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的东方美人

      这是什么状况?

      莫不是自己在做梦?

      或者自己精神迷乱,产生幻觉了?

      南北回头看看留影,看见留影也已经笑盈盈的,正向自己走来,她一身白裙如雪,微风吹拂,更显得她衣衫飘飘,简直就是一绝版仙女下凡!

      南北看得呆了,居然忘记自己其实是要求教留影一些问题。留影却什么也不“剧透”,只是温柔地拉着他的手,笑着对他说:

      “准备好了?先来点开胃水果?”

      “水果?”南北有些懵懂,“哪里有水果?”

      “你头上不是吗?”小黄指指他的头顶方向,“看,最新鲜的苹果呢,你摘一个?”

      “苹果?!”

      南北一仰首,一个苹果差点都砸在他头上了。

      原来那树不但已经开花,就这一会,连果子都已经成熟了。

      只见树上果实累累,把树枝都压弯了腰。他伸手就摘了一个果子,递给留影,又自己摘了一个。

      他自己习惯性地在衣服上擦了擦,其实这个动作也许很多余,因为他看见大家拿着就咬,自己就显得有些矫情了。

      想想也是,这水果,在这里,在这里的空气里,连种子都是俏生生的小手放进去的,该有多么干净呢,还需要什么“清洁流程”?

      南北大大咬了一口,发觉这苹果又脆又甜,比陕西大名鼎鼎的洛川苹果都还要香甜一分!

      南北吃着苹果,看看这两棵树,都长满了果子,突然发现,这些果子并不一样,有红的,有黄的,也有青的。

      南北仔细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原来这些果子,可不都是苹果,却是桃呀、梨呀、杏呀,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至少也有十几种水果,都好好地长在树上,要多新鲜有多新鲜。

      也许这还不算神奇,最有意思的是,一些根本不可能同日而语的水果,居然也藏在茂密的树叶中呢,南北居然还发现几个硕大的柚子,后来又找到几个椰子,还有两树枝芒果,这些都是南方水果,怎么可能长在“苹果树”了?

      其实这两棵树也不能叫“苹果树”,它也许最合适的名字就叫“果仓树”,南北最后的一个发现,是看见看见树枝叶间,挂着一捆密密麻麻的“绿色包裹”,等他看明白时,他差点都要蹦起来——这棵树上,居然长着一挂香蕉?!

      南北有一种幻觉,这哪里是两棵树,其实就是两个树一样的餐桌,“餐桌”上集中了所有最新鲜的水果,不过这些水果不是整整齐齐地摆在“餐桌”上的,而是按照最自然的样态,长在这个树一样的“餐桌”上。

      嘉宾们是按照西方人最爱的自助餐形式,想吃什么水果,自己拿,在这里当然就是自己摘了。

      可这又明明是野炊,天上红日高挂,头顶树影婆娑,身旁微风轻拂,阳光明媚,耳畔有湖泊水响,有草原歌声,这意境也实在太让人醉了吧?!

      这两棵树,还好像是很明白大家的心意似的,它们居然乖巧得很,明白自己该做什么该不做什么,现在,它们就好像停止了生长,至少也是和普通树木一样,在慢慢生长了。

      南北弄不懂到底是这树神,还是这群人神,还是这个地方神,他估计要问,留影也不会答,因为留影好像就一直在向他“卖关子”,要让他好好地体验大家为他设计的“节目”。

      也是的,如果有人费了很多功夫给你准备了一台魔术,你还没看就一个劲地问谜底,那也太没趣了。

      想到这,南北也就不再多问,他打开了自己,只是放松地参与和体验了。

      “我想吃点西瓜,有没有呀?”南北突然脑子一转,他要考考这两棵树了。

      “哥哥要吃西瓜?”脸白腿长的小红,似乎和南北留影最亲近,她总是围着留影、南北转,或者她本来是这群人的负责人,负责对哥哥姐姐的服务?所以她最先听见南北的要求。“小黄,哥哥要吃西瓜。”

      “西瓜?没问题。”小黄跳着跑过来,“什么水果都有,没有也得长出来。——只有想不到的,没有长不出来的。留影姐姐,是不是?”

      留影只是笑,小红却催开了,笑着叫唤:“快些快些,赶快给哥哥姐姐准备西瓜呀?事没做,话还多。”

      “得令。”小黄一声笑,又跳了开去。这真是位浑身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孩,她的脚下像踩着春风,她的脚步比春风还活跃。

      只见小黄跑到一棵树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然后她用手拉了拉一个小枝丫。

      女孩子一下都围了过去,好像都要看小黄怎么给南北和留影准备西瓜似的。

      南北想,难道小黄在那里找一个机关,让这棵树长出西瓜来?

      小黄拉扯小枝丫的动作,更证实了南北的想法。

      然而接着出现的场景,又让南北赞叹不已,原来那枝丫并非机关,而是一棵真正的西瓜苗,虽然整棵树没有什么变化,这西瓜苗可“恢复”了这棵树之前的神奇,它快速地延伸开来,一眨眼间,就达丈八长短。

      南北开始还以为,那是一条快速窜动的绿色长蛇呢。他还只来得及和留影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的脚前就已经铺上了一条宽叶翠绿的西瓜藤,女孩子们都尖声喝彩。

      南北却看见那藤上绽放出了几朵小黄花,而后出现了小圆球,那个圆球噌噌地变大,真像吹气球似的。

      也就几分钟的功夫,那巴掌大的西瓜叶掩映下,几个圆滚滚的大西瓜就躲在那里了。

      南北兴奋得也大声叫起好来,他这下可让留影皱了皱眉,因为他一高兴,手上使劲,居然把留影的小手握疼了!

      “摘西瓜,快摘西瓜。”南北高兴地大喊。

      “你去摘吧。”留影笑着,抽出了自己的手,“我先把你手空出来。”

      “啊,哈哈,对不起,我握疼你的手了?”

      “没关系,你只是把我当西瓜了。”留影只是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