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漫画初音未来

      田猎之日,戎胥当真派出五百精锐步卒,与百余猃狁使团,西出戎胥城。

      队伍向西北缓缓而行,待经过数个村邑,离城五十余里,忽然停了下来,宣布就地田猎。

      这一变化让饲鹰人阿童心中大急,他忙用讯鹰暗中将消息传递给了埋伏在近百里外的千余鬼骑。

      这群北方的鬼骑,高大的骏马上,个个身高体壮,肤色苍白,棕发垂肩,恶鬼面具下露着一双双蓝色眼睛,给人恐怖之感。也难怪夏商皆以‘鬼’字来称呼这些自遥远的西荒东迁而来的古老部族。

      只是他们从夏末的小部落,如今已壮大成了统合草原与漠北诸多游牧部落的最大部族。

      这一情形也源于百多年前,曾有一支自西荒而来的数万白肤鬼人大军,联合原本西土的羌、土、鬼各部,想一举侵占中原王畿之地。却被武丁王的好妃率万余商师击溃,其余部北逃,散融在了北方各部,反倒壮大了北方的鬼戎。

      但鬼戎也算命运多舛,刚刚兴旺,便相继被武丁和文武丁两个隔代君王所创,这其中周人与周季历功劳匪浅。

      有人给一满脸络腮胡须的首领递上一兽皮字条,那首领看罢对随身将领吩咐了几句,遂命千余部下开拔,向东南戎胥城方向疾驰而去。

      ……

      戎猃田猎的队伍到达五十里外一处广阔的土塬,高出周遭一截,塬上也有林溪,田猎队伍便在塬上猎狩些豹狼鹿兔,摆出一副完全不会前行的架势。

      在西北的土塬边缘,大量战车以阵列安置,形成营盘,守在上塬的必经通路上。

      奇怪的是,战车上托放着许多木箱,沉甸甸的也不知载着何物,被一箱箱堆放在车阵营盘之内。

      鬼骑匆匆赶来,见对方屯于塬上,那首领思索一番,千骑对五百步卒,若是犹豫,怕是主上也不能放过自己,便号令人马冲杀上去。

      塬边尘沙荡漾,蹄音纷乱,喊杀声不绝于耳。

      塬上众多木箱中,纷纷钻出戎胥精锐,冲在阵列之前,两丈长矛、大盾对着下方严阵以待。更有数百铜簇之箭一波一波射出,配上飞矛,好象暴雨一般,冲袭鬼阵。

      纵然无数鬼骑被钉死在上塬之路上,惨绝人寰,但鬼骑悍勇出乎戎胥预料,拼着巨大伤亡前冲,飞箭飞矛也给戎胥造成了不小的杀伤。

      好在戎胥一方准备了数道巨大的陷马坑,让鬼骑付出上百人的伤亡,才堪堪冲到车阵之前,却又被密不透风的大盾,和盾中支起的两三丈尖锐铜矛,扎成肉串,惨号声绕塬,令人心悸。

      此时塬上更竖起了无数戎胥与周人旗旃,更多的箭雨飞砸而去。

      其中无数箭矢覆盖着鬼骑首领,忽见一柄赤血长刀杀出,将落向他的箭瀑如狂风般一一扫尽。

      无论满眼的箭枝,还是周边惨叫,都让首领大惊失色,他紧咬的牙根中愤然挤道:“快撤快撤!该死的周人,怎敢勾结戎胥,反算我等,待回去禀告主上,绝不能与周人甘休!”

      就在鬼骑败撤之时,又有两百戎胥族中精锐,将数十战车的一车四马统统解下,骑乘冲杀而下,与塬下南方突然杀出的百余精骑汇合,将原本溃败的鬼骑狠狠杀散。

      鬼骑退去的路上,早已藏身土中的戎胥子弟,自泥土中窜出,撑起一根根绳索,拼着被击伤,也要将敌人兵马一一绊倒。被后面的戎胥骑赶上,一一杀射。

      鬼骑首领将一切看在眼中,只道中了戎胥与周人联合之计,怒火中烧,却又一阵悲伤,怎也想不到,这竟是戎胥一方的谋划。

      塬上林间,护卫重重之中,只见那饲鹰人阿童被不断鞭笞着,已奄奄一息。

      戎胥牟攥住狁豹的皮鞭,拦住他的暴怒,“消消火阿豹,他一个小人,怎知这背后种种谋算与主谋之人,今日能让鬼戎吃得大亏,已是不易。之后就剩下周人,敢算计我兄弟,必要他以血偿还。”

      狁豹操着不纯熟的商话,搂住仲牟,“好兄弟说的对,以牙还牙,以俺还俺!”

      仲牟莞尔,紧绷之心也放松了不少。

      战场那边,戎胥廉早已命人收拢了鬼骑留下的马匹兵刃,与旃旗衣甲,挑了善马的精锐,改为骑兵,打散头发,戴上鬼面,浩浩荡荡杀回戎胥城。

      戎胥城西南二十里处,周二君子姬武,苦候了一整日,终于等到探马的回报。

      戎胥有败兵不断回城急报,甚至跑死了马匹。

      其后不久,便不断有骑兵百人一行,飞马离城,半个多时辰陆陆续续便有千人派出,正合戎胥精骑之数。

      姬武算了算,“不错,仓促之间戎胥是来不及征召平民农人,那一千精骑已出,为了夺回猃狁小王子,也算倾巢而出。剩下千余精锐守城,不足为率。趁着戎胥最虚弱之时,屠他满城,自此我周原西北,再无劲敌。”用嘶哑的声音狠戾道。

      他当机立断,发下突袭之命,一脸踌躇满志的神色。

      趁着暮色,两千周师浩浩荡荡杀向戎胥城的西郭之门。果如姬武所料,周兵毫不费力便突破了外郭门,杀入瓮城。

      陡然间,内郭铜门死死关闭,更被无数平民推用战车顶住。

      内外郭门之间,虽二十丈远近,却一刹那成了死地。

      数百人,无论车将步卒皆被落箭杀伤。

      内城打开,马队当先,如潮涌般的兵卒紧随其后,纷纷杀出。

      一下子将城内千余精锐尽数投入方圆数百丈的战场,犹如绞肉之场,人间地狱,但无论死伤还是士气,人数少的戎胥一方,反而占了优势。

      此时,周人身后也嘈杂着慌乱怒喝之声。

      击溃了鬼骑的戎胥骑装扮成鬼骑与戎胥骑的联兵,操着犬戎之语从背后杀来,犹如压垮牛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周人也濒临崩溃。

      姬武如何还不知中计,知道对方早有防备,甚至相信是鬼戎一方暗算自己。原以为戎胥为了解救猃狁与自家嫡系子弟,必然倾城而出,先前所看到的诸般情形也正是如此。有近十拨救援的马骑队伍急匆匆离城,却不知一切都是仲牟的提议。精骑冒充救援,从一门高声而出,绕个大圈,再从另一门低声暗入,这一切果然骗过了周人。

      姬武惊怒交加,却也无力回天,只能无奈中急令后撤。

      暗伏城头的戎胥仲仄、戎胥季广与戎胥廉三个铜骨境,早早便盯着为首的车驾,单看衣着和发号施令,也能认得周二君子的贵重身份。

      三人不多言,仲仄只留下“一起上”之语,便带着无数高手如离弦之箭,掠入早已混乱不堪的周师。

      三兄弟一番同心协力,拼着受伤将姬武斩杀在城下。

      周人仅抢了二君子的身躯,便拨马调车向东南败溃。

      一战之下,遁逃活命者不足三成。那被抢走的二君子尸身上,留下了惨笑的面庞。

      其中在戎胥牟守了一夜,得回诸多鬼周谋划消息后,便注定了两方的失败。六叔公将守城之责统统交给了两日来以帝神教修筑祭场而暗中征调的平民农人,因数量不大,并未引得周鬼两方的太多留意。

      之后戎胥一方,定好伏击之地,事先做了众多准备埋伏。甚至为了掩人耳目,两日来不停派出人马,但总是出多入少,在外又暗藏了百余精骑,作突袭鬼骑所用。。

      戎胥一方以有心算无心,再利用周鬼双方不能完全信任之机,一举取得如此大胜,首功之人自然是少年百夫长戎胥牟。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