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25次的芒果视频下载

      (39)

      看似“无垢”的道长司马荼,摆着一如往常的忠良面孔前去폿向那三位旧识问好,并声称自己业已从身旁懝的鄂炳还口中了解到事情的全貌。

      换言之,司马荼欣然接受了那套说辞——即白凤“兄妹”二人作为落魄的世家子弟,拜入到另一位权贵的手下之事。

      ᏼ 见白凤三人适才望着那些个漂浮珏在天水池上的“红莲”花灯言笑晏晏,似是也想参与其中。司马荼自是极尽待客之谊,主动邀请白凤等人前去领取廹属于自己的花灯褺。

      白凤与鄂霏英闻后,皆默然렅首肯,爽快地答应了此事。唯쥉独慕容嫣一₽人态度模棱两可,说话也不着边际。她颤巍巍地躲在他人身ᢍ后,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只轻轻道了声:“我跟在你们ឝ后面……”而后便撩뛾起衣袖,装作擦拭面额上的汗滴,一直掩埋着自己的模样。

      是以,在开始跟随司马荼去往道观里的第三个楼阁时,白凤也齀不忘出言为“妹妹”的失敬表示抱歉,并解释道:“舍妹生来多愁善感,素来不常与人往来,故此失态,望ྑ道长莫要记挂在心里⇻。”

      一旁的鄂五小姐亦୔是和道:“慕容妹妹确实有些怯生,等以后大家都熟络了,也就无需如此介怀了。”

      “贫道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司马驭荼拖着裙裾,优雅地走着,夈说道:“倒是白少侠⽺同鄂五小姐,不过相识数日,便已经开始一唱一和了?哈哈哈……真是不枉贫道同鄂大人的一番苦心。还记得那夜白少侠自告奋ࡰ勇,前去应战,想必就是在那时候,阁下便已ᝥ对鄂五籠小姐一见岹倾心,适才故意败下阵来?即使ᗡ知道日后要为䵸鄂家做牛做马也在所不辞,如此真情实意,着实令人感慨。” ࠉ

      “额……”鄂霏英不禁哭笑不得地看向一旁的慕容ℬ嫣,惊ᨰ叹道:“白公子他……果真是这样想?”

      “无垢道长,这样的话当着鄂姑娘的ꎝ面前说……在下实在是羞愧难耐,难以回答。”白凤顺势而行,出言回道。

      “哈哈哈……不必如此。鄂大人同我是至交焂,他的朋友瞸,也即是我的朋友。当年贫道身无分文,一穷二白,全倚仗鄂大人的接济,才侥幸让朝廷相㲨中。所ﭱ以,鄂大人才同我如此要好。”这位束着纶巾,脚踏布履,有着一头白າ得发亮的须发,并且身型并不高大的老人如此感慨着:“既然白少侠不愿承认,不妨,便讲讲身上那串铃铛的故事,如瀟何?”

      〙 白凤听罢,霎时间止了脚步,同时侧目睹向慕容嫣之方向,与她那对充满畏惧的双眼相觑须臾,随后回道:“为何……要问ꭏ如此怪异的问题?”

      前褏方领路的司马⚵荼听闻一路尾随而至的铜铃声倏地戛然而止,也顿时转过身来,问道:“如果白少侠不愿意回闠答,贫道也不会强求。只是曾在典籍上略有耳闻——有一种神奇的‘巫术’借用特制的铃铛作为媒介,所以那퐴些‘巫师’们,通常都会随身携带铃铛。曾经,贫道也碰到过懂得使用如此妖法之人。”

      “哈哈哈……”白凤做出以为听见何种笑话的表情,回道:“无垢道长着实是多虑了,在下身上的只是普通的‘马铃’。曾经有一匹特别钟爱的骏马因故死ꕛ去,橦为了纪念它,便把‘马铃’扯了下来ꋴ,随身携带而已。”

      司马荼冷冷地回敬着,就好像捝他早就料到会得到如此回答一样﫞,说郪道맶:“呵,原来如此,请原谅贫道的妄言。”说罢,便继续领着诸位行路了。

      他们行耝走在满是“红莲”花灯点缀的池水之上蠇,慢慢地移步到另一个遍地是红莲的所在。据说红莲花是太平道之标记,寓意坚定修行,生生不息。所以在每个太平道分舵里都有一处专门供养莲花的地方,名字唤作“莲花阁”。

      莲花阁的馧结构与那莲花相ᅬ似,中通外直。跨过门槛,便能看见阁子中央蓄㭙了一池子莲叶同莲花,Ῐ其上未封顶,可借阳光滋润;四周则包围着仅一层的楼房,设计简易䛕,可谓“无蔓无枝”。那些年轻的少年少女们便在这滦阁子里进暾进出出,好生热闹。

      此时莲花池边上等벜候着一个仆妇,白凤与慕容嫣将她认了出来,是先前在鄂炳还的ﭱ房间里见过的。这仆妇正在将采摘ห得来的红莲制成“花船ꙁ”,再添上油蜡火种,随后赠予前ᄳ来的善ⴂ男信女。

      她脸ര上尽是慈祥和蔼的微笑,像是看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那些人,包括뢙白凤等三人。

      “你们来啦?”那仆饫妇望向白凤几人,说道:“还有无垢道长?见过无垢道长……”

      众人接连问过好,然后司马荼才讲道:“请欷给这三位有缘人,挑三朵红莲。”

      ꖥ仆妇听罢,便将三个做好的红莲花灯分别递了过去,陕然后笑嘻嘻地送走了几位有崬缘人槲。

      那司马荼继续走在最前面,引领着后面的三人。所有经过他的道众百姓,핔无不恭ခ敬行礼,问候二三句。这便깂导致一路上步履缓慢非常,明明只是咫尺之间,却好似走过了千山万水。

      “白少侠,你是否觉得嶚所谓的‘祭天’,只是无济于事?”司马荼倏然问道。瘿

      “额……信灑则有,不信则无。在下虽然不是道众僧侣,但却퉧从未丧失过对鬼神的敬畏之心。”白凤如此回答,说道。

      琻 “那张一大夫的所为,你可认同?”

      “张大夫?治病救人,尽了医者的本职。”

      “那救的了一时,可否能救一世?땭”

      白凤在这刹那间,好像明白了对方要说何事——这是赤裸裸的拉拢。

      “先前由于旱灾缺水缺粮而饥۵饿无助的人们,即使助他们把瘟疫驱散,也不过仍旧是如此尔尔——他们是恶是善,是尊是卑,都不会因此改变。所以,太平欅道便有了存在的意义。”司马荼一番论뇭道过后,他们不知不觉间业已到达天水阁前괻。

      洔 澪 “张一大夫只是一届愚人,他并不能参透这个道理,自然便不能理解太平道之所为。”司马荼摊着手向那片紫红色天空下ペ的灯海,红色的莲花花瓣让那中间的烛火照得透亮,讲道:“希望,才是人们渴望拥有的东西。”

      ༔ 蔰话毕,司马荼便拱手告앁辞,往天水阁里面走去。

      醮白凤、慕容嫣、鄂霏英三人不知怎的,在将手中的莲花灯放到天水池上后,便驻足在池水边上,你不言捃我不语,看着眼前这副的光景,慢慢呆滞了眼神。

      回过神后䬥,天已然是漆黑了,适才慢慢地走回到待客之地进食歇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