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莉安娜爱珍娜

      苍山如海,夹山成道。一支由青壮组成的二十余人商队牵着毛驴,前后警戒着穿过群山,行走在通往织衣部的路上。眼看着离自己的部落越来越近,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一则此行顺畅且大有所得,二则到了部落就回归了娘子娃娃热被褥的惬意生活,怎能不令人兴奋呢?

      姬阳、姚秋、姚涛、姜明四人自然也是欣喜的,只是姬兴昨晚突然离开队伍一宿未归,且眼看要进城了还未现身,让他们有些惴惴不安。

      三两丛芦苇摇曳处,正有一人站在渡口附近等待。

      姬阳等人一见,悬着的心顿时落地,立刻围拢上前。

      “兴,你成了?”姬阳指着姬兴头顶的束发。

      “好在天遂人愿……”姬兴满脸笑容,点了点头,正色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回头再告知各位,我们先渡河。”

      一行人返回织衣部带了这般多收获,近乎是上次的一倍,自然人人满意。姬兴又向妃妈妈禀报了灰石部欲与织衣部结盟事宜,以及新的货物兑换比例等等,并转交了姜鹊的文书。妃妈妈对此非常满意,安排众人先将货物送往仓库清点造册,并言及结盟之事还需上报主母方可定夺。妃妈妈对姬兴突然束发有所疑惑,但也没多问,如果是族内有妇人与姬兴相好,女方自会按照程序上报,倒无需她操心。当然,她隐约也知道风芸对姬兴有意却未遂愿,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前,她更不会多事的去捅这个马蜂窝了,只是故作不见。

      所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姬兴对商队中存有风芸心腹的预见,果然应验了。

      在仓库门前,一应货物才清点一半,突然气势汹汹走来八名壮汉,带队者为赢骥。他首先向站在一旁监督清点的妃妈妈鞠了一躬,然后又向姬兴一抱拳,说道:“姬兄,多有得罪,奉辅母之命,带你去议事堂问话。”说完,他转头对身后几名壮汉一挥手,几人一拥而上,将姬兴扑倒在地,用麻绳捆了起来。姬兴叹息一声,没有反抗,任凭几人施为。但是姬阳等人及商队中与姬兴关系较好的青壮们不乐意了,将货物一扔,呼啦围了过来。

      “住手,此乃辅母之命,你们想造反不成!”妃妈妈喝道,语气又柔和起来,“是非曲直自有公论,赶紧搬完货物,一起去议事堂看看。”

      此事动静太大,附近的人闻讯后也纷纷聚拢过来。于是,赢骥一众押着姬兴在前,后面陆陆续续跟着一大群人。某些不明就里的便七嘴八舌的问询赢骥这是在作甚,人家姬兴刚刚带商队回部族,就把人给逮了,似乎有些不厚道。某些知晓赢骥曾和姬兴不对付的人,更是挖苦他是否公报私仇。对此,赢骥也只能苦笑,解释自己委实不知,他也才刚从驯兽场回来,立马接到命令要抓姬兴往议事堂。

      织衣部是由四个部落组合而成,但除织衣部外的原先三个部落依旧居住在祖居之地,整个织衣部占地面积是非常大的。为便于各部族的统一协调,议事堂设立在中心地带,也利于部族事务传达。如此一来,姬兴被押解着走了四五里地,就有游街示众的意味在内了。于是,整个部落都惊动了,都不知这大阵仗究竟所为何事,纷纷丢下手中活计来看热闹了,人也越聚越多。

      风雀听闻商队回城原是要去问问姬兴昨晚可遂了心愿的,哪只刚跑到半途,就听说姬兴被抓,五花大绑的被押往议事堂了。她心中不由迷糊了,莫非姬兴惹得主母动怒,这才被惩治?于是,她一路猛跑向山顶大院,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咦,雀丫头,你没去找你的大哥哥啊?”却是风铃的声音。

      “不好了,大哥哥被抓了!”风雀喊道。

      “被抓了?被谁抓了?”阁楼护栏前一道人影闪身而出,一下就到了风雀面前,倒将她吓得退了一小步。风雀每次见风琳,她都戴着一顶香蒲草编织的帽子,丝绦遮住了面部,可从未见过其真面目,在风雀潜意识里,主母肯定是一个上年纪的妇人了,这也是风琳刻意营造的主母形象。

      “大姐姐,你真漂亮……”风雀直愣愣的看着风琳风姿绰绰的样子,满脸惊讶之色,当她目光触及风琳云髻上那根熟悉不过的蓝色琉璃簪时,她就像被醍醐灌顶,眼睛瞪得溜圆,结结巴巴急道:“主……主……主母?不会吧……”

      阁楼上传来笑声,风铃走出阁来,笑道:“雀丫头,你捡要紧的说,你看把我娘急得……”

      “哦……”风雀应了一声,却没马上说话,眼珠子瞅瞅风铃,又瞄一瞄风琳,彻底凌乱了,要说是姐妹她信,说这一对璧人是母女,这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

      “风雀,有何大惊小怪的?这般不中用,以后别跟着我了!”风琳面容一肃,俏丽的脸颊上涌现出几分常年发号司令的威仪来。

      风雀心中一凛,倒是从此刻的风琳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言语立刻利索了,说道:“好像是辅母派赢骥逮人的,还给大哥哥上了绑,具体为了何事就不知晓了,他们……去……去了议事堂。”

      “还绑上啦?”风琳闻言,煞气一现,就要朝庭院外走去,到了门前却又止步不前,回头说道:“铃丫头,你跟雀丫头一起去趟议事堂,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如果照章办理,他只是轻微受些皮肉苦头倒也罢了,若是太过分,你把人直接带回来。”

      “娘,他昨儿擅自离开商队,最少也要挨十棍呢,你舍得?”风铃笑嘻嘻的问。

      “死丫头!规矩是我亲自定的,总不能我自己先坏了,否则如何服众?”风琳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快去吧,快去快回……”

      议事堂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

      从该栋建筑修建起来开始,除了四族合并那些日子如此热闹过,以后一直平平淡淡。平时只几个妇人在此驻守,打扫卫生。而织衣部也极少发生将人捆绑起来,押解往议事堂的先例,这是得犯多大的过错,才值得如此对待呢?

      大家伙的胃口被吊得高高的,眼巴巴的跑来看热闹也就不稀奇了。

      而此事的幕后主使风芸是否存在杀鸡儆猴、有意造成轰动效应之意图,则不得而知了。

      议事堂正厅,摆放着五张座位。中间一张是空出来的,左侧端坐着风芸,右侧是妃妈妈,而在两人旁边坐着嫆妈妈和嬴妈妈。织衣部日常主事人一应到场,已经预示着此事的严重了。

      “把人带上来!”风芸扫视全场,喝道。

      五花大绑的姬兴便被赢骥等人押解到了堂中。

      “你可知罪?”风芸问。

      “兴,不知。”姬兴凛然无惧。

      “好,那我问你,你擅自调动商队青壮前往鹰岩、长石二部,究竟所为何事?”

      “此事灰石部主母已经修书一封做了详细解释。”姬兴言罢,将目光投向妃妈妈。

      妃妈妈见状,忙将书信递给风芸。

      风芸却并不伸手接取,而是冷冷瞅着姬兴,问道:“书信我自会查看,但我想先听听你的说词。”

      “无他,灰石部愿与我族结盟,食盐五折让利,如此一来所需食盐成倍增加,但食盐产量有限,灰石部只能与附近各部商议减少食盐交易以满足我族需求,可是空口无凭,我便擅作主张带着商队过去了,且并未进入两族寨内。”

      嫆妈妈和嬴妈妈二人并不知晓此间之事,但听闻食盐五折让利时,同时将征询的目光投向妃妈妈,见她点头,两人顿时眉开眼笑了。只不过风芸所知更详细,显然告密者将商队靠近灰石部之初,灰石部显露出来的紧张氛围一并上报了,她狭长的眼眸中冷芒一闪,道:“哼!我族我族,织衣部真是你族吗?你的心里怕只有灰石部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