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歌手邓超帮唱

      “什么?你要学神通法术?”

      玄阳殿内,听着阳顶天那清润稚嫩的嗓音,阳云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神通法术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学会皮毛容易,但想要参悟至精深,想来哪怕以仙魂体的逆天天资悟性,也要耗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现在对他这孙儿来说,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不仅有战魂体的原因,更有着来自同代人的压力。

      尤其是关于太阴神女一事,族内很多人颇有微词,需得阳顶天展露实力,压下那些不满。

      所以,有那参悟神通法术的时间,不如努力修炼,尽快地将实力提升上去,到时候吊打一切不服。

      那些现在心有微词的族人,也不会再质疑阳顶天的神子身份,及一众族老的决定。

      “爷爷,孙儿现在已经跨入神海境九重天,但空有一身力量,却无法完美的发挥出来,唯有修炼神通法术。

      而且,修炼神通法术后,也能熟练地运用自身力量,将基础夯实稳固。”阳顶天眨了眨眼,修长的睫毛扑闪颤动,眼神清澈如泉。

      “也是。”

      阳云霄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沉吟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虽然答应了,但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虽然阳顶天说得没错,但以他阳家的底蕴,想要让一个晚辈修为夯实再容易不过。

      况且有他在侧盯着,怎会让阳顶天出现根基不稳的问题。

      不过,为了掐灭阳顶天想要修炼神通法术的心思,他这才答应了。

      到时给他一门繁复玄奥修炼难度极大的武学,一段时间学不会,以他那小孩子的性格,自然便会放弃,从而一心修炼。

      第二天,阳云霄同往常一样一大早便来到玄阳殿。

      看着盘坐在殿宇内修炼,身躯笼罩着灿灿金辉,灵气犹如水波环绕流淌的阳顶天,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他晨修结束。

      很快,阳顶天结束修炼,双眼睁开,金光似闪电乍射,灵雾掀起波澜,眼巴巴的看着阳云霄。

      后者微微一笑,随手抛出一个光芒流转的卷轴,解释道,“此为九鼎通天诀,是我阳家一门顶尖武学,以法力凝聚神鼎。

      九鼎齐出,封天锁地,镇杀一切,威力强绝,堪比至尊法,入门要求极低,神海境便可修炼,族内很多人都有修炼。”

      阳顶天眼眸亮晶晶的,透着兴奋,道谢过后,忙不迭的翻阅起来,入眼金光灿灿,那一个个字符深邃玄奥,似有生命般,在跃动着。

      隐隐间,他眼里似有一尊镇天神鼎显化,镇杀一切,粉碎万物,气机强绝。

      阳云霄呵呵一笑,摸了摸阳顶天的头,笑着转身离去,心里颇为得意,仿佛见到了自家孙儿苦着脸知难而退的那一幕。

      当年他也修炼了这九鼎通天诀,可是足足用了大半年才堪堪入门,凝聚出一尊神鼎,且当时他的修为已破入神宫境。

      他这孙儿身怀仙魂体,天资悟性自不用多说,但稚子心性,又怎能忍受着修炼这武学的无聊孤寂,恐怕不到两三天,就会放弃了。

      笑着来到玄阳殿前,惬意的坐在四角亭中,轻抿着侍女奉上的茶水,腾腾热气成水雾,轻掩着他脸上笑容。

      时间缓缓流逝,日影西斜,金黄的光辉化作橘黄,照射在玄阳殿上,令其更添一丝威严。

      阳云霄端坐在凉亭中,自斟自饮,眼睛微眯着,好不惬意悠闲。

      身后威严的大殿中突然有着震天轰鸣之声响彻而起,一股澎湃力量波动从中席卷而出。

      “噗”

      阳云霄刚饮进一口茶水,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熟悉力量波动,眼睛猛地瞪大,口里茶水喷射而出,一阵咳嗽,转头望向敞开大门的殿宇中。

      一尊大鼎散发着炽烈的金色光芒,金焰腾腾燃烧,仿佛一轮太阳,光芒照破了翻涌的灵雾。

      鼎身之上,镌刻着一个个古老的符文,一条条玄妙纹路交织,在吞纳着殿宇内的雄浑如海的力量。

      一股唯吾独尊的磅礴气势,仿佛从远古时代降临,从大殿中席卷而出。

      阳云霄瞪眼张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嘶~”

      不等他震惊的起身,很快,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瞪得溜圆,似要瞪出眼眶,长大的嘴巴能够塞进一个鸡蛋。

      “三……三尊!”

      看着那如骄阳升腾显化出来,释放出无尽光辉的神鼎,阳云霄狠狠咽了口唾沫,回神过后忍不住揉了揉眼。

      光芒渐渐散去,那磅礴的气势及狂暴的力量也逐渐消失,很快阳顶天从大殿中走出。

      白衣白发,脸庞俊秀,小小地身躯释放出灿灿金辉,太阳余晖投射而来,俊秀的脸庞泛着晶莹的光泽。

      看着脸色恢复平静的阳云霄,失望的瘪了瘪嘴,随即惊叹道。

      “爷爷,这九鼎通天诀果然玄奥复杂,这么长时间,我才堪堪参悟了一丝皮毛,九鼎也才能凝聚出三鼎,您是不是很失望啊。”

      阳云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眼角不着痕迹的跳了跳,但还是绷着脸,保持着威严,比平时少了丝和蔼,佯装失望的叹了口气。

      “的确是有些失望,看来我对你的期望高了点。”

      “哦,孙儿一定会更加努力的。”阳顶天低下头。

      “……”

      阳云霄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觉胸口发闷,感觉道心要崩溃,手里光芒一闪,抛出一个令牌。

      “以后想学什么,便自己去藏经阁寻找吧。

      不过你要记住,神通武学在精而不在多,修炼适合自身的,莫要将时间浪费在一些无用的神通武学上,还有,修为也不能放下。

      令牌内,有天宫地图烙印,以后除了老祖宗沉眠的祖地外,天宫各处你可随意前往。”

      说完,转身即走,步履匆匆,微风拂动长袍。

      阳顶天握着乌黑的令牌,看着阳云霄的背影,失落的瘪了瘪嘴,果然,自家爷爷对自己的表现有些失望了。

      随后他拍了拍脸颊,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有着成年人的意识,但还是会受到这身躯年龄的影响。

      低头看着手里冰凉的令牌,他很快收拾了情绪,眼里露出兴奋喜悦之色,眼神湛然生辉,终于可以走出这中央天岛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