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未久视频完整版

      有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有阴影的地方必有不愿暴露的身影。

      在伊吾卢等待接头人的时候,亦有三人在暗中盯着他,分别隐藏在不同方位。同时,三人的跟踪本领也各不相同。

      先是马家帮的马匪喽啰,他最先被另外两人发现,所以这二人跟踪伊吾卢的时候,巧妙的避开了马匪喽啰的视线,出现在他们身后。

      接着是吐蕃密探,再然后是唐军斥候,这两人本领实际不分高下,都很善于隐匿行踪,潜伏手段更是了得。

      但是,唐军斥候是聂军原本的部下,他的运气显然要好很多。伊吾卢离开的时候经过了北街,斥候偶然发现除了马匪喽啰在跟踪之外还有一个人在跟踪伊吾卢,于是他利用北街人多口杂,故意落在人后,成了最后一名。

      所以在这场跟踪游戏之中,唐军斥候占据了一定优势,始终没有现身。

      也是这场跟踪,唐军斥候从装扮上发现对方是消失不见的那些神秘人,一时间欣喜如狂,盯着伊吾卢的同时盯上了吐蕃密探,决心这一次再也不弄丢对方踪迹。

      伊吾卢耐心等着阿合奇阿洪的联络人,潜伏的跟踪者暂时都没动静,静静地等待着。这种情况也是跟踪的常态,很多时候即使发现了目标,可为了得到更大,更有用的情报,跟踪者也会耐着性子陪着。

      时间慢慢过去,就这样僵持了一刻钟。

      孟天浩不动神色继续寻找伊吾卢的身影,时不时故意东张西望,是不是探头探脑,看的追踪孟天浩的人迷惑不解。

      突然。

      呼救声传来,惊动了孟天浩。

      “师傅,救命啊!阿思摩跟史明威被阿托木抓住了!”

      时间往回倒一段。

      巴丝玛北街,联排房隔壁,阿托木坐在椅子上,身边几个边兵伪装的打手,在阿托木面前,两个被打的面目全非的男人被绑在柱子上。

      “阿思摩,史明威,没想到你们两个嘴还挺硬的!”阿托木煞有介事的调侃道。

      “难道你们以为自己那三个废物兄弟会来救你们?”

      “如果不想在吃苦,就老实交代那老头到底什么来路,你们把箭筒搬到哪去了!?”

      史明威不言,他嘴角一翘,一口血水吐了出来,冷冷的笑了一声。

      阿思摩狠狠地盯着阿托木,道:“师傅一定会收拾你们的,给我等着!”

      “好,好的很!”阿托木站起来,道:“接着打,我看他们嘴能硬到什么时候”

      旋即,一壮汉手拿皮鞭,猛的一挥抽在了阿思摩两人身上,顿时皮开肉绽,惨叫不断。

      与此同时,也烛三人正带着伤,向喀拉湖北面逃去,他们此行是为了寻找孟天浩搭救同伴。

      “阿思摩他们两撑得住吗?”也烛边跑边道。

      歌安目光焦急的搜索孟天浩,说道:“不知道,为今之计只能尽快找到师傅,只有师傅能救他们两了!”

      阿那咒骂道:“可恶的阿托木,居然比我们还卑鄙无耻,专门等到师傅离开之后对我们下毒手”

      为孟天浩弄到箭矢,又得了一大笔奖赏,还有可能拜师学艺,阿思摩五人兴高采烈的找了家酒馆,决定好好庆祝一下。

      可曾想,他们五人刚坐下,阿托木就带着手下杀了过来,打伤三人,抓走了两人。

      如此,才有了那声求救声。

      孟天浩耳朵一动,扭头看向巴丝玛方向,道:“那五个混小子遇上了麻烦!”

      旋即,孟天浩心里一合计,决定先救人,拔腿就往回跑。

      与此同时,孟天浩心一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顺手把两个尾巴也解决了。

      只见孟天浩先是迎着阿托木派来的人冲去,同时还拔出了双刀。

      这两人因为这声呼救短暂失神,没来得及逃跑,又见孟天浩冲杀而来,一副杀气冲天的样子,顿知自己已经暴露。

      旋即,极速的孟天浩突袭到这二人面前,双刀刀光同时一闪后又插肩而过,一道红线出现在他们脖子上,被孟天浩瞬间秒杀。

      很快。

      孟天浩寻着声音,找到了也烛三人,道:“怎么了!”

      “师傅!!”也烛三人泣不成声,把来龙去脉简短到来。

      孟天浩牙关一咬,道:“带我去找他们两!”

      情况紧急,孟天浩也没刻意叮嘱也烛该怎么称呼,也算是默认了这五人拜师的心思。

      一开始,孟天浩并不喜欢阿思摩五人,好赌,好酒,好女色,好好的年轻人活成了烂人。他们在孟天浩眼中亦是烂泥扶不上墙,找他们帮忙也只是威逼利用而已。

      所以孟天浩才会用钱来支付报酬,只想用买卖的方式确定彼此关系。

      可随着第二次他们五人尽心尽力,孟天浩也在心里温柔了几分,决定不难为这五人。毕竟他们偷鸡摸狗也是为了生存,毕竟谁人年轻不犯点错。

      北街,孟天浩跟着也烛三人再次返回,直奔阿思摩被囚禁的所在之地。也烛三人并不是无脑逃走,他们利用以前踩点的习惯,先是确定阿托木他们现在的的位置,这才去找了孟天浩。

      “师傅,人就在那里!”目的地外面,两个打手无聊的在门口,阿那几人躲在转角示意了一下,孟天浩紧紧的盯着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联排房。

      “联排房!?”孟天浩道。

      歌安点头道:“嗯!”

      “这一片包括联排房都是艾则孜的敛财的地方,以前是艾则孜手下沙依然在帮忙打理,后来沙依然被马匪杀了之后,貌似换了一个人”

      艾则孜在巴丝玛黑白通吃,关于他的小道消息满天飞,歌安能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北街公开的事。

      “看来这个阿托木也是艾则孜的人!”孟天浩道。

      也烛痛心疾首说道:“对啊!”

      “阿托木藏的很深,估计是艾则孜安排在北街暗处的人,我们也是才知道,要不然怎么会着了他的道。”

      孟天浩教训阿托木不久后艾则孜就带人赶了过来,如此动静怎么不被旁人看到,所以在人们闲聊之中,也烛这才知道了北街黑道大佬居然也是艾则孜的人,悔不该当初!

      “我明白了!”

      “你们先躲起来,我去去就来!”孟天浩道,反正他们本来就在对付艾则孜,多杀一个也不多,孟天浩索性直接动手了。

      旋即,孟天浩踏步而出,手持双刀杀了过去。

      “什么人?”

      话刚落音,孟天浩的刀就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屋里,敌人共六人,个个带着杀人利器。

      阿思摩已经叫不出声,史明威已经被打的昏迷过去,但他们两依然咬死不说,气的阿托木暴跳如雷。

      等门外传来声音,只听到嘭咚一声,孟天浩就已经猛的一脚踢开了门。

      “听说你们再找我!?”孟天浩看着被打成血人的阿思摩,又盯着史明威扫视了一下,冷冷的对阿托木说道。

      “老夫不用你们找,现在就在你们面前了!”

      阿托木惊了一下,随即盯着孟天浩染血双刀,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外面的人呢?”

      孟天浩踩进屋里,堵住门口,晃了晃手中带血的双刀回答道:“怎么,现在你眼瞎吗?”

      “可以告诉,不但门口这两个,你派来跟踪我的两个,我都送了他们一程”

      阿托木不敢小嘘孟天浩,对方能空手放倒他,就能现在杀了他。

      阿托木不动声色让手下做好准备,旋即故作镇定问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谁,就不怕以后被报复?”

      孟天浩冷哼道:“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你觉得两句话威胁我一下,今天就能活着离开这了?”

      “好,好的很!”这次阿托木早有准备,只见他刷的一下抽出腰刀,恶狠狠说道:“都一起上,弄死这老家伙再说!”

      说完后,阿托木自己往后缩了一点,孟天浩邪魅一笑,迎战。

      两人手持马刀同时攻击孟天浩,只见孟天浩双刀刀影闪,左挡一人快攻,右刀突刺,毙敌一人,压制一人。

      马刀落地,哐当一声,突然,一根皮鞭又抽来,带着阿思摩两人的鲜血,直取孟天浩头顶。

      孟天浩蹬腿后退躲过攻击,刀身一斜刻意让皮鞭缠住,猛的一蹦,只听见嘭的一声,皮鞭被锋利的刀刃隔断。

      旋即,孟天浩脚一踩,地上马刀飞起,一踢,刷的一下射进一人胸口,再杀一人。

      战斗眨眼就死了两人,阿托木顿觉胆寒,看似耀武扬威在厉声吼叫,实则偷摸想逃出去。

      孟天浩哪能让他逃走,反手一刀就逼退阿托木,逃跑不成,阿托木虚张声势的大叫道:“老头儿,我们是艾则孜大人的人,你这是在找死”

      孟天浩杀气不减,骇人的气息犹如魔王,他道:“杀的就是你们!”

      说话间,孟天浩又一刀击杀一人,刀锋上点点红殷无声滴落,更是恐怖。

      阿托木已知今日不可善了,大叫着提刀杀来。

      孟天浩无惧,双刀交叉,时攻时防,堵住唯一出路的同时,独战剩下的三敌。

      半盏茶后。

      孟天浩面前躺着六具尸体,阿托木瞪着眼睛死不瞑目,他没想到,只是一次简单寻人的任务,只是抓了两个混混,居然会被一个不起眼的老头儿杀死在屋里。

      “这老头好强,难道他跟艾则孜大人有深仇大恨吗?”阿托木断气的那一刻如此想到。

      孟天浩见敌人全部毙命,这才大叫道:“你们进来吧!结束了”

      旋即,也烛三人探头出现在门口,看着地上的尸体倒吸一口冷气。

      阿思摩被松绑,放了下来,他缓缓的睁开了眼。

      “师傅,你来救我们了?”阿思摩盯着孟天浩,虚弱的问道。

      “嗯!”孟天浩查看了一下阿思摩跟史明威的伤势,皆是流血过多体力不支才显得虚弱,史明威更是昏迷不醒,孟天浩道:“你们两需要找地方休息!”

      突然,阿思摩两眼含泪,哭泣道:“师傅,请你放心,阿托木问我们你的身份,箭矢藏在哪,还打我们,但我们什么都没说”

      靠敲诈勒索混迹在北街的阿思摩五人,本是见风使舵的主,可他们决心拜在孟天浩门下学艺,这才难得的硬气了一回。

      孟天浩突然对于他们守口如瓶的行为很感动,要不是阿思摩两人咬死不说,或许后面还会影响到作战计划。

      因此举,孟天浩发现阿思摩五人也有优点,慢慢纠正的话还有挽回的余地,他欣慰的点头道:“有骨气,今日之事做得好,我会记在心中”

      阿思摩听到自己被夸奖,含泪咧嘴一笑,也昏了过去。

      待到也烛三人背起阿思摩两人后,,孟天浩道:“这里的事估计很快就会传开,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现在就走!”

      旋即,孟天浩几人离开了这间布满血腥的屋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