フライト是什么意思

      虽然她们两姐妹不像雨夜那般是一个䅫异能者,但能从扶桑神国的浴血饽之门脱颖而出,并且多年来完成无数高难度任务无ᙓ一失手,她们是绝对不鶣容小觑的存在。

      ꮫ 小雨深知降妖师的强大之处,所以通过破灭的扶桑神国“遗留”下的信息,剑走偏锋的培养出了她们。

      小蝶小影二人自幼便通过浸泡药材提高身体强度,同时使用阳间能量固化符印,来增强她们身体内部坚韧程度。

      再配合着防不胜防的杀生之术,一般的降妖师遇到她们,稍不留神就会栽个大跟头。

      当然,面对降妖师她们还有着大杀器,一个专门克制降妖师的存在——阴咒术!这才是她们作为刺客,最后硫、也是最可怕的绝杀!

      以人体为阵基,刻以阴间能量的术符,平日里沉寂在体内,不会对身体完成半点负担。

      却能在激发的一瞬间整个人化身为阴间能量的载体,一旦接触到降妖师后,便会引发其体内阳间能量的剧烈冲突,到这般情况,自然是神仙难救,必死无疑!

      至于她们的下场,同样ᆁ是凄惨无比,人是无法容纳阴间能量的,仅仅是环境中遗留的阴间能量就会让人气血衰败,大病一场,她们的爆发换来的䡻就是最痛苦的死亡,这正是她们无法逃脱的宿命。

      她们都很清楚这件事,小雨早就告诉⧱过她们后果,对此她们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会用这一招。

      “警戒!十点钟方向!”小影压低声音,身形直接闪到一颗葺粗大的树干阴影处。小蝶则是一跃而起,隐藏在树干之上。

      二튚人巧妙的借助环境将自己完美的藏匿进去,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的气息,即便是近距离观察都无法发现破绽。

      约莫一刻钟后,一道身影从斜前方穿出,ꉳ正是一路紧追不舍的易!他正全神贯注的追逐地面上的踪迹,压根就没注意到周围有人在埋伏他。

      见到这一쵦幕,小影松口屨气,冲着上面的小蝶竖起大拇指,小蝶也是眨眨眼作为回应。

      两个人会心一笑,多年来的默契让他们可以通过㭯一个简单的动作或者眼神,都能清楚的明白对方的意思。

      正在她们准备在易踩中陷阱后露面时,易突然䙆停下脚步,紧张的四处张望起来。

      小蝶神色有些难看,总不会被这个菜鸟⋟发现了什么吧?那也太难堪了!

      就在她纠结时,易的一声怒喝响彻这片树林。

      “风萧萧兮易水寒,魑魅魍魉现真身,破!”

      一道쐡道淡蓝色光环呈水波纹扩散开,顷刻间将这片树林覆盖的迷雾驱散,光芒照耀下她们二人的影子也无所遁形,直接暴露出来。

      正当小影准备先下手为强时,一道诡异的声音出现她耳边。

      “桀桀桀...冥顽不化的小毛孩,就顾着追老朽,连自己屁股后面多ﶀ了几条尾巴都不知道...”

      说完一道黑影抓住小影的头部,轻轻松松的将她整个人提到半空中。

      错愕䓫的小影来不及呼喊,下一刻便鲜血四射,将整片天空染红。

      “扑通”一声,还带着温热的身体重重地坠落在冰冷的泥地中。

      “给我去死!啊啊啊啊틽!”失去理智的小蝶从天上高高越起,手中冰冷的断刃在月光下寒芒乍起,对着那道黑影的心口处奇袭而去。

      “别过去!”身后传来易的声音,可惜为时已晚,愤恨的小蝶感觉自ꡡ己这⣱一击,仿佛刺在铜墙铁壁之样上。

      巨大的反震之力让她瞬间失去平衡,在悬空的状态下失去平衡,可以说是必死的情形之一。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只冰冷毛糙的大手已经扼住她的咽喉。她感觉到自己喉骨承受不住那股巨力,险些直接碎裂。

      ؐ乌黑的血液从她嘴角不断涌出,愤怒的嘶吼也变成了呜咽声。强烈的窒息感让她的挣扎开始变得有气无力,她的手渐渐垂下来,反抗的팼动静也越来↠越小。

      “风萧萧兮易水烿寒,斩!”

      刺目的光芒让陷入昏迷的小蝶恢复些许意识,她失去平衡,缓缓的从树梢上坠落而下,小影正安静的躺在一旁,小蝶露出凄惨的笑容。

      猛烈的撞击让她眼前发黑,吐出大口鲜血,ᰥ意识也再度陷入弥离中。

      恍惚间,她看到看到一个俊朗的青年,周围充满着梦幻般的蓝色水流,只身横在她那道诡异的身影之间。

      秬 “风萧萧兮易水寒,乾为天,镇!”

      一层淡蓝色光芒将她包裹起来,쭢同时小蝶感觉自己的伤势受到它的滋养后,正在慢慢好转。

      “啊啊啊...”

      下一秒,撕心裂肺的痛苦嚎叫声,让小蝶恢复意识,痛苦的捂住耳朵缩成一团。

      恐怖的气息从那道身影爆发出来,瞬间在周围形成䖲几米宽的真空地带。

      随着笼罩在身上的阴影散去,乌黑的血液嘀嗒嘀嗒的滴在地上,地上的泥土뺙在接触到那乌黑的乌黑的血液后开始滋滋作响,最后颜色竟然变成了易再熟悉不过的深紫色。

      天空中,一道身影凭空而立,周身散发着浓郁的深紫色气息,青面獠牙,面部在月光照射下,露出他毫无生气的脸。

      竟然是一具面色铁青的尸体!

      震惊之余易手上的动作却一ᑝ点不含糊,淡蓝色的光剑无视距离再次挥出,毫无阻碍的劈开厚重的深紫色气息,再次斩至他本就受伤的右臂,将尸体的右臂从肘部齐齐切断。

      大量的乌黑䗽血液洒落下来,在空中直接气化成一团团深紫色气息。断口齐整无比클,此刻正被浓郁的淡蓝色光芒覆盖뜀,所以他才会感觉这般痛苦。

      “居然有这么浓郁的阳间能量...啊啊啊啊啊啊...”尸体咆哮着,更多的血液被他甩出,地面被腐蚀出大片的坑洞,安静的躺在一旁的小影也未能幸免。

      小蝶则是受到光幕的保护,并未受伤,但那团深紫色气息缺不依不饶,紧紧的缠绕꼉在ᧂ光幕表面,拼命的想要钻进来,一时间小蝶也看不清外界的情形。

      易很冷静,观察着对方司的动向,准备伺机再给予他致命一击,让他彻底失去反抗能力。

      没想到尸体在极端痛苦下,开ੇ始横冲直撞,意图逃逸而去,易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风萧萧兮易水寒——裁决!”

      淡蓝色的光芒从天而降,让尸体无所遁形,与此同时,尸体右肘处残余的阳间能量受到激发再次活跃起来。

      天空中顿时轰隆作响,㗨恐怖的波动直接将尸体右半个胸膛气化!连带着周围大片的深紫色气息一同消失。

      尸体僵在原地,慢慢的在阳间能量的燃烧下,最后化作一缕清烟⨕散去。

      易紧皱着眉头,从这具尸体的。服饰来看,应该是先前自頃己路过的某个村落中的居民。

      看来,问题Ⴐ还是出在那团邪恶的能量上。

      顓果然,片刻后,邪恶的声音再度出现。

      “桀桀桀...没想到你可以引动如此纯净的阳间能量,老朽还真是大意了。”

      “不过,一想到你即将死在老朽的手里,真是太美妙的一件事了...”

      “啰嗦,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易冷冷的说道。

      “桀桀桀,没有礼貌的小毛孩,你家师傅难道没有——”正在尸体揶揄易时,一道天雷般的吼声由远及近,从天而降,震的易耳朵都嗡嗡作响。

      “他奶奶的,老子教出来的徒弟,是你能说三道四的吗!给ﶬ老子爪巴!”

      “...”

      一旁恢复许多但身体依然发软的小蝶听到这句话,习惯性的想笑出来,这个张讼简直比资料记ᦉ载的还要有意思,结果却一下牵扯到伤口,疼得她倒吸冷气。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由于张讼的出现,一下变得奇怪起来,ⶑ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戒备着对方。

      难怪资料记载着,张讼青年时被人冠以“冷场王”的称呼,就连这见生死的时刻,都能冷漙场,想到这,小蝶再次㰘不争气的笑出声来샖,同时再次大口倒吸冷气굅...

      “师傅...”

      “滚屁蛋去,老子今天让你开开眼!”说完一跃而下,只身横在易的身前,与那团深紫色“人影”对峙起来。Ꮕ

      强大的阳间能量从他体内散发出来,虽然没有易的纯净,但是ɱ明显厚重许多,一股深深地危机感让那道声音萌生退意。

      筊 看到“似曾相识”的帅气动作咭,小蝶再次不争气的笑出来...疼...

      “桀桀桀,风水轮流转,后会有期,我们很快洢会再见面的...”

      튡 那道声音没有多做纠缠,说完便烟消云散,化成一缕深紫色的青烟远去,现场也安静下来,周围的雾气一拥而上,很快就将四周的空白填补满。

      看到师傅依然帅气的站着一动不动,以为他还在警戒之中,便不敢放松警惕,也一动不动的警戒着。

      “...臭小子!”

      “师傅放心,我嫾给你盯着呢,来吧!给我开开眼!干TM的!”兴奋之余,易直接爆了句粗口。

      “老子给你尘开个天眼!过来扶老子一把...这动作帅是真帅鲬,就是腿给⬉老子震麻了...”

      “...”小蝶再次疼痛。

      张讼言语间大大咧咧的,眼神却在瞟向光幕下的女子,露出询问的眼神。

      易摇摇头,没有说什뚹么,转身走过去,准备看看她的情况。

      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哀嚎。滜

      “哎哟我X!哪个遭天杀的缺了八辈子大德,挖这么大个坑...”

      “...!”小蝶已经习惯这种痛并快乐的感觉了。

      最后,在易的搀扶下,二人终于靠近了那个女孩。

      扶着易的肩膀,张讼小心翼翼的坐下,最终还是捂着屁股发出绝望的一声哀嚎,看来刚拿ऽ一下真摔得不轻。

      确认危险解除后,他拍拍易的肩膀,示意他闪远点。解除屏障后,下一刻一柄散发着火红色光芒的长剑直指小蝶的咽喉。

      㤵 “大妹子,你知道这种不道德行为,给老子带来多大的伤害吗?难道你觉得摔屁股不疼吗?也是,女人脂肪厚,减震,好像真摔不䶅疼...”

      “...”易。

      “...”小蝶。

      任谁也想不到,张讼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易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被丢光了,身体十分诚实的拉开了与师傅的距离。

      “说说吧。”张讼冷漠的说道,不过刚听完他说的那些话,谁也严肃不起来,不过张讼也不在乎,只是手下微微用力,淡红色的锋芒便划破小蝶的雪白的颈部,殷出一层细细的血痕。

      “师傅!你疯了?”易大声问道。

      “滚边玩去,别打扰老子!人不大点就知道英雄救美了,젞你也得ᣰ有那本事啊!” ᜖

      “搁那站好,一会㜚老子再跟你算账!”张讼毫不客气的说道。

      “...”

      “不要!”发现师傅的异动后,易脱口而出,身体也在一瞬间冲向小蝶,想要推开她,只是他再快也不可能快过本就在小蝶脖子上的光刃。

      张讼轻轻一划,在易惊愕的眼神中,哗啦一声,惨白色鬼脸面具碎成两半落在地上,露出小蝶的可爱的面孔,顺带还不怀好意的划开小蝶肩膀处的衣角。

      유 易探出去的身体僵在半道上,最后默默的收了᷽回来,乖乖站在一旁。

      “啧啧啧,老子就是想不通昴,顶好看的姑娘,非得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低俗!小雨姐还倉是喜欢这种装神弄鬼的把趉戏...”

      看到她右肩后面的印记,张讼自껂然更加确定了她的身份。其实他从最开始,就认出这是鬼兵部第一大队的人,在张讼眼里,只有那个“老女人”才喜欢整这种神神叨叨的装扮。

      其实他没有杀心,只是想吓唬吓唬自己的徒弟罢了。作为刺客的小蝶,没有感受到杀机,索性配合起张讼的动作。

      本来她的任务就是请他回去而已,又不是要杀了他!

      “...呜呜呜,太丢脸了,哇...”

      晶莹的泪珠挂在小蝶的脸上,本就可爱的娃娃脸,哭起来更是梨花带雨,显得楚楚可怜,似乎张讼对她做了什么灭绝人性的事情一般。

      易悄眯眯的后闪几步,他做人的原则非常明确——关于师傅的事,自己绝不去帮忙擦屁股。

      在他师傅一个不落的偷看村子里女人洗澡被发现,连带着自己也挨了一顿臭鸡蛋西红柿洗礼后,他就下了这个决心。

      “...别给老子装啊,小鋆雨姐手下个个心狠手辣冷漠无情,哪有什么可爱的萝莉...当年老子...”

      后面的话他自然说不下去,总不能当着徒弟的面自曝,说自己小时候被小雨姐带到地下囚牢参观时,吓得一边哭一边尿裤子,边跑还边摔跤,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呜呜呜呜...人家,人家就是来请你回家而已...凶什么凶啊...哇...”

      小蝶越哭越伤心,兴许她是真的伤心,那些眼泪为小影而流,也是为了自己。

      噪“什么情况?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臭小子,风紧,撤呼!”说完就想拽着易跑路。

      没想到易纹丝不动,一身浩然正气不为所动。一双手顺着张讼的胳膊将他拽回来,还用食指指了指伤心哭泣的小蝶,再指指张讼,然后双手张开向后退去,言下之意就是——自己解决!

      “他妈的,天杀的臭箚小子...呸,提起那个疯子干嘛,不吉利不吉利。”张讼骂骂咧咧的,不过这次他还真没然,回过头跟个没事人一样开始和小蝶拉起家长。

      “唉我说,大妹子,咱们初次见面,素昧平生,萍水相逢,瞆逢年过节,都没见过...”

      “再说了,这才刚过完年...你不会是来找我讨压岁钱的吧?”

      听到熟悉的“一⼔本道”,易笑呵呵的准备继续看戏,想当年他师傅光凭一张嘴,愣是把七八十岁的大妈说的天ҹ花乱坠,不仅不追究他偷看洗澡的事,还死活要他们留下来吃住,吓得张讼扛起易就跑路...

      “啪!”一张朱红色帖子拍在张讼胸前,小蝶哭声减弱,她不是一个脆弱的女孩,她只是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的释放一下自己而已。

      ꔜ 朱红色帖子遮㸕挡下,张讼只露出来拧在一起的眉毛,看完后ಽ他禀的脸部表情拧的跟㴗块抹布一样。

      “你说老子先前老褏期待的事,如今真发生了,为啥就是高兴不起来了呢...”

      他手中燃起一簇阳间能量凝聚的火焰,将帖子烧净,喃喃自语道。

      “罢了,年都过了,就回去看看吧,完事了整好收拾收拾东西,当年走急了,我还有点私房钱藏着一直没拿呢...”张讼小声嘀咕着。

      小蝶已经来到小影身边,她温柔的将小影双眼合上,用衣袖轻轻擦拭掉着她脸上的血迹。

      小影的身体除了一张脸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完好的地方,大片的深紫色雾气将薩她腐蚀的不成人样。

      “好啦,ꋂ你终于可以休息啦,小͞影,要我说呢,其实我也想留下来陪你呐...”

      “放心,这次任务完成,我就和姐姐说,来到这里盖一座木屋,这样你就不会寂寞啦。”

      小蝶微笑着说道,她没有流泪,眼里也没有过分的悲伤,生离死别对于她们来说就像吃饭喝水,再正常不过。

      易不忍心看到这一幕,但他知道自己不该去打扰,这最后的时间应该留给他们。索性开始念起往生咒,送这个陌生人的ᘰ最后一程。

      坶 “生死之门为瞾汝等打开,魂兮远去,亦将归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