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草莓向日葵视频

      甲字号子类书库二楼。

      一张矮桌前点着一盏灯,灯光前,一个少女捧着一本书在看。

      少女眉目如画,透着华贵之气,正是镇北侯府的大小姐林景钰,她此时眉头微蹙,心里有些焦虑,“难道,连书院中,也没有可以弥补武者本源的办法吗?”

      昨天,侯府的客卿洪定江遭到天鬼暗算,被撕下一条手臂,气血亏损,实力大跌。他年纪本就很大了,受了这样的创伤,寿元也不多了。

      如今,林景钰父亲正在封地养伤,侯府中就只有一个洪定江是七境高手,他倒下了,侯府连个撑场面的人都没有。

      林景钰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挂在胸前的那块红色玉佩,昨天那个邪修,就是为了这块玉佩而来的。

      要是再有邪修找上门来,那后果……

      想到这里,她不由打了个冷战。

      她可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能恰巧碰到有高人路过,救她性命。

      所以,林景钰趁着书院书库开启的机会,来寻找有没有弥补武者本源的方法。

      她心里着急,就算书库要关门了,她也执意要留在这里看书。看守书库之人拗不过她,只得由她。

      这里第二层,全都是半圣和亚圣的手稿。书院的半圣和亚圣都是学究天人,说不定在这些记载里面,能找到办法呢。

      “小姐,已经很晚了,该回去了。”旁边侍立的婢女小声提醒道。

      林景钰本想再看一会,莫名恍惚了一下,竟改变了主意,说,“好吧,我们走。”

      主仆二人收拾东西,提着油灯下楼。

      书库大门关着,却没上锁,她们直接走了出去,总共三个人,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

      林景钰两人却像是毫无所觉,出门的时候,就连看守书库的杂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任由他们走了。

      路上,偶尔碰到书院的弟子,看到这个绝不应该是同路人的三人组合,同样视而不见,注意力全在林景钰的身上,眼中都是惊艳之色。

      这时,一个身材颀长的儒生走了过来,三十岁左右,气度不凡,正是黄笙。

      五年前,他是书院首席弟子。惨败在镇北侯府的小侯爷手上后,就外出游历了,一去就是五年。直到前几天回到书院,准备参加书山历练。

      黄笙这五年在外游历,有了很大的收获,突破到了第五境。得到了书院众位师长的赞许。

      这一次他回书院,就是想在书山历练中,突破到第六境。如果成功的话,他将在三十岁之前,成为第六境,日后八境有望。

      “咦?”

      黄笙是要去书库看书,碰到林景钰三人,眼睛正要移开,猛地察觉到不对,朝后面那名老者看去,眼中亮起莹光,脸色一变,“盗门宗师?”

      老者被黄笙一口道破形藏。

      前面的林景钰主仆二人才如梦初醒,望向身后的老者,冷汗都下来。这个人好像一直跟在身后,为何自己丝毫没有生出警惕之心?

      正想着,两个女人眼前一黑,已经昏死过去。

      “敌——”

      黄笙就要出声示警,突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老者是盗门的修行者,七境以上,称为宗师。拥有极其诡异的能力,直接将他说话的能力给“偷”走了。

      “竟碰到一个有玲珑心的读书人。”老者眼中亮起幽深的黑芒,“可惜,你不该碰到老夫,更不该看见我……”

      随着他的话,黄笙身上刚凝聚起的文气溃散,法术失效。

      接着耳朵再也听不见,嗅觉消失。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就连脑中的念头,也有消失的迹象。

      这位盗门老者,将黄笙的文气,听觉,嗅觉,视觉,逐一“偷”走,最后,轮到他的念头。

      一旦念头也被偷走,黄笙自然就成了一个死人。

      盗门的手段,恐怖如斯。

      “难道,我就要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

      黄笙心中极度不甘,苦苦支撑着,可惜,双方实力差距太远,他的念头越来越模糊,离死不远了。

      就在这时,他感到了一道锋利无匹的刀意,即使被“偷”走了五感,他的念头仍旧感觉到了被切割的痛楚。

      接着,黄笙就发现,快要被彻底“偷”走的念头,又回到了身上。被“偷”走的五感也恢复了过来。

      他用尽全力,睁开眼睛,隐约看到了一道影子。

      “是他救了我吗?他是谁……”黄笙极力想要看清那道影子的模样,却再也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

      “咦?”

      出手的,正是陈牧,他发现有人潜进书库后,就一直在外面等着。看见黄笙遇险,随手摸出一把飞刀扔了出去。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谁知,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使出小李飞刀这门绝技,就扔了个空。

      飞刀刚到半途,那名老者就凭空消失了。他明明站在那里,陈牧却感觉那个位置空无一人。

      无法锁定对方,小李飞刀自然也打不中人。

      盗门宗师,果然神奇。

      陈牧啧啧称奇,他看了那么多书,对各个流派的修行者,都有所了解。

      盗门的修行者,手段都相当诡异。

      对方这一手,应该就是瞒天过海,可以瞒过天地间的规则,让天地都以为他不存在。既然不存在,任何攻击自然都无法落在他身上。堪称保命的绝技。

      …………

      “逃!”

      老者被那道锋锐无匹的刀意锁定的时候,就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心头一片骇然。

      如此恐怖的刀意,难道是天南一刀来了?

      他被吓得瞬间进入了瞒天过海的状态,摆脱了那道刀意的锁定。

      这时,老者终于看清了发出那道刀意的人,脸上浮起不可置信之色。

      那竟是个穿着书院杂役服饰的年轻人。

      杂役?

      年轻人?

      这怎么可能?

      这种级别的高手,怎么会是一名低贱的杂役。

      而且,还是如此年轻!

      这世上,有一些修士,能够永驻青春,这里面,却不包括武者。上三境的武者,最多也就保持中年的样貌,绝不可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除非,他在二十岁的时候,就突破到了上三境。

      但,这怎么可能?

      这极不合常理的一幕,让老者心底发寒,额头上渗出大片汗水,哪里敢耽搁,就要不顾一切,直接循走。

      都说书院已经没落了,谁知,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刚才那道刀意,就足以将他击杀了。天下间,除了天南一刀外,竟然还有如此刀道强者。

      老者念头转动间,就见那个年轻人迈出一步,双眼透出冰寒彻骨的光芒,慑人心魄。

      老者接触到这道目光的一瞬间,一股深沉的寒意从大脑中升起,转眼间,将他的念头冻结凝固。

      “不——”

      老者心底发出绝望的嘶吼,随后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老者的双眼一下子失去了神采,从空中跌落,扑通一声,掉到地上。

      陈牧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原样,看着地上的尸体,心想,“惊目劫的威力果然强横,用来对付这类修士,最合适不过了。”

      他刚才用的,是《圣心诀》中功法,名为惊目劫,正是用眼神杀人的法门。练成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对敌人使用,牛刀小试,威力惊人。

      就是消耗有些大。

      以陈牧的真气,也只能连续使用两次,真气就会耗光。

      陈牧杀了老者后,没有理会昏倒在地黄笙和林景钰主仆,而是将老者偷来的手稿取出,翻看了起来。

      他之所以在这里守株待兔,为的就是这个。

      要不然,他才不想管这个闲事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