷的人们又开始兴奋起来。傍晚的酒馆早已经聚集了一群人,劳作了一天的男人们在这里可以得到不错的放松,此时都在认真的听中间的吟游诗人讲段子,不时灌上一口麦酒,擦擦嘴,双眼尽是兴奋之色。

      “雷齐娅小姐此时静静的坐在房内,房内放置着的鲜花飘出阵阵幽香,小姐身上的珠宝在摇曳的烛光下,反射出莹莹光芒。她的皮肤非常的细腻,她的手非常的轻软!”吟游诗人双手在胸前激情的比划着。

      “哦!”酒馆内发出一阵低吼,众人喝着酒,和身边的人会意的对视着,气氛热烈。

      这些山野村夫没什么文化,华丽的辞藻完全没有意义,还不如直接手比划来的直接。吟游诗人显然精通此道,懂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有些磨损的鞋子和裤脚,表明了他时常会走很远的路,但全身上下依然洗的非常干净,一身白色的袍子在这个浑浊的酒馆中反而有点不搭调。

      胸前挂着他的徽章,这是他是公会认证正牌吟游诗人的证明,上面还有他的名字——凯文.因缺思厅。

      此时凯文在讲述的,其实大陆上人基本都听烂了的段子。雷齐娅的小姐其实确有其人,大约是200多年前的一位贵族小姐,因她和他手下的卫兵私奔而出名。当时某吟游诗人试图以此为题材,写出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出来,但不知为何写成了黄段子。

      其真相如何已经难以考证,这位贵族也早已经没落。但唯有她的黄段子,却传遍了全大陆,被无数吟游诗人编出无数个版本,可谓脍炙人口。雷齐娅也几乎成为世界最著名的荡妇。

      “雷齐娅小姐家里是非常有钱的,”凯文继续描述,“有一大块封地,可以轻松用牛排填满这件屋子。可以开大十倍的酒馆,喝一年到头都喝不完的酒。”

      “哦。”又是一阵低呼。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姐的门被敲响了!”凯文轻轻敲打桌面,模拟敲门声,“小姐问‘谁啊?’”

      “门外是卫兵的声音‘小姐,你睡了吗?’”凯文模拟当时的语气,“‘不,我还没有,这么晚了,还有事吗?’”

      “‘小姐,我,我想和你一起出去走走,’卫兵说话有些犹豫。”

      “‘这么晚了,还出去干嘛?’小姐回答。”

      “‘我们一起去种地吧?’卫兵热切的邀请。”

      山野农夫无法想象贵族小姐的生活,没见识的人说破天也没用。对他们来说,国王大概也就是拿黄金的扁担种地吧?为此,凯文也只能把黄段子再原创一下,改编一个山野农夫也听得懂的版本。

      “‘可是,我害怕。’小姐声音有些犹豫。”

      “砰!卫兵终于忍不住冲了进来‘小姐,没关系的,那边是高粱地。很高,没有人会知道我们,我们一起非常可以快乐的……种地。’”

      “小姐还在犹豫,卫兵已经一把拉过了她,稍稍一蹲,右手往下一捞,就把小姐打横抱了起来。感受着怀中小姐的芳香,卫兵顿时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一股迫不及待的心情油然而生,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急急忙忙冲出了门口,奔向高粱地。”凯文演说深情并茂,不少人已经开始嘴唇发干,面色发红。

      “一片素素的草叶声中,卫兵缓缓的放下小姐,两人对视片刻。卫兵慢慢靠近,靠近……”

      “咳咳,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明天继续吧!”凯文突然转头看了看窗外,朝大家笑了笑。

      “哎呀!这个这个这……”“哦!不!”“就不能讲完在走吗?”整个酒馆都鼓噪起来,大家非常不满,但外面天的确已经黑了,时间的确不早,何况嘴长在对方身上,也没什么办法。不过大家对明天的剧情,显然格外期待,抱怨片刻之后,这些农夫已经开始自发的往下编。

      这些农夫虽然没什么见识,但毕竟大都已经几十岁的人了,此时不少人喝多了,已经开始贡献和自己老婆的那点破事。不由自主的自动代入那个卫兵,然后和小姐发展下一步剧情。凯文从不仔细描述黄段子中男主角的外貌特征,也因此,人人都会觉得这个男主自己也可以担任。

      凯文只平静的来到柜台前,酒保直接由村长亲自担任,小山村没什么人,平时也只是村长和他老婆轮换。村长按照约定,递上五个黑面包,外加3个铜币,算是这一次他讲段子的报酬。

      “谢谢。”凯文坦然收下,把黑面包包好,放自己背包里。

      “讲的真的不错,我听着都兴奋了,”村长脸色微露遗憾,“可惜只有一半啊!要是今天能讲完,就太棒了!”

      凯文笑而不答。

      村长接着说:“明天我叫我老婆一起过来听你讲。”

      “这个……就不必了吧,”凯文面露难色。

      “怎么?看不起我老婆?”村长脸色微变。

      “不是,你误会了。”凯文解释,“如果有女士在场,我可能去讲大陆历史,神魔大战人龙大战神话,或者光明教延教义等等。或者也可以讲讲泰达米尔和艾希之间的爱情故事。但绝不会讲黄段子!”

      “为什么?”村长无法理解。

      “在女士面前讲黄段子,等于是对女士公然侮辱和调戏。”凯文回答。

      “我觉得没什么关系啊?”村长的价值观显然完全不同。

      “不!我是一个绅士!”凯文强调,“我有我自己的绅士准则。”

      村长:“……”

      “明天如果有女士前来的话,我会非常高兴。”凯文把话又说回来,“我会给各位讲述外面广阔的世界,讲述我国悠久的历史,和数之不尽的英雄人物。这些比黄段子,要有趣的多。当然如果没有女士前来,那我就接着讲完雷齐娅小姐的故事。怎么样?”

      村长想了想,看着今天众酒客们豪饮的姿态,还是点了点头。

      “好,那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见,村长。”凯文转身离去。

      “明天见,大绅士。”村长也礼貌回应,目送凯文离开酒馆。

      边上几个农夫好奇凑过来:“村长,绅士是啥意思?”

      村长虽然时常在城镇来回,比这里存粹的农夫要有见识一些,但其实也没多少文化,知道绅士这个词,却不知如何解释。尴尬片刻,只能回答:“绅士嘛,就是他!他这个样子,就是绅士!”

      农夫们带着一脸茫然回到他们的酒桌前,讨论起绅士的定义。很快他们就有了结果:“绅士,一定就是那种讲黄段子的人,而且一定是讲的非常出色的那种,一般人不配当绅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