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爱看视频视频

      ――

      2015。

      米苏的妈妈在家里辗转反侧起身来到了东诚大饭店找苏苏爸,走出电梯来到总经理办公室。

      “她爸,你倒是想想办法啊”话一出口米母眼泪便夺眶而出“不能让女儿就这么失踪了呀你倒是找呀。”

      “都怪我,我我当初就该阻止她去做那空姐,也就不会”呜..呜..呜..米母伤心的哭了起来“我,我真的没法活了,没有女儿我还不如死了。”呜……

      别哭啊,“不是早就派人派飞机去搜寻了吗范围都扩大到广东深圳了从北京,可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每天也都心急如焚。可..”

      说着米兴东也哽咽了,米母哭声更大了,呜呜咽咽的诉着她的绝望和痛苦。

      “女儿再不回来我真的不要活了。”呜……

      米兴东恍然大悟,拿起桌上的座机食指点着数字键,“喂老林,我突然想到会不会是我们视野放得太远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噢噢,米总您的意思是爱女兴许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对,别是就在北京周边或就在北京遇难受困。”是是,好好我这就着手精密察寻。

      米兴东的突发奇想没有错,他的爱女真就在北京城里,只是近在咫尺却触不可及。

      ...

      之后老林派出的人手还真找去过刘东家里……米苏?哎对对对。20多岁?是是是。那不对,不知道。

      刘东当然记得苏苏,只可惜这时已50多岁的刘东理解中的米苏过了这么多年怎么也得是40大多的妇人了,不可能还是20多的姑娘……

      ...

      叶雨辰和珊珊买完火锅决定去看望东哥,捧着火锅与食材走了一段路来到了刘东家。

      “忙着呢东哥?”他看到刘东正在小院里劈柴他道了一声,多日不来见他了心有些愧疚。

      刘东一听是雨辰,“呦大兄弟来了!哈我还正想找找你去呢来的太是时候了,太是时候了!”

      他扔下手里活儿高兴的连声道:“太是时候了快快进屋,“啊这位妹子也来了。”刘东看到沐珊朝他礼貌的微笑。

      “啊大哥我跟你说,现在珊珊是我老婆了刚嫁我不久。”

      “干烧烤时你们还没..这是怎么回事!”

      刘东一下就乱了。

      “我说兄弟说话方便不,哥跟你说个事儿。”刘东有所忌惮。

      “没事儿尽管说东哥,珊珊我俩好着呢。”

      刘东告诉说:今儿个刚找来一姑娘说你是她爱人,现在就在屋里躺着呢。

      他看了眼沐珊,这……

      “他爱人?!”沐珊吃惊了一声。

      事实上米苏所说的爱人并非妻子的意思,刘东夫妇理解错误。

      “说我是她爱人?咋可能谁啊长什么样我进去看看。”

      叶雨辰心里扫着在89接触过的姑娘,却一下懂了。

      “哎哎等下,正睡着呢那会儿晕倒了一提你名儿。”

      刘东说她找了他好久了,大夫说她疲劳过度。

      “天!是她,一定是她!”叶雨辰顿时便知道了是她“还休克了?”

      “是谁呀雨辰,啊那空姐!”沐珊反应从来就不慢。

      “嗯是她,没别人一定是她。我天!还是她找到了我,竟弄得疲劳过度。”

      恍过一个不可思议,这么大的89她居然能找到东哥这儿!

      心揪了下,未见面却已生三分愧疚之情。

      “她够不容易的,这十几条街的大小饭店她都找遍了,就为找你。”刘东同情道。

      “傻丫头,走我进屋。”叶雨辰心里忽悠的一下,十几条街!

      有些事注定要发生,你穿越千年它依然会发生。有的人注定会出现,你拐十八道弯依旧会和他相见。

      ...

      都来到了屋里,看到她正熟睡着。

      “睡好半天了,是真累着了。”东嫂坐炕里握着她一只手。

      叶雨辰坐在炕沿望着这个曾一脸微笑的空姐,很想知道一切。莫名的内疚……

      还是很眼熟,但这一次他的心却感到好象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撞了一下。

      随即。

      长椅,三角翼,小山坡,这几个散落的记忆碎片竟在这一刻的恍惚中都与她的张张笑脸一同划过了他的脑海。

      虽仅是一瞬,叶雨辰便也隐约的知道,他与她并不只是那一面之缘。

      晃过神来,轻声道。

      “是啊累的,东哥说她走了好多地方。”

      他关切的看着她,不禁鼻子犯酸,俩月了她可怎么熬过来的。

      “可不是,你看她这俩脚全磨起泡了,可怜的妹子。”

      “那会儿哭的我都心酸。”东嫂讲着她。

      看到她的脚小巧,匀称单薄,脚掌破了好多处,他轻轻拿过她一只手,怜惜的握在了手里。

      “真是傻丫头,这样拼着命的找我。”他看着米苏这张无辜的脸,很亲切,可惜着没能及时给与她照顾。

      十几条街,得是多大的毅力!

      “都怪我没能找到她,怪我,她一定是在寻求我的保护也不知都吃了什么苦。”

      “她找到水果摊看到你大哥戴着你的表,她一下就噼里啪啦的掉上了眼泪。问是不是叫雨辰是不是雨辰,接着就晕倒了。”

      东嫂简短的讲着,面带怜惜之色。

      “回来说你是她爱人,我和你大哥还以为她是弟妹呢。”看眼沐珊轻轻一笑“原来这才是弟妹。”

      “是啊这个傻妹妹,怎么这么可怜。”

      沐珊仿佛把她的遭遇都看在了眼里,眼圈也湿了,也懂了爱人是爱着的人。

      “好可怜啊,脚都坏成这样了。”

      沐珊感同身受,想必这女孩也曾爱过雨辰才这样拼着命的寻找,不然雨辰也不会说她很眼熟。

      我若遇不到雨辰一定会和她一样可怜了,沐珊心生怜惜之情。

      “太可怜了”

      “是够可怜的,都怪我太笨。”叶雨辰拎起炕沿下的鞋看道:“就穿这鞋脚不起泡才怪。”

      可是看雨辰的样子又不象和她有过什么,看来他也是忘记她了象忘记我一样。

      沐珊分析着眼前的状况,很想知道一切。

      稍稍沉默道:

      “雨辰你对她还是没印象?你再想想。”

      “有一点点,说不上。”

      “哎老公,一会儿去给她买双鞋吧她这鞋不能再穿了。”

      “嗯想一块儿了,珊你在这儿等我下,我就回来。”

      莫名的冲动,叶雨辰跑了出去,奔跑到商场,迅速的给米苏挑选了一双鞋袜又往回跑着……

      他以这种方式发泄了一下对米苏的愧疚之情不知她走了多少的路了,心在埋怨自己没能尽全力去寻找她却让一女孩子找了来。

      ...

      这一刻,2015年。

      宋欣手抱着一大束鲜花又一人来到了雨辰的衣冠冢,平和的站在墓碑前,慢慢展开了一封信,双手拿在手里:

      雨辰,我想这封就是我们的诀别信了,我把它读给你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听得到。

      雨辰,我爱你。我喜欢这样站在你的墓前,可以肆无忌惮的流泪,还可以尽情的说爱你,而且只有你能听的到。

      雨辰,这次写信我已经可以忍着不哭了,但并不是因为我坚强了,而是那个为我擦了20年泪的人都已经丢下我不管了我还要哭什么。没有你在,任何人都休想再安慰我宋欣。

      雨辰,看啊,除了你谁也不懂我了,可你却抛下了我。

      你去了,我也不想再爱你了。

      现在,我每天都会少做一件爱你的事。

      不看你照片。

      不偷偷想你。

      不再一遍遍的拨打你电话。

      不再用你送给我的冰刀。

      可是我这样逞强的试了很久,最后还是被你土崩瓦解了。我以为我会淡漠这样的痛苦,可是直到今天我还是决定了,我要过去陪你了。

      对不起,我无法再在这个世界爱你了。

      等我。

      宋欣平和的读完了这封诀别信压在了墓碑上,慢慢从衣袋里拿出一个药瓶,送到口中一仰而尽,啪,却被来迟这里的宋俊一把打掉。妹妹你!

      哥……我真的好痛苦,她这才哭了出来,我好痛苦……

      我知道我知道,走,咱再不来了我的傻妹妹。

      随即抱起她便送往医院抢救……

      我好象睡着了,梦里一样,光茫茫的。原来死亡可以来得这样快,你和我却都不曾预料。雨辰,那个身影是你吗?

      ...

      宋欣昏迷着..口吐反噬物..

      叶雨辰正跑着……却忽然晃了神。

      很快他跑了回来,看米苏还在睡着,他坐在了她身边握着她手……轻声道了句对不起。

      沐珊看了眼他的神情,以他的性情,知道他在自责。

      ...

      米苏醒了,朦朦胧胧睁开了眼睛,他正望着她。

      她眨了眨眼。

      雨辰……?她沙哑的声音,我是在做梦吗?虚弱的眨着眼看着他的脸,没敢相信。

      “不是梦,看我握着你手呢。”看。

      “你骗我,这怎么可能。”她躺着声音不大。

      “来坐起来,看是我。”他伸手扶8 她。

      仿佛此生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力量,她猛的一下坐了起来。

      憔悴的面容精致的五官,美目流盼,淡淡血色的双唇在颤动,说出的却是一个发颤的走了音的声音:“真..的是你。”

      顿时眼里布满了泪水,齐肩的栗子色中长发把她衬托得依然很美。

      嗯是我。

      她终于禁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一下抱住了他大哭起来。

      雨辰……真的是你……呜……真的是你雨辰……我找了你有多久啊你知道吗..呜……趴在他怀里委屈的痛哭流涕,紧紧的搂着他,好久好久啊,雨辰……

      ...

      经抢救,宋欣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抱着哥哥大哭……宋俊也禁不住掉着泪,险些就失去了妹妹。

      ...

      米苏哭声不止,发泄着这些日子里她所承受的一切。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呀!

      呜……

      他轻轻拍着抽泣的她,“我知道我知道,不哭我来了,别怕我在这儿我们都在。”

      他抚慰着:“不哭啊我来了我来了。”他拥抱着她,米苏双手搂着他的力道让叶雨辰灼灼的知道,她曾多么的渴望他。

      “真的好久了终于见到你了雨辰,我每天都在找你。”每天,每一天。

      他一个叹息呼出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都知道,傻妹妹你的脚全破了。”稍稍松了下她的抱。

      呵呵~米苏破涕为笑:“我找到你了。”呵呵~

      那么满足的一个笑容。

      呵呵~我找到你了。

      “刚才老弟还买了药为你敷上了,脚坏的。”

      米苏呜咽着说她值得了,现在死了都行了。

      我每次想你,都很开心。我会幻想,如果明天遇见你,我该用什么撩人的话和你聊天。或者打你一下,或者..能有一个拥抱。

      她终于找到了她的“爱人”也终于有了他的拥抱了。

      叶雨辰却是满心的愧疚,她把他看成是依靠他却让她孤苦至今。

      沐珊一旁看着没言声,感动得眼睛也湿着。凭她对雨辰的了解她知道此刻他心里一定不好受,一定会认为这也是种蒙恩了。那么快的买双鞋回来,一定是飞奔了。

      呵呵~“太好了找到你了,我们都在?还有一个人?”

      米苏缓了下,她想到了孙大松的描述。

      “啊我给你介绍,这我老婆珊珊也是咱那飞机上的后来在这儿偶然遇见。”

      “老婆……?”

      米苏心一惊,没太敢相信自己耳朵。

      “妹妹你好,我叫沐珊。”朝她微笑道。

      米苏顿时万念俱灰,我还是来迟了,我还在幻想他的婚戒。

      “我们终于相遇了,一直不确定你的下落。”叶雨辰言外是说他一直都有找她。

      “是呀真不敢相信,你们好我叫米苏,谢谢你们救了我。”

      “苏,噢,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意思。”他说她名字找话说。

      “是。”米苏笑着点下头,介意的说她现在的样子不漂亮。

      “没有,挺漂亮的只是虚弱。”

      她笑逐颜开,心却是痛着的,两年了我所期盼的拥抱竟是这样的。

      米苏却一下想到了他欠她的那两个需要他如实回答的问题,今生都无法再开口了。

      “说来都怪我,没能及时找到你,害你累到虚脱。”

      “别这么说,你能想到一直寻找我就已经是最好的了我从没敢奢望。”

      真的要谢谢你雨辰,没让我在你的生命中淡去,谢谢。

      随即两行清泪滚落脸颊。

      “是呀米苏,那些天里他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找他好苦。”

      “不过沐珊,不刻意的相遇才是最好的,看你们不是在一起了。”

      “可我觉得你寻找他的经历才是值得拥有的,真的。”

      她那双眼睛弯成一个亲和的笑。

      “看他,一看到你脚坏了立刻就奔出去为你买了鞋。”沐珊也找话说。

      “早有这鞋多好,就不会找到他这么晚了。”

      她这一句的弦外之音是被沐珊所察觉的。

      米苏声音不大,眨着长睫目光失落的停在对面的地上……雨辰,好无缘,找了你那么久我还是错过你了。

      米苏心难过着,她知道他的爱人已不可能再属于她,但这一刻她也不想逃脱。为了站在他面前,她已经花光了她一生的运气,和勇气。

      这没什么的是不是,本来我就是习惯了的一个人的爱情。

      是的,我一个人的爱情。

      苦笑了下。

      ...

      叶雨辰觉得气氛不对,

      “来妹妹下地试试鞋先把这袜子套上慢点刚上的药。”

      叶雨辰习惯性的做了两个体贴的动作。

      米苏从炕上挪了下来,嘴上没说但心里却是极感动。

      谢谢你的温暖。

      跟着叶雨辰难为情道:

      “东哥东嫂今儿我就不留这吃饭了,我俩得回去给房东大叔饯行,家里边等着呢。”

      “哦这样啊看我这白高兴一场还寻思跟兄弟一块儿过个节。”

      握着了雨辰手,好兄弟。

      “啊没事儿,那改天,改天你们仨一块儿回来聚聚。”

      “肯定的,东哥你这儿可是我的第一个家,永远忘不了。”我仨改天再来。

      “要不咋说是好兄弟呢,这话哥爱听。”

      “嫂子也爱听,再来啊雨辰,嫂子给你多炒俩菜。”

      “放心嫂子,就是20几年后弟一样能找来咱家门,一样记得嫂子的菜味儿。”

      告了别,东哥东嫂送三人出了院门,雨辰捧着那锅子三人朝家走去……

      米苏一眼眼的看他,不敢相信是真的。

      有人说,缘份就是深深浅浅的生活中的礼物。缘分到了,自然有人向你走来。

      可是,我注定不能跟你同行。我想回去,回到最初的自己,想重来,可我却又喜欢上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