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漫画之家庭教师2

      杨菲儿其实长得很好看,一头乌黑的短发刚好齐肩,脸微圆,大眼睛布灵布灵的极有神,鼻子又挺,嘴撅起来的时候很可爱,可就是不喜欢打扮。

      以前她的头发并不短,就是因为懒得梳头发,所以偷偷去理发店将自己的头发剪成了寸头。

      昨天吃饭的时候姑姑还在说这件事

      反正三个月前杨承宇见她的时候,她还戴着一个灰色鸭舌帽,穿着灰色外套,远看跟个男孩子一样。

      两人到农科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下车后,便立刻奔赴农科大第三食堂。

      杨承宇在帝都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听说农科大第三食堂的饭菜很好吃,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好不容易来一趟,自然要去尝尝。

      可等他们赶到食堂的时候,却刚好过了夜宵时间。

      “算了,学校有一条商业街,我们去那里吃吧。”

      “我已经饿得走不动路了……”杨菲儿瘫在餐椅上,跟个咸鱼一样,无力道,“杨承宇,你去打包两份饭叭,我在这里等着你。”

      “人家过会儿要锁门的,赶紧走吧。”

      “那你去楼上第二食堂看看,说不定阿姨们还没下班呢。”

      杨承宇无奈道:“三姐,农科大的第二食堂晚上不开……”

      “可我实在不想走路啊……哎,那是什么东西呀?”

      杨菲儿指着通往第二食堂的楼梯底下的一个小角落问道。

      杨承宇的位置靠近食堂大门,楼梯正好对着他,看不到角落里的东西,于是走到杨菲儿旁边,果然见角落里有一个绿色的塑料箱子。

      “那好像是喷雾器,打农药用的。”说着拉起软绵绵的三姐道,“赶紧走了,不然米饭都没得吃。今天周六,明天又是五一,商店关门关得早!”

      商业街上人的确不多。

      这个点,除了宅男在宿舍点外卖、打游戏,愿意出去的,估计都已经离校旅游去了。

      两人随便找了家水煮鱼店,味道还不错,正吃着,就见一群人忽然吵闹着涌进了对面的冷饮店,看样子全是学生,男男女女都有,群情激愤,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杨承宇打开天眼看了下,便安下心来,一边吃饭一边听他们理论。

      两方的争吵声很大。

      起因是傍晚时分这些学生的宿友或朋友在喝了从这家冷饮店买到的饮料后,全都出现了恶心呕吐的中毒症状,于是在群里互相约定后,一起来找店主要说法。

      冷饮店的店主和两名店员苦口婆心的解释了半天,可惜效果并不大,只好给学校领导打电话。

      先是学校保安赶了过来,见两方只是争吵,便试着调解了几句,见没有作用,只好在旁边等学校领导。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两名领导才赶了过来,在安抚住学生的情绪后,开始询问事情的原由和经过。

      杨承宇刚好吃完饭,便拉上叫嚷着要去吃瓜的杨菲儿准备去找养蜂人,可刚出餐馆,就听那边的店主声音苦涩,说道:“他们买的都是蜂蜜柚子茶和蜂蜜柠檬水,问题可能出在蜂蜜上。”

      “蜂蜜是从哪里购买的?”

      “以前的蜂蜜都是跟其他原料一起进的,但下午用的蜂蜜,是老张头养的土蜂蜜。”

      一听到老张头,两个领导神色各异,一个领导正愁眉犯难呢,另一个却拿起手机给上面打电话,眼神莫名有些欣喜。

      杨承宇竖起耳朵仔细一听,竟然是打给校长的。

      而所谓的老张头,竟然就是张茜盼的父亲。

      这么巧?

      看着眼前这一幕,再联想到姜教授的话,杨承宇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

      想了一会,嘀咕道:“这不会是校长和冷饮店店长串通好之后,针对张茜盼父亲设下的局吧?不然怎么这么巧?”

      如果真是这样,这些人还真是煞费苦心!为了赶走一个农民搞这么一出戏。

      万一真给学生喝出事来,那麻烦就大了。

      “各位同学,对于这次意外事故,我深表歉意!在此,我向大家诚心道歉,请求同学们的谅解,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店长带着店员当众鞠躬道歉,神色很是诚恳,随即又说道:“今天的事本店负全责。所有不幸喝了这两款饮料的同学,随时可以拿着本店开具的发票单前来登记,除了赔付全部医疗费用外,以后购买本店冷饮时也一律免费。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拜托各位了!”

      说完又鞠了一躬。

      学生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虽然闹事时很激动,但平静下来搞清楚真相后也就恢复了理智。又见店长认真道了歉,答应了赔款,很多人便觉得没有必要追究下去了。

      毕竟就像店主之前说的,他这家店已经开了七八年,从未出过事,这次虽然发生了意外,但责任并不全在他身上,完全可以谅解。

      但是学生们答应,那位刚打完电话的胖领导却不同意。收起手机后义正言辞地说道:“冷饮店的事可以到此为止,后续赔偿我们也会从旁监督,但毒蜂蜜这事可不能这么了结!为了学生们的饮食安全,这个隐患必须消除。”

      说完不顾店长的阻拦,执意要去找老张头问个清楚。

      杨菲儿气道:“这个臭店长,阻拦什么呀!又不关你的事!毒蜂蜜多危险啊!不抓走卖毒蜂蜜的人,以后谁敢卖饮料喝呀!”

      杨承宇无语道:“你还没看出来啊,他们说的老张头就是张茜盼的父亲!”

      “啊?那,那,那卖毒蜂蜜的……那我们帮谁呀?”

      “先跟上去看看再说吧。我们来的目的是劝张茜盼父亲离开,既然事情和他有关,必然要弄清楚。”

      晚上十点,正是宅男打游戏、渣男把妹、情人约会的时间,学霸们还在图书馆自习,因此路上很安静。

      有些闹事的学生已经离开了,只有一些好事者跟在胖领导后面,决定追查“真相”。

      杨承宇和杨菲儿坠在队伍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

      手机响起,杨承宇打开一看,是林子豪。

      “你忙完了?”

      “哈哈,忙完了!宇哥,今天是我出生以来最充实最开心的一天!原来我都不知道,在咱帝都,居然还有孤儿院这样的地方存在,今天去了一趟,大多都是身体上有残疾的孩子,可惨了……不过相处之后我觉得他们比我见过的正常孩子懂事得多。相比于那些捣鬼惹事的熊孩子,他们简直就跟天使一样!”

      林子豪兴奋地讲了半天感悟,才问道:“宇哥,你下午打电话什么事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