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县令大人的千金梁诗诗也跟着我们一同离开了临湘县,照她的话说,活了二十多年她想出去看一看。

      刚听到她这打算时,我们是婉言拒绝的,毕竟我们此行危险重重,实在不方便带上她。

      但次日梁诗诗不知如何捣鼓出了一个加大版的傀儡,还在我们面前展示了它的威力,再加上她手中精巧的弓弩暗器,我们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梁大人他也同意,虽然他看起来很舍不得的样子,但他还是选择支持梁诗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离开临湘县的路上,我们也了解到梁诗诗为何如此擅长机关之术,原来她母亲出自机关世家钟离氏,她外公是人族赫赫有名的机关大师钟离珩。

      这个钟离珩我是没听过的,莫约是在我死了之后才出生的,不过这机关世家钟离氏我倒是有所耳闻,也不巧见过几个这家族里的子弟。

      如今再看看梁诗诗,应是得了她外公真传的,做出来的东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梁诗诗虽在她爹爹竹马面前一直装成大家闺秀,但她其实更喜欢钻研机关术,并也以此为骄傲,希望这东西能切实帮助到别人。

      不过在跟我们走之前,她却是把城中的机关都给撤了,经过张子辰一事,她发现这机关是把双刃剑,不仅能用来保护别人也能被用来害人。

      当年她是出于好意才做了这人形傀儡,用来防偷窃看家护院的,可没想到却被人改造成了杀人利器。

      况且现在临湘县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这些机关也大多被闲置没了作用,她便索性都给拆了。

      然后将这些木材做成了一辆特制的马车,这马车从外面看起来跟其他马车并没什么两样,但其实里面却是暗藏机关,若是对方没有防备,用来保护自己足矣了。

      “还是现在这样自在,以前为了做个大家闺秀,总是被拘在屋里,出个门也总得偷偷摸摸的。”

      我瞧着一身劲装打扮英姿飒爽的她,不由有些好奇,“你父亲看着很是尊重你的想法,你又何必非得扮作大家闺秀的样子?”

      “我毕竟是堂堂县令大人的女儿,总不能太特立独行让他失了脸面,而且从前我喜欢魏宁,可魏宁喜欢的是像他母亲那样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女子,我便是一直学着如何做个大家闺秀,至少在他面前得装的像点。”说着梁诗诗莞尔一笑,眼里透着股释然的神色。

      听她用了从前这个字眼,我心中很是疑惑,“你现在难道不喜欢他了吗?”

      “我们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魏宁他只是把我当妹妹看待罢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到现在都还没跟他成亲,既然他不喜欢我,那我也不要喜欢他了,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便很好。”

      她这洒脱旷达的气度让人钦佩,但我总觉得我好像遗漏了些什么,她话里好像还有别的意味。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便被一道声音打断了思绪。“喂!开饭了!两位大小姐,是不是还得我请你们下来?”

      马车外只见徐清远顶着张臭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招呼我们过去吃白食。

      吃食什么的本该是由我们姑娘家来操办,但公孙韫浮玉他俩说什么也不让我们插手,我们便只好在这等着白吃白喝了。

      “你小子一天天的就这幅死样子,难怪一百岁了都娶不到媳妇,下顿换我来做,有本事你到时候一口都别吃!”

      “我们修士寿命长着呢,谁会那么早就成亲!下顿你来做,可以啊!不过问题是你做的东西能吃吗?”

      “记着你说的话,我做的东西你半口别想吃!”

      “哼!谁稀罕,我就是饿死也绝对不会吃你做的!”

      听着他俩的日常互怼,我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心想小远这家伙大概又要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