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蝶直播新闻下载

      第一次来羊城,就两个感觉,挤和热。

      热的要死,人多的要死。

      广交会期间羊城的宾馆酒店涨价不说,关键还不好订,简直一房难求,陈耀东转了三路地铁,又打了近两个小时D,才赶到下榻酒店,差点没折腾个半死。

      热的没法出门,就开着空调在酒店等。

      给姜苗苗打个电话,竟然关机了。

      陈耀东恨的牙痒痒,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在飞机上碰到。

      一直等到下午五点,陈二哥和刘燕两口子才到了酒店。

      两口子一脸累的要死的表情,脸上全是汗。

      “其他人呢?”

      陈耀东问,这次广交会景安好多服装商都要来,坐的还是一趟飞机。

      竟然没看到其他人,多少有点惊讶。

      陈纪东道:“订的酒店不在一起,下了飞机就分开了。”

      这该如何是好?

      陈耀东心里吐着槽,酒订不好订,所以订不到一起。

      他的房子也是陈二哥给一起订的,不然肯定也订不到一起。

      又不好让苏少妇帮着订房,真是太失策了。

      两人办了入住,上楼进了房间,陈纪东就躺在床上不想动弹了。

      刘燕同样累的不轻,景安没有飞羊城的航班,飞到西京再转机,一路折腾,早上早早就出门,到羊城就下午了,再从机场一路转车赶过来实在太折腾。

      广交会期间人太多,不单是住酒店不方便。

      打车也不方便,实在累人累心。

      歇了一阵,下楼吃过晚饭,陈纪东和刘燕也没心思逛,早早就睡了。

      陈耀东给苏少妇打个电话,同样累的不轻,住的离他挺远,还有老公陪着,只能息了小心思,又给姜苗苗打电话,依旧是关机,估计有两张卡。

      一夜无话。

      次日起个大早,吃过早饭出发,地铁公交打D,折腾一个多小时,再步行两公里,总算到了展馆,陈耀东和刘燕还好,本来走两步就喘的陈纪东差点累成狗。

      在门口排队时,头上的汗还直往脖子里灌。

      “草了,跑来遭这个罪干嘛啊!”

      陈纪东一边擦着汗,一边骂着娘。

      不是第一次参加广交会,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来了还是后悔。

      刘燕忙又从包包里给他取了一团纸巾,陈纪东接过去继续擦。

      排了一个小时,总算进了展馆,陈纪东打个电话,去找一起过来的几个景安做服装的代理商,陈耀东不想跟着人跑,就一个人转,有点被晃花眼。

      展馆很大,巨大。

      展品也五花八门,服装、包包、食品等等多的让人眼花缭乱,还有不少老外参展,带来的展品也是稀奇古怪,有羊毛毯子,有石头制品,还有各种古怪饰品摆件。

      陈耀东大开眼界,立马觉得这趟羊城没白来。

      转了一阵,被一个展位给吸引。

      这个展位上摆着一堆亮黄色的石头制品,陈耀东拿了个摆件一边研究,一边听着三十多岁的摊主给人介绍,竟然是田黄石,心里就忍不住惊讶,田黄石有这么多吗?

      虽然不太懂玉,但也知道田黄石的珍贵。

      这么多田黄石,那得值多少钱?

      好在旁边有懂行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说:“你这个不是田黄石吧?”

      摊主说道:“这是印尼的矿,跟寿山的其实是一样的,就是产地不同。”

      男人没有再说,放下摆件就离开了。

      陈耀东也不知道有什么区别,不过石头看着挺好,亮黄亮黄的,就算不是真的,但一件才两三百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加工费,那些工艺品看着可都十分精美。

      “老板便宜不,我买几件。”

      陈耀东拿着一只拳头大的狮子摆件问道。

      摊主说道:“看上哪个先挑,挑好了咱再说价。”

      陈耀东说声好,就仔细挑了几件,一件是那个狮子摆件,拳头大小,分量挺沉,下面是正方型的底座,上面是一只雕出来的狮子,连成一体的,先不说是不是田黄石,就算是把一块石头雕出来,陈耀东就觉得值几百块钱,更别说这石头看着挺漂亮的。

      一口气挑了七八件:“就这些!”

      摊主大概看了一眼:“给上一千二吧,也没打算卖多少,就是让大家看看。”

      陈耀东道:“一千行不,痛快点,再不讲价了。”

      摊主点了点头:“行吧!”

      陈耀东付了钱,等了一阵,拎着摊主给打包好的袋子继续逛。

      中午一起吃饭,景安过来的几个服装商都碰头了。

      “你买这些东西干嘛?”

      陈纪东看到陈耀东手里拎着的袋子,惊讶的不行。

      陈耀东道:“挺好看的,就买了几个,回去摆家里。”

      陈纪东吐槽道:“花钱买这些不值钱的石头,你脑子进水了!”

      陈耀东怼回去:“你家窗台上的那块石头还是人从南河沟里拣来的呢,就那破石头你还花一千块钱买回来,我这一堆才一千,比你那破石头强多了。”

      陈纪东瞪眼道:“你知道个屁,我那石头可比你这些破烂值钱的多了。”

      “才怪,送我都不要。”

      陈耀东撇撇嘴,很以不为然,对陈老二的审美严重怀疑。

      沟里拣的块破石头,最多奇形怪状了些,竟然还是花一千块钱买的。

      这才是脑子进水了。

      “行啦行啦,你俩别争这个了。”

      刘燕连忙打断哥俩的争执,好多人呢也不注意下影响。

      哥俩就不再说这个。

      陈耀东也见到了苏少妇,穿着一身雪纺连衣裙,白色休闲鞋,披肩发,大号遮阳镜,依旧是街上最靓的妞,奈何人家老公就在身边,也不好多看。

      吃过饭继续逛,一群人很快就分开。

      陈耀东和陈二哥两口子一起,看了一会儿服装,就逛到了玉器区。

      各种玉,和田玉,翡翠,独山玉,白玉、绿玉等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还有一些没听过的,比如昆仑玉,祁连玉等等。

      有的很贵,有的很便宜。

      陈耀东对玉了解的不多,听过的就几种,一边看,一边问陈二哥:“那些和田玉都是假的吧,还有那些翡翠,怎么有这么多,都跟地摊货一样了。”

      陈纪东精神大振,趁机卖弄知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