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变身情缘>

      我坐在回宫的轿子里,透过帘子端倪着身后花空楼的小轿子。

      有民众打着灯笼躲闪,称叹我的出行队伍之大。首尾都是白马,马鬓洁白如雪,千里难寻。轿柱皆用黄金,轿帘丹玉。

      郊外一片灯火,仪国的平安富国,就像是它的山河,注定花费千年的笔墨记载。路道平坦,马蹄声不止。

      我是仪家四子里,出行最奢靡的那位。众人不禁称:“果然仪王最宠北公主。”

      我要什么,父亲就给我什么。

      他曾对我说,光阴易逝,如昼夜更替,而我是上天赐给他的宝贝,是仪国的宝贝。

      父亲是仪国的王,人们信仰他,臣服他,将他奉若神灵。

      他守护这份国土,这里便是仪国子民的仙境。数十年前的战争一过,国土再无战火,子民鱼肉丰盛,花香云舒。

      我无意低头看到手边的一枚簪子,细长精美,簪身上镶着一颗鸽血红的宝石。

      那日母亲把她嫁妆中的簪子送给我,是为了让我在父亲面前,替仪辰星说话。

      母亲的话仿佛是温水般的本事,总是让人不经意间回想,历历在目。

      “栖儿,你哥哥他,注定是要成为新王的。你和长姐今后要出嫁,总归……而他,应当趁早被父亲重视。”母亲把簪子放进我的手掌中央,用她的双手握紧我的双手。

      “母亲,这世上并没有不让女子做王的道理。”我打了个哈欠。母亲的脸色没有波动,只是定定地看着我,对我礼貌谨慎一笑。她微微扯动一下嘴角,眼中波澜。

      和母亲任何一次独处,都像是博弈。

      “栖儿,你要任何东西。我都给你。”母亲温柔笑着,把我抱进怀里。半分的温暖,是哥哥姐姐终年熟悉的温度。于我,却是一场火焚,虚假幻象,不可当真。

      “母亲,谢谢您的簪子。”我也装作乖巧一笑。逃出她的怀里,捏了簪子离去。

      转眼思绪间,已到宫中。

      宫内辉煌,毫无夜息之意。依然是望不到边际的灯火,繁杂奢靡。侍卫和下人们,待命等待。见我回宫,迎上来,接轿。

      我看到两道人影,知道有人等我。母亲沉着脸走过来,还有仪辰星。

      正宫大殿,母亲见了我们,皱眉,又不敢发作。只询问,我绑了何种乌烟瘴气的东西回宫。果然事情流传之快,处处嘴口。

      “不是乌烟瘴气的东西,母亲,这是歌姬花空楼。我看上的任何东西,都是宝贝。”我又当面翘着腿,坐在那把侍卫替我随身携带的龙椅上。

      母亲只当我是语气挑衅,她穿着紫青色长袍叠裙,令四五人拖着裙摆走下。像是一朵巨大生霉移动的花。

      她那张因强忍不住愤怒而变形的脸,很多年前,也是如花美眷。

      她用手指指向我,还未开口,我就直截了当打断。

      我转身拉过花空楼的手,别在腰间,冲他肩上温柔一靠。“喂,花空楼,今日起你跟了我,我送你一枚簪子。”

      “放荡!”耳边母亲咆哮。

      我扬手把那枚鸽血红的簪子插进花空楼如墨的长发里。在场随从惊叹:是何等人有这样的好福气?能间接拿走了荷后的陪嫁簪子,夺走北公主的芳心。

      母亲气得震怒。

      仪辰星也走下来。那张英俊好看的脸上,写满了令我不悦的暴戾气焰,对我吐出危险的毒信子。

      “你又惹母亲生气?这么大了,还需要我教训你吗?”每句话都不给我留颜面,我火冒三丈。

      “仪辰星,我只不过看上个歌姬。”我句句温火。

      “看来真是要教训你!”仪辰星快步走来,母亲也并没有拦阻。他冒着火焰,妄图对我扬手。

      魏筝挡在我面前,拔出剑器。

      笑话。

      这宫殿里,谁也不能动我一毫。

      我转身拉着花空楼残破的袖口离开,回头对大殿里的所有人说:“既然这簪子是我的东西,那我给任何人,都归我一人管。”

      “回来!”仪辰星大怒。

      “哼,做梦。”我冷笑发声,扬洒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