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土间埋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为自己的眼光疯狂打CALL,她认识的朋友,果然都是可爱的女孩子,紧接着,她又心中一紧,欧尼酱不会在打小惠的主意吧?也是啊,欧尼酱也到了发情的年龄……

      但是,她绝!不!允!许!就算是朋友,也不能把欧尼酱拐走!不,应该说,她不能让朋友落入到欧尼酱的魔爪中,没错,就是这样,小埋是正义的!

      土间埋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首先是赞同欧尼酱的话。

      “的确,只要仔细观察,小惠真的是很可爱了。”

      加藤惠:“……”

      她这是被颜值超过她的两兄妹各撩了一遍?不过,莫名的开心又多几分,没有谁会真的喜欢当小透明——而在这个国度的洗脑教育下,人们又特别渴望别人认同,可小透明别说获得认同了,能被人记得已经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了。

      可现在,土间家两兄妹的评价却是实打实的弥足了加藤惠这点,不仅如此,还获得了超出意料的赞赏,这似乎,还不赖。

      “哪有,小埋才是,那么温柔,又那么可爱……”当然,商业互吹是必须的。

      对此,土间总悟不那么认同:“这只废材团子哪里温柔了,不过,可是必须的!”

      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说,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那就是,要不要继续提升刚刚出现的技能,世界规则解读——是怂一波,还是继续浪?虽然,这技能等级才LV0,但背不住它要的经验高啊,谁知道掌握之后,会发生什么。

      土间总悟对于自家金手指的节操,不是很有信心。

      就在他沉思的同时。

      小埋已经跟加藤惠从商业互吹聊到了时尚设计,护肤水品牌什么的,这也让土间总悟暂时插不上话,步骤二,打断欧尼酱跟加藤的交流——成功。

      不知不觉间,三人已经走到鞋柜前。

      这时,加藤惠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小埋,你哥哥他不带书包的吗?”

      小埋歪了歪头:“哥哥到是说过,书包在心中。”

      加藤惠:“……”

      心中是什么鬼?真是奇怪的两兄妹,不过,能把小透明的她当作朋友,所以应该可以,不用在意,慢慢习惯……

      刚这么想着,土间埋已经上前朝着手中空无一物的土间总悟讨要道:

      “欧尼酱,便当!”

      “给!”土间总悟往后掏了掏,一个便当盒出现在手中:“给你,小埋,为什么你只询问书包,不问便当?”

      土间埋浅笑:“便当是我看见欧尼酱带在身上的,但是书包,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出现过了!”

      土间总悟以拳拍掌:“原来如此,看来下回得让书包适时的出现一下。”

      一旁没什么表情的加藤惠却是张了张嘴:“……”

      怎么可能,她明明没看见总悟身上有能藏东西的地方,这,这个便当盒是怎么出现的?而且,小埋,你好歹惊讶一下啊!不要这么淡定就接过饭盒好不好!

      “那我先上去了!加藤,请务必多照顾小埋。”送完便当,土间总悟打了个招呼,就往楼上走去,毕竟高出一个年级,总悟的教室楼层要比小埋的高得多。

      一脸懵的加藤惠点头,本能的应道:“是。”

      “欧尼酱,小埋不是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的了,快去上你的课吧。”

      等到土间总悟上了楼,加藤惠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小埋。

      “小惠,怎么了吗?”土间埋疑惑。

      “这,这个便当是?”

      土间埋,石化了一下,貌似,欧尼酱的很多能力,普通人——包括爸爸都不太能理解(虽然他能接受就是了),小埋自己到是学过一些,不过太累,不适合咸鱼(团子)模式,便放弃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碰上过这种情况,一般这种时候,就实话实说好了“我哥哥他很会藏东西!”

      加藤惠:“……”

      不,这已经不是会藏东西的等级了……

      土间埋:“所以,只是一个便当盒而已,也就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加藤惠思考了几秒:“小埋的哥哥是魔术爱好者吧?”

      脑补万岁。

      土间埋瞬间点头:“没错,哥哥曾经的理想就是,成为世界第一的魔术师!”然后把土间总悟安排得明明白白。

      “诶?”加藤惠稍显惊讶道:“有个魔术师哥哥的话,生活处处都会充满惊喜吧?”

      土间埋点头——没毛病,她的生活的确处处充满惊喜,像今天,就做了两场都是时间快要结束时从考场上醒来的梦中梦。

      “真好啊,不像我表哥,虽然学习不错,但其他方面就……”

      土间埋心中一紧,她在乱夸什么啊,不能继续夸下去了。

      “其实,我哥的魔术也没那么好了,而且,学了那么多年,就只学会了藏物与取物,他的天赋大概都点到了这两方面上,看多了也腻歪,像什么空中飞人……”

      土间总悟——给我一个借力点,我敢从几十米高空直接跳下来。

      “隔空取物,逃生魔术等等,我哥他就是一头雾水。”

      加藤惠点头:“这就是所谓的专一型魔术爱好者了吧。”

      土间埋:“因为很多时候都提前知道他把东西藏了起来,所以,也就没有魔术表演当中所谓的惊喜感。”

      加藤惠:“原来如此,也就是所谓的期待感并不高对吧?”

      “没错,不过,很多时候都要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才能勉强维护住他可怜的自尊心。”土间,学坏了,小埋。

      抱歉了,欧尼酱,你就先领领这个人设吧,谁让你老做些不符合常理的操作。

      加藤惠想了想自己的心态,第一次大概会惊讶,第二次大概就会习以为常,要是装惊讶,大概会很难吧,便稍稍感叹道:“那还真是辛苦呢。”

      “也不是每次都要装惊讶,像是学校便当这种的,已经很多次了,就可以习以为常。”土间埋加紧扩充人设道。

      加藤惠:“其实,这也挺让人惊讶的了,刚刚我就吓了一跳……”

      土间埋暗道——就算是小惠,接受能力也不是很强啊,想当初,我可是看见欧尼酱藏了一发RPG在身上,那时候,我也没怎么惊讶啊,爸爸也只是捂着脑门直喊疼而已,也没感觉到奇怪。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进了教室。

      就在两人走后没多久,旁边的鞋柜才钻出来一只满脸无神的英梨梨:“呵呵,那,那个该死的恶魔,果,果然也,也转学过来了吗?啊,为什么啊!放着好好的远月不待,来这个丰之崎干嘛?还有土间埋,请去你的秀知园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