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app苹果下载

      A4.凛风暴

      莫斯科铁道站台。

      11:20AM

      “头,按照窃听到的时间,目标将会在这里出现。那是我们派去的人身上的窃听器传回的,她们没有搜身。”

      站台口,一个男性看着打开的入站口,扶着耳内隐藏的耳机说道。

      “收到。注意盯好目标,这次可是个大单,拿下这单后就不用继续在生死道上混了。”耳机中传出了紧张而兴奋的声音。

      人群很快从入站口涌入了车站月台,男性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手机中的雷达屏幕上正一圈圈闪烁着,然而他所想见到的红色信号源既没有出现在他的屏幕上,也没有出现在墨镜上的全息投影。

      “头?目标还没到吗?”

      耳机中传来嘈杂的声音,随后是疑惑的声音。

      “那边说轿车已经停车好长时间了,你还没见到人吗?”

      男性有些慌乱,把自己腰间的粒子杀伤武器往里塞了塞,快步走出了站台。

      等他逛遍整个火车站,已是11:45,列车离站了。

      “头!我没找到她!”

      “肯定是你乱跑时丢失目标了!快点!通知列车上的同志!”

      11:45AM

      污染区入口。

      莫斯科——达斯特顿,N203铁道13B号列车。

      两个男人站起身来,对视一眼,默默地向车厢两边走去。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耳机中响起了信号源搜索的提示音,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列车后面的车厢里。

      两人不约而同地走向了列车的那个方向,然而,在走到货舱入口时,两人才发现红色的信号源在货舱中。环顾一周后,激光破门器被安装好。两人进入了黑暗的货舱,巡警也都没有在意这里,甚至连值班的人员都没有。

      两人打开了红色的信号源外的行李箱。

      一道闪光突然炸响,两人被炽热的白光遮住了双眼,随后是电火花的声音。

      “……”

      “真没用。”

      黑衣少女从行李箱中站起身,将长长的黑发撩到头后。

      “早知道就不该找这群人,还不如我自己来。”

      少女从行李箱中取出了两根闪着计时器的黄色塑料管,放在了车厢中,随后走到了列车的车门前。

      “各位,终点站到了。”

      少女,不,她也不是人类,甚至连人形都算不上。或者说,她恐怖的生物能力已经超出了两者的范畴。

      那个生物的袖子中白皙的手臂从中裂开,露出一道黑漆漆的炮口,红色的光芒开始聚拢,一两个巡警见状已经跑了过来。

      为时已晚。

      轰!赤红色的光束贯穿了车门,未知的生物从高速行驶的列车中跳下,涌入的除了热浪,还有闪烁绿光的坍缩粒子。

      “关闭车厢安全门——!”

      车厢间的隔离门应声关闭,而这侧的乘客们纷纷跪倒在地,不住地干咳着。污染的痕迹迅速出现在皮肤表面,一口口红色的血液伴随着内脏的碎片被吐落在地。不一会,几个双眼泛白,满身血污的尸体站了起来。

      E.L.I.D,因受到较低浓度的辐射感染而变异的生物,全名广域性低辐射感染者,它们会疯狂地攻击一切其他生物。与丧尸不同的是,它们并不为了食物,而只是被破坏的神经促使的攻击欲望。

      另一边,未知的生物丝毫不受污染粒子的影响,而是拿起了手中的遥控器。

      车厢中,计时器开始缓缓流逝。

      “让风暴洗礼你们……成为重启世界的新的锋芒吧——!”生物高举双手,吟唱着奇诡的诗句,随后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按钮。

      轰!!火光升腾而起,从列车后部迅速向前奔涌,吞噬了整辆列车。

      被人类叫做“涅托”的半人类半机械结构的生物放下了遥控器,嘴角露出了笑容。

      “要开幕了……父亲大人,您能看到吗?”

      两行清泪从这个冷血生物的眼边滑落,她转身,走入了污染区的深处。

      ……

      零氢遥望着燃起火焰的列车,叹了口气,坐回了越野车上。

      “为什么人类总会忘记人形一开始的用处就是进入污染区去探索的啊……真难怪他们会输掉谈判了。”

      碳笑了笑,按下了手刹。

      “零,你也有时候会低估人类的,不是吗?”

      零氢靠在了越野车的椅背上,伸出一只手,接住了闪着光的坍缩粒子,看着它在手中缓缓衰变。

      “大概也是这样的吧。”

      碳耸了耸肩。

      “要更换目的地吗?”

      “格里芬S14-7分区基地,去那里吧,就当在回一次格里芬看看。”

      她闭上眼,脑中想起了曾经的小队。

      “嗯……格里芬,那一段生活其实过得蛮好的。”

      12:00AM

      格里芬S14-7分区基地。

      秦末心不在焉地扒着饭。咖啡厅里那位叫做G36的女仆和春田的人形厨艺其实都很不错,但他此时没什么胃口——不知道是因为旅途劳顿还是吉采的一席话。

      “你知道前两任怎么死的吗?”

      “一任在夜里被WRT刺杀。”

      “另一任在行动中因坍缩污染的干扰和人形们失去联络,迷失在了黄区的森林里。”

      黄区当然是有森林的——不过是那种表皮斑驳,奇形怪状的变异树种。想想都是一幅阴森而诡异的画面。

      “最后人形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巨型E.L.I.D感染者撕开了身体。”

      他有些奇怪,曾经那个柔软的女孩是怎样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番话的,也许是在恐吓他,也许确实是真实发生过的。

      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说,像是根本不欢迎他来这里的样子。他们曾经的仇恨可没大到不共戴天的程度。

      秦末又扒了几口饭,喝了点饮料,就匆匆地走出食堂。然而就在路上,一个人形拦住了他的去路。

      “M1加兰德,长官。”带着棕色贝雷帽的黑发女孩说道。秦末并不太认识这些人形和她们的烙印武器——所谓烙印,即是人形的火力控制核心和武器建立的一对一特殊绑定关系,能大幅强化人形使用该武器时的作战效率。由于人形的出色效能,即使是几十年前的火药动力武器,现在也依然管用。不过,秦末并不认枪,二战中有名的步枪却只是听说过几个。

      但是这并不妨碍与一个可爱的少女交流。虽然说是人形,但秦末还是更愿意把它们当成她们去对待。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加兰德抱着步枪指向了门口。

      “有新的人形报道了,请您去查看一下,副官小姐也已经过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