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9re66

      当天晚上,无心便辞别顾玄武来到了顾宅。

      本来说好与无心一起去的顾玄武也突然没了踪影,只是让人带话说临时有事,让无心先去,他随后就到。

      无心无所谓,因为反正只会有他一个人下井,其他人去不去关系不大。

      “滴答滴答!”

      无心来到太极图石刻下。

      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太极图,他虽说没什么本事,但是好在活得久,这一百年来走南闯北,也见识过不少好东西。

      当时随意看了一眼没有深究,现在这么一看这眼前的太极图还真是一道法阵。

      无心咬破大拇指,挤出一道鲜血涂抹到太极图石刻上。

      无心也就身上的这点血宝贝,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每次都是用血开路。

      不过,他这血还真挺好用,流了几千年的血从来就没让他失望过,这次同样也没有让他失望。

      当他的血抹到石刻的瞬间,本就裂开一道缝的太极图石壁顷刻间支离破碎,就像被碎石机碎过一般,变成了细小的“粉末”。

      碎石掉落扬起了一阵灰。

      无心用手挥了挥面前的空气然后便走了进去。

      可是还没等他彻底走进,整个地下洞窟就开始剧烈的震动,并且隐隐有坍塌的架势。

      洞窟之上开始掉落石头。

      无心感觉整个天地都旋转了起来,在洞窟里东倒西歪。

      洞窟中央摆放着一口棺材,四角用手臂粗细的铁链拴住,一直延伸到四周的岩壁上。

      棺材前面有一个开坛木桌,上面摆放着一口香炉。

      无心艰难的来到红色的棺材旁边。

      棺材里睡的是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穿金带银,脸因为被符咒挡住看不清楚,但是可以看出这女人皮肤很水嫩,就像一个活人。

      无心控制抖动的厉害的身体,从新粮身上揭下一张黄符来,想仔细察看。

      但是还没等他看清楚,一道如狂风般的威势突然袭来,把无心震飞,摔倒在门口。

      无心四肢着地,用手捂住胸口,这一下把他摔得够呛,他本想继续上前探个究竟,可是震动感越来越明显,就像地震了一般,整个地下洞窟开始坍塌,并且没过多久,前面的法阵里已经是大石头一堆。

      看到这里无心没办法,只能往后退,不然连他自己都要被活埋在里面。

      爬出井口,无心心中余悸不已。

      拿出怀里的那道黄符,看着上面复杂的纹路,他感觉他闯了大祸了。

      这井口还在冒着细小的烟雾。

      本来想着就是来除个邪祟,然后赚一笔,可现在可好,他好像放出来一个了不得的妖怪。

      无心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

      一周后。

      文县最大的酒楼,顾玄武的兄弟张显宗迎娶姨太太。

      顾玄武大操大办了一场,把文县地界上有头有脸的人请了一个遍,明面上是给自己的参谋长张显宗办婚礼,其实就是想整出点动静,摆摆威风。

      “看到没有,我们打下文县来,就得整出动静,让这些牛鬼蛇神知道知道给捧谁的场。”酒楼门口顾玄武得意的对着身旁的新郎官张显宗说道。

      “是,大帅说的是。”张显宗喜怒不行于色的点头道。

      “顾大人艳福不浅啊!这回又是哪儿的美人呐?”

      “哟,苏先生,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顾玄武转过头来客套道。

      “嗨,我那有什么艳福,帮我的兄弟办个婚礼,这是我的参谋张显宗。”顾玄武介绍道。

      “来,见过,苏太太苏先生。”顾玄武搭着张显宗的肩膀说道。

      张显宗举起右手行了一个军礼。

      “苏先生可是文县一等一的大人物,那可是能跟天津大帅说上话的人。”顾玄武吹捧道,看着是对张显宗说,其实是说给苏先生听。

      眼前穿着一声动物皮的苏先生连忙客套道:“不敢当,不敢当,顾大人发达不忘旧友,衣锦不忘还乡,重情重义,苏某佩服。”

      “不敢不敢。”顾玄武举起双手抱拳回礼。

      “顾大人见多识广,想必金银珠宝这些俗物怕是看不上眼,所以苏某今天特意准备了点新鲜礼物,聊表敬意。”

      说完,对后面招了招手。

      一会儿便上来一个穿着大褂读书人模样的老实中年人。

      “这位王老爷子是天津地界最好的说书先生,一直在我的府上说书,今天就让他给大人暖暖场子。”

      “好。”顾玄武笑道:“里面请。”

      “慢,还有。”

      “来人。”

      一会儿几个下人模样的中年人便抬着一个竹笼走到近前。

      “这都是山里的稀罕野味,顾大人没吃过吧。”苏先生说道。

      顾玄武笑着说道:“没吃过。”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这苏胖子没安好心,送来这些东西侮辱他。

      但是顾玄武还是忍了,虽然看不起这些东西,但是还是笑着恭维道。

      没有别的,一是这胖子有钱,二是这胖子和天津的大帅有关系,他还想着升官呢?怎么会得罪呢。

      “没吃过,正好,今天就给大人门开开眼。”苏胖子大笑着说道。

      “好好好,里面请,里面请。”顾玄武赔着笑说道。

      两拨人自顾自的客套着,你一句我一句,简直是没脸没皮,因为他们说的那些话,是个人就能听清楚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两个人却像在装傻一样。

      坐着一旁的王奂带着玩味地目光看着人群中的一位中年人。

      没错,就是那位说书的读书人。

      王奂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位中年人是只妖。

      因为看过原剧,所以王奂还知道这是一只有着数百年道行的狼妖。

      但是因为从来没有杀过人,狼妖身上并无煞气,所以如果不仔细看,平常法师还看不出。

      无心就是其中一个,如果狼妖不使用妖术,无心就算有天眼也看不出来。

      当然王奂也看不出来,但是因为他看过原剧,所以他知道。

      王奂正在想,怎么在这狼妖身上的搞点好东西。

      这能化形的妖怪,会的东西肯定不少。

      而且这狼妖从不杀人,修行正道,所以就算王奂打不赢,只要不做有害的事,狼妖也不会对他做什么,而且从原剧来看,这狼妖因为走正道,从不杀人,所以相比于同等修为的恶妖,这狼妖会的手段也没有什么杀伤力大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