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丈夫的上司连续侵犯7天星奈爱

      两个家丁正要挥动木棍砸落。

      谢鸣自然是不放在眼里,正要动臂。

      “慢!”

      一道灵动的声音响起。

      谢鸣转身,看到一个身穿鹅黄色百皱裙,挽流云髻,明眸皓齿,雪肌玉骨的倾城少女出现在门外。少女亭亭玉立,站在那儿,散发着恬静温婉的气质,俨然就是一张美丽的风景图,不愧“曲阿第一美女”的美誉。

      “莹莹?你怎么来了?”看到女儿出现,黄夫人有些诧异。

      黄莹莹的出现,令屋内三人脸色都变了变。刘嬷嬷恭敬地行了个礼。

      王越的眼底则闪过一道觊觎之色,因为他的妻子黄婉婉只是黄府小妾生的庶女,而且姿色一般,远不及黄莹莹那般清新出尘。

      “母亲。”黄莹莹先向黄夫人裣祍一礼,淡淡地说:“女儿路过母亲宅院,故来请安。竟不知谢鸣也在此。不知母亲为何对他大发雷霆?”

      “莹莹啊,你是不知,谢鸣不仅动手打了你三妹夫,还目无尊长。母亲是在教他礼法,免得他丢了我黄家的脸!”黄夫人是个鸡肠小肚的人,方才谢鸣的话,无疑令她记恨上了。

      谢鸣在黄莹莹的印象中,一直是个唯唯诺诺的文弱书生,毫无男子气概,怎么会一改常态,敢打身强力壮的王越?她侧身,眸子生起了些讶异,往谢鸣身上眺去。

      自黄莹莹出现,谢鸣的目光便一直放在她身上。他自问,前世见过不少绝色,但黄莹莹的美,放在他所见过的圣女、公主中,也是排前的。见她望过来,他毫无闪烁,与之对视。

      谢鸣越是这样平淡和毫无淫邪的直视,黄莹莹便越觉谢鸣和以往不同,好像洗去一身污垢,如同一块蕴藉的翠玉一般散发着无形的英贵之气,当然她认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四目相对,静默了数息,黄莹莹神容冷漠,淡淡地问:“是真的吗?”

      谢鸣点头,“打了。”

      黄莹莹不禁问:“为什么?”

      谢鸣瞟了眼王越,回答:“他叫我打的。”

      “他叫你打?”黄莹莹一愣。

      不仅是她,黄夫人三人也一愣。

      “他一直喊着‘打我啊,打我啊’,我从未见过有人提这种奇怪的请求,出于助人为乐,便满足了他,谁料好心没好报。”谢鸣一脸认真地说,表现出很是无辜的样。

      “这······”黄莹莹一时语塞。

      黄夫人、刘姥姥皆神色奇怪地望向王越。

      感受着众人异样的目光,王越恼羞成怒,指着谢鸣怒骂:“你胡说八道!我说‘打我啊’是这意思吗?不对······我什么时候叫你打我?”

      “你看,你自己都承认了。”谢鸣挥挥手,“明明是叫人打自己,现在又跑来告状。在大家面前玩这种低级陷害,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众人又齐齐用怀疑的目光望向王越,想到王越平时的张扬,或许真是一场心机也说不定。

      “你你你······”王越简直气疯了,一口血吐出,晕了过去。

      堂屋鸡飞狗跳,最后黄夫人吩咐那两个家丁将王越抬了出去,吩咐刘嬷嬷去请大夫。

      屋里剩下谢鸣和黄莹莹母女三人。

      “王越的事就算了,你对我不敬这事,怎么说?”即使谢鸣是被王越陷害,黄夫人也不会有好脸色。

      谢鸣本想骂骂这个耍威风的无知妇女,但是却感到了一股微弱的气息,倏地将目光投到黄莹莹身上。这股气息是属于一种特殊体质的,在一千年前叫天青之体,获得此体质的人,不但修炼速度快,还能够与异性双修,阴阳契合,以至臻境。

      天青之体,在一千年前也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没想到刚刚重生,就看到了一个。谢鸣暗自啧啧称奇,但他这副紧盯着人家的样子,落在黄莹莹眼里,就是另外一层意思。

      黄莹莹以为谢鸣想要她求情,她不喜被人长久注视的感觉,皱了皱眉,“母亲,谢鸣估计是气过头了,才不慎冒犯,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黄夫人不悦,“女儿,你为何替他说话?我今天非打他二十脊杖!”

      黄莹莹灵光一闪,回答:“母亲,二妹夫生母的寿辰不是快到了吗?届时我想带谢鸣过去,打坏他就不好了。”

      黄夫人不答应了,“你带他去寿辰干什么?他这种废物赘婿有什么资格去,你难道不怕他丢我们黄家的脸?”

      黄莹莹回答:“现在曲阿城里都在传我们黄家虐待女婿,有财无德,虽然我们是商贾之家,不是清流簪缨,但名声这种东西,有时候也不能不顾及。母亲,你说对吧?”

      听罢,黄夫人犹豫起来。

      黄莹莹连忙回头,对谢鸣暗示说:“谢鸣,还不快向母亲请罪?”

      请罪?何罪之有?谢鸣下意识要拒绝,但一想到黄莹莹不但与他生死相连,而且她的天青体质还有可能让他恢复前世修为,便忍下一时恶气。对上黄莹莹琥珀般的眸子,他竟然有些入迷,不忍心去拒绝她。

      “向、向母亲、请罪!”叫一个陌生的女人做母亲,真是难以启齿。谢鸣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

      黄夫人则冷哼了一声,移开了目光,厌恶地赶人,“滚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