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av

      “好了,解释完毕了。”任伴珠将手上没吃完的松子放进口袋里,站起身。

      她看着夏翊,看他有没有别的问题。

      夏翊点点头,表示他全部明白了。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任伴珠掏出手机,“对了,忘了解散群。”

      夏翊拿起手机,群里正在讨论怎么群还在的事情。

      下一刻,界面自动退出,群消失不见。

      “再见了,有什么事情我会联系你们的。”任伴珠往外走去,手掌搭在了卧室门把手上。

      “我们的工作到时候会怎么分?”夏翊问。

      关于密室方面的问题他没有了,但关于现实的问题还有一些,其中最迫切的,就是工作的问题。

      “工作?没事,我就是负责你们学校的,到时候再说。只要手上有空余的积分,不怕挑不到合适的工作。”任伴珠按下门把手,走了出去。

      空余的积分?一个猜测在夏翊的脑海中浮现。

      该不会……工作是用积分买的吧?

      不知道价格贵不贵,如果不贵的话,买只是一种态度,一种付出才有回报的态度,如果贵的话,那证明城池想要捞积分。

      他看了看自己的积分,第一个密室得了48.42积分,第二个密室得了226.7的积分,兑换了一张组队卡,花费10积分,兑换了一个圣代,两包坚果,花费0.03积分,他的积分结余是275.09。

      积分充足,甚至没地方用。

      去买个自行车?夏翊想到交易市场的自行车甩卖。自行车可不好买,或者说,根本没法买。

      买卖已经成为了历史,城池没有货币,只有政府发的各种票券,票券可以在政府窗口进行种类交换,也能自由交换,是以物易物的交易。

      这个城池的四星密匙密室只有五个,想来混得不怎么样,物资匮乏,在这种情况下,取消商品和货币,实行物资配给是一件好事。

      不然的话,仅有的资源会集中到少部分人手中,大部分人都会陷入困苦,甚至饿死。

      这么一想,这城池的掌权者似乎是个好人,城池里的普通人,例如夏翊的父母,都活得还算快乐。

      即便是资深者花积分养普通人,也没有出现玩家阶层和普通人阶层的割裂。

      再观察观察好了,反正现在自己也做不到什么。虽然可以买卖零食,但零食这种东西,吃不吃无所谓,这么多年过来了,也不差这几个月。

      他又想,城池的物资是从什么玩家那里兑换的?粮食、生活用品、工业品……城池里都有开启了相关权限的玩家?

      恐怕不是如此,四星密匙密室才五个,权限看起来可比四星密室稀有。

      城池可能有一个或是两个权限玩家,剩下的物资是和别的城池互通有无。

      咔——

      若紫动了一下椅子,惊醒夏翊。他光顾着自思考,忘了若紫还在。

      “你有多少积分?”他问少女。

      “41.5.。”若紫回答。

      这么多?基础通关的积分10,优异通关再加10,两次密室她可以拿到30积分,还剩11.5积分,再算上她用掉的10积分兑换组队卡,她依靠观众投币,获得了21.5积分吗?

      新手引导密室里,她与女尸的缠斗精彩,投币有10+正常,可《寻我残躯》密室里,她只出手了一次,这也获得了10积分?那可是1000投币。

      夏翊思考不通,直到他瞧到若紫的脸。

      少女坐在椅子上,放松子的折叠桌矮小,她前倾着身子,白色的T恤贴在她的背部,显出美妙的曲线。

      她今天没有系马尾,头发用一个紫色的发箍箍着。昂着头,她灵动的眼睛瞧着夏翊,面带疑惑,在那眼眸深处,似乎还藏了一丝忧愁。

      她将松子送进嘴里,纤细的手指触上樱色的唇,按出一个可爱的凹陷。

      一定很柔软吧。夏翊这么想。

      他收回视线,明白了若紫硬币多的原因。密室逃脱的观众,不一定就是解谜至上,遇到可爱的女孩子,投投币是正常的事。

      这么一想,那些可爱的女生和帅气的男生,积分一定相对充裕一些。

      我那一万多的投币,除了因为我的智慧,肯定也和我的帅气有关吧。夏翊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主要是父母的基因好,刘芸兰和夏普军都风韵犹存。

      揪住飘散的思考,夏翊又瞧向若紫,少女似乎有点儿忧伤,是因为什么?她刚刚过来的时候明明很正常。

      思考片刻,夏翊明白过来。

      “任伴珠是用来处理密室外的事情。”他和若紫解释。他没准备踢掉若紫,改投任伴珠的怀抱。

      红霞在若紫的脸上浮现,少女因为心思被看穿而羞愧。

      这方面她倒是和普通少女一样。

      “你觉得我们的危险来自什么地方?”夏翊问。

      若紫装作挽头发,摸了摸发烫的脸,说:“密室?”

      “除了密室呢?”夏翊问。

      若紫一时想不到别的,除了密室还有什么危险?

      “现在可是高墙时代。”夏翊看向窗外,他的视野被后面的楼遮挡,看不见高墙,但高墙就矗立在城市周围。

      他眯起眼睛:“占据地球数千年的人类,被驱赶到了高墙中,外面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危险?”

      若紫愣住,高墙已经存在十年,她快忘了外面的世界。

      “任伴珠一开始被分配带潜力新人,肯定和官方有关系,我们需要她来注意着现实的危险,而且一些交换道具之类的事情,也需要她帮忙。”

      夏翊选择任伴珠,当然不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好人,而是因为她有着用处。

      “我知道了。”若紫松了口气,露出笑容。

      她倒不是怕夏翊丢下她,而是在想任伴珠加入进来后,她就没了用途,只会拖后腿。

      现在她放心了,原来任伴珠是用来处理现实世界相关的杂务。她又想,夏翊是考虑过了任伴珠的作用,才决定拉她的吗?那么拉自己是不是也是一样?

      她忽然有些失落,这份失落如同一根羽毛,在她的心上缓缓飘落。忽的一阵风,将羽毛吹起,那风来得急,去得快,羽毛在白云下无了踪迹。

      她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这份情绪是闯入的异物,已被驱散,无影无踪。

      该交谈的事情全部交谈完毕,卧室里安静下来。

      若紫看向窗外,风渐渐大了,太阳隐在云后,似乎要下雨。

      “不好,我要回去收衣服。”若紫慌忙站起身。

      她和夏翊告别,匆匆离开。

      夏翊还准备问她体术的事情,只能下次再说。

      他私聊任伴珠,要了一些密室信息,观看解闷。这些密室虽然不会再出现,但可以用来扩宽视野,触类旁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