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黎明时分,在关卡所处于的一片狭小山谷中,近千名犬戎骑兵都小心翼翼的看着东方等待着什么。

      伴随着东方的天空开始露出了白毫,两名戎狄打扮的骑兵一路策马,向这片山谷狂奔而来。

      “看,首领回来了,头人回来了…”

      看到策马归来的山鬼后,山谷中几名小头人,有些激动的小声低语道。而其余的犬戎人由于用绳绑着嘴发不出声来,但微微颤抖的身体也显示了他们内心的激动。

      来人正是从交货焦获城那里归来的山鬼,昨夜,正是山鬼亲自带着自己从义渠君那里讨来的一名商人,混进了城中,见到了焦重,私下里达成了协议。

      协议内容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焦重想办法,明天中午,让自己可以率领着手下能够穿越渭水到焦获城间,这五六十里的狭小通道,并渡过泾水,前往大荔戎的地盘。

      在经过一番私下交易后,焦重答应了这个条件,并且告诉山鬼,明日正午,他会以犒劳士兵族的名义将士兵都招到城北,(因为城南多为农田,士兵聚集在一起,用会破坏地里的庄稼)。只要听到牛羊被屠杀时的惨叫声,你们便可以过去,不过说好了,我只能给你们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该追击的还是会追的,我会提前将泾水大桥那里的士兵先撤下来。……

      带着这份秘密协议,山鬼回到了军营后,果断下令将所有多余的物品全部扔掉,除了带好武器战马与干粮外,其余东西通通扐掉。他召集自己军中20多个小头人,向他们严厉的下令:“告诉所有勇士,这一次我们需要在两个时辰内跑完80里的路程,中间人马皆不得歇,让所有勇士都做好准备,中途若有掉队者,便只能听天由命。”

      随后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到日上三竿时,所有骑兵向东,不要停,狂奔过泾水之后进入大荔戎的地方。

      也有小头人很是忧虑的问道:“头人,这焦获城里的周军难道会看着吾等穿过去不成?“

      对于这些这些合理的质询,他没有答复,只是强硬的命令:“从现在起,任何人胆敢质疑将令,一律处死。

      说完,他拔出了自己腰中的弯刀,指着这20位小头人,冷冷的扫视道:“,若是有人不服,可以先用自己手中的弯刀砍下我的脑袋,或是被我杀死。“

      靠着威信,强行压下了军中所有的不服后。他又与那些小头人们商量了一些具体的问题,等到温煦的朝阳刚刚露出云层后,见面前的头人们都回去准备了后,山鬼才有些疲惫的,打开了自己珍藏已久的马奶的酒,痛饮了起来。

      将足足三斤多的酒喝光后,的他长舒了一口气,望着东方的朝阳。无可奈何的心中叹道:“生死各安天命吧“。他虽然与焦重达成了协议,可效果到底如何,却不是他能决定的。

      太仓促了,如果不是犬丘城里那些家伙放了火,招来了毛公他们,他也不会为了躲避毛公所率领的军队,向东来到了这个死地。

      没错,山鬼一直不敢告诉自己的手下,其实当他们选择东逃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死地。西边是有数千甲士镇守的北阪大营,南边则是有数万国人的丰镐。即使能侥幸攻破了焦获,可再往北那数十堡垒,也会将自己这些人马活活耗死,只有向东跨过泾水,才能够逃得一条生路。

      至于过了泾水之后,如何与当地的戎狄部族打交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至少总比在周人的包围圈里,被一点一点钉死要强。

      在众多头人的催促下,骑兵在忐忑不安中又等待了一个多时辰后。看日头,觉得时间赢差不多的山鬼,便挥手示意带着自己这支孤军向东前行了。

      在渭水北岸与焦获城南这数十里的平原上,山鬼不敢多耽误命,反常的命令,自己手下所有骑兵极速奔驰到泾水处。手下们虽然不解,甚至很是惶恐,但也不敢违背命令,只得一个个硬着头皮在平原上狂奔。

      此时南部的农田上,因为夏忙刚过的缘故,在经过半个多月紧张的收成后,大部分人都在这丰收之后,打算好好地歇上一阵,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农人了,只有地里些许刚露了头的豆苗。

      而这本该是一片安静的所在,却伴随着阵阵战马的奔驰啊喧嚣了起来。若是往日,这战马的马蹄声早就应该惊动守军了。

      可是现在,这战马马蹄声,却被一阵阵猪羊临死的哀嚎声给笼罩住了。

      在城北处,一夜春风得意后的姬和在自己的军中,招待了前来劳军的焦重。上百位城中的甲士驱赶着数百牛羊进入军营里,一时间本来还算井然有序的军黄,乱哄哄的成了牲口集。

      这些牲口的事,自然交给了下面。姬和笑脸出帐,将引入了自己的大帐中,备下了简单的酒菜,而焦重也是一副笑脸进入了帐中,很是自来熟的讨论起了昨夜的春风如何

      二人就如同老友一般,有说有笑的谈论着男人们之间的话题。

      至于大营中,那就更热闹了,难得能够见到肉国人与野人们,一个个都是红着眼盯着这些即将要成为自己每餐的牛羊。身体强壮的士兵们自告奋勇,十几个士兵手忙脚乱的将这些牛羊的四肢绑到一起,不让它们乱动弹,而后身体强壮的士兵则挥起简陋的石斧,砸向这些牛羊的脖子也不顾溅出的鲜血淋一身。

      一时间大营里牛羊惨叫的声音不绝于耳,即使在帐中的二人听了之后都有些刺耳。

      焦重还好,他这里经常与戎狄人交往,可是贵公子的姬和却有些受不了的抱怨:这些牛羊的叫喊声,都快把本伯的耳膜给震破了。

      听了这话后,焦重摆出了一副苦笑道:“共伯啊,您也就这今年来了像我这种天天守在这,与戎狄人打交道的一,年四季听着杀羊宰牛的惨叫声,那才真是不绝于耳呢。有的时候半夜都会被这些畜生的叫声给惊醒了。焦重还略微夸张的比划了一二。

      配上他那副肥胖滑稽的身材,引得姬和发出了阵阵笑声。而焦重对这失礼的行为倒也不以为意,反而很是配合地演着滑稽戏。

      待得一番客套后,姬和轻笑道:“焦大夫一族,在这里也快200年了吧,劳苦功高的,不知有没有别的想法,比如说也弄个伯爵子爵,立个焦国社稷。”

      听了这话,心中一紧知道进入正题后的焦重,连忙摆手道:〝说来惭愧,在下无德无能,多赖天子垂怜,以及祖宗的恩德,这才能勉强守着这小小的焦获城,哪敢有什么大的志向啊?”

      “哎,大夫客气了,来之前我可就听说了,这焦获城可是肥的很,你看看这一次,您这可是大手笔,牛,就是天子也不敢这么阔气啊。”脸上仍然是那副灿烂的笑容,但语气里却很是不善的姬和,指着外边,正在兴冲冲杀牛宰羊的士兵,颇有有深意的说道。

      焦重苦着脸,拱手行礼求饶:“共伯,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拿出这些牲口来我也心疼啊,可是谁让这次是您亲自带兵前来驻守啊,即使再艰难,总不能绕了您的面子不是。”

      此时的焦重就如同一个精明的商人一样,在那里想办法与姬和套着交情。

      姬和心里颇为不耻,但脸上仍然还是一副颇为欣慰的样子。

      两人又说了一些杂事,姬和便以自己还有军务要处理为由送课了,而焦重也识相地行礼后,离开了大帐里。此时距离山鬼的出发,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出了大帐后的焦重,用手搭着凉棚,望着已经过了天中的日头,眯着那双三角眼,看着营中兴高采烈正在那里准备分肉吃的国人,野人。听着那些牛羊,凄厉的哀嚎,心中满是森然:“想要拿我的焦获城,没那么容易。

      “报,焦获城南处出现了近千名来历不明多戎狄骑兵,现在他们正在向泾水东去,敢请将军速下定夺。”

      满头大汗的斥候,从南边奔入军营里后,连忙下马,冲入了大帐里,禀告了这个坏消息。

      “什么。哪来多戎狄骑兵,还有他们现在已经到哪了?”

      愤怒的姬和问道。

      斥候咽了一口唾沫后,有些艰难的回报:“在下,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距离焦获不到十里了。“

      “那为什么现在才来禀报?“姬和怒吼道。

      “大夫,这、这,斥候一时结结巴巴的,含糊不清的绷着谁也听不清的字。

      “滚”再也受不了了的姬和豁然起身,绕过案板,一脚将这名斥候踢了出去,而斥候也不敢多言,只是如临大赦般连滚带爬的出了军帐。

      深吸一口气的姬和,不敢多耽误,立刻命令军中将士,击鼓聚兵,准备迎敌。但此时营中的士兵刚刚宰杀完了数百头牛羊,架好了大锅,正准备吃肉,哪里有这个兴致去拦什么冒出来的犬戎人。

      那些野人倒还好,可那些国人却极不客气的对催促自己上战场的士道:“纵然是交战之前,也需要也得让我等国人先填饱了肚子再说吧。

      就是,哪怕是战场卖命也得做个饱死鬼吧。

      就是就是,哪来的什么犬戎骑兵,为什么我等在这军营里就没有听见声响。”

      -……

      在这一片反对中,那些受了军命的士们,也只能尽力的说服自己手下的这些国人们。虽然平时这些国人都必须要遵循这些上司的命令,可一旦引发国人群情激愤的话,就是天子也不好使。

      倘若南仲再次看到这一幕的话,只怕会想起骄兵悍将这4个字来。

      在姬和再三的催促下,甚至到后来,他亲自去营中将那些等着吃肉的国人一个个揪起,并严令他们立刻准备出战,那些不情不愿的国人,才磨磨蹭蹭的穿好盔甲拿上武器,等到大军出营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了。

      确定这伙戎狄人,一路向东,扑向泾水后,姬和不敢多耽误,急忙带着2000甲士,架着战车出发,想要将其拦住。

      但可惜的是,由于这些国人们心中都颇为怨恨,好不容易吃上一回肉,结果肉都下锅里了,却又让自己饿着肚子上战场,所以驾车的时,甲士都极为抵触,速度不自觉的就慢了下来。

      等到姬和带着军队到达泾水西岸时,那些骑兵们已经冲已经从桥上穿到了大荔人的地盘上。

      更为可气的是,有数10个故意落单的犬戎骑兵,在姬和他们到达桥上后竟然不跑,而是冲过去扔了几只短矛,随后,又挑衅的拍拍自己的马屁股,扬长而去。

      这一下子让原本心中就颇有怨气的姬和,彻底失去了控制,他不顾部下的阻拦,带领着军队穿过了泾水桥,径直冲向了大荔戎的地盘。

      此时的大荔人,由于刚刚被西边一群来厉不明的骑兵惊到了,在各处放牧的牧人紧急紧急召集起来,前往泾河桥附近探查,碰上了气势汹汹的姬和所率领的军队。

      正全力追杀着那数十个狡猾的戎狄骑兵的姬和,可没空管自己面前的戎人到底是哪个部落的。

      “这,周人他们怎么越过界了,

      而且好像还在追杀我们的族人。是啊,难道他们想要灭了我们不成?…

      当数百名,仓促间召集起来的大荔人,看到面前这追杀场景时,都在那里小声的嘀咕着。

      而如同看到救星了一般后,被追杀的那数十个打扮与他们接近的犬戎狄人一边用戎戎狄的语言叫了几声救命,周人要灭了我们。一边又不管不顾的朝他们那里跑去。

      看到这一幕,以为他们是一伙的姬和愤怒的下令,冲上去,把这些该死的戎狄通通杀光。

      那些莫名其妙愣在一处的大荔人,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有几个机灵的主动上前,想要去和姬和这些人谈谈。可是由于双方语言不通,像姬和这种高贵的王子,哪有兴趣去学习戎人的语言,看到几个戎狄跑过来后,愤怒的姬和直接用手里的弓箭连续射死了三个。剩余的几个戎狄见后都仓皇逃窜,而那数百名大荔人见状后,也只也也慌张的一边逃命,一边大喊着周人要对我们动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