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台湾电影野浪花

      在正午的太阳下,荡完秋千后,我整个人的心情都上升了。

      小时候陪我这样玩耍的人还是仪辰星,不过都是些回不去的时日了,我不再多做留恋。

      顾渐回眼望了望那架秋千说:“这个地方景色不错,记住放秋千的地方,下次我们还过来玩秋千。”

      “哪有那么多下次。”我又不解风情地说出这样一句,往前走去。

      顾渐走在我的身后,与我似无意闲聊。

      “南皇子送你剑,看来是对你很不错的兄长。”

      “我就两个兄长,一个南皇子,一个西皇子。仪辰星你是知道的,南皇子与他就像是黑白两面。仪辰星是个暴力傻子,我二哥就是那天上的仙子,温柔又善解人意。”我夸着仪珏星,一脸的笑意。

      “看来你对你二哥的评价很高。”顾渐若有所思。

      “当然。我二哥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我十分自信的回应着他。

      过了半个时辰,我们才从山腰爬到了山头。

      天上那颗想要吃人的太阳,仿佛离我们更近了。

      我的额头上都是顺流滑下的汗珠。这里我经常来,只不过是暮色当头的时候来得比较多,那时候的落日离人更近,像是伸手就能触到。

      对于这里,顾渐还是第一次来。

      他打量着四处的景色,我把抄好的那首诗拿给他看。

      “白龙。”顾渐念出了诗里的两个字,然后把目光锁向了一处树林,接着对我说:“这诗里明明是暮色当头的景色,你和我大中午来干什么?”

      “这不是想着晚上还要陪花空楼他们去吃饭吗?”我又看了一遍二哥写的诗。

      “你还真好笑,一个将来要被你残害的彼岸使者,你居然天天想着陪他吃饭?”顾渐说得有些戏谑。

      “你不觉得我这样做对不起他们吗?”我说得无理,却也无奈。

      “看不出你是这样心软的人。莫非,你是真的对那个歌姬感兴趣?”顾渐皱着眉问我。

      “你怎么敢问我如此隐私的问题?”

      “人人平等,言语无罪。”

      我们悻悻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顾渐的桃花眼仿佛不再是呈着上扬的形状。

      我在山头东看看,西看看,猜想二哥藏剑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顾渐叫我。

      “怎么了?”我问。

      “就在这片树林里。”顾渐说。

      “为何?”我狐疑地看着他。

      “你二哥写的诗是暮色当头,剑和白龙的意象有关。你看看这里的地理环境,你应该比我还熟悉吧?只有这片树林的白桦树,在黄昏的时候不会被落日的那抹霞光照着。这片树林在山头,岂不就是一条白龙吗?弯弯斜斜,曼妙生辉。”顾渐走进那片树林。

      地面上的泥土有些湿润,树林阴秘,连昨天下的雨都没有干透。

      如果顾渐没有想错的话,那把西域打造的宝剑究竟藏在这片林子的何处呢?

      我全权把这个寻宝游戏交给了顾渐,我走在他的身后,只用心欣赏儿时在记忆里无法被抹掉的景色。

      我头上被顾渐插的那朵白花还没有掉落,很奇怪的是,我竟然自己都能闻到那朵花的芳香,淡淡的,十分清新可人。

      只是没有一块镜子,我也不知道这朵花在我的头上是否好看。

      “遥寄白龙吟何处,远观延绵近戏年。”顾渐读出那首诗,然后意会一般说:“你二哥难道知道你不爱读诗?给你出了这样一首傻瓜的诗?这样的寻宝游戏还真是无趣。把字和字拆开,然后重新拼凑出来就好了。”

      “我说过了,我更爱习武。文绉绉的那些,虽然优雅有气质,但习武更能保护自己。”我回答。

      顾渐说话,总是不那么动听。

      “遥远、寄观、白延、龙绵。把这几个字组起来答案了就出来了。”顾渐看着我。

      “原来如此,二哥给我的迷还真是简单。”我笑。

      “那是因人而异,要是给你太难的谜题,你这副急性子,猜不出迷叫人挖了这座山倒如何是好?”顾渐又戏谑我。

      “我觉得你还是闭嘴比较好。”我加重了语气。

      白延和龙绵是仪国两种很寻常的花。

      涯山上也盛开着很多这样的花,这片树林里倒是真有一方盛开着很多白延。

      白延这种花,名字很好听,就像是白昼一直延伸下去。它们的颜色很特别,也被称作黎明之花。它们的颜色也像是太阳,黄白交织,极其好看。

      而龙绵这种花,是一种花儿形状像棉花的花朵。它们的叶片很小,花朵巨大,花瓣厚重,也是纯洁的白色,花期很短,果实可以用作祛寒的药。

      在这片林子中,白延这类花开在北边,龙绵这类花开在西边。

      一北一西,二哥的用意明显,是想让我和仪辰星冰释前嫌。

      在这两类花盛开的地带中,呈现出一片三角形。

      果然,三角形的地带中有一个不显眼的小亭子。二哥为了让我寻见,还特意在林子中派人修了一处这样的小亭子。琉璃色的亭子屋檐顶端,在阳光下反射出七彩的光芒。

      我和顾渐走到亭子的中央,有一个小小的地下机关盒,需要正确的暗号密数才能被开启。

      一堆的数字横亘在我面前,我叹了叹气:“这二哥……”

      我旋到仪辰星的生辰,机关盒被开启,一个长方形的月白色剑盒呈现出来。

      这便是二哥要送给我的剑了。

      我摇了摇头,无奈。二哥给我送礼物还要扯上仪辰星……

      我要怎么告诉二哥,我和仪辰星关系已决裂,再无和好可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