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ann

      关于大女儿想要当莫德雷德2.0的事情暂且不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依照现在的情况,除非是狮子匠亲自下场,否则就算依依叫来再多帮手也不够黄明一只手打的。

      狮子匠的赐予是不错,只要肯努力就无上限的变强,但是依依获得赐予的时间太短了,区区三年能干什么。

      虽说这种看上去像是解开了限制器的能力很可怕,但她又不是某个不讲理的光头大魔王,刻苦锻炼个三年就能无敌。

      黄明抱着自己的小女儿在图书馆里闲逛,顺带找找自己的老婆。

      走过几个她常待的地方后,黄明终于看到了她丰腴多姿的背影。

      此时的她就和往常一样,在角落里安静地看着书,但是这淡雅的氛围却被那具夸张的身体毁得一干二净,让人只想和她探讨一下█瓶梅所代表的时代意义。

      具体可以参考某抽卡游戏的紫式部

      “妈妈!”

      萧嘉儿立刻就抛弃了自己的老父亲,跳下手臂就冲向那个成熟美妇的怀抱。

      黄明也没有在意,走到萧媚身边后,熟练地弯腰和她深吻了片刻,就坐到了对面,顺便拿过了萧媚正在看的书。

      《苏菲的世界》?

      就在黄明震惊于这本书的名字时,萧媚已经和自己的女儿闲聊起来。

      “呀?小嘉怎么来这里了?是想妈妈了吗?”

      “嗯!小嘉真的超想妈妈的。”

      “是这样啊?那小嘉的作业肯定全部写完了对不对?”

      “…呜~,怎么妈妈也这样,好过分。”

      萧媚怒其不争地伸出手指顶了顶女儿的小脑袋。“你呀,肯定又光是顾着和静香妈妈玩,结果功课没完成,怕被冴子妈妈打屁股才躲到这里来的吧。”

      “可是天天素振真的好累,而且冴子妈妈打屁股真的好痛,小嘉不喜欢她!”萧嘉儿抱怨了一句后,从两团软乎乎中抬起头来希冀地看着妈妈。“要不然,妈妈你来教我拳法吧!”

      “这个可不行哦,妈妈和冴子妈妈约定过,武学方面的教育由她来,妈妈只负责教你们文化方面,不可以违反约定。”

      萧媚怜惜地抚摸着女儿柔顺无比的秀发,小女儿遗传自丈夫的头发让她有些爱不释手,帮自己丈夫清洗头发一直独属于她的特权。

      这时桌子另一边的黄明似有所感,放下书籍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母女。

      “小嘉啊,你难道没听你那几个姐姐说过,上你妈妈的课,回答不出来问题可是要被打手心的,而且你妈下手可比冴子狠过了,你三姐人生中唯二的泪水,其中一回就属于那一根教鞭。”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明天就是你正式上课的时候吧?”

      “诶诶诶!!妈妈,是真的吗?”

      萧媚瞪了对面的黄明一眼,但看着那女儿充满希望的眼神,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那一瞬间,小幼女的眼里失去了高光,片刻后更是哇哇大哭,跳下自己妈妈的怀抱后,迈着两只小短腿就跑走了。

      对此黄明和萧媚却一反常态的不为所动,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像是在等什么人。

      果然,萧嘉儿哭声消失后,图书馆里忽然就刮起了一阵风,而伴随着微风,一个紫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黄明身后。

      与二十年前相比更显成熟的毒岛冴子穿着一身不那么显身材的紫色和服,紫色的长发尽数绾起,这个人身上都充满了大和抚子的温柔气息。

      黄明尽力仰头向后看去,而知道他什么意思的冴子微微一笑,弯下动人的腰肢,轻轻地吻了上去。

      片刻后,冴子才有空闲说出她的来意

      “夫君,嘉儿…刚才来过这里吗?”

      “哦,可能是感觉到了冴子你的气息,刚刚跑掉了。”

      “唉~”冴子罕见地叹了一口气。“那孩子明明有如此强大天赋,为什么就是不肯好好努力呢?”

      “小嘉年纪还小,现在正是贪玩的时候,其他的孩子在她这个年纪可还在静香那里陪她玩呢,不要太过于苛求了。”

      “可是…”

      “哎呀!没事的,你就放心吧,绝对不会浪费掉她那份天赋的。”

      黄明伸手拉过毒岛冴子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想到这里,心头一阵意动,黄明就悄悄地在冴子的手心里撩拨了几下。

      心领神会的大和抚子宠溺地笑了笑,原本放在肩膀上的手掌就顺着某人的胸膛摸了下去

      …………

      “啧…”

      就在这时,书桌对面传来了充斥着不满的声音,黄明回过神来,发现萧媚正臭着一张脸,有些烦躁地翻着书。

      “啊,吃醋了?”

      “没有!我为什么要吃你的醋啊?”

      “…啊这,我还以为你们睡过一张床之后,关系就会亲如姐妹呢,我记得上次你们不是都亲在一起了吗?”

      “你你你…胡说什么啊!我先先先…回去了。”

      听到黄明提起那天的事情,萧媚瞬间就涨红了脸,脑袋上甚至都开始冒烟了,站起来结结巴巴地说完后,转身就想跑路。

      可是她还没走几步,一具熟悉的肉体就从身后贴了上来,同时她的胸口也感受到了一阵温暖,耳边则传来了让自己有些腿软的吐息。

      “你想干嘛?”萧媚红着脸明知故问。

      “当然满足你的愿望了,来创造新生命吧…”

      “唔~”

      …………

      “满足了满足了,我现在感觉充满了Power!”

      傍晚时分,站在图书馆的窗户前,黄明一脸舒畅的吹着风

      不过虽然现在的他很靓仔,但是之后打扫战车的时候就有些狼狈了。

      费了一番功夫,清理干净现场,然后将穿戴整齐的萧媚交给了三女儿。

      顶着三女儿看禽兽的鄙视目光,黄明神态自若地嘱咐了几句,却被她不耐烦地打断了,这东西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她都快背下来。

      在图书馆门口,挥手向她们告别后,黄明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忽然开口道:

      “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急。”

      “没想到?是因为铃没有传消息给你吗?”

      书架的阴影里忽然站出来一个窈窕的身影,金发披肩,一张小脸和黄明竟有八成相似,差不多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少了几分棱角,而更显柔美。

      更重要的是她的左眼里也有几道散发着微光的裂缝,虽然不及黄明耀眼,但本质上是一样的。

      “啊哈,看来她是不小心暴露了呀,这个间谍可真不合格。”

      “不,是她主动说出来,父亲你可能不知道,对铃而言,只要你在一天,她就永远无法得到冴子妈妈全部的爱。”

      “啊?等一下,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了不得的玩意。”

      原本一脸沉稳的黄明瞬间破功,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大女儿。

      依依脸色如常的继续说道:“我说的是实话,铃一直都有些心理问题,只是父亲你对他关注得太少了,所以才没发现。”

      事实上,铃原话不仅如此,还包括了囚禁父亲、夫目前犯等等更加恶劣的打算,如果让父亲知道了她的全部想法,那就是不是一顿说教能解决的了。

      身为大姐,必须要避重就轻,不能让自己的妹妹们受到太大的伤害

      “抱歉抱歉,等结束后,我一定在会找她谈谈,辛苦你这么多年帮她矫正了。”不然以冴子的敏锐应该早就发现了自己女儿的异常。

      “这是身为姐姐应该做的。”依依不卑不亢地说道。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黄明摇头失笑。“真有姐姐的样子啊。”

      但是忽然他又脸色一变,严肃地看着依依。

      “你…看到了多少?”

      第一次,依依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尴尬,她扭过头,低声说道。

      “全部…”

      噔!噔!咚!心肺停止。

      “…第一重历史中,龙神曾是高塔之王的长女,原本应该是高塔的继承者,但是这个事实却别高塔之王隐密在辉光中,即使是司辰也无法寻找到……”

      ——《林地上的某一块苔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