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归来下载

      事后,梁正贤搂着王嫚妮躺在床头。

      “嫚妮。”

      “嗯?”

      张了张嘴,话到嘴边被梁正贤咽了下去。他实在是受够了,不想再看一次,那令人作呕的嘴脸。

      “我们去买菜做饭吧,有点儿饿了。”

      “好啊。”王嫚妮甜甜的应下。

      两人收拾一番,买菜做饭,情意绵绵。

      这一夜是最后一把了,梁正贤格外放肆。

      第二天,梁正贤开着他之前给王嫚妮的车,送她开开心心的去上班。

      随后联系了一下收二手车的,想要把车卖了。但因为着急被压了不少的钱,这让梁正贤比较心疼。

      不过同内心深处的骄傲相比较,他觉得还是损失点儿钱好。

      回到王嫚妮的出租屋收拾了一下东西,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买了最近飞英国的机票,他有那里的国籍,在那边他也会自在很多。

      一通忙活,下午飞机起飞。

      梁正贤走了,带着对王言刻骨的恨意,带着对未来的不确定,带着他那支离破碎的骄傲,走了,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他知道,王嫚妮一定会歇斯底里,会从出生到入土的问候他。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过客而已。

      王言收到消息后,还是挺诧异的。

      他一开始觉得把赵静语整走,再把梁家干倒。以梁正贤的操行,很大可能会和王嫚妮俩结婚。

      但是他真没想到梁正贤竟然没这么做,而且还受不了打击、压力跑路了。

      王言不禁反思,他太想当然了,还是忽略了人的复杂性。

      就好像陈屿让他安排的那么花花,依然会回来帮助钟晓芹?像梁正贤都混到那程度了,依然有着自己的骄傲?

      他能说什么?说梁正贤那犊子是各种玩弄女人、玩弄感情、玩弄人性却依然有良知、有底线的好人?说陈屿是明知钟晓芹跟阳光男孩俩不清不楚还依然出手帮忙,想要复合的痴情好男人?

      王言想了想,既然王嫚妮逃过一劫,那就不折腾她了,算她命好吧。咋说有过三次接触呢,而且整的还挺到位的。

      其实王言这么做,也只是有点儿看不上她而已。她要是不在王言面前装孔雀,王言都不带勒她的。毕竟老娘们,小姑娘的那么多,又何止一个王嫚妮?顺手折腾一手就行,没有用就没有用,没必要刻意针对。

      梁正贤不同,本来看着就不顺眼,还非得跟他俩装个逼,那不收拾他收拾谁啊。王言倒是也没想着赶尽杀绝,要不然躲国外就好使了?就看梁正贤的命到底硬不硬吧。他要是硬,整不好还能起来,但综合梁正贤这次跑路来看,精神头都打没了,王言估计够呛了。而要是不硬,那就是活该,自生自灭吧。

      钟晓芹、钟晓阳这俩玩意儿就不说了,没啥意思。还是得看陈屿自己了,他能做的都做了,爱咋咋地吧。

      “怎么了?”一旁的顾佳见王言看了眼手机就在那发呆,好奇问道。

      “啊,没什么,想到一些事儿,问题不大。东西都收拾好了?”

      顾佳点头:“嗯,完事儿了。”

      王言转头对许子言道:“子言,你要带给那里小朋友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哎呀,昨天就好了,快走吧爹,我都等不急了。”

      “好嘞,那我们出发喽。”

      许子言一边蹦一边跟着大声喊:“哦耶,出发喽,出发喽。”

      说完,发现顾佳没动静,不保持队形,觉得差点儿意思。向顾佳撒娇道:“妈。。。”

      被许子言弄的哭笑不得,顾佳无奈道:“好好好,出发,出发。”

      王言一手一个大皮箱,顾佳拿着一个小一号的,许子言自己背着个大袋子。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的又一次踏上了旅程。

      顾佳前一阵儿说要去横路村,当时王言就答应了。

      正好最近有流感,尽管许子言体质好,可顾佳还是不放心。给许子言请了个假,正好就带着许子言一起去了。

      这次去还是开上次的房车,倒不是为了看风景,毕竟上次看的差不多了。主要还是路上方便点儿,更自在,累了休息一下也舒服。

      王嫚妮下班回到家里,没有看见梁正贤的身影。

      换鞋的时候,看到鞋少了心里有点儿奇怪。但也没往多了想,毕竟最近梁正贤给她感觉一直都很忙。

      可是在屋里转了两圈,她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屋中属于梁正贤的东西基本都没有了。

      王嫚妮想到了什么,略有慌乱的从包里翻出手机,直接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听见手机中传来的声音,挂断电话,打开威信。

      她的置顶就是梁正贤,手指略带颤抖的打字发消息。

      结果消息是发出去了,等了半天也没有回答,石沉大海。

      梁正贤走的时候就把卡给撅了,威信也不用了。毕竟他不想和以前认识的那些人再联系了,更何况人家也看不上他,他也联系不着人家了。

      王嫚妮不甘的一遍一遍的打着电话,一遍一遍的发着消息。甚至换别的号码,发消息,打电话。

      忙活半天,徒劳无功,终究一场空。

      颓然的瘫坐在地,蓄了半天的泪水终是滑落眼眶,王嫚妮放声大哭。

      他们之间最近也没有什么矛盾,每天都是甜甜蜜蜜的,她不明白梁正贤为什么不告而别。早上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王嫚妮脑中开始放电影,从邮轮上的初相识,一直到现在的人消失,那一幕幕在脑中浮现。

      多年的夙愿对她招了招手,转瞬消失。她想要抓住,却不知去哪里抓,又怎么去抓。

      她伤心,她难过,她歇斯底里。

      站起身开始打砸、撕扯身边的东西用以发泄,大哭着咒骂梁正贤。

      有对梁正贤的不舍吗?肯定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陪伴许久的猫猫狗狗没了都得哭两嗓子,适应一段时间。更何况是每天睡她的梁正贤呢。

      砸也砸了,这屋子也祸害的差不多了,她也累了。

      或许是一番剧烈运动有些渴了,王嫚妮起身拿了瓶酒。

      喝一口酒,想一想事儿,再继续哭一哭。就这么不知什么时候在地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日上三杆。

      宿醉醒来的王嫚妮感觉浑身不适,她发烧了。

      伤心之下,又喝了那么酒,还在地上睡了一宿,虽然有毯子,可难免病气入体。

      给店长发了个消息,请了几天假,她现在哪有那心思上班啊。

      也没起床,继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姜辰这边对王嫚妮也是有念想,自打再次相遇之后没事儿就问候两句,王嫚妮也会客气的给予回应。舔不舔的不提,能收到心心念念的人的回复,这可以说是他最近的一点儿小快乐?

      今天姜辰照常的问候,可等了大半天没有收到回复,他有点儿担心王嫚妮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打电话电话不接,发消息消息不回。

      实在是惦记的不行,姜辰找到了王嫚妮上班的地方。

      “您好,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您。”门口的人礼貌问候。

      “哦,不好意思,我找一下王嫚妮。”

      “昂,曼妮姐今天请假了。”那人强忍八卦,没有多嘴乱问。

      “那你知道她住哪里吗?”

      “不好意思,这个真不知道。”

      “好的,打扰了,谢谢昂。”

      “客气了,您慢走。”

      姜辰在外面转悠了两圈,想到了钟晓芹,上次听说她就在这里的物业。

      赶紧的去找钟晓芹,以期获得关于王嫚妮的消息。

      钟晓芹这边沉冤得雪,也为公司出了回风头。毕竟回头公司可以整个这奖那奖的再秀一下,还能再鼓吹一下自家企业文化啥的,也算是钟晓芹突出贡献了。

      所以今天钟晓芹回归,收获了同事、上司的鲜花与掌声,表扬与认可。

      只要不想那两个男人的糟心事儿,钟晓芹的心情一直很不错。

      正在那开开心心的做表格呢,听到同事说有人找她。

      奇怪的走出来,就看到站在那的姜辰。

      “啊,是你找我啊,有什么事吗?”

      姜辰看到钟晓芹,赶紧的上前问道:“你知道嫚妮的消息吗?我一直联系不上她,担心她出事。”

      “什么?你等等我打电话看看。”说着钟晓芹掏出手机,赶紧的给王嫚妮打电话,发消息。

      结果一样,电话关机,消息不回。

      钟晓芹也有点儿担心了:“我知道她家在哪里,你等等我去请个假。”

      领导问明原因,非常痛快的就给假了。一是刚表现完吗,关照一下正常,二是人之常情,领导也理解。

      两人赶紧的叫了个车,到了王嫚妮家。

      “砰,砰,砰”“叮咚,叮咚,叮咚”

      连按门铃,带砸门。

      屋内沉睡的王嫚妮终于是听到了动静,挣扎的爬了起来去开门,让二人进来。

      “你们怎么一起来了?”看到姜辰、钟晓芹联袂而来,王嫚妮很费解。

      “我。。。”姜辰张嘴想要说话。

      钟晓芹嘴快,说道:“姜辰担心你,又联系不上,最后找到了我,然后我俩就过来了。”

      说着,看了看王嫚妮,钟晓芹继续道:“嫚妮,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还有屋里怎么这么乱?”

      没用王嫚妮回答,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钟晓芹叫道:“呀,这么烫?你喝药了吗?”

      王嫚妮扫了一眼姜辰,摇了摇头。

      “你快去躺着吧。”说着就扶王嫚妮躺回了床上。

      看王嫚妮那惨样姜辰挺难受的,想说话被打断也挺难受的,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着接了一杯水递给钟晓芹,就在凌乱的屋中翻找起药来。

      “发生什么事了,嫚妮?”把水递给王嫚妮,钟晓芹问道。

      王嫚妮喝了口水,润了润干裂的嘴唇、喉咙:“梁正贤跑了。”

      “跑了?不告而别?”

      王嫚妮点了点头。

      “为什么啊?之前听你说还满脸幸福呢,怎么突然就跑了?”

      “我也想知道啊。昨天我下班回来他就不见了,怎么也联系不上。”

      “一点儿消息没有?”

      “没有!”

      “一点儿征兆没有?”

      “没有!”

      钟晓芹也奇怪道:“这是为什么啊?”

      自嘲一笑,王嫚妮道:“谁知道呢。”

      看王嫚妮状态不对,钟晓芹也不说了:“好了,好了,姜辰你找到药了吗?”

      “正好找到了,你说巧不巧。”捏紧的拳头松开,赶紧的把药拿过去,让王嫚妮喝了。

      钟晓芹给王嫚妮盖上被子,让她好好躺一会儿。

      “你先收拾着,我去买点儿菜,看她那样就没吃过饭。”说完,钟晓芹就出去了。

      姜辰应了一声,忍着对梁正贤的怒火,对王嫚妮的心疼,继续默不作声的收拾东西。

      刚才她们俩的对话,姜辰听了个全。

      他念念不忘的女人,别人玩完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搁谁他也不能好受啊。

      但是他又能怎么样呢?只能是默默的收拾屋子了。

      钟晓芹买菜回来,姜辰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和钟晓芹俩人一起做了几个菜。

      叫醒了昏昏沉沉的王嫚妮,三人一起吃了口饭。王嫚妮那状态,他们也没说闲嗑,默默的吃完了饭。

      又照看了一下王嫚妮,钟晓芹就先走了。

      刚才她妈来电话了,让她去医院。

      钟晓芹走后,姜辰又是一番洗洗涮涮,归拢好了厨具。

      来到卧室,盯着熟睡的王嫚妮看了好一会儿,脸色复杂。

      最终叹了口气,走了。

      “咣”

      听见关门声,王嫚妮睁开了双眼,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也不知再想些什么。

      钟晓芹赶到医院,病房内的气氛相当古怪。

      陈屿躺在床上不说话,陈旭歪歪愣愣的倚在床上看着老两口略带敌意。

      老两口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们哥俩。

      见钟晓芹进来,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看。

      被看的毛楞的钟晓芹不明所以的问道:“怎么了?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钟晓芹的爸爸当先开口:“今天下午,我们在你二姨家回来,楼下碰到几个邻居,说是前段时间你的个人信息都泄露到了网上。离婚了。你妈妈跟她们大吵了一架,还说不可能呢,结果人家把证据拿出来了。”

      说着拿出手机,翻出照片,递给钟晓芹:“你看看,上面写的。你妈妈差点高血压病发,好赖的控制住了,刚吃了药就过来了。”

      “所以这个事情,今天必须说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钟晓芹她妈接话,对陈屿道:“陈屿啊,你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陈屿还没说话呢,陈旭先炸毛了。扑腾一下坐起来就要说话,他可是什么都知道。再说他哥这老丈杆子、老丈母娘对他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对他老娘也是颇有微词。以前还能忍着不说话,现在可不想惯他们毛病。

      “陈旭,你给我老实呆着。”陈屿一声大喊,制止了陈旭。

      陈旭张嘴就想说话,结果陈屿一个眼神儿过去他就老实了,愤愤不平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老两口也被陈旭过激的反应唬的够呛,钟晓芹她妈张嘴就想说陈旭,还是男人理智点儿,拉住了她,他们过来是解决问题的,不是再生事端的。

      看老两口稳住了,陈屿才说道:“妈,真不是因为这个。”陈屿虽然心里也有不爽,可叫了好几年爸、妈了,对老人还是尊重一下子。

      “那是因为孩子?”

      “也不是。”

      “那就没大事儿啊,晓芹是被我们惯坏了,有点儿任性。可两夫妻过日子,床头打架床尾和,有什么不能商量着来,非得闹到离婚的地步啊。”

      钟晓芹能搬走,那就是想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说道:“妈,你别问了。我跟你说吧。”

      “我们离婚就是性格不合,我想要生活中有点儿浪漫,可陈屿总是一潭死水。”

      “我想要个孩子,可陈屿打心底不想要。”

      “陈屿,当初结婚时因为结婚而结婚,对吧?”

      陈屿没说话。

      钟晓芹继续道:“爸、妈,我当初也是为了你们结的婚。现在我们是为自己,就是想要过好自己的日子,不想再为了谁了。”

      “所以你们不用劝了,这件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我们就是离婚了。”

      钟晓芹的父母沉默不说话,陈屿认真的看着钟晓芹,陈旭在一边咬牙硬憋。

      沉默了一会儿。

      “你大了,我管不了你了。行了,陈屿你好好养伤吧,我们走了。”钟晓芹她爸说道。

      说完带着正难过的钟晓芹她妈走了。

      钟晓芹与陈屿双眼对视,没有说话,转头跟着走了。

      看人都走了,憋了半天的陈旭爆发了:“不是,哥,他们。。。”

      “闭嘴。”陈屿大喊,让陈旭到嘴的话又憋回去了。

      他知道陈屿不好受,可不说出来他也难受啊,就在那哼哼唧唧的硬挺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