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二三区线观看

      自从金华带着女儿点点来了我家之后,老妈的姐姐啊,每天都会轮番上门来看望点点,这说的好听点,是他们姑姑和侄女的关系好,说难听点,就是找个由头来我家蹭饭。

      老三这人也好玩,年轻的时候,在家当全职太太从不工作,不是因为她丈夫像小军一样工资高,而是她懒得工作,就是因为懒,她的家从来都是乱七八糟,也正是因为懒,她到了30岁才找到了男人,而她的老公自然条件不怎样,不然怎么会找个这么大的女人还是农村的。可以说是又矮又丑,好在他们生的女儿完全继承了他们优秀的基因,那些缺点比如矮,秃顶,全部避开。

      而她最大的乐趣,就是跑我家和我妈聊天,打牌。不是为别的,为的就是我妈会让她。老三除了懒,还有最大的缺点,就是好生气,南京话就是脸短。短到,可能你讲了一句她女儿不好,就会给你翻脸,或者你拒绝了她的某项请求,一样会翻脸,最搞笑的是,你和她打牌,她输了更会翻脸。她这么一来二去,就没什么人愿意和她玩,也只有我妈能忍受她那破脾气。可她也是有优点的,她非常的热心,不过很多时候都是好心办坏事罢了。

      “小妹啊,开门是我啊。”

      这不,一到饭点,她就来敲我家的门了。

      “这不,暑假了么,我寻思着金华和你总聊天也无聊,就过来陪你们打小鬼牌,正好我家这丫头暑假也没事干,让她出去和朋友玩,我也不放心,现在新闻上总出现小朋友暑假期间走丢啊,落水淹死的新闻,就一起带着来了。”

      她这前面说的是借口,主要就是为了她家女儿,你带就带来么,还说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作甚,搞的我妈不会同意一样。

      “做饭呢,要不要我帮忙啊。”

      她这不是明摆着的么,这都中午11点半了,不是做饭是干嘛,她要是真想来帮忙就早点来啊,假惺惺的。

      “不用了,我都做好了。”我妈笑了笑。

      “来来来,我来帮忙拿碗吧,一点事情都不做岂不是成吃白食了么。”

      一顿饭结束,老三便勤快的张罗着要洗碗筷,可没一会儿,就说自己头晕,一切的活儿又都是我妈做。

      “萌萌你现在是最大的,要带好妹妹和侄女啊。”

      “好的,那我带他们出门转转。”

      “那我们打小鬼牌吧。”

      一听到我们小孩要出去转转,这老三连忙起身开始整理桌面,不是说头晕的么,怎么一打牌就没事了?

      这刚出门,萌萌就将拉着我的手甩了下来。

      “你不是说不来我家了么?”我揉了揉手腕道。

      “我有来你家么,我来的是我小姨家。”她嘴硬。

      “你小姨不就是我妈么,要么就是你蠢,反应不过来,要么就是根本自己打自己脸。”

      “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以后别这么死要面子活受罪,也别那么好生气。”

      “你,你可比我小!”

      “那又怎么样!”

      “我比你大,你会被我打死的。”

      “哦,上次不是试过了么,是你被打趴下,还是我被打趴下?”

      听我这么一说,二表姐不说话了。

      “唉,这不是齐天么!”

      远处忽然传来了葛藤的声音,我们是一个小学的,自然都是住在附近的,能碰到也很正常。

      “在学校我没法对你怎么样,现在在学校外面,我可以报仇了!”葛藤贱兮兮的笑道。

      “可不是么,齐天,今天我们可是有7个人,我看你这次要往哪里逃。”

      看这架势,是想要以多欺少。

      “你们几个小孩,想干什么!”二表姐立马站在我的身前。

      说实话,二表姐为人还是很仗义的,虽说缺点和她妈一样,但遇到事情,还是会第一时间出来帮我。

      “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不想死的就走。”孙略指着二表姐恶狠狠的道。

      这二表姐也是个窝里横的主儿,在家里能和我针尖对麦芒,可到了外面,一见比她还横的人,瞬间就怂了。

      “你,你们都是什么人,打人是犯法的。”

      他们这些孩子一见二表姐气势弱了,更加嚣张了。

      “我们和齐天是同班同学,这个齐天天天利用班长的职权,欺负我们,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我们是不会放过她的,这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赶紧走吧。”

      二表姐都快哭出来了,可还是站在我面前说道:

      “你们这帮小孩,真是不要命了,旁边就是派出所,你们只要敢动手,我就找警察,看看到底是你们跑得快,还是警察跑得快。”

      “你别想糊弄我,今天警察不在,而且我们是小孩子,就算打架了,只要不满14岁,哪怕杀人都不用负责。”

      看样子我要是再不出手,这二表姐真会被说哭了,她虽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可她这次是为了我才被讲,我还是有些感动。

      “你们几个,我不说话,真的当我是哑巴么?”

      “齐天,今天谁也救不了你。”王世玉道,一边还从脚上把拖鞋拿在了手里,看来这是想下死手。

      不过这在我看来,就是小儿科么,现在的孩子,能有几个是有胆量的,有胆量的也不会在这上学的四年里,被王紫牢牢地攥在手心里。

      “你们要搞清楚,我是班长。”

      “下一届肯定不是你。”

      “没用,只有你们几个投否定票,大部分人还是投我。只要我还是班长,你们的操行评分,就还是我打。葛藤啊,你不是想上玄外的么,你觉得你的评分如果是差,玄外还会要你么?”

      “你们觉得你们要是操行评分有问题,王紫还会和你们玩么?”

      这两个问题,如同子弹一般,射中了他们的心里。

      看他们有些动摇,我决定继续补刀。

      “你们是真的想打我么,你们想想看,我和你们真的有仇么,而且你们真的会打架么。”

      “这个……”王路成有些动摇了。

      “你伤害了王紫,就是伤害了我。”王世玉这个死忠粉,依旧不动摇。

      “那为了她进少管所,毁了自己的前程你也愿意么?”

      “这个么……”葛藤怂了。

      “你管不着,为她死我也愿意!”王世玉依旧不死心。

      “你又没有想过,你这么喜欢她,她有没有喜欢过你,或者说,在她的心中,你不过就是她的众多追求者的其中之一。”

      这下王世玉安静了,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当中。

      “我说你们啊,就是那种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人啊,你说说你们,和王紫真的是朋友么,或者说你们把她当朋友,她有把你们当朋友么。”

      “你管呢,这是我们的事情。”葛藤怒了。

      “是哦,这是你的事情,反正每次你们帮王紫说话,只要出了事情,她都会拉你们出来挡枪,而她自己则会摘得一干二净。”

      我这话一说完,没人再反驳了,见此状我还能再留着么,自然走为上策。

      “你这嘴巴,可真能说。”二表姐由衷的赞叹起来。

      “你表现的也不赖,明明讨厌我,却能在危险时候维护我。”

      “如果你出什么事情,倒霉的是我,好吧。”

      看着她一脸不屑的样子,我笑了,这个二表姐人其实不坏,就是性格差点。

      “哎呀,这不是萌萌么。”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我们转身望去,原来是老四。

      老四的到来,让我眉头一皱,若说老三母女两是性格差人不差,那老四这母子俩就是性格差人也差。

      “呀,点点也在啊。”

      “四姨好。”二表姐和她没什么矛盾,这礼貌性的打招呼还是有的。

      而我只是站在一边,没有任何表示,这老四的儿子叫平平,他见到我没喊他的妈妈,就怒了:

      “唉,你怎么这么没家教,看到长辈,怎么不知道打招呼的!”

      “有长辈会偷盗、损坏自家人的财产么?有长辈会因为说不过别人而打小辈嘴巴的么?”

      我讲的分明是上次老四夫妻偷盗我家菜园的事情,这件事过去了一年,没想到这个老四这么快就忘记了,还这么屁颠颠的往我家跑,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脸。

      “这是你应该讲的话么,小朋友嘴巴给我干净点,别没事找打!”老四怒了。

      “说不过就要打人,这就是你的风格么?哦,对了,我忘了,你就是那种见不得人好就会亲自搞破坏的人!”

      对于这样的小人,没必要和她客气,正所谓你强她就弱,你弱她就强,人世间很多时候,被父母教育成要谦卑,要低调,遇事能躲就躲,别惹祸上身,可实际上,人善被人欺,那些体形强壮的人,恨上会受到欺负,而那些瘦小的人,则特别容易被人欺负,这在学校是最常见的。

      “你这孩子,可真会说话啊,走,我要给你妈讲讲,问问看这些话是不是她教出来的。”

      “哼,真是没事找事,活该。”

      平平也朝着我冷哼一声,这明显的被欺负,二表姐萌萌却一言不发。因为她知道,这件事她要是插手了,会被骂。

      本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老妈会转变她那对亲戚包子一般的性格,没想到并没有。

      “小妹啊,你这女儿还在记上次的仇呢,这次直接在大街上,不顾他人的眼光,直接对我开骂啊!”

      老四一进我家门,就装模作样的在那哭泣。

      “你这是做什么。”老妈有些招架不住。

      “都是我上次的鬼迷心窍,可我没想到你们到现在还在生我的气,我们可是亲姐妹啊,你要一直生我的气,你让我可怎么活啊。”

      老三这个搅屎棍又来横插一脚。

      “哎呀,小妹啊,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亲姐妹,有什么事情不能原谅的。老四她就是这种人,做事顾前不顾后,一见你发达了,就做了这些愚蠢的事情。”

      老三啊,和稀泥最擅长,事情不在她身上,自然可以说的如此轻巧。若是真的放在她的身上,不说别的,老四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老三了。老三这种记仇脸短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可这老三却还在这让我妈原谅老四。

      金华这个大肚子,在旁边也不做声,她的岁数和我妈相差八岁,虽说相差了一个辈分,但两人由于年龄最为相近,这关系也是最好的。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为我妈说一句话,甚至还在旁边帮腔道:

      “多大的事情啊,也比不过血缘的羁绊。”

      前有人哭着道歉,身侧还有两人不断的道德绑架,我妈本就是对自己亲戚心软的人,一下子也就软了下来: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事情都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

      老四一听这话,立马转悲为喜:

      “你说真的?”

      “这还能有假?”

      “那你这女儿,你打算怎么办?”

      这脸说变就变,好不容易得到我妈的原谅,就开始谴责起我来了。

      “什么意思?”

      “你都不计较我的过错了,你家女儿还对我的事情,死咬着不放呢,你看看她那眼神。”

      我现在的眼神却是像是要吃人一样,这些个亲戚对待外敌的时候,可以统一战线,可是一放在一起的时候,却互相撕咬,只有我妈是一个愚蠢的,整天想着的就是维护姐妹之情,哪怕让自己吃亏,我吃亏都在所不惜。

      “你啊你,赶紧过来给你四姨妈道歉。”我妈全然忘了之前答应我的事情。

      “妈,你确定要这么做么?”哪怕我再有头脑,我妈这保护姐姐的本性,还是更改不掉。

      “什么确定不确定,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好好做就是了。”

      看我妈这被她姐姐们洗脑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看来以后拆迁得到的巨款,她肯定会将钱给她们这几个女人花,而且还是不会还钱的那种。

      一想到我努力的心血要白送别人,我就来气。看来又要制定新的方案,想要发家致富,最好的方法就是将钱牢牢地攥在我的手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