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伊在线高清视频在线

      虽然没有人怀疑姜老二是通过作弊考出这么好的成绩,但是他们其实心里还是不服气的。

      但是现在,他们没有任何的不服气,因为上面做题目的认真,就足以证明姜老二是真的为了高考努力了很多。

      “如果当初我也能认真点。。。”

      边上的人也是叹了口气,

      “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

      “都已经晚了。”

      “我们只能从现在开始各种的努力,努力争取考出一个好成绩。”

      “嗯,一定要认真。”

      很多人知道自己的成绩后,就在考虑自己应该填哪所大学,选择哪个专业。

      毕竟这牵扯到未来自己的工作,不能不慎重。

      对老姜家几个考生来说,真的是一点负担都没有,很是麻利的就把志愿给填报好了。

      老大姜承平选择了京城大学的法律专业,老二姜承安选择了水木大学的汽车设计专业,老三姜承英选择了京城大学的经济学专业,老四姜承雄选择了水木大学无线电专业。老五姜承辉成绩差一些,为了保险起见选择了京城的航空学院的航空设计专业。

      姜老二现在是特别的忙。

      本来他以为都已经把他的复习资料全部贡献出去了,就已经是没有啥大问题,没有人打扰他了。

      结果没有想到不是没有问题,而是有很多问题。

      大队里很多的落榜考生经常来找他,请教各种各样的问题。

      “姜老二,你帮我看看这道题目是如何解的。”

      “小安,你帮我看看,我明明步骤是对的,可是为何出来的答案是错误的。”

      从早到晚,姜承安可是累的半死,为何一个个的都要请教他,他承认自己的成绩是考的不错。

      可是全大队考的不错的不是只有他一人啊,还有很多人啊。

      其实他们可以去问大哥啊,老三、老四的理科是真的不错。

      “你大哥,他在队里办移交,我们只能找你。”

      他们不是不想去找姜承平,可是对方太忙了。

      姜老大每天忙着给生产队上课做培训,他们这些以后还要在生产队混的人,不能去打搅,不然队长记在心上咋办。

      要知道自从恢复高考后,知青这个名词就是一个过去的名词,不会再有知识青年下来接受再教育。

      也就是大队里的干活的人会越发的少起来,而活却有那么多不会改变,一想到以后他们要做的活会更多,他们就觉得慌。

      有些人成绩出来后,知道上大学没有希望,就想方设法和家里联系,希望能够回城。

      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回城,不过应该是人数不少,到时候干活的人只会越发的少起来。

      在这时候得罪队长是绝对是愚蠢的事。

      姜承安懂了,合着他是成绩好,然后又是高中还没有毕业,不用回队里干活,相当悠闲的人,当然了,姜承英和姜承雄以及姜承辉也是同样的待遇。

      得,既然他们这么信任他们,那就做点贡献,出头辅导一把算了。

      老姜家兄弟慢慢的给他们讲解起来,而周围不管懂不懂的人都围了过来,听的那是一个认真。

      结束以后,姜承安可以说是一步步的挪回家的。

      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立马给自己倒杯水,实在是太口渴。

      一杯水还不够,连喝三杯,才让姜承安不再倒水。

      而姜承安这么一番牛饮水的动作,可是让老爸老妈他们都惊呆了。

      “当老师的滋味不好受。”

      “知道么,一群人围绕着你求教,不停的给他们解答,累。”

      “如果遇到聪明的学生,好说,如果遇到太笨的人,说上几遍都不懂的人,真的是要崩溃了。”

      过了一会,姜承安缓过来后,直接就往床上一躺,

      “真的是太累了。”

      “脑子累。”

      “嘴皮子更累。”

      多亏了没有任何成绩要求,如果真的去当老师,上面对学生成绩有明确的要求,到时候搞不好整个人都要崩溃。

      “明天你还去给他们解答吗?”

      老妈轻轻的问道。

      明天还要继续?

      姜承安吓的脸都白了,

      “不去,不去,换人换人,明天老三去好了。”

      “我又不是老师,我是义务性质啊。”

      虽然帮衬一把是一把,算是积累点好人缘。

      可是也不能让他辛苦的犹如一个老师,从上午讲解到下午吧。

      “我今天讲了那么久,我都觉得我的喉咙要罢工了。”

      老姜之前就已经觉得自己的喉咙不舒服,感觉都出了血丝。

      “如果明天我继续这么辛苦,我应该可以直接报废。”

      就这样,兄弟几个排班,轮流出马辅导,一直搞到了年前才结束。

      到了年后,大家都在等通知书了。

      这个时候,无论是大队领导还是生产队干部,都很头疼。

      “别提了,现在谁还有劲头搞生产。

      现在大家都在想办法回城,我可听说了,现在国家的知青政策就要变了,有的地方单位里优先招知青,有的地方允许提前退休让知青子女顶替。

      还有人干脆撂挑子不干了,自己跑回去了。

      能走后门的都挖空心思走,现在大队办公室里每天都排着队等着批准呢。

      大队领导天天都躲着,跟知青玩捉迷藏。”

      老六姜承煌向来消息灵通。

      姜承安知道他说得都是事实,“上山下乡”在1978年这一年已经走到了尽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公开批评,一些知青遇到的不公平待遇得到披露。

      有人说,我们花了三百亿,买了三个不满意:

      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也不满意。

      有的人开始采取各种方法离开边疆,有的吞食金属,冒充患了癌症,办了“病退”;有的转插农村,搞“曲线返城”;有的以死相胁,搞“核讹诈”。

      在这一年的年底,从云南省开始,发生了知青大返城的浪潮。

      像老姜这样的考生却等不到这一天,因为77年的考生,大学是春季二月下旬开学。

      77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是在78年这年春天为考上的考生发录取书。

      早在77年12月中旬考完,就有人急不可耐的到处打听录取消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