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临李子染全文免费阅读下载

      黄昏过后的福禄街,很是清清冷冷。✤

      一条巷子里,除了两侧屋舍隐隐约约的烛光,只有一对曹家兄妹沿着巷子,边走뤬边逛,便是再无其他,反倒是衬托得夜晚格外的安静。

      “决定了?”,内敛剑意的曹大公子໽,披了身锦袍,开口问向身侧有些娇小的少女摢。虽是一副张口言语间,却也是不曾真真切切望向过自馎家小妹。

      譴这位一事不平一剑了的剑仙,便是一路上左瞧瞧右看看地,陪着自家小妹走了很远的一段,目光却是始终没落在过身旁少女。

      少女恍惚间停下了脚步,身侧那滺个明明一副从未瞧맠了少女的儒家大剑仙,也是仿佛心有灵犀般站޳定,眼神闪躲䘧间,也有郑重神色内蕴其中。

      少女身后,那一轮残月像是攀升到了极点,光芒耀眼,竟是隐隐约约有压下白日里那轮大日风头的意思。月光所及处,便是婜映照的小巷,仿佛是有万家灯火冉冉点起,灯火通明。

      少女轩然一笑,芳唇微启,随即就是有妙曼话音顺口而出,

      “求人方便,予人恩惠。这番浅显丝的道理,寻常修士武夫可能不作理会,ദ只知道横行霸道,巧取豪夺,怎的?身为剑修的你,也磞是要装着明白揣糊涂?”

      少女在身ⲵ后皎洁月光的映衬下,好似一位天上仙人,于人间⫎显相。

      神人仙相,不可多视!

      至于少女对这位“世俗꼡”上的血缘至亲,哪怕是颇有些不敬,这位大剑仙也是丝毫不觉得不妥的。

      “不过...”剑仙眉峰微蹙,䠤有些犹豫,欲言墒又止。

      眼下仿佛神人般的曹家二小姐,扭过头⻵,瞧向福禄街小巷的另一侧,有槐柳水井,还有一位两鬓挂着星霜的中年儒生。

      少女蓦然开口:“这轮明月原先也不过ꦚ就是本座当初炼化的半个‘本命物’罢了,送了又何妨?当年那场大战后那么多个春秋轮转,本座都乖乖等了下来,如今不过是失了这轮明月,耽䊬误上个百䋝年,比起这上千年来,䟀也无非是........”䫤

      那个身材修长、突兀出现在福禄街的中年儒士,接过话茬

      퇎“无非是.......太仓稊米”

      少女点了点头,算是对这位中年儒生的赞同,回过头竺,也不是对着中年儒生,更鯨不是对着那位曹大剑仙,而是目哕光如炯炯烛光般,透过林立的屋舍,盯着不远处㈆惊蝉巷的那个少年滝。

      “除去本座的这᥻轮明月,之礴后还是有一份不亚于此次的机缘在等着这个少年,也不知道这个少年吃不吃的下去....彰....”

      喜欢那“一剑斩乱麻”之说的曹大剑仙,本来就对这些遮遮掩掩잖、逋拐弯抹角的阴谋阳谋很是头疼,如今更是被这个还算是自己小妹的天上仙人说的云里雾里。理不清拨不开之际,这位一直被自家先生打趣说是“练剑练傻了”的大剑仙,竟是破天荒般问킙出了一个连自己也是ff很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喜不喜欢林端阳,是你这位仙人的事还是我家小妹的事?”

      明明身为这座天下礼仪规矩首订之人,应该是通晓一切的少女,竟是在这位剑仙的“胡乱出剑”下,有些发愣。

      不远处的中年儒生,则是微微一愣后的抚掌大笑,很是痛快舒畅。

      少女转过身去,稍稍有些羞红的脸颊,自然是两位师兄弟不可观之处也是不敢窥之所,

      “如果他吃不下去.......我会出手帮扶。”

      䌵 少女答非所뭖问,除去罕见的不諝用“本座”自称外,竟是连回答的话也是纰漏百出。

      当真依了那山下江湖里广为流传的一句:乱拳打死老叅师傅。

      ——————

      陆汐在自家宅子里点起一盏油灯,也不管不顾同屋内的两位外鈅乡公子哥,ħ开始清点自己的家当,一本修炼手札,是福禄街曹家二小姐给的,说是흟要ፏ托了自己交给不日前离了小춓镇的林端阳。陆汐原先只是存了出小镇找父亲的念头,也是没打算还嫛能遇见林뷦端阳,毕竟꘬燕雀和鸿鹄之别,该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当时接过手札的陆汐,很是为难,只是曹家二小姐嘱托的极为郑重,因此不愿欺骗他人的少年也是硬着头皮接了下来。

      而后便是酒肆老板娘给少年结的“工钱”,뷽说是掌柜的吩咐给的“小满钱”,那会陆汐也是不曾观察到这二十来枚所谓的“小满钱”,与那平日里收的铜钱有很大不同즔,只是问了一次老板娘也仅仅只有一次:怎么就结了自己的工钱,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炡?

       陆汐记得那个嵋很是温柔的老板娘,不同于酒客们传来传去的尖酸刻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说了句算是给他的盘缠。然后陆汐就不再询问,临行告别前,妇人又偷偷塞了一枚不同于先前“小满钱”,却是和普通铜钱无异的铜板给他。

      二十四枚“小칪满钱”,加上一枚铜钱,足足有二十五枚。

      清点完家当,连着녛刚刚才发的那笔横财,也是被陆⽷汐一道摆了出来。

      陆汐将这些看的极为顺眼的家当一一摆放整齐。

      少年的屋舍本就来的极为狭隘,因此免不了引来另外两人的瞩目。

      “咦”,从陆汐一件件摆出家当时꧖便饶有兴趣瞧着的余燚飞,表露出䠟惊讶的神色。

      即便是冬末初春,春寒料峭的时日里,这位洗墨台弟子手中的折扇也្是从㣣未有停下来的意思。

      ܻ 陆汐疑惑般抬了抬头,便是听见一个温润中透着和煦的嗓音,

      ꝋ 샘 “陆汐小兄弟,你这二十四枚铜钱,看枘上去鵊有些不同凡响。”

      陆汐抬起整个头,侧了侧身子,面向着这位洗墨台的外乡人,举动之意明朗,你尽管往下说,我只管听着。

      衵 执扇少年正了正脸色㍁,一板一眼地解释道:“若是在下没有打了眼地话,小兄弟这二十四枚铜钱皆是‘小满钱臚’”

      陆汐有些好奇,虽是竭力克制,可也是不免露出些神色在脸上。

      这一切也是被此刻侃侃而谈的余燚飞尽收眼底,

      算得上是正中下怀,一桩不小的机缘。朜

      迭 “铜钱元宝大多是由金银铜所铸造而成,而这‘小满钱’则是不同。春之谷雨,桧夏之小满,秋之白露,冬之小雪,类似‘小满钱’的有足足四类。而家父和那些在山上修习的仙人们打过交道,听说这类铜钱是修行之人所要用到的,就类似先前借宿时的那枚元宝,用处᱌一致。”

      话音落下,这位洗墨台的公子便是暗暗瞧着眼ᚏ前少年的神色变化。

      发现少年除了比之前先前有些吃惊外,便㳵是再无表现,还是一副示意自己接狝着说的模样。

      余燚飞有些失落,心底里盘算着关于这二十四枚小满钱的成色问题,是不是也要一道兜底,给少年挑明白了说?

      这二十四枚小满钱,算得上是余燚飞生峳平罕见的纯粹,哪怕是能从眼前跧少年手中挣去一半,也是不枉费这趟的千里迢迢。

      “不卖的”,陆汐忽然开口,打破余燚飞的遐想ম。

      这位洗墨台弟子说了那么多,确实是有将这些小满钱收入囊中的想法,只是一直碍于山上人拖的面子,迟迟未提,如今被陆梒汐点破,倒是让余燚飞有些手足无措。馔

      不过山上仙家不愧是山泽野修难比,这一点不仅是在修行之上的一飞冲颎天,更多的还是在九曲回转里头的花花肠子。

      仅仅是姮一会会ࢇ的工夫ꛓ,余燚飞便是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转而神色复杂地盯着陆䨞汐。

      ಑ “不卖的”三깂字,在这位洗墨台弟子耳中㨏,自然是没有打破自己遐想这般能耐的。说句难听点的话,在他们这种仙家门派里,所谓뗇的立场坚定,喊出来的口口声声,皆是比不过一双拳头或是一柄剑。修士本来就行了绗一则窃取天道的路子,那么所谓的巧取豪夺,在这些仙家门派里也是板上钉钉般的稀松平常。

      若是眼前少年只是低头小声说上个ꓮ“不买的”,余燚飞有的是办法从少年手宙里挣到这全部的小满钱,待到小镇庇护一过,什么血肉剥落,形销隨骨立,有的是夘折磨人的法子。只是少年那一字一顿的“不卖的”,却是满脸的郑重其事,不禁让余燚飞想到了很붣久之前自己逼问的一个山泽野修,也是如眼前菔少年那般坚定,任凭自己怎般折磨,也是绝口不提从福地洞天得来的机缘。

      惊蝉巷屋舍内,有少年一脸庄重,有公駥子哥神色复杂,也有人扑哧一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