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金球奖颁奖典礼

      第二日漂流儿早早的起了床,只觉得脑子胀胀的,好像被人强行塞了什么东西进去一样。赶忙去洗漱完,才觉得稍微舒服了一点,一打开房门就看见刑甲拿着早餐在外面等着了,跟刑甲一起吃完早餐,接着一起去观星台等日出,路上还碰见了上次遇见的几位天干地支队员。登上观星台,盘腿一坐,静静等待着,尝试了一下自我催动天蚕变功法,但还是行不通,皱了皱眉。刑甲见状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你有点疲惫。”

      “昨晚好像没怎么睡好觉,没啥事。”

      “要是有什么问题及时说,我们肯定会帮你解决的。”

      天边逐渐变色,一轮红日缓缓的升了起来,漂流儿赶紧坐好,双手置于膝盖之上。天蚕变功法又开始缓缓的自动运行起来,漂流儿体内真气量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直到太阳完全升起后功法运行才停了下来。漂流儿沉浸在修炼当中,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旁边一直注意着漂流儿状态的刑甲却被惊呆了,这哪是吸收积累外界能量啊,完完全全是吞噬好不好,别人辛辛苦苦修炼两三天的量,漂流儿只需要一盏茶功夫就可以了,幸好动静不大,连离得稍近些的天干地支队员都没有察觉到异样。漂流儿揉了揉双腿,站了起来说道:“走,去药老那玩去。”

      “这就完事了?”

      “对呀。”

      “这练功效率这么高,不继续修练下去?”

      “我倒是想啊,可我现在还控制不了,顺其自然吧。”

      “这也行的嘛……”

      两人一起闲聊着往药老那里走去,到地之后刑甲找了个有事情要忙的借口就溜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怕药老还是怎么滴。其实刑甲到也不是怕药老会怎样,而是因为自己本来就是司长叫来看看漂流儿练功有啥问题没有,现在没啥问题得回去给个答复,而且真要让刑甲在药老那待着也待不住,说不定自己啥时候吃点啥喝点啥就中招了,也不知道漂流儿咋一点事情都没有。

      漂流儿在药园转了一大圈也没见着药老,便回屋子开始复习经脉穴位,给人体模型扎针,没一会儿就开始感觉有点无聊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刑甲回去复命刚好遇见司长跟几位大佬正讨论着什么。司长见刑甲来了说道:“刚好刑甲来了,先看看情况咋样再看下一步怎么规划,刑甲你来说说漂流儿现在修炼的情况。”

      “我也不是很了解,就说说我刚看到的,漂流儿他好像现在还不能自我掌控自己的修炼,而且漂流儿也只能修炼一小会,但漂流儿就那么一小会儿的时间修行的吸收的能量确有别人正常人修炼两三天的量,这还是漂流儿才开始修炼不久的情况,要是等他经脉开阔,完全进入修行道路那得多可怕呀。”

      “我们时间都太不稳定了,这样看来以后还得麻烦药老时常照看下漂流儿了。我这个明面上的师父看来不尽责呀。”

      “没事,反正我时间多的是,看那小子也顺眼,你们有事尽管忙。但以后他文化学习怎么办?这东西我可教不了。”

      “放心,以后我会尽量放下手中事情,忙的时候可以让卯儿她们帮忙带一下。现在也不急,山下都还没开学了。现在主要是把漂流儿修行问题解决了。”

      “但现这情况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还是顺其自然吧,反正有药老看着,也出不了什么问题。那就先这样。现在漂流儿在哪?”

      “去了药老那边。”

      “那我先回去看看。”

      药老回药园的时候,只看见漂流儿无精打采的在那扎着人体模型,也不知道咋回事,等药老走到漂流儿身后时,漂流儿都没有一点点感觉。药老轻轻的拍了拍漂流儿肩膀。

      “小子,想啥了?”

      漂流儿吓了一大跳,手上的银针差点往自己大腿上,虽然近几天都扎习惯了,但要是真扎到了还是挺疼的。

      “啊,药老回来了啊!没想啥,就是突然觉得有点枯燥乏味。”

      “小子,是觉得突然学会了觉得无趣,还是耐不住寂寞啊,还是说想喜欢的姑娘了?”

      “哪有,没这回事!”

      漂流儿这时候突然看起来特别的悲伤,药老这时候才想起了漂流儿的家,村子已经……

      “要不把修炼先放一边,放个一天假,叫他们带你去山下部队大营逛逛?”

      “师父会同意?”漂流儿两眼放光问道。

      “应该不成问题。你先玩下,我去问问。”

      药老来到议事厅,发现除了司长和刑甲外都已经离开了。见药老又回来了,也没见漂流儿跟着。

      “药老怎么回来了?”

      “刚回去的时候,看见漂流儿那小子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我们是不是忽略一些什么问题?刚我说让他下山逛逛,看他两眼直放光,要不要给他放个假什么的?”

      “是不是一个人在山上待的很无聊?也没个同龄人说说话,修炼也很枯燥,是有这可能性。走,一起去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一行三人来到药园,果不其然看见漂流儿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仔细一想,虽然漂流儿上山时间不是特别长,但好像还真没怎么休息过,每天除了修炼学习就没其他的事了,想起来是挺枯燥的,想当初自己在这个年龄的时候生活多么的多姿多彩。是该给漂流儿放个假什么的。这时候漂流儿也发现屋子里突然多出了几个人。回头一看,赶忙起身说道:“师父,您怎么来了。”

      “听说我宝贝徒弟心情好像不大好,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没,哪有的事。”

      “要不休息一天,让刑甲带你去下面大营玩玩。刚好去下面把身份信息加进数据库里。”

      “真的可以?”

      “去吧去吧。”

      “谢谢师父。”说完,漂流儿赶忙拉着刑甲往外走,生怕师父突然反悔了!刚离开药园身后便传来了师父的嘱咐。

      “不要玩太晚,晚上记得回山!”

      “知道了,师父。”

      两人走到门口,小六子依然偷着懒,居然靠在走廊柱子边上打瞌睡,估计是听到有人走路声,嗖的一下从柱子后面闪了出来,见是刑甲带着漂流儿要出门的样子,连忙陪着笑脸去把门给打开了,说道:“甲哥这是去哪啊?”

      “下山晃悠晃悠,六子你别天天偷懒打瞌睡啊,小心别被司长发现了。别熬夜等小说更新了,你看那作者总是请假,主角又在挂机,书评区都炸锅了,可以养几个月再看也不迟。”

      “知道了,甲哥。”

      漂流儿跟着刑甲出了大门,温度瞬间下降了许多,搓了搓手,活动活动身体,慢慢的便适应了这种环境,刚好今天天气也不错,太阳晒着也有些许暖意。

      “冷不冷?”

      “还行。”

      “那一起慢慢走下去。”

      “没问题。”说着便跟在刑甲后面,慢慢的往山下走去。没多久便走到了大营门口,站岗的两位好像也认识甲哥,双方打了个招呼,但还是被拦了下来,一人进大门岗亭通报去了,另一人怯怯的说道:“甲哥抱歉啊,您可以进去,他不行,我们也是没办法。”顺便指了指漂流儿。

      “没事没事,职责所在,等会儿就好了。”

      这时候岗亭里通讯器里传来了周队的吼声:“什么,你们把甲哥给拦住了?等我,我马上来,看我不收拾你们。”

      没等多久,便看见周队气势汹汹的往大营门口走来,也不知道嘴里在碎碎念着什么,走到岗亭两人旁边,抬腿便向其中一人踹去,甲哥上前伸腿便拦住了周队,“咋滴,一身纨绔子弟气息,欺负自己人?”

      “嘿嘿,哪有,这不是看他们把你拦住了,我急的嘛。”

      “没事了,别人职责所在又没做错。”

      “刚好你来了,等下领漂流儿去把身份信息加进数据库,顺便弄张通行证,免得以后每次来都叫你。漂流儿现在挺无聊的,你带他去见识一下。”

      “欧克欧克,没问题,这点小事还要你跑一趟。”

      “那我先回去了。反正你那么闲,带漂流儿到处转一转。”

      “说啥了,我很忙的好不好,去去去,你回吧,放心,漂流儿在我这掉不了一根汗毛。”

      “这里边不要乱跑,跟着周队就是了。我先回山忙去了。”

      “嗯,甲哥放心。”

      刑甲点了点头,转身便往山上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