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妻来袭陆少宠妻无度

      说话的圣闲,咕噜咕噜连连喝了几大口水,一口气,就把葫芦里的水,全都喝完了。

      艾曼微笑着说:“命运就是如此,既然反抗不了,那只能顺从享受命运喽。”

      圣闲听后,仔细看着艾曼,圣闲咬牙切齿眯着眼,对艾曼说:“吾宁死,虽死犹荣!”

      艾曼微笑着问:“这就是你的选择?”

      圣闲点了点头,艾曼接着对圣闲问道:“我可以选择跟随你吗?”

      圣闲微笑着讲:“我从未拒绝过你的跟随。”

      艾曼笑问:“那你答应做我的丈夫不?”

      圣闲尴尬而脸红,很不好意思着讲:“对不起,我没法答应你。”

      艾曼怒斥:“圣闲你可还真小气,不就是成亲结婚跟我在一起,有那么困难吗?”

      圣闲弱弱着说:“要是我告诉你,是我没本事所惹的祸,你会相信我吗?”

      艾曼一听,给逗乐了,笑语而言:“你绝对要相信艾曼我的实力,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是我艾曼办不到的事。”

      听艾曼所说,圣闲只是尴尬得笑了笑,如此霸气的话语,似乎让圣闲心里一暖,暂且忘记了这荒野部落所看见虐心的悲伤。

      老族长田丁,何以自绝,皆因无力指引着荒野部落良好发展,在自己拿出食物资源之时,其实却等同于羞辱了老族长田丁。为何自己吃食物,却有人默然离去,自绝而亡,皆因为,他们想留住自己,自己吃一份,那部落里的食物资源,就会少一份,道理很简单,简单到圣闲感觉到恐怖,这荒野部落,究竟怎么了,自己如果追求答案,势必不能在去圣义城,如此赤裸裸的阴谋,让自己无力抵抗。

      自己也想大义禀然的解决荒野部落的所有问题,可是在脑海里,想了三天,却什么结果也没想出。

      圣闲借以希望的目光,看向了艾曼,艾曼微笑着,不说话,圣闲只得开口问道:“艾曼,你所在的小镇,也有数十万人吧,我就没发现存在这荒野部落的问题。”

      艾曼笑语而言:“人心有异,集体出现了问题,这没人能解决得了,你别忘记了,在人族大势聚众伐天庭神界百年,几乎全民修炼,追逐力量,而你看看这荒野部落,皆尽凡人,你说这是什么情况?”

      圣闲很不可思议着讲:“你是说,这荒野部落,有大问题?”

      艾曼点头而语:“自己想去吧,你所见所闻,不一定是真相,把你的善义之心,藏深一点,你就会有不同的看法。

      如若我告诉你,一入荒野部落,你我以入别人所布之阵法结界,你会相信吗?”

      圣闲好奇而问:“谁会布这种草菅人命之阵法结界,还有没有人族道义可言,还有没有人道主义。”

      艾曼笑了,微笑着讲:“人道主义,人间善义,那只是你自己尊崇罢了,别人又没答应你尊崇你的理念。

      所以呗,把你的慈悲良善的玻璃心给收起来,睁开你的法眼,你就能看清楚一切。

      你听我口诀:

      意聚识海立善义,

      百汇归神睛明穴。

      佛善法成规则现,

      法眼之下妖魔显。”

      圣闲按照艾曼所说口诀而修炼,却一时愁眉苦脸,原来的丹田气海,没灵力灵气,所有神通法术,皆用不出来,然此时田玲小跑着来,看似很高兴似的。

      圣闲此时一看天玲,却看到头顶上有一丝灰色妖气盘旋于头顶,圣闲仔细揉眼,看清楚田玲,却发现,田玲的确是地地道道的人族,可是头顶的妖气,是怎么一回事,圣闲却不得而知。

      田玲来到圣闲身前,递给了圣闲一枚符印,符印上,更是妖气浓郁,怨气翻腾。

      圣闲一看符印,摄魂符,在符印里,居然封印着十二道灵魂,其中有田玲的一丝神魂,在核心里,震慑着十二道灵魂,在吸十二道灵魂的力量。

      圣闲看之大为震惊,怒斥:“田玲,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妖魔邪法,居然如此之凶残,以摄魂符,奴役于他人。”

      话说完,圣闲解了摄魂符印,放了十二人的灵魂,而田玲却气极而泣,哭泣着讲:“圣闲哥,这可是我为了你更好的生存在荒野部落里,我才如此做。”

      圣闲大声呵斥:“那你头顶盘旋的妖气,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田玲哈哈大笑着讲:“被你看出来了,没想到,你个没有一丝灵力的废物,居然都能看出我身上有妖气。”

      圣闲勃然大怒,手上灵器净刃出现,对着田玲挥动灵器净刃,猛斩而去,一瞬间,一头绿色九尾狐妖型魔身显现,却被圣闲一挥灵器净刃,给破了绿色九尾狐妖型魔身,圣闲突然感觉,在识海里的蓝灵龙珠破裂,一头蓝鳞巨大的真龙,在圣闲身后显现,一嘴就把被圣闲所破田玲的九尾狐妖型魔身,给吞了。

      圣闲手持灵器净刃,直指田玲,剑刃架在田玲脖子上,圣闲开口问:“告诉我,你身上的妖气,从何而来?”

      然田玲嬉笑看着圣闲,却在圣闲眼前一点点的消散,只遗留田玲的嬉笑声:“真想不到,你圣闲居然还能修炼出法眼,破了我的妖型魔身,果真是了不起,不过这仇恨,我田玲记下了,在次相遇,你会为你的无知,而付出惨重代价。”

      田玲就消失在圣闲眼前,只留下狠话。圣闲看向艾曼,艾曼微笑着讲:“相信自己,遵循本心,善恶到头终有报,事非因果有定论。你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

      圣闲笑了,微笑着讲:“我们可以做好朋友了,因为你也尊崇善义。”

      艾曼嘟嘴撒娇着说:“我想做你的妻子,小媳妇,这样比朋友更稳妥。”

      圣闲笑而摇头叹气着讲:“你也看到了,我只是个单纯善良的人,你我做朋友还可以。可是做亲人,我有可能会亏待于你。所以呢,成亲结婚的事,还是算了,我真的冥冥之中感觉,我有媳妇,我不能背叛她。”

      艾曼生气着讲:“我明明就感觉到,你会是我的唯一,会是我的丈夫。”

      圣闲摇头而言:“那有可能是你的幻想罢了。”

      艾曼娇声怒斥:“你就没有感觉到,你冥冥之中的媳妇,不会是你幻想所出的幻觉?”

      圣闲不得不扯开话题讲:“我说艾曼,我咋感觉,那些人族,都是真实的存在,有真实的气息,我心里还是感觉隐隐作痛。”

      艾曼开口解释着说:“那些的确都是活人,可我却不能阻止。”

      圣闲摇头而问:“为什么?”

      艾曼冷言而语:“你知道做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圣闲摇头,艾曼怒斥:“你听说过【自欺自骗】这词不?他们都是这样的人,你这修炼得真人意境,开了法眼,且会不明白,他们为何会死?”

      这圣闲手持佛礼,还没念我佛慈悲,善哉善哉呢。就被艾曼一顿暴揍,打得圣闲哎呀哎呀惨叫不止。

      艾曼揍爽了,才对圣闲讲道:“牛眼碟盛放食物,没问题,也没错误。可以基础生存底线,做淘汰游戏。就是他们集体的错误,人类有史以来,死于天灾,死于人祸,皆可起善心同情。可这荒野部落,没天灾,也没人祸,死不足惜,不值得同情。

      不过话说,我很同情你的纯洁与单纯,值得我跟随于你。”

      艾曼说话间,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看着圣闲。而圣闲一副受教了的样子,诚恳而向艾曼抱手行礼,以示教导谢意。

      艾曼一副得意样,微笑着讲:“信我者,我应庇护之!爱我者,我亦爱护之!”

      圣闲提醒而问:“我说艾曼老板,你别告诉我,虐我那么久,是因为真爱?”

      艾曼反问道:“你意思是要对我所说的话反驳?”

      圣闲霎时间,哑口无言,只得向艾曼抱手行礼,以示尊敬。

      艾曼嬉笑着讲:“我也信你,我相信,你对我也有爱。”

      圣闲一本正经着讲:“我尊崇善义!”

      艾曼笑着点头而语:“我也尊崇善义。”

      圣闲很无力着讲:“好吧,不得不承认,我们是道路上的伴侣,思想上的同伴。”

      艾曼嬉笑着说:“思想都是一路人了,那么会很快,你就会成为我最亲密的爱人。”

      圣闲居然对艾曼无法反驳,只是圣闲也明白,自一开始,艾曼就喜欢自己,对自己有好感,爱上自己,也是理所应当,只是自己却在心里,很抵触艾曼。

      人生在世,想找一个爱自己的女人,真的很难,自己遇到了,却拒绝了她,也许问心而言,自己始终有负于艾曼,一个提起勇气,对自己说喜欢自己,想和自己永远在一起,这样的女人,真的很少,自己遇到了,算得上是有大气运的人,可是自己却抵触她,这不合乎逻辑法理呀,可是自己却魔障似的,给拒绝了。

      艾曼看着发呆的圣闲,小手在圣闲眼前晃手,对圣闲讲道:“大帅哥,回魂!”

      圣闲回神,弱弱着说:“别叫帅哥,我真没那资质,还大帅哥呢,我就一个寻常的人。”

      艾曼笑了,笑骂:“那小气鬼!我骂你,你可服否?”

      圣闲仔细看着艾曼,叹气回应:“骂人三境,有理有据。

      敌对而骂,只为火拼。

      善心而骂,只为激进。

      无缘由而骂,只为找死。

      艾曼你因私欲之爱而骂,我无从反驳。”

      艾曼仔细看了看圣闲,脸红而害羞,低头笑语而言:“果然是真人境界,看待事物,透析明了。

      真人悟道理,法眼识妖魔。圣闲你成长了,你的蓝鳞真龙命魂圣兽,也很强大,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告诉我一声,我是真心喜欢你,我是真爱你的女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