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网剧

      ણ“五日之前,钦天院东土巡查高功,观懰大司南震动数分,便知又有星阵启动,将此事告知我桃符院,多方巡查,这才锁定了你凤山地界。” 

      厢房之中,王六福狼狈起身后,那活灵活现的山怪,便带着一股强烈不满,絮絮叨叨的说到:

      “本怪本在南荒雁荡池那边逍遥快活,突然就接了召唤,千里挪移过来这个穷乡僻壤,就为这星阵震动之事。

      原因为是你墨霜山治下星阵出了问题。

      槚 谁知本怪过౽来一看。

      霍,好家伙。

      폎 竟是一群凡夫俗子在操弄个刚刚现世的古星阵。”

      山怪丑萌丑萌的脸上,露出一个不知是笑是哭的表情,它叉着腰,一个前空翻跳到桌上,震得茶碗抖动几分。

      又活动开翅膀,像是伸了个懒腰,将爪中钢叉指向王六福,尖叫到:

      “本怪且问你,你知不知道,如意坊的凡人挖出了古冔星阵阵盘?他们开星阵,有没有提前给你墨霜山报备?”

      王六福嵏木着脸,不说话。

      五日之前,他还在凤阳郡城中醉生梦死,哪里会知道凤山这里的情况?

      不过这事吧。

      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

      铫到底是存真境修士,王六福的惊慌很♺快散去,心境平稳下来后,大脑便快速思索起来。

      这一次,如意坊在未曾通知墨霜山的情况下,私开星阵这事到底严不严重,取决于他们开了星阵后,是不是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胖修士的目光,在眼前山怪身上停留一瞬,又向外看去,院中有几个穿着本地衣服,但行为古怪些的战㙢士藣。

      那是苏他们,正在进行战后统计。

      他最后看了一眼江夏。

      心里便有了然,事情看样子并不严重。

      否则此时质问他的,就肯定不是眼前这个战斗力基本为零的山怪,而是专司征伐,铁面无私的明理院▨执法修士了。

      “敢问监察,这些凡俗战士,可是헑自星阵另一侧来的‘飞升者’?”

      驇王六福并没有正面回答山怪的责问,而是喝了口茶,静了静心神,问了另一ᓸ个问题。

      眼见这奸猾的胖修士,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重点,山怪那边立刻就更不满意起来。

      但它也没办法。

      它能如此骄横,都是仗着自己桃符院监察的身份,可桃符院也只有监察天下职能,却没有执法的权力。

      再说,若真要动起粗来,眼前这个胖귆修士虽然修行低微,但也有的是ᤀ办法欺负它。

      没办法嘛。

      山怪ㄵ这一族,天生体弱,威能不显,本就不是个擅长⾊打架的。

      听到王六福询问,山怪哼哼孴唧唧,不想回答,如此对峙好几秒之后,它撇过脸去,以很扫兴的䤳语气说:

      “对,他们都是从另一界过来的。

      且如意坊的凡人ꔰ无知,见域外人过来就慌了神,又没有修士在旁指导,竟要强行拔下正运作的灵石。

      结果导致星阵被破㮗坏,碎裂开,引发了矿坑塌方,当场死了好些人,至于这些域外‘飞升者’,星阵已毁,他们ᮺ回去的路便断绝了。

      不过倒也无所谓,这苦木境因各种原因滞留的飞升者多得是,也不差他们这点人了。”

      说到这里,山怪的语气更䣢尖锐些,它对王六福说:

      “然,此次事情,虽并未造成严重后果,但你墨霜山驭下不力是逃不掉的,依然要被问责!

      本怪欲要把此事上报我桃符院中。

      嘿嘿,你和你的宗门,就等着仙盟责罚吧!”

      “唉,监察莫急。”

      王六福听䷻到山怪所说前言后果,并无丝毫怀疑,普天下都知道,山怪这种精怪虽顽劣,但遵循天地灵物耿直个性,是极少说颭谎。

      更何况这事事关桃枵符院监察职能,给这山怪几个胆子,它也不敢说谎。

      胖修士这会其实也回过味来。

      这山怪处处与他刁难赒,倒不是说勒看他不顺眼,故意找事。

      结合之前山怪说自己在南荒雁荡池,那处精怪Ǹ聚集之所里逍遥快活,却沾被突然发配到凤山这个穷乡僻壤,想来是心中有不爽在作怪。

      ➬它有不碥爽。

      自然也不能让其他人ѐ爽了。

      这些精怪就是这样的。

      扢心思单纯,根本ᵰ藏不住事。

      想到这一层,胖修士立刻来了精神,他对山怪说:

      “其实监察不知,这些如意坊的人,开星阵前,是给我报备过的...”

      “胡说!”

      山怪当即梗着脖子,跳着脚,尖叫到:

      “本怪去现场看过,根本没有属于你的灵气残留!你就是玩忽职守!逃不开干系!”

      “那是因⓪为我临时有要事,便先行░离开了。”

      王六福₳左右看了看,从袖里取出一物,放在山怪身前,啪的一声打开,木盒中那些未竟切割的精品灵石熠熠生辉,幽蓝色的灵光如水雾一样逸散开。

      那小山怪深吸了一口,石头一样的脸上也露出舒爽的表㔜情,好像是磕了药一样。

      ର 但它爽完,却猛地后退一步。

      一双小眼睛警惕的看着王六福,说:

      “你,你这是莫不是如本怪那些见多ὧ识广的兄弟说的,要用好物贿赂本怪不成?我桃符院可是不吃这一套蔰的!”

      “哪里,哪里,监察莫要多想,我一个小小存真境修士,哪敢违背仙盟规则?”

      뷉王六福见山怪如此表现,就知道,这是个刚从山里出来的乡下山怪,对人情世故还一窍不通,纯洁的如白纸一样。

      难怪还一心怀念雁荡池呢。

      那南荒精怪聚集酧之处,⭊王六福虽没去过,但좽想㕁想也知,一群傻十妖怪聚集耍乐的地方,哪里有外面的花花世界来的精彩?

      刿 他心里顿时更有底气,笑眯眯的说:

      “我知道桃符院的规矩,如监察这般被分配到新地方,没有个一二十个年,是不낸会派驻他处的。

      这就是说⒓,虽然本地那星阵已毁,但接下来一二十年,监察都要待在凤山这个地方了。

      咱们就是邻居。

      凡人䖼都知晓,邻里之间要互帮互짭助,绒这几块灵石,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哪里谈得上贿赂?监察这刚过来,又无随行之人,凤山也不是灵山所在。

      我猜,监察你要做巢,怕都寻폔不得材料,ꦦ对吧?”

      山怪撇了撇嘴,点头说:

      쇾 “确实,本怪在这里转了好几圈,连块有灵气的木头都没寻到...这里比雁荡池差远了!”

      “所以嘛,这就是给监察造巢用的。”꼞

      王浬六福将那木盒向前推了推,又摸了摸下巴上那几缕胡须,说:

      “造巢用的灵木什么的,我这里也有些,明日就送过来,也省的监察到处去ᶝ寻,浪费时间不说。

      这整濞日风吹雨打,到处跑,让监察做不好本职工作,万一出了岔子,说不定还要被上司责罚呢。”

      山怪有些犹豫,它低声说:

      “这,这不好!

      临行前,镇山婆婆告诉本怪,不能乱收东西,还说你们人族狡诈,让本怪少和你们接触,要用心做事镾,谋鶠个前程。”

      果然是个傻妖怪。

      这话一说,王六福和旁坐的江夏顿⋗时心里了然这山怪的底细,不过还挺有原则,明明已经有所心动,还能抵住诱惑。

      “这不是收,也不是拿。”

      江夏也开腔说到:徻

      “这是借,既然是借,就要还的。

      你只是拿去借햰用,你离开的时候,再把这些东西还给王修士,不就相当于你干干净净,没收任何东西吗?”

      王六福甹听到这话,顿时以繢欣赏的眼光看了一眼江夏。

      而小山怪那边,歪着脑袋Ệ想了想,确实脌是这个理,这一进一出,自己就不算是收了东西,也没有违背桃符院的规矩。 릡

      ㅿ它想通这一点,也不客气,当即就把那ꍬ灵石合上盖子,抱在怀里,但还是吹胡子瞪眼的对王六福说:

      “但那矿坑里,就是没有你的灵气残余,本怪也不빙能就这么搪塞过去!”

      “有的,许是星阵破损勞时栗,倒冲的灵气冲散了我的残留气息。”

      王六福说:

      “这챗种情况,倒也符合常理,对吧?”

      “呃。”

      山怪抓了抓光秃秃的脑袋,说:

      “确实有这种情况,但是...”

      “监察莫要纠结了,我那一夜就在星阵边。”

      江夏这时见火候差不多了,便主动起身,开口说怒道:

      “如意坊的贼人把我丢进星阵探路㫉,结果在㨢那边遇到了这些战士,便带着他们杀了回来,蛣星阵也是在那瘝时候破坏的。

      我可以作证,那一夜,王修士确쑚实来过的。

      监察若不信,还有旁人可以作证!

      老四,낒过来!”

      江夏往门外喊了一句,刘晝老四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他很是好奇的看着怪模怪样的山怪,又站在江夏身边。 쇊

      “你把那一夜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监察,不可有丝毫隐瞒!”

      鵙江夏对刘老四吩咐了一句,귰同时在芯片通讯中加以提点,老四当即了然,便由着江夏的叮嘱,将事情改头换面的说了一遍。

      山怪听完,还是有些狐疑,便又去找几个废土战士询问了一番。

      龎 这倒是挺符薗合精怪们一根筋的作风。

      퉆 但有芯片通讯彼此连同,众人说辞便是天衣无缝,种种细节都对上之后,山怪这才作罢。

      “这事,确实是我疏忽所致,我甘愿受罚。”흷

      待山怪回来后,王六ﷰ福很是真诚的对它俯身行礼,情绪真切的说:

      “但监察已知真相,就请上报时,不要再牵连到我家宗门,仙盟责罚,我一力承担就是。”

      包着木盒的山怪飞在空中,见王六福燀甘愿认错,态度诚恳,又看了看怀飧中灵石,既然借了人家的东西,心里总要念点好的。

      它想了想,便腒说道:

      “那行吧,本怪如实上报,只是你这人族胖修士,可要提前做好准备了。首

      以你这玩忽职守,差뚯点酿成大祸,便要去明理院受罚㪇,最少也得挨三十灵鞭,那些执法修士铁좈面无私,下手狠着呢。

      你这身肥肉,怕都要被打没了。”

      “应该的,应该的。”

      王六福一脸牙酸肉疼,却也只能自认倒霉。

      ꮲ好在是宗门那边,总有交代了,不至于弄出澨更多的祸患。

      他和小山怪约定好送灵木的位置,目送着它飞也似的飞离,这才回过头来,看着身后面带笑容的江夏,表情复杂。

      江夏也做了个“请”的姿势,对王六福说:

      “王仙人不急走的话,不妨再留一会,喝杯茶可好?”

      쟲 几息之后,괰胖修士叹了口气,说:

      “好,那就喝茶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