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

      脚下忽现黑洞,没了承载物,下坠感立马拉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西野,极速下坠,突然这么一下带来的心悸,也让她一时难以分辨情况,无法快速总结前应后果、对发生了什么有所掌握。

      毕竟,心理层面,她其实还是个普通人,智力层面,也是普通人,没有过任何对自我的训练。

      “等到了。”初中九风川道。

      “啪”。

      她的手被抓住了,她惊异的抬头,发现是高中九风川。

      “你要把西野姐姐撕裂吗?我可没办法接受只有一半身体,还没有生命的西野姐姐。”

      声音从下面传来,初中九风川抓住了她的脚。

      “那你就放手。”高中九风川道。

      “呵呵,你放手不是更好吗?”下面的九风川语气邪异。

      终于,到了现在,西野也开始察觉到这个初中九风川的不对了,他似乎,骗了她。

      “那就干脆把你一起拉上来好了。”

      深渊边上的九风川开始用力,想要把西野连带着下面的九风川一起拽上来。

      但下面的九风川又怎么会让他得逞,深渊的吞噬吸力加强,与上面九风川的巨力不分上下。

      一上一下两股力量在西野身上撕扯,躯体立马承受痛苦,仿佛要分成两半,撕裂的疼痛让她难受的闷哼出来,而上面的九风川听到这一声,赶紧放松了力量,西野又有被拉着下坠之势。

      “我还有后手啊。”下面的九风川说道。

      “就是你那只怪物吗?你在这里开启深渊耗费那么多力量,那只怪物,又能有多强?”

      “所以你觉得我在虚张声势,于是自以为点破了我的计谋,表示不会因为那只怪物分心,会专注对付我不给我任何趁你不备的机会,是吗?”下面的九风川笑了几声,似乎成足在胸。

      上面的九风川也笑了:“所以你自认为看穿了我的想法,而我被你看穿想法就会认为你并非虚张声势,然后改变原本策略,分心防备那只怪兽吗?”

      “呵,你操纵这些精神病也要分心吧?你忙得过来吗?我不要比你强太多,准备了这么久,我只靠着深渊的力量,就能和你抗衡。”

      “这就不牢你操心了,我们虽然处于同一起点,但我不像你,没有人和你看法相同,大家都认为你是疯子,如果你先入为主的想着,这里就只有你我,不是太天真了吗?”

      说到这里,上面这个九风川发出的声音,已经带有重叠质感,仿佛两个声音十分相近,但语气略有不同的人,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你们……”

      “没错,我和乐观联手了。”上面的九风川呵呵一笑,接着说道,“为了避免你等下反过来向我炫耀,说什么‘难道你就天真的以为没人和我联手’么这种话,我就先猜测一下,你和暴戾联手了。”

      “那你还要再猜猜吗?”下面的九风川也呵呵一笑,同样胸有成竹,“和你一起的还有感性吧?”

      上面的九风川神色一变,一股力量将西野包裹住,想要忽然发力将西野抢上来。

      没想到下面的力气也跟着猛增,上面的九风川往下一看,就已经明白对方切换了身体使用权,从偏执换成了暴戾。

      “你有你的主场优势,而我要提醒你的是,在真正的时间线中,我也有我的主场优势。”

      下面的暴戾哈哈一笑,笑声肆意疯狂,同样一道力量将西野包裹,想要将她拉下深渊。

      西野夹在中间,不明白他们说的什么暴戾、偏执、感性、乐观都是什么,有限的大脑回路中,只知道自己正被两边,当成物品一样争夺。

      上面九风川这时候也发现对方并非“二合一”,而是三合一。

      最开始在502病房里,不是他被抢走了身体使用权,而是偏执和孤郁一起帮暴戾夺回了身体。

      从那里开始,一直到刚才重新切换成暴戾为止,就一直是由偏执和孤郁主导身体,而他则和乐观以及感性联手,从西野进入这段任务开始,就抢走了原本属于暴戾的身体。

      他是从厕所出来后的主导者,思虑,也是记忆管理占比最大的一个,相对应的,能在这里使用的力量也就更强。

      精神病们就是由思虑控制的,这也是为什么,西野在想要以伤换空间时,并没有被本应一击打在肩膀上的小李打伤,因为思虑他们不想伤害西野,他们的目标只是偏执他们。

      还有个细节就是,所有的攻击都是朝着当时由偏执占据的九风川去的,小李在面对西野时,改换握笔姿势,将锋利的笔尖改到后面。

      而他们的目的,是让西野多在这里,和他一起经历一些事情,让他有相对充裕的时间影响西野的看法,给她种下一颗“好感”的种子,所以才会又是讲各种可怜话、又是贴耳朵说话什么的。

      但主要目的却并不是西野,而是他们自己,以及九风川的本我,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影响自己,借用任务性质的便利,影响、修正自己的记忆。

      这段记忆对于九风川本身来说无疑十分重要,原本在这段里,应该是九风川通过各种奇怪的努力,成功的骗过自己,想象出一个女友——虽说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九风川和这个虚幻女友分手了,但在这里暂且不提。

      而他们在此处施加影响,就可以让九风川的记忆顺理成章的更正,变成“以西野七濑为原型,幻想出一个女朋友”,这样任务结束后,哪怕九风川再想覆盖记忆、欺骗自己,以此逃避内心对西野七濑产生的好感——或许是一见钟情、怦然心动——也依然会受到影响。

      此处不多说原理,但可以想象得到,想要骗过自己,真的想象出一个本不存在的人,到底要给自己多大的精神烙印,这样深刻的烙印,并不是重新编织一段假记忆就能覆盖掉的。

      再说偏执他们,他们的目的是带有毁灭性质的,他们想将西野拖入记忆的深渊,将西野永远困在这个任务中。

      这样同样能给九风川的本我带来记忆修正,大概修正成“曾经有一个叫西野七濑的女友,但意外离世,于是她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这种行为带来的结果,与思虑他们其实是截然相反的,思虑他们是为任务结束后,本我能在和现实中和西野互生好感——正在执行任务的九风川可以同步到他们的记忆,而他们无法同步任务中的九风川,所以并不知道那边的任务类型,和预料中的一样是“记忆影响”型。

      偏执他们的结果就是,任务结束后,本我九风川会抱着“已有‘亡妻’,不会再爱”的心态,不再被爱情这种不讲理的东西影响,在极高程度上做到不为情所动。

      顺便一提,西野在【照顾九风川】那段任务中,在打羽毛球时乱入的是“乐观”,之后觉醒,趴着窗子看闪电的忧郁少年是孤郁。

      再顺便一提,西野在住民楼那段任务,很明显有大量由编织记忆覆盖原本记忆的地方,而在【照顾九风川】那个任务里,从“乐观”忽然蹦出来搅局开始,西野所经历的任务,就都是真实记忆了。

      身后一只怪物忽然从另一侧楼道冲上来,它形状诡异不明,却长着两只脚,踩着一双塑料拖鞋,朝着由思虑控制的这群神经病冲过来。

      它动作迅猛,力量超凡,像一颗势大力沉的保龄球,将拦在走廊中间的精神病们撞开,然后将伏在深渊边上的九风川(思虑)一起撞下深渊。

      “快叫出你的替身啊!娜酱!一旦你被他们拉下深渊,就永远困在任务里了!”上面的九风川对西野喊道。

      别的不说,光是脚下深渊带来的不好预感,就足以让她重新思考立场,站到九风川(思虑)这一边了。

      何况现在由暴戾掌控身体的九风川,说话大笑的语气,都带着肆意疯狂,仿佛要将她拉入毁灭。

      她当即叫出替身,黄金体验配合【迟缓】,攻向抓住她脚的九风川(暴戾),而绿色法皇则是在深渊边上,快速拉起几道法皇结界线,试图帮九风川(思虑)挡住直冲而来的怪物。

      绿宝石水花声音破空如箭,黄金体验拳影则带起不知声从何起的“木大木大”。

      下面传来的拉力一轻,九风川(思虑)神色一喜,就要趁机将西野拉上来,却没想到,下面暴戾的气息一变,忽然变得平和起来,但向下的拉力却猛地变强。

      “这是……”

      “是我们。”层叠声音响起。

      其实这声音和所有九风川都没有任何区别,但他们互相之间,可以轻易从语气和气息中,知道对方是谁。

      理智的物外,和理智的情外,这两位最与世无争的竟然联手配合偏执他们,要将西野拉入深渊!

      这里要说一下,物外和情外,这两位名字大概来自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个是对人,一个是对物、事,不管如何,都以理智思考为主要行为指导,也因为最为理智,这两位的力量也相当给力。

      于是对面五打三,暴戾的主场优势又磨平了思虑的力量优势,思虑这边不输才怪呢。

      拉力猛地变重,在九风川(思虑)的不敢置信、无法理解的惊怒声中,无法抗拒的力量猛地将西野拉入深渊……

      然而变化就在此时发生了。

      【主线任务已变更,让九风川在不打镇静剂的前提下睡着。】

      原本那条【获得九风川的信任】被直接划掉。

      深渊忽然崩塌结构,场景再次崩塌破碎,整栋精神病院的楼房都在摇摇欲坠,仿佛有一场大地震袭击了这座城市。

      上面正因惊诧而失神的九风川,在此突变中愣了不到一秒,忽然眼睛一亮,明白了前因后果。而下面的九风川忽然发出暴戾的声音,这声音同样是不可置信,带着巨大的、被背叛的愤怒。

      “你们的计划,都太过分了啊……”物外与情外同时发出重叠的声音,淡淡的评价道。

      是的,他们本来的计划就是利用两方相争,在两方都耗费了力量互相对拼后,在偏执这一方想要利用深渊达成目的时,便能借助这座深渊的能量,打通到达上方世界的通道……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或者说原本的这段记忆),虽说真的存在,但西野的任务,并不在她以为的时间线上,这个世界是重新构建出来的,精神病的幻想世界……也就是说,上层才是真实的任务世界。

      上层世界的主人,是有暴力倾向十分严重时期的九风川。

      这也是为什么,暴戾在和偏执他们对话时,说自己有主场优势。

      当然,两方不管谁的计划,假如真的在这个下层精神世界中实现了,都可以达到目的,不会因为是幻想世界而白费力气。

      物外和情外的选择,就是外面九风川会做的选择,他们代表了九风川性格中绝对的理智,当然不希望思虑和偏执那些家伙乱来,他们只希望将任务影响降到最低,不要让任何一方的计划成功,不要让西野在九风川的记忆中留下增叠好感的种子。

      这样,在完成任务之后,九风川就可以根据他理智的选择,抵消内心对西野产生的好感,或是用记忆编织的方式覆盖,或是重新和虚幻女友复合,抑或是两个一起用,那就都是他本我的选择了。

      物外和情外,相信本我不会做出“遵从内心好感,努力追求让自己怦然心动的女孩子”这种事——这对自己和西野双方都没有好处。

      这里,又要说到九风川的本名了,九元佳。

      这是他在高中毕业前的名字,而九风川是在和虚幻女友分手后、出了精神病院后改的。

      所谓风与水,皆是没有定势,本身亦没有文学作品所赋予的各种情感,乃是无情无定之物,这也符合物外和情外共同代表的理智。

      所以经过了分手剧痛的九风川,痛定思痛,痛上加痛,以风与水为喻,更改名字,既是对自己的鞭策,也是对自己的美好期望。

      至于为什么不叫九风水……呵呵,哪个更好听而哪个更像个不靠谱的神棍不是显而易见吗?

      场景重新构建,西野正站在精神病院楼房的大厅里,头顶是将洁白光亮四散开来的节能灯,它们镶嵌在天花板中,稳定,又刺眼。

      现在是,下午两点二十。

      大厅的玻璃门开着,外面,暴雨。

      轰隆!

      一道可怕的炸雷响起,仿佛有一头可怕的上古巨兽在云层中翻滚咆哮,连大厅的玻璃都跟着共振嗡鸣。

      雷声逐渐变缓,最后声调低沉的偃息在黑云中。

      一道狰狞的闪电以极为夸张之势横亘在天空,将漆黑的天空照亮。照亮一瞬,又消失。

      空气沉闷,大厅里的气氛也让人极为烦闷,疾风卷着豆粒大的雨点,呼啸着冲进厅内,侵骨冻人的雨天凉气扑打在衣装淡薄的病人们身上,冷的他们不约而同的打起冷颤。

      接着不知道是谁打了个喷嚏,喷嚏声便接二连三的响起。

      西野七濑站在人群中,同样被冻得小脸通红,不由得抱起肩膀。

      暴雨连绵,沉重的击打在地面,很快就下的“起烟了”,到处都是一片朦胧,视线看不穿五十米,只有偶尔划破一切的强闪电会照亮一切,要么就是轰隆在耳畔的闷雷。

      九风川双手揣兜,姿态悠闲,抹了一把额角的雨水,散步一般从门厅外走进来。

      衣服都被打湿,黑长裤裹在身上,白衬衣紧紧的贴在他形态优美的上身,在潮湿雨水的帮助下,将他肌肉分明、棱角完美的上身勾勒,还补充了不少诱惑的神秘色彩。

      两侧的护工关上了门厅的玻璃门,将狂风骤雨挡在外面,没有冷风不断抢夺体表热量,大厅里的众人感觉到了明显的“回暖”。

      没有人上前,站在门厅门口的九风川打了个喷嚏,他一脸无所谓的揉揉鼻子,接着双手攥紧衣服各角,开始往出挤水。

      把能做的都做了,衣服还是紧贴在皮肤上,粘乎乎的,不透气,但也没办法,只能等体温蒸干水分。

      对面是一群精神病,九风川站在光线暗弱的玻璃门厅处,一动不动的扫视着节能灯下的众人。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总之扫过众人的眼神,没有任何情感波动。

      几声厚重闷雷后,又是几道连续的闪电,将九风川背后的漆黑天空照亮。

      忽然,九风川嘴角勾起一抹轻笑,笑的像个邻家少年,笑的温暖如春风,整个人也忽然从名为“诡异”的画框中脱离。

      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护工们也不明白,在09年(九风川十八岁,进入精神疗养院三年半)以后,九风川的笑就很少了。

      他大部分时候是面无表情,很少会笑,即使笑,也都是那种轻蔑、奇怪、什么都不在乎的、有点邪异的笑。

      这是这么久以来,大家头一次再见到他这样温和的笑,这是源于温润少年本质的笑,纯真而诚挚,一眼看上去也不会觉得这个笑是伪装出来的。

      他的确是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

      他的视线穿过人群,和不明所以、神情迷惑的西野七濑对视在一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