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101

      “袁绍大军四万,几乎在倒戈瞬间便进驻太原郡和雁门郡,如此可见,此次士族之乱,背后必有袁绍指使。”

      盘腿坐在上郡大殿之中,刘坚沉这脸扫视殿中众将,刘烛身死,小尤里乌斯正在聚拢反叛地带抵抗失败的当地败退民兵。

      徐荣还在西凉一带,于禁也不能弃守司州,卢植等老将则要防止其他地区的鲜卑人向并州寻仇反扑。

      看来以前自己还是太过于得意忘形了,将战线拉得这般松散,而并州内部也非铁板一块,若能提早察觉,想来也不会这般狼狈不堪。

      “李傕这厮觉得我并州不行了,于西河郡举反旗自立门户。”

      看一眼面前的沙盘,刘坚长叹口气,皱起眉头,现在可谓是空前的大危机,比起平民百姓,士族拥有的财力物力是压倒性的,站在刘坚一方的士族除了随吕布迁到并州的陈氏以及和沮授交好的郭氏、王氏外,就再找不出什么叫的上名号的来。

      袁绍财大气粗,抱紧袁绍大腿的士族们立刻就获得了袁绍巨量的物资补给,眨眼之间,这些世家看家护院的家丁便穿上甲胄摇身一变成了士兵。

      并州大小士族有几百个,少的有五六十家丁,多的有四五百号,聚拢在一起,眨眼之间就是数万兵马。

      而反观并州,两郡失守,连带着郡中守卫的并州兵马一块赔进去,零零总总算起来也有万余,并州正规兵马凑够十万都已经是举全州之军,如今并州军四散在外,兵力劣势自然不必说。

      袁绍知道曹操不是他的对手,唯一需要提防的就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自己,张辽将壶关守得滴水不进,袁绍几次想要动作,都被张辽化解。

      正当曹操和刘坚势力越来越大时,沮授的死成了袁绍最好的机会。

      刘坚废孝廉采用考试的形式选举人才让士族稳定的家族式当官和买官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这些世家还是可以从中操作,贿赂考官与判官,但偏偏总有那么一些寒门紧紧盯着这些上位大族的动作。

      那些考生的师范们都紧紧盯着每一次考举,毕竟他们的弟子能否任官也关系到这些当老师的是否能开启他们的仕途之路。

      在思考了无数的可能性之后,这些世家重要得出了最危险的结论,那就是,刘坚本身就不是士族,也不过是买官上位。

      但很明显,他就是那种有能力但是又因某些世家之间关系往来而受影响不能登堂为官。

      因此,他并不是对某一个家族的恨,这是一场针对全部世家的灾难,如果世家还想继续存在,就必须抱团取暖将刘坚推翻。

      好消息是,刘坚的拥护者固然多,但他的仇敌也不少,曹操、袁绍随便哪个都乐于助他们一臂之力弄死刘坚。

      于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士族哗变就这样在并州上演。

      虽然局势看起来对刘坚极度不利,但刘坚还有翻盘的机会。

      以陈宫和陈氏父子的观点,袁绍虽介入这场叛乱之中,但也不过是背后提供支持,并非亲自入场。

      袁绍自以为这么一小姐姐士族就能闹得天翻地覆,恐怕是太小看了刘坚的政策和民心所向。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刘坚平日受尽了百姓的爱戴,而他也没让百姓失望,并州百姓早已告别了水深火热的生活,如今士族们不知好歹,又把并州推向了烽火连城的时代。

      既然叛军的主力是家丁,那刘坚的主力为何不能是那些甘心为刘坚抛头颅洒热血的并州百姓?

      毕竟曹操和袁绍还在僵持,就算士族投靠了袁绍,但这些闹剧说白了还是并州内部自己打自己,袁绍驻军往并州越是深入,那他就越别想把这些兵带回去。

      而袁绍也自然明白这些道理,所以只是象征性派遣一些与其意见相左或是不受待见的弃子丢到并州。

      而刘坚也果然没让他失望,只是短暂将并州还能调动兵马聚拢继续防御后,便开始主动向外进攻,看架势是要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那叛乱的两郡。

      现在刘坚正在忙着救自家的火,无暇掺和袁绍和曹操之间的事,这正是袁绍的机会。

      “许攸。”

      看一眼地图,袁绍微微挑起嘴角看向大殿中的待命的众将。

      “刘备遣来的使者如何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