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集评论>

      “竟然没有人睡觉休息吗?看来你们还都挺有精神的。”

      走进了休息室中,看到所有的孩子们都没有入睡,比尔扶了扶他的单片眼睛。

      “真希望你们能一直这么有精神下去呢。”

      这个家伙咧嘴笑了出来,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冷战的祝福。

      “这个恶魔...”

      凌泽看着比尔的所思所想,只觉得人性之恶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是淋漓尽致。

      在凌泽见过的那么多人之中,这个家伙的恶念是最为纯粹的,也是最为令人心惊胆战的。

      在贫民窟的那些恶人,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喜欢施暴,喜欢凌虐弱者。

      他们无非就是被生活所压迫着,逐渐的扭曲了人性,他们没有能力和勇气去反抗强者,只能够通过凌虐更弱者来寻找快感。

      说到底也只是一些恶向胆边生的普通人渣而已。

      但是比尔这个家伙却不同,他是更高级的人渣,是渣到人字已经快剩不下的那种人渣。

      他心中的恶是单纯的恶,而不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产生的恶。

      如果他只是为了升官发财,只是为了挤进帝都更高级的、核心的圈子里的话。

      那他完全可以利用他的职权,去找最优秀的老师来教导被戈兹齐淘汰掉的孩子们,而不是去找Dr.时尚那个精通生物科技的变态。

      这两条途径都可以帮助他完成他的任务,甚至前者可能会更轻松,但他却选择了后者,只是因为他自己的恶趣味,只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恶念。

      不得不说,这样的人,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带恶人。

      而此时比尔这个带恶人,却是不得不给另外一个狠人让开了路。

      如果说比尔的相貌,是那种让人一看就觉得他是个干不了什么好事的变态的话,那戈兹齐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就是那种一看便让人知道,他十分的心狠手辣,并且还杀人如麻的气质。

      这两个人往这群孩子的面前一站,再加上比尔对戈兹齐表现出来的那种恭顺的态度,如果非要说这些孩子更惧怕谁的话,那肯定是戈兹齐无疑的。

      “不错,看来帝都那边为了挑出这些人来,确实是做了一番努力的,素质的确不错。”

      戈兹齐看了看眼前的这群孩子,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赞扬了一下帝都那边的诚意。

      “那是自然,这群孩子的资料,可是帝国无数的密探在整个帝国各处搜集到的。

      但凡哪里传出一点异闻,他们就会像猎犬一样扑过去查清一切,被送来参加选拔的每一个孩子,在这里都有着详细的资料记载。”

      比尔从他的风衣大兜里掏出来了一个黑色的本子,那个本子是一本花名册。

      但和比尔所说的不一样的是,这里面只是记载着大部分参与选拔的孩子的资料,却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有记载。

      当然,之所以是大部分,主要是因为这些孩子里,还有一小部分是为了完成指标而被送进来滥竽充数的,根本不值得记载。

      “可惜的就是,这么千辛万苦得来的东西,你却当做是垃圾,连看都不看一眼,非要安排这样的一个选拔。

      不知道多少有天赋的孩子,因此而死在了这荒无人烟的“吉福诺拉树海”之中,真是可惜啊!”

      比尔的脸上做出了可惜、无奈的表情,这个本子和这些孩子一起被送来的时候,他就想要把这个本子交给戈兹齐来着,但是却被戈兹齐给直接的拒绝掉了。

      最关键的是,戈兹齐不仅自己不肯看,他甚至还不让比尔翻看,明明有这样一个记载了一切的册子在手里,但他们对这些孩子的了解,竟然只是密探的一句“素质都还不错”。

      比尔就觉得这件事情戈兹齐办的很离谱,虽然这个家伙一直都挺离谱的。

      比尔和戈兹齐的性格真的是天差地别,但好在的是,他们也就只有这短暂的共事时间。

      不然的话,这两个人迟早都要因为意见不和而闹翻。

      “哼,死掉的人,终究是命不够硬,就算有再好的天赋,如果没有命来兑现的话,只是写在纸上惊人又有什么用呢?”

      戈兹齐之前就说过他的这一套理论,他之所以没有提前的看这些孩子,没有看送来的这个本子,就是因为他并不相信纸上写着的所谓天赋。

      在他看来,就算是没有天赋的人,经过后天的努力训练,一样也可以成为足够优秀的的杀手。

      当然,他倒也不是故意的想给自己的教学生活增加难度,在他看来,既然这些孩子都很有天赋,那他就要挑选出最能够利用自己的天赋的人。

      而能够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从“吉福诺拉树海”中突围的前七名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戈兹齐想要的那种人。

      “只把前七名的资料给我就可以,剩下的那些我都不会去看,你把他们直接带走就行。”

      戈兹齐是真的很相信自己的选择和判断,因此他甚至都不愿意多浪费哪怕一点的时间,去看看排名在下面的那些孩子有什么样的天赋,会不会有比前七名更强的。

      “你至少要让我知道他们的名字,我可没有记住哪些人是前七名,除了那个“小瞎子”还有那个叫纳哈修的之外。”

      比尔无奈的摇了摇头,戈兹齐毕竟是真正的主事人,他非要一意孤行的话,那比尔也只能是尽力的去配合他。

      再说了,戈兹齐的这种做法,其实正好还顺了比尔的心意,这样说不定就能够多有几个天赋好的孩子留给他呢,他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呢?

      而被比尔点到的“小瞎子”和“纳哈修”,自然是让孩子们一阵骚动,虽然“纳哈修”是谁他们不知道,但是“小瞎子”是谁,简直是再明显不过的。

      那个坐在中间位置,眼睛上蒙着纱布的家伙,不就是这里的唯一一个眼睛有问题的人吗?

      所有的孩子的视线,都看向了凌泽,而凌泽却是淡定的没有任何的反应。

      虽然表面上是如此,但其实凌泽的心在比尔拿出那个本子的时候,就已经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紧绷住了。

      因为他知道,戈兹齐是绝对不可能容忍血亲之人在一起的。

      而和凌泽反应类似的,还有纳哈修、盖伊、赤瞳、黑瞳四个人,只不过赤瞳和黑瞳姐妹的反应更加的崩溃而已。

      但是在心里的防线瞬间崩溃了之后,这对姐妹却也是他们五个人里,最先缓过来的人。

      因为她们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或者说,对于这个结果,五个人中她们两个人是心理准备最充足的人,甚至比凌泽还要充足。

      毕竟她们其实一开始,对两个人都能够进入前七就没有抱着多么大的希望,她们做到现在这个地步,无非就是像凌泽说的那样,只是赌一赌而已。

      虽然为了这件事情,姐妹两个人甚至都到了以死相逼的地步,但是现在最终的结果已经出来,这姐妹两个人自然是不再对那种可能抱有希望了。

      现在她们两个人心中考虑的,其实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怎么能够让对方留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