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雅诗三级

      “为什么要找上我...我又不是魔法师,”陈富贵胆怯了,畏畏缩缩地说,“要是普通人也能办到的话,船上不还有很多普通人么,为什么偏偏找我?”

      “因为只有你是跟那只猫认识的。”男孩说,“那只猫跟关在船舱底的那个人也是认识,所以我们推断,你和被关押的那个人也是朋友关系。”

      “朋友么...”陈富贵说,“不就是开个锁嘛,朋不朋友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话虽如此,但那个牢房里有一座魔法阵的加持,你若是答应了去开锁,到时候,记住多穿衣服,戴上最厚的手套。”

      “不然,你的手可能会被冻得坏死,”男孩一脸认真地告诉他,“不仅开不了锁,自己的手还给搭上了,那可就麻烦了。”

      “而且,在这次行动的过程中,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所以,我们需要开锁之人对于被困之人的感情...”

      “以及由感情衍生出的毅力。”

      “到时候,不免会有一场恶战。”

      “我们会尽量引走那位魔法师,尽量避免无辜的伤亡。”

      “经过观察,我们单方面地认为你会是一个看重感情的人,所以,我们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这次行动,解救那个人,并且劝说他,必要时加入我们,一同参与作战,一举擒拿这一伙假冒魔法师的人。”

      “按你这么说,那...所谓的去圣地当魔法师是假的咯?”陈富贵沉默了许久,忽然说,“从一开始,这些人就没打算把我们带到去圣地么?”

      “是的。”男孩说,“圣地是公会本部的所在地,大部分高阶的魔法师都会驻守在那里,再往上还有大祭司,以及主宰天下的女皇陛下,面对如此阵容,即便是一位高达五阶的魔法师也未必能掀起什么大浪。”

      “他们盗用了他人的长袍,还斗胆前往圣地,这无异于自投罗网。”

      “也就是说...”陈富贵苦笑着问,“只要他们脑子里没坑,就断不会让我们这些人成为魔术师的意思么?”

      “诚然如此。”男孩点点头,没有否认。

      “那我还是回去吧...”陈富贵心虚地说,“我...不想在淌这趟浑水了。”

      “我看啊...我还是回家吧,魔法师什么的,既然我也当不了,魔法阵什么的,我肯定也破不开了。”

      “这当然没问题,我们不会强迫任何一个人加入我们,”男孩说,“只是,你不想知道么,被关在里面的人会是你认识那些人当中的哪一个么?”

      “他为什么会被关在里面,会不会他的本意是想来救你,只可惜出师未捷,就落入了对方的罗网?”

      镇子上的人都讳忌猫。

      能和那只破猫玩到一块的,除了那个家伙,还能有谁呢...

      陈富贵的心里早有了答案。

      只是他一直没有说,不知道是在逃避,还是在掩饰,掩饰自己的不知情,也就顺便藏起了自己的愧疚感。

      他想对自己说,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吉米被别人困住了。

      他就是忽然间看透了这个骗局,不想去什么狗屁圣地,当什么狗屁魔法师了。

      在那个生他养他的镇子里,他压根儿也不需要什么魔法。

      他的家里有的是钱,而钱这种东西,在这个红尘俗世当中,就是最好的魔法。

      所以说,他生来就是一位出众的魔法师,拥有着平常人终其一生也都可望而不可及的钞能力。

      借助这一项独特的能力,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许多常人无法做到的事,也可以买到许多常人只能仰望的昂贵货物。

      “那家伙是不是很能打啊,还长得傻里傻气的,”陈富贵低下眼帘,忽然说,“性格内向,还不怎么喜欢跟人说话,总以为靠自己的拳头能够摆平全天下的事。”

      “结果呢,啥也没干到,自己就先折在了别人的手里。”他轻声说,“所以,我的这位兄弟,他时常令得我很是苦恼。”

      “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要是干脆就不认识他好了,这对大家都好,他能少折腾一点,我也能少点儿麻烦。”

      “你知道他是谁了?”男孩问他。

      “除了那个爱惹麻烦的混蛋,我想不到谁会来这里救我。”陈富贵说。

      “但你还是决定要放弃他了吧,”男孩说,“请放心,我们不会责怪你,也不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人无完人,即便是分析,也会有出错的时候。”

      “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你不要暴露我们之间的对话。”

      “虽然,接下来的行动会在这次谈话之后进行适当的修正,而且那些人显然也会料到我们会出手。”

      “但我们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还请你尽快离开这里。”男孩又说。

      “对啊,我是想走的啊,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不想走了啊,”陈富贵说,“嘿,我兄弟被关在了那里啊,我这时候要是走了....”

      “我陈富贵可就是狗娘养的王八蛋了啊,以后睡觉不也安心啊。”

      “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了我兄弟怎么办,他问我为什么不救他,我又怎么回答?”

      “当王八蛋也终归比死了要好,破开壳之后,那就是乌龟了,”男孩说,“乌龟是寿命很长的动物。”

      “很多人想成为魔法师的初衷,就是想拥有比普通人更为悠长的寿命。”

      “可还是有很多的魔法师在他的寿命还没到达大限之前就死掉了。”

      “主要的原因,还是喜欢多管闲事,”男孩冷静地又说,“一旦遇到了超出能力范围的状况,无法解决,也没办法脱身了。”

      “那就为时已晚了。”

      陈富贵愣愣地看着他,想不懂眼前的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立场。

      是希望他加入呢,还是不希望他加入?

      怎么说着说着,就变得好像是在劝他回家那样。

      “我是希望你能够凭借自己的意志做出选择,”男孩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因为这次任务很重要。”

      他定定地凝视着陈富贵的眼睛,声音依旧透着某种过分的从容与冷静。

      “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一旦出现什么未能预计的失误,我和我的姐姐,还有我们的同伴,很有可能会因此而覆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