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播放器下载

      有充足的灵气淬体,朱天赐已经越来越少地感到饥饿了,但这次极暴技之后,饥饿感再次强烈地泛上来。

      他想到了辟谷仙丹。

      辟谷丹早已经消耗殆尽,但他一真不敢服用辟谷仙丹,怕产生与仙元丹一样的后果,因此一直忍着,但山上除了灵豆可以补充灵气之外,并没有其他可食之物,总不能去吃草根吧。

      不知是井堂主故意忘记安排,还是其他人不像他小龙体这么善饿,灵天派完全没有供应食物的意思。

      朱天赐取出贴身放置的玉瓶,拔开玉塞,仰头吞服下去。

      先解饥饿再说。

      怎么说自己也是龙体,应该不会被一粒灵丹撑破了,就算再难受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没什么舍不得的,将来可以再用灵豆换一些来。

      辟谷仙丹刚刚入腹,饥饿感立即消失,有一股力量迅速向全身蔓延,却并非灵气。

      朱天赐严阵以待。

      但这股力量却比仙元丹温和得多,绵绵然,无休无止,一直延续了十多天之久。

      之后,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朱天赐却感觉身体发生了某种变化,只是他无论用灵眼怎么探测,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难道仅仅只是一枚解饥的丹药,就如下界的辟谷丹一般?

      朱天赐对辟谷仙丹中加个仙字颇有些失望,但也没太在意,继续夜以继日地修炼,每天只有极少的时间睡眠。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年后,在灵眼的帮助下,各种法术已经练熟,连飞剑术都可以在十步之内操纵自如,随着长时间的冥想,精神力也慢慢有了进展,灵眼可以看得远,内视也更精细了一些,而且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灵魂没有任何不稳的迹象,这让他继续安心修炼。

      唯一奇怪的是,他再没有感到饥饿。

      仿佛只要有灵气,就可以化成身体需要的能量,补偿体力的消耗。

      不食人间烟火,难道真成了仙人不成?

      朱天赐对这种状况又喜又忧,喜的是以后少了很多麻烦,龙香不产出连茅房都不用蹲了,忧的是将来在没有灵气的地方怎么办?

      不过,这种担忧似乎没有必要,在修仙族领地内到处都是灵气,根本不用发愁。

      但朱天赐还是有备无患,将成熟的灵豆都采下来装进贴身口袋里。

      事实证明,他的做法很英明,没多久就有一名弟子飞到他领地上方,让他到灵剑堂集合,参与狩猎。

      “这才两年多,井堂主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干掉我了?”

      对修炼者来说,两年是很短的时间,灵天派数十年选一次新弟子,现在还远没有到期,恐怕在仙桃园里还滞留着不少没通过测试的弟子。

      朱天赐心中发牢骚,却不敢不听命,在那名弟子飞往其他领地传讯之后,便拎着灵剑飞向高空的平台。

      中级飞行术就是不凡,效率得到了非常大的提高,不仅飞得稳,消耗少,而且比风翔术飞得更快,何况经过两年多的淬体,朱天赐觉得身体轻灵了不少,很轻松就飞到平台处,也没再使用疾风术。

      疾风术虽然启动速度较快,但消耗太大,不适合远距离飞行。

      走进薄雾,朱天赐便再次来到空旷的大厅。

      大厅里只有两个人,阎欣和另外一个陌生的弟子。

      阎欣个头较高,依旧是一幅漠然地表情,说道:“不错,来得挺快,你是第一个被通知的,且等一下,人到齐了就出发。”

      朱天赐听不出他话里有什么恶意,但井堂主说到做到,确实把他排在第一位,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本想问一下具体的情况,但一看阎欣生人勿近的样子,干脆一言不发,移到一边静静地等待。

      另一名弟子倒是好奇地打量他,却并不开口,默默地站在阎欣身边。

      陆续有弟子到来,一共有七人,其中就有伯一英和另外一名在仙桃园见过的弟子,这两人倒是相谈甚欢,熟悉的样子,却对朱天赐视若无物,其余五人相互都较为熟悉,彼此打招呼,似乎都是前届的弟子。

      不久,从正门进来三人,而且是女弟子,有两个朱天赐认识。

      其中一个是卢玉。

      另一个也是同届的,但仅见过一面,没有交流。

      卢玉看到他,很是惊异,快步走过来。

      朱天赐抢先问道:“卢师妹,你也分到了灵剑堂?”

      卢玉摇头:“我和两位师姐都在灵月堂。”

      朱天赐大概猜到,灵天派虽然也招女弟子,但还是把男女隔离开来,单独形成一个灵月堂,避免很多麻烦。

      “哦?这次狩猎各堂的弟子都参加吗?”

      “我不清楚,安堂主特意派我们来的,说是好跟灵仙派联系。”

      朱天赐一怔:“什么!咱们要与灵仙派一起狩猎?”

      他可不想见到灵仙派的人,更不想见到冷月,倒不是讨厌那个刁蛮的丫头,而是因为苏蓉蓉,不知如何面对这件事。

      何况他冒充冷柳烟掌门的本家孙子,是按冷月的样子化形,虽然这两年进行了不少修正,但至少三四分相似总是有的,他都不知如何与这门亲戚相处,冷掌门肯定不会把他的底细告诉任何人。

      “是啊,这些年咱们派与灵仙派的关系逐渐好转,这次两派共同狩猎就是为了进一步促进两派的关系。”卢玉说道。

      朱天赐心下寻思,两派关系好转说不定跟他还有些关系。

      转念又一想,吕掌门不可能不知道这次狩猎的名单,却没有阻止他参加,说不定另有意图,不过这样看来,这次狩猎不会有太大危险,吕掌门不会让他去冒险,不然不仅无法向冷掌门交待,难道就不担心神域找他要人?

      何况自己又不是温室里的幼苗,有着不少的自保手段,万一遇到不测,这批人只能活一个,那也一定是他。

      于是他安心了不少,小声道:“卢师妹,你就跟在我身边,我会尽量护着你。”

      “谢冷师兄,我会的。”卢玉突然格格一笑:“我真怀疑你对我别有企图。”

      “哪的话,你还是离我远点吧,省得我吃了你。”朱天赐笑道。

      卢玉知道他在开玩笑,根本不在意。

      灵剑堂其他人纷纷望过来,见两人言笑无拘,很有些打情骂俏的样子,大多露出不爽的神情,灵月堂另外两位女弟子对视一眼,走过来,其中一个年纪约二十出头的圆脸女子问:“卢师妹,你们是旧识?”

      卢玉道:“是,我和冷师兄都是这一届的,他对我很照顾。”

      她介绍道:“这是冷冰天师兄,这是田语云师姐,这是楚娇师姐。”

      朱天赐施礼:“田师姐,楚师妹。”

      楚娇大约十四五岁,身材纤瘦,有些怯场,低声道:“我听卢师姐说,你的实力很强。”

      “不过年长几岁,多修炼几年罢了。”朱天赐谦虚地道。

      圆脸的田语云笑道:“冷师弟何必这么低调,这次狩猎我们还想看你表现呢,是不是对我们家卢玉有意思?这次可是好机会哦。”

      卢玉横了她一眼,却好奇地看着朱天赐,看他怎么说,倒是楚娇有些局促地向田语云身后移了移。

      朱天赐心里没鬼,自然不慌,笑道:“田师姐真会开玩笑,我当卢玉是哥们。”

      “哥们?”

      “难道你们不觉得卢师妹的性格很爷们吗?”

      “说的也是!”两女有同感。

      “什么呀!”卢玉怒道:“不喜欢我就明说,我又没赖着你,干吗用这种理由来搪塞!”

      “你们看,这话说得多直爽,真汉子!”朱天赐笑道:“你们哪位大家闺秀能这样说话?”

      几人都笑。

      卢玉也不真恼,调侃道:“冷师兄,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朱天赐故作迟疑地道:“我心里确实藏着这么一个人。”

      他这样说主要是为了方便与几位女同门相处,反正苏蓉蓉几乎肯定已经因为契约而与无魂体同命,早就不存于世,用她来当挡箭牌很合适,再说,他确实忘不了苏蓉蓉。

      卢玉惊奇地道:“是谁,是哪位师姐妹这么有幸被冷师兄看上?”

      朱天赐道:“不是咱们灵天派的。”

      田语云抢着道:“不是咱们灵天派,那就一定是灵仙派了。”

      朱天赐点头:“不错。”

      “是哪个?”卢玉问:“能告诉我们吗?”

      朱天赐叱道:“你又不认识,问那么多干什么!”

      “这次咱们与灵仙派一同狩猎,不知有没有你的心上人。”卢玉道:“你偷偷告诉我们,我们到时好撮合你们。”

      旁边两女也期望地看着他,一旦与自身没有牵连,女人的八卦之心就会熊熊燃烧。

      朱天赐神秘地道:“告诉你们,你们可别说出去,是我姐的好姐妹,苏蓉蓉。”

      田语云吃惊地道:“竟然是她!”

      “怎么,你认识?”

      “大名鼎鼎的冷面秀剑,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冷面秀剑?”朱天赐心中一动,“你最近见过她?”

      田语云摇头:“我只是听说,这可是一位大美人哦,据说资质绝佳,很得冷掌门看中,但她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色,对魔族又出手狠辣,剑术高超,被称作冷面秀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