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仓真菜2021年作品番号

      “我们走吧。”言东对陈宝说道。

      陈宝赶紧上前领路,言东将他的手往回一掰,陈宝的手复原了,二人往陈宝所说的鸡背山走去。

      刚到山寨门口,陈宝吓得腿都哆嗦了起来,言东忙扶住他的肩膀说道:“镇定点。”

      陈宝颤颤巍巍的来到寨门前,对上面喊道:“快打开寨门。”

      “呦,这不是陈宝么,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其他人呢?”寨门上的人问道。

      “他们还在山下拉线,快开门,我有重要的事见大当家的。”

      “开门。”寨门上的山贼喊了一声,寨门缓缓打开了。

      “爷,您请。”陈宝打了个手势,言东便走了进去,言东抓过陈宝道:“前面带路,去找你们老大,不然你会死。”

      陈宝忙走在前面,一步一步向山寨大堂走去。一路上言东四处打量着,发现这个山寨大约有几十人,并不算大。

      “到了。”走进一处房间,陈宝小声道。

      “陈宝,听说你找我有事,什么事?说吧,你身后这位兄弟是谁?”坐在正中央的人说道。

      言东听他的口气,自然他就是山贼的首领了,言东不由得打量着山贼首领,只见他穿着身兽皮,脸上有道刀疤,正在啃着一块肉。

      “首领,这位爷有话对你说。”陈宝颤颤巍巍的说道。

      “这位兄弟有什么话要对大爷我说,不会是想要加入我们鸡背山吧?”刀疤汉问言东道。

      “加入你们?和你们一起狼狈为奸,祸害无辜百姓么?”言东义正辞严的说道。

      “小子,我家大爷给你脸你不要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刀疤汉旁边一人说道。

      “我特来消灭你们。”说完言东动了,他如风一般来到刀疤汉的面前,刀疤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刀扎在了胸口。

      “你,你…”刀疤汉想要举起手指向言东可惜生机流逝,他永远的挂了。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众人看到言东鬼魅般的杀掉刀疤汉之后,纷纷吓得跪倒在地。

      接下来怎么办呢?全杀了?显然不现实,若是放了,又怕他们继续作恶。

      “算了算了,都滚吧,以后让我在撞见你们作恶,别怪我剑下无情。”言东决定放过这些山贼。

      众人如蒙大赦作鸟兽散了,陈宝走了过来对言东说道:“爷,我知道我们首领,呸,我知道这家伙这些年搜刮来的钱财在哪。”

      “带我过去吧。”言东对陈宝说道。

      在陈宝的带领下,言东来到了山寨的宝库,一进门,言东傻眼了,他开始以为没多少,结果发现竟然有满满的两大箱。

      “挑着它们,我们下山。”言东说完,陈宝找了个扁担挑着那两箱金银珠宝随言东下了山。

      “伙计,吃够了没,我们要走了。”言东对正在吃草的马说完,牵着马来到了陈宝的面前。

      “最近的城镇离我们有多远?”言东问陈宝道。

      “回禀爷,最近的城镇离我们这里有5里。”陈宝答道。

      “别管我叫爷,要叫叫少爷吧,对了,那个城镇里有官军么?”

      “少爷,城镇里没有官军,不然小的们怎么敢在此处占山呢。”

      “对了,这附近有多少山寨?”言东又问道。

      “大大小小的有十几座,少爷您不知道,我们丝木国是所有国家里最富有的,有钱人多,山贼自然也多。”

      这特么什么逻辑啊!

      “十几座,那你能找到他们的具体方位么?或者说你在其他山寨有认识的人么?”言东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平时各山寨之间倒是不怎么往来,但它们的位置小的却都有所耳闻。”

      “那好,我们先去城镇睡上一觉,明天去干票大的,如果你要是敢逃跑的话,那你就祈祷这辈子不要再遇到我。”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少爷您请。”

      言东骑着马,陈宝在后面挑着那俩箱财宝,像极了取经路上的二人。

      到了城镇,果然如陈宝所说的一样,热闹繁华,看来丝木国的人确实很富裕。言东让陈宝将财宝去商号换成了银票,这样便于携带。

      第二天,言东便在陈宝的带领下,又端掉了附近的三座山寨,所得来的金银全部换成银票。

      言东感觉自己真是厉害,山贼在言东面前仿佛就是个娃娃,陈宝更是像崇拜神一样崇拜着言东。

      短短十几天,周围的十几座山寨全部被言东洗劫一空,言东望着自己包裹里厚厚的银票,开心的嘴都合不上了,毕竟从小因为言东是个孤儿,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所以有些得意忘形。

      “陈宝,这些银票你拿着,做点小生意,以后不许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了。”言东临走时对陈宝说道。

      “少爷,你让我跟着您吧,我愿意终身服侍你。”陈宝跪下对言东说道,这段时间,陈宝真的对言东佩服的五体投地。

      言东其实也想要个跟班的,但陈宝就算了,一来陈宝虽然这段时间对言东佩服,但不等于忠心,二来陈宝山贼出身,言东还是对山贼很厌恶的,三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言东印象中的少侠都是一个人,穿白衣骑白马,这样遇到美女的几率大。

      所以言东很干脆的拒绝了陈宝,骑上了自己的白马,继续像玲珑城而去。

      “大白啊,你说我还会遇到那个少女吗?”言东之所以给自己的马取名大白,是因为洛爽的马叫小红。

      “大白啊,你说当初我怎么没问她叫什么名字呢?”

      “大白,你能听懂我说的什么吗?”

      ……

      一路上,言东对着大白自言自语,所言都是那天言东从山贼手里救下的那个少女,自从那一次对视,那少女的音容样貌就仿佛刻在了言东脑海里一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大白,加速前进。”

      下午,一人一马来到了一个小镇,这个小镇看起来没有上一个小镇人多,但同样繁华。

      言东没有着急找客店,而是先逛了逛集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