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视频污

      “恭迎教主大人出关。”

      小木屋前,方若对着以剑气而开的房门欠身一礼。

      方若话语刚刚落地,一名女子缓缓走出。

      女子身穿黑色长裙,一袭长发由一根简陋、材质普通的发簪轻轻挽起再顺着发簪披肩而下,这根发簪是江临小时候亲手做的生日礼物。

      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如樱桃轻点。

      如同女王般的气质隐隐散出,清辉的剑气更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

      仿佛你只要靠近这个清冷女子一步,你就会被她身上的剑气切割成无数的碎片。

      “好了方若,别整这些有的没的了。”

      名为姜鱼泥的女子白了一眼自己的这个整天老不正经、就喜欢在任务堂当个像小临所说的NPC的闺密。

      方若轻柔一笑,俏皮地对着面前这个清冷的女子吐了吐香舌。

      “我闭关多久?”

      如同黑色玛瑙般通透的眼眸打量着这个小天地,女子缓缓开口问道。

      虽然姜鱼泥外貌依旧清冷,但是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紧张的要死。

      对于一个初入玉璞境的修行者来说,时间已经没有太大的概念。

      因为只要踏入的上五境,单单是初入玉璞境,就至少能有上万年的寿命。

      同样,玉璞境的修士一闭关,基本上就一心沉寂于自己的识海之中,对于外界光阴的流动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触,有不少玉璞境修士闭关眼睛一闭一睁,千年就过去了。

      跟何况这个历代教主遗留下来的小世界更是完全地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回教主大人,已经过去百年了呢。”

      方若欠身回复道。

      “什么!百年了!那小临他......”

      听着方若的回答,姜鱼泥眼眸呆滞,道心仿佛在动摇。

      虽然对自己的天赋具有强大的信心,相信自己绝对不会花几百年的时间,但是一百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而这一百年能够发生太多的事情了。

      小临临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小临临会不会有其她喜欢的女孩子了?

      会不会小临临已经找到道侣了?

      是不是有不少狐狸精勾引小临临?

      各种念头充斥在女子的脑海中,甚至姜鱼泥都有些后悔了,自己闭什么关嘛,不就是稳固境界吗?这哪里有小临重要啊!

      姜鱼泥还有对自己更多的懊悔,因为对于她来说,以为最多三个月,结果谁知道!自己竟然花了百年!

      “不行!我要出去!”

      姜鱼泥心中一横,也不想多问了,作势就要御剑而出,只要出了秘境,自己就可以感知到小临了!

      不过小脚一步还未踏出,姜鱼泥就被方若给拉住了小手,由于靠的太近,从姜鱼泥身上散发出的剑气一道又一道割破了衣裙,不过并没有伤到肌肤。

      “若若,别闹了,赶紧放开我!都一百年了!万一小临真的出什么事情了!我要让对方整个宗门陪葬!”

      “哎呀,鱼泥,我骗你的啦,我跟你开玩笑的,你才闭关没到一个月,小临也活得好好的,最近的还赢了不少钱去春风楼潇洒一阵了呢。”

      方若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明明都是玉璞境的大修士了,小临也还没怎么样呢,这个小妮子怎么就被她自己的脑补给唬住了呢。

      “你说什么?”绝美的女子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是说我骗你的。”方若轻轻叹了口气,“我不是听说玉璞境的修士都会性情大变,对于修道有着更胜以往的痴迷,甚至可以为了提高境界而不惜全部吗?我担心你变成那样,所以就和你开开玩笑,而且我还没说小临怎么样呢。”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

      姜鱼泥收起有些狂乱的剑气,一双美眸如飞剑般看着方若。

      “你说......春风楼那些浪蹄子竟敢勾引小临?”

      【???自己刚刚有那么说吗?】

      “不是,并不是鱼泥你想的那样......而是......”

      “而是哪样呢?”姜鱼泥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滑过方若的柳眉,“若若,你可是要想好了再说哦。”

      “轰......”

      女孩话语刚落,指唇也是刚好滑过方若的眉梢,而在小世界中,远处的一座山峰如同被剑切豆腐一般平整的划开,山头掉落于地......

      ......

      “我打!”

      “啊!”

      “等下!啊......”

      “卧槽!别咬人啊……”

      “等等!别打肾!啊......也别打脸啊!”

      双珠峰顶的空地上,江临将自己的灵力完全的封锁,然后单纯地以肉体去硬抗纯粹武夫的拳头......

      没错。

      当陈嫁一拳又一拳砸在自己胸口上的时候,江临感觉自己是疯了才会接受陈嫁这个有着某种奇怪倾向的训练方法。

      这件事还是要回到半个时辰前。

      当江临询问陈嫁是否有某种快速的训练方法、而陈嫁又娇羞的说有“那种训练方法”时,江临其实是拒绝的!

      开玩笑!自己可是正人君子啊!怎么能够为了自己就让别人和自己做那种事情呢!

      可是听着陈嫁说不介意......

      人家女孩子家都说不介意了,那自己再矫情,不就太那个了不是......

      所以江临就十分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结果……

      没想到的是,原来“那种训练方法”就是传说中“肉身疼痛记忆”!

      江临封锁住了自己的所有灵力,也把初雪交给了小念念抱着凉快,然后江临就像是个二缺一样强行以陈嫁所教的拳架一拳又一拳朝着她打去。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江临被以同样拳架的陈嫁吊起来打。

      陈嫁的每一拳每一脚都让江临感觉到骨头碎裂,但是骨头却又刚刚好没碎,每一掌震地江临想要喷出些什么,但是都强行下意识忍住了。

      虽然很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江临竟然感觉每一回合下来,自己竟然神清气爽?!

      这让江临都担心自己是不是觉醒了什么属性。

      就这样,小念念看着自己的粑粑被自己的麻麻吊打了一下午。

      而自己的粑粑,看起来……还有些开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