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污破解

      “13路末班车?”

      陈晨并未听说过,不过看李桃七那副凝重的样子,似乎问题很棘手。

      “那是前些年发生在邻省的一桩大事,在那趟车上前后十年死了上百人,都是一些横死鬼,牵扯牺牲了多位大能处理,才让它安分下来。”

      陈晨面色犯难,不安的问:

      “你的意思是,我先前坐的那趟车就是13路吗?可是邻省的车,怎么会跑到我们这来?”

      “现在还不清楚,如果按照你说你见,黑石头在车上不可能没有反应,包括你那两个同事,我也完全看不透!”

      陈晨听了这些,感觉身上压力越来越大,“连你都这么说,我是不是希望都没有了!”

      李桃七拍了拍胸前的灰布口袋安慰道:“我管不住自己的身口意,只会用宝,本身没多大道行,不过你也不用过分担心,就算我不行,上头还有师父,我们先搞明白了,这车子到底是不是13路再说!”

      这件事儿从头到位都是陈晨一个人的,跟萍水相逢的李桃七毫无瓜葛,他肯这么帮忙无论成功与否,对陈晨来说都已经仁至义尽,心领大恩了!

      想搞清楚这趟末班车到底是不是传说中让无数人心中战栗胆寒的13路倒也不容易,因为车子会躲着李桃七出现,车看不见,只能靠陈晨通过车上人的接触去证实。

      陈晨认为,从自己第一晚坐车起出现的大叔,到当晚雪糕里吃出的照片,接下来遇见的小女孩,甚至包括那个梦中出现的穿着小白鞋的可怕女人,这一家一梦明明白白,就是奔着他来的!

      他们好像对自己有所诉求?所以决定,就先从第一个人的第一件事开始搞清楚吧!

      几次见面后,陈晨大概能肯定,雪糕里吃出的照片,并不是车上那位黑夹克大叔,因为当时车厢昏暗,加之第一晚见面有些面生严重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但这个照片尤为重要,大叔曾经到底是不是零几年雪糕厂的老员工,他口中被机器绞死的同事小周,和照片里的周贯福是不是同一个人,周贯福杀的一家三口是不是他们一家,这些都是需要按照顺序一件一件去确认的事情!

      为了了解那个大叔,陈晨首先想到了雪糕厂里资历最老的员工,看管仓库的钟老头。

      钟老头在建厂之初就已经工作在这里了,一路走来,特别是头几年的老人,没有他不熟络的。

      李桃七正好住在他这里,晚上陈晨置办了一些酒菜招待钟老头,钟老头整天笑盈盈的,是个非常值得尊敬的老人。

      倒满了酒,三个人先喝了几轮,见气氛到了,陈晨打开话题,直言不讳的说:

      “钟大爷,您在咱们厂里做的久,我向你打听点事儿!”

      钟老头眯着眼睛点头:“哦,你问!”

      “大概在零九年的时候吧,咱们厂是不是有过一次挺严重的安全事故,一个流水线上的操作员,被绞进机器里了,好像...叫小周!”

      钟老头放下酒杯,听了这事儿有些犯懵!

      仔细想了一会儿才说:“咱们厂里没有钱,机器都是些老家伙,安全保障做的也没现在好,这些年确实出过不少事儿,包装车间里切断手指的情况也有过一些,但是人命......没有!”

      听他这么说,陈晨和李桃七对望一眼,有些泄气。

      但过了一会儿,不知道钟老头又想起来什么,忽然拿起桌上的酒杯,猛尽干了一口,竟然有些泪目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陈晨不强人所难,想再问问那个大叔是不是也在厂里,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最后只是简单说了脸庞方方正正,喜欢穿着一间黑色皮夹克这样模棱两可的话。

      常年带笑的钟老头听完竟然一脸严肃,低头盯着酒杯,又猛的闷了一口!

      连着两杯酒下肚,他满脸通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险些哭了出来!

      看来这个人也是存在的!

      李桃七见状准备继续逼问,陈晨赶忙拦下他,有了牛骏的教训,他不想连累人,李桃七现在都看不出事情的端倪,一旦出现问题,根本保护不了人家!

      顾及于此,陈晨不再谈及这些,聊起其他的话题,钟老头的情绪也逐渐缓和,三个人有说有笑十分愉快。

      下了夜班的陈晨睡的正香,忽然被外边大批的奔跑声吵醒。

      宿舍里,同事几个正在打牌,察觉异常之后也赶紧出门去看,陈晨不喜欢凑热闹,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不一会儿功夫,“砰”的一声,牛骏踹门进来,看陈晨还在酣睡,一把摇醒他喊,“可别睡了,厂里出大事了,你快去看看!”

      睡眼惺忪的陈晨往窗外瞟了一眼,见往后去的人越聚越多。

      “什么事儿啊?”

      “有人发现小老头死了!”

      小老头是同事们给取的外号,他真名叫古建辉,是个四川人,五十多岁的年纪,平日里寡言少语,只跟钟老头交好。

      出事儿的地方在宿舍后面的仓库里,众人围堵在门口,见得他大头朝下翻着白眼,舌头被拽出来五寸多长,脚踝上绑着一根绳子倒挂在仓库的大门梁上!

      人头相对的地面,还在往下不停的滴着血水,他脚踝处青黑的勒痕十分扎眼,这也能够看出人已经死了好久了。

      有些心理素质不好的女同事见到他这个惨状吓的魂都没了,哭着跑了出去。

      没过多久,关志中来了,这是众人第一次见到他的大背头如此散乱不整。

      大家闪开一条路,关厂长往上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问:

      “谁发现的?”

      “老徐,老徐.....”人群中推出一个汉子,他满脸惊恐,吓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今,我,我今天早上去仓库取料,刚一打开门,他脸就从上面掉下来贴我嘴上了.....”

      关志中掐着腰,憋的老脸通红,半晌亲自报了警。

      警察来了不少,把人从悬梁上取了下来,厂里几乎所有人,挨个盘问了一遍。

      仓库大门悬梁有五米多高,周围没有东西搬动的痕迹,人是怎么被杀死挂上去的,谁也想不通!

      李桃七就住在不远处,照实说,如果有邪祟在,他也不可能察觉不到。

      命案不是小事,事情发生后,仓库被封存起来,所有人全都吓破了胆子,特别是夜班工作的同事们。

      大家忙完工作凑在一起,讲的也都是最近发生在身边的怪事。

      宿舍里的大壮是平时睡的最晚的,他说前天出去撒尿的时候,见过一条黑狗就蹲在不远的山坡上往这边看!

      还有流水线上的胡姐说的更加悬乎,她说最近几天雪糕数量总是对不上,怀疑附近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常常来偷吃.

      .................

      李桃七一直没发表过意见,只是在他们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不断的关注着孙那对,和张翠萍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