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之使魔1

      第二天天大亮,陈达睁眼看着抱住自己的云落澜熟睡的样子,心里觉得一暖,浅浅的笑着,轻柔的替云落澜盖上被子,头靠近云落澜的额头亲了一下,突然云落澜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小声说:“想干啥?”

      陈达红了脸,十分紧张,说话都有些结巴:“我,我看老爷,怕您着凉给您盖好被子。”

      云落澜眼睛也不睁,一脸舒缓的说:“抱着你这个火炉子,我怕不是要被热死吧?”手在他脸上摩挲,“你叫啥!”

      “陈达啊!”

      啪!云落澜轻轻给了他一巴掌:“再说。”

      陈达恍然大悟:“陈兰生。”

      “我呢?”

      “云,姜俊姜老爷。”

      云落澜眯着眼笑嘻嘻的说:“今后世上再无云落澜和陈达。”

      “嗯,小的记住了。”

      村北三里桃花林,村南三里桂花树,村东三里合欢花,村西三里腊梅香。四季交替绽放,四时四景各有千秋。

      姜俊坐在门廊处,看着各地的情报,虽不出门但对京畿之地的情况了如指掌,远程操控者黄橙等人不断扩大情报网和生意网。

      陈兰生闲来无事就跟着李染训练,随着村民下地劳作好不快活。

      烈日当头,村南近山处有一湾溪水,丈余宽,村里几个半大小子光着膀子,手持鱼叉站在水里盯着游动的鱼,猛然祭出,再上来一条肥硕的鱼被插中,做着无谓的挣扎。几个小子高兴的大叫:“哈哈!快看啊,好肥的鱼,今晚有吃鱼了。”

      陈兰生躺在大石块上,翘着腿,嘴里叼了一根狗尾巴草闭目养神,听到欢叫声扭头看了一眼,慢慢悠悠坐起来,瞅了一眼石缝处的鱼篓,翻身跳下提起一看,里边一大一小两条鱼,他掏出小鱼扔到溪水里,背上鱼篓对着孩童露出不屑的表情,说了句:“小屁孩。”大摇大摆的往回走。

      推开院门,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先到了:“老爷快来看我带了啥回来?”院子里没有姜俊的身影,推开房门,屋子里静悄悄空无一人,陈兰生把鱼放在水缸里,挠着头:“老爷跑哪了?”

      这时姜俊跟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有说有笑走进来,看到二人极为亲密,陈兰生有些吃味,吊着脸,噘着嘴,总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养好白菜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平时姜俊只跟他一人亲近,这又是谁?看着有些眼熟。

      男人看到陈兰生先是一愣,接着眉开眼笑的走上前双手在他肩膀,双臂上捏了几下,又在他胸口轻轻捶了一下,笑着说:“哈哈哈,这小子多年没见,长高了也长壮了,不错不错!哈哈!”

      陈兰生一脸懵逼的看着笑开花的姜俊,又看看男人。

      “咋?把我忘了?我是你黄大哥!黄橙!”

      “哦!”陈兰生就像离魂附体想了起来,“黄主事?哈哈,好多年没见了,你老了!”

      三人笑作一团。姜俊领着黄橙进屋坐下,陈兰生也跟着坐下,屁股刚挨着凳子,姜俊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上,嫌弃的说:“没规矩,还不去斟茶倒水。”

      陈兰上傻笑着起身去烧水沏茶,黄橙他离去的身影笑着对姜俊说:“时间过得真快,一晃都三四年了,看到老爷在这里过得好我也就安心了,只是这地方有些简陋。”

      姜俊露出姨母笑:“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我的日子过得倒也舒坦,这次……”陈兰生端着茶水进来,放在桌子上,给二人倒好一杯热茶,恭恭敬敬站在姜俊身后候着。

      黄橙看了他一眼对姜俊说:“老爷是否该考虑纳个妾室伺候着?”

      姜俊把陈兰生拉到身边,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说:“这小子我用的挺顺手的。你去做些饭菜,我们有要事说。”

      陈兰生红着脸说了句:“诺。”便退下了。

      黄橙会意不再追问。姜俊收了笑脸,一本正经的说:“你去马嵬驿附近买些田地,像这里一样设个村落。还有苏州那边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黄橙从怀里掏出一本账册碰给姜俊,恭敬的回答道:“苏州府已设置了镖局,漕运,丝绸行和教坊,这几年下来已经初见成效。”

      姜俊满意的点头,眼睛看着茶杯想了片刻说:“长安的眼线安排的如何了?”

      黄橙回答:“如今我们掌握长安城半壁鬼市,还有老爷设置的遣使馆每天都是高朋满座。”

      姜俊突然表情凝重,话锋一转:“我有时候在想,你原是圣人身边的近卫,如果将我的这些事情告与圣人,想必我此刻已经身首两处了。”

      黄橙一听这话,吓得一哆嗦,立刻俯首跪在地上,惶恐的说到:“老爷英明,我以前虽然是圣人身边的近卫,但如果没有老爷提携,也不会有今天的黄橙,我娘从小教导我要知恩图报,这些年也一直叮嘱小人要报答老爷,小人对老爷绝无二心,还望老爷明查。”

      姜俊俯下身子,声音低沉如同一桶冰水从头浇下:“如今你知道了我的行踪,如果圣人问你你该怎么办?”

      黄橙不敢抬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姜俊笑呵呵的扶起黄橙,语气轻松:“起来吧!我就是问问,这么久了没人来找我,说不定圣人早就把我给忘了,只是你记住了,不管谁问你都说不知道,也免得你惹祸上身。”

      “诺,小的记住了。”黄橙用袖子擦拭额头的冷汗。

      姜俊心里明白,如果黄橙对他不忠,他哪还能像现在一样逍遥快活?只不过驭人之术就要张弛有度,不能一味放纵,也不能一味苛求。

      陈兰生在厨房里井然有序的忙着,这些年在姜俊的调教下厨艺突飞猛进,切菜,抡瓢俨然一副大厨架势。

      一顿操作后端了四个菜,三碗大米饭上桌,黄橙看着眼前的才惊喜万分问陈兰生:“这,这些都是你做的?”

      陈兰生得意的说道:“是呀!老爷平时的伙食都是我负责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