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拍福利在线

      到了客栈,本以为会有什么不同,但是出乎意料他们待我如初,同样地安置了我们在原来的住处。后来一打听,原来是因为有陈道风在,被误认为押解我们在这,或者是因为我们之间谈妥了,我已经归顺了。

      看来这陈道风倒是成了⺏我的挡箭牌,这倒可以好好利用利用,就这么招,先住下,等等风声,正好可以以不动制万动。

      “看来我跟着钟明真是明智之举。”石蛋说。

      我乐呵着摇着睡椅,说:“那是自然,肯定苦不着你。”

      陈道风却过来问:“钟明,你不怕他们对你另几个伙伴动粗吗?”

      我稍作思索,眯着眼睛说:“这摇椅真舒服,真不知道曾情与石意怎么愿意去受那种苦,哎,也罢……我想他们不会对云不仙他们怎样,毕竟他们只是想各个击破,降低我的威胁,而我有你的陪伴,根本就相安无事。”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石蛋问道。

      “石蛋,你玩你的呗,没你什么事,毒性都侵不了你,谁遭殃你都不会遭殃。”我说。

      陈道风接过石蛋的话,也问道:“我也想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뇙 看来大家对今后的打算溩比较重视,那我就必须说了,我说:“看这天色已晚,该休息就休息吧,z至于往后该怎么办,我相信我们自顾着玩耍,自然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话不多说,我让陈道风休息去了。这天晚ṱ上,我感觉挺漫长,这才刚刚来这里,又落得个独自一人,这几年来跟他们几个一起都习惯了。没有云不仙的调皮,山无神的一根筋,水少灵的温柔聪慧,果无名与石蛋的吵闹,感觉身边真的空落落的。

      这个客輾栈也是有它的故事的,当年我们被秋风秋叶抓来,第一顿饭就是这里,那时的感觉与䝣现在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那时除了新奇外更多的是觉得这里的美好,而现在慢慢地也发现这里也是另一番社会。

      或许就是剑雨嗹把他们引向了另一番社会。

      我在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多么大的勇气,敢问有几人能够有这种悠然自闲地度过每一天,并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

      第二天,我与陈道风还有石蛋一道,详细计划了一下接下来的具体方案。石蛋倒是说得爽快,它说:“天下何处无芳草,只要放弃冷姑娘,救出云不仙他们自然是小菜一碟,到时候隐居也行,反正不露面,日子总还能过上的。”

      说实话,石蛋的话让我有些失望,人总是有点追求的,自己的东西被别抢走了,难不成忍气吞声?

      陈道风身体里没了毒物,倒是豁达了,大有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意思,反正说什么都行,最好就是现在这种状态,大家都相安无事。

      那我自然是要去找剑雨,但是不把云不仙他们解救出来,我去得也不安心,到时候用他们几位来要挟我,也是枉然。

      我说:“我若不是担心鹗大家,我会怕剑雨不成?”

      陈道风稍宷作手势,让我们静一静,他其实也赞成石蛋,他说:“即使曊你救了你的伙伴又能怎样,他们都中了毒,如何解毒,你可知晓。”

      说到毒物,我感觉体内的毒性正在扰动,我竟然疏忽了解ﮯ毒一事,与道风对抗之时,无意中解了道风的毒,可是自己的毒性却增加了。

      但是一想到冷姑娘,我便硬气了,说:“这有什么,大不了我再把他们的毒往我身上引。”

      尽管我不裾知道怎么把他们的毒往我身上引,但至少这是一个办法。

      陈道风拍了拍我的肩,说:“重感情,好男儿!”

      然后他逗石蛋说:“这么久了,你就待在钟明的衣兜里不闷吗?也出来溜一溜,都是自己人,与我一起耍也好呀。”

      뭕“道风,你说得太对了,解毒也是个麻烦事呢,也不知钟明能否承受得如此多的毒性。”石蛋跳到道风伸出的手上说。

      “你这家伙这么小,但是看起来还挺精致的,这小眼睛小眉毛,哈哈!”陈道风说。

      “你们两位能不能别这么陶醉,还有我在呢。”我见这石蛋一点规矩蹍都不懂,这才见着道风多久,就全然当成自己人了,看着我就眼红。

      石蛋笑着说:“嘿嘿!这钟明也有离不开我的时樒候,哈哈!既然如此,那就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吧,以ჵ后天天带我出去玩。”

      这石蛋就是个捣蛋鬼,没帮我出招,还让我带冼它出去玩,本来信心满满,现在被他们一提醒,让我又陷入了绝境。

      “随时行乐,也是不错的主意哦。”陈道风把石蛋攒在手里说,“好在目前还有对我们有利的一ᔇ面,就是他们以为你们是被我押解的,那么出入外面那肯定是自由的,也不会再有人想着下毒了,该吃吃该喝喝,尽情地玩耍吧,哈哈!”

      “哎哟,别这么攥着我,让我自由活动。”石蛋从道风手里逃出。

      我陷入了沉思,一时间竟然还左右为难,陷入僵局。

      石蛋一个跳跃,撞向我的额头,说:“想什ၰ么都是多余,走先去外边耍耍。”

      我一摸头,哎哟,这家伙还真把我㜧撞疼了。我说:“那去吧,去吧,你是没有山无神头顶上的ᢌ绿毛玩,就浑身不自在。”

      这外边总是比客栈里边舒服,我还是喜欢这里的饮食,不过今天这里的特色倒是与往常不同,有个比武项目,就在这侠风镇的广⑀场上架起了一个擂台,说是要弘扬武术精神,不想颓废,就练练武术,强身健体。

      “诶,多少年没有看见比武了,这还真得看看。”陈道风说。

      “这就随便架个台子,就弘扬武术精神?”石蛋嗤之以鼻嵄。

      “话说,落遗界的人不是都修炼法㞚术吗?怎么还弄起武术来了?”我对陈道风说,不管好看不好看,此刻我们已经站在前排了。

      只听那位主持比武的人,在台上以作揖的姿态,向大家展示了一圈,然后说:“在下不才,自小学不来法术,因此自由学武,希望能够设词擂台,与大家一比拳脚,不用任何法术,存本正源,强身健体。”

      “这落遗界还有不会法术之人?”周边议论纷纷。

      “不用法术,那岂不是就像小孩子摔跤,农钛户吵架?”陈道风说。

      看来不用法术ᵧ的比武,这还是头一次呀,连陈道风都感觉有些诧异。

      我问陈道风说:“这法术与武术就能如此地分밧离开来?”

      陈道风说:“这个……不会法术的武者,那是莽夫,应该是个人就能做莽夫吧。”

      陈道风说地已经非常明确了,那先看看这些武者的表现吧,这第一位已经上场,与主持人一样,也在台上做了一次展示。

      石蛋说:“这主持人的规则没说全吧,是打赢了留下继续挑战,还是全部与他打,赢了有什么奖励?”

       “也是,这是一场没有最终结果的比武。”我对石蛋说。

      旁边有个青年小伙子笑着说:“你们来晚啦,规则早就说了,不管输赢,只要愿意挑战的就都与他一战。” 桕

      “晕,这人太狂了吧,他是想挑战所有人?”陈道风说。

      看来比想象的有意思有些,这人呀也是络绎不绝,都排满了,却不知这赤手空拳,竟然也能招来这么多人。

      “现在的人都喜欢素食了,哈哈!”石蛋说。

      转念一想,也是相对各种修为,法术,眼下的拳脚功夫就是素食。

      双方相互拥抱过后,就开始角逐,只见这擂主一上来就双腿夹住对方一腿,然后侧身到他耳旁,本以为他是要咬人家耳朵,不料十几秒后,对方直接倒地,被擂主按住后,半分钟之久,擂主举起一只手倒数十个数。

      这最后对方没有起来,算是擂主赢了。

      “这侠风镇的人是不是无聊呀!这种比赛也有,还这么热闹G?”石蛋说。

      我当是不这么认为,我说:“这些人不用法术就这么弱吗?”

      陈道风也觉得纳闷,但是他担心地却是会不会这毒性会影响大家的体质?

      接着又是几位上去了,同样的擂主还是一招制敌。我越看越觉컀得里面有些蹊跷,就对石蛋说:“我得去实施!”

      石蛋双手赞成,但警告说:“吃亏了就别发牢骚哦。”

      我自然有分寸,也上了擂台。在下面与在上面确实有些不同,这么多人看着,出点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为了探得这擂主是如何一招撂倒对方的,我也只能冒着丢丑的局面试上一试。

      此时他盯着我,我也盯着他,他向右移动,我就向左移动,我嗵就是不给他靠近的机会,在台上转了几圈,斗得台下笑声不止。

      最后擂主干脆一擦鼻涕,说:“你是不是有病呀,总转悠……总转悠!”

      弄得我好尴尬燯,我不知我哪错了,一耸肩,向大家表示无辜,而大家也表示同情。不过也没啥用,因为就在我搿与台下人*筁*流之时,这擂主“嗖”地过来了,同样的还是那一招,双脚夹住我的腿,然后头部侧过到我耳旁,我一紧张喊了一句:“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呀!”

      我正要反抗之时,我耳边却传来他的声音,声音小得只有我能听得清楚,他说:“快倒地,我能解毒。”

      我马上为之一震,这家伙的绝招是这个呀?能帮我解毒,那是自然了不起,我欣然地倒下了。

      台下的石蛋对陈道风说:“这钟明也是个不自量力的人,这么多人都试了,他还想去出丑。”

      陈道风却说:“这样下去,还有谁愿意上去陪他玩呀?”

      我一倒地,身体就被他按住了,只见他在我的左右肩与腋下相交处,点了一点,我能够感觉出,没有任何法力的输入,而就是这两点,我的毒性向被引导了一般,向双手手臂外泄,这种感觉真是舒服,如获重负,这毒性的干扰,有时候能够让人心神不灵。

      在最后擂主同样的十个数字过后,他让我起来了,我自然地拱手感谢,然后摇摇头下来了,感叹无比,套用一句俗语“与君一比试,胜读⚠十年书”,虽然有些拗口,但是贴切。

      我一下台,石蛋就闹着说:“你这个鸟样,也没好到哪里去呀?”

      我只能微笑以亥对,陈道风却说:“你刚刚不该分神。”

      那我也只能对陈道风说:“别太认真……别太认真,哈哈!”

      “还看吗?”接着我问他两。

      石蛋却说:“无聊是有点无聊,不过我不相信总是这么无聊吧?”

      我随口而坚定地说:“肯定总是这么无聊呀!”

      石蛋说:“那我们打赌,看看到底有没有变数。”

      我心想这还会有变数?这个赌我肯定打呀,稳赢为何不打。于是我说:“打赌就打赌,关键是赌什么?”

      石蛋一想,说:“你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赌,要不就赌你身上的法术,若是我赢了,你就自费法术,要是你赢了,那我就……”

      我自信满满,于是就抢着说:“我赢了,你只需听我使唤就行,哈哈!”

      心想这家伙,总算有收拾你的方法了,这样以后你就再也不是果无名的,水少灵的,或者山无神的了,尽管它最铁的伙伴只有果无名。

      石蛋眼珠子一转,说:“就这么说定了吧。”

      陈道风却阻拦说:“钟明,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呀!这法术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获得的,而且有的法术终身难得。”

      我根本就不屑思考,因为我知道真相,那我自然信心满满。我手叉在腰间,对陈道风说:“这法术若不能救出冷姑娘,留着也没有什么用。” 雒

      陈道风笑了笑,就接着看比武了。

      过了大半天,我都快没有耐心了,终于被一位上竩场的语쨏言提了提神,这时上场的是一位眉骨凸出,下巴尖尖,个头高瘦,无精打采,却又大话连篇,他说:“看了这么久,我໺实在忍不住上台来揭你短来了。”

      擂主其实也累了,这次来了位有意思的人,真是提神,不过他却谦虚地说:“可不能用法术呀!”

      “哈哈!自然如此。”这人说。

      不过这人却又放出豪言,他说:“为了公平起见,我在下面已经观察了很久了,破你那一招夹腿功,简单得很,只要等你一过来就来个扫堂腿,还有你喜欢让人分神,这就更加闅好抗办了,我只要视线不离开你,你便不能得逞。”

      擂主笑着说:“看来真是遇见硬茬了,不过这不是口头见招拆招,是要拿真本事的。”

      我对石蛋说:“这下有看头了,这人看样子是有些准备,不过我相信擂主有的是办法。”

      果然在擂主第一次进攻的时候,对方真使出了扫堂腿,擂主一个起跳逃过了这一脚,但是已经错失了夹腿的时机,让对方退后几步,局势又继续僵持。

      但是这次进攻没有得逞,ڮ却助长了对方的嚣张气焰,对方说:“我说了这扫堂腿挺管用的,你还真想尝尝滋味。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并非就会这一招,而我在下边已经观察很久了,你就会这一招,也真不知道就这点功夫为何敢在这里摆台。”

      而擂主却说:“先别高兴,等我夹住你的腿了再说。”

      “你个乳臭未干的家伙,这是比武,你为何非要使用夹腿这一招,天下武功招式多了去了,就是小孩子打架也不只一招。”

      “废话少说,有本事你就让我夹住你的腿。”擂主越来越认真了。

      不过对方也过于沉溺,竟然飘飘然了,说:“就让你夹住,你又能怎么地。”

      话音刚落,擂主不等他改变主意的机会,嘴里说着:“大丈夫言而有信。”

      就在这话语间,擂主还真夹住了对方的右腿,然后侧头到他耳朵旁。这一幕竟然逗笑了我,我知道这必胜的绝招一出,胜率定然是百分之百。

      “你瞧,再怎么折腾,最终还不是逃不过这一夹腿。”我对石蛋说。

      “好一个屡试不爽的夹腿功呀!”陈道风说。

      我心里正为即将到来的胜利欢呼着,不料石蛋却说:“哎!这擂主也真拼。”

      我转眼一看,原来事情并未像想象中的那样,这对手就是不倒地,而在擂主几经折腾后,多次侧到对方的耳朵旁,可对方就是不倒。

      “事情有变!”陈道风说。

      半分钟过后,只见对方朝着擂主右臂下侧一拍,这位擂主定然是察觉到了什么,在掌风未还未触及崷身体之时,他一个退让,跳出了几米开外。

      对着对方说:“你竟然使用法术。”

      而对方也好不留情面地说:“你不是也会法术吗?”

      “你是来拆台的吧。”擂主边说边向后方ᯅ使出了一个手势,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时一群人已经围了过来,看来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摆台的,这帮家伙看来就是台柱子了,谁想拆台,那是跟他们过不去。

      䝫 “这才叫戏嘛!”石蛋说⦳。

      我瞅了瞅他说:“好戏才刚开始呢。”

      “你可不许耍赖哦,打赌你是肯定输了,你的法术可得归我了。”石蛋毫不客气地说。

      我犹豫了一会儿,没等我开口,陈道风说:“这事情从长计议吧,石蛋你若真要了钟明的法术,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呀。”

      ﹯我还真没有算到我竟然会输,这下还真尴尬,看来㩄任何事情都不能提前夸下海口,即使要赌,赌注也得斟酌一番,否则下不了台。

      石蛋接着说:“愿赌服输,这可赖我不得。”

      这石蛋可真是不依不饶,看来我一人治它还真是身单力薄,要是云不仙他们在该多好呀,想必它就不敢这么放肆了,现在只能厚着脸皮,不可能自废法术,不然还怎么救冷姑娘。

      뵱石蛋见我没有做声,就继续说:“敢赌又掠不敢兑现,真是没劲,哎呀!世道呀。”

      “世道是긧不提倡赌博的。”陈道风一本正经地说㜻。

      我当时就笑啦,也玩笑地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不赌逍遥……哈哈!”

      “别说了,看看他们怎么着!”陈道风说,眼瞅着台上有大的动静。

      擂主起身后踱步了一段时雰间,说:“把他拿下,交于剑雨。”

      “剑雨”两个字这么轻易地说出来,着实让我们吃惊。

      我说:“这家伙有些来头呀,看来摆擂是假,抓人是真呀!”

      “也是,只是这点小事,怎么会交给剑雨呢?”陈道风也是纳闷,看来落遗界的秘密还真多,这么ਁ多攫年了,陈道风自认为非常了解这里,但现在看来还是个小学生呀。

      我虽然也有些疑惑,但我疑惑的不是这擂主的人品,而是这擂主喊出剑雨的名号来,焪自然是预示着他的这种正义还不能光明正大地彰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看来还有段艰苦的日子。

      被这擂主解了毒,真是舒畅得很,想必这人不愿意被妙解毒,定然是剑雨的铁粉,那就自然是我们的敌人,甚至可以说是落遗界的汉奸。

      擂主一声令下,这些人马上就冲上去准备治服那人,但也太小看那人了,所谓来者不善,既然他敢搅局,那就自然有他的本事。那人一个空中扫腿,一团团气力直逼向来人的胸口,大家纷纷倒地。

      这擂主见势不忣妙,又是一声곚令下,这些人都站起来了,继续冲击这个找茬的,而擂主则稍稍退后,旁边另有一人,两人商量着什么,看来在研究对策。

      这一次进攻可不一般了,看上去有些阵法,只见他们一起身,站位就有所调整,随后人还未扑上去,前排的每人甩将出去一件冰刃,这冰刃着实少见,旁观的人也为之惊呼,这应该算是独门暗器。

      “这是啥东西,刀非刀,箭非箭,爪子不像爪子,ᔒ不知道有何厉害之处。”石蛋问道。

      “小伎俩,这修炼之人,早就超出武器范围,化气为器,化力为利,࿰这才是高手,眼下他们使出的暗器,算是低俗之物螬了。”陈道风解释道。

      我仔细听着他两的对话,觉得都有道理,不过我还是好奇,就问:“这暗器到底是什么?”

      “依我看这暗器大概就是‘润物无声’吧!”陈道风说。

      “润物无声”,这么好听的名字,用在暗箭伤人的暗器上,倒是挺让人喜厌难断呀。

      我说:“想卌必这名字定有它的深意吧。”

      “这是自然,润物无声,好似春雨,无私奉献,说的就是这暗器鋐专治恶人,但是却像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一般,让恶人自行惭愧,改邪归正。”陈道风微微抬了抬头,看来他是在赞赏这暗器。

      说是֏暗器,但是那人已经察觉到了,看来是要出绝招。他马步一扎,稳住了身盘,一声怒吼,双掌立于胸前,一道护盾现于身前。

      “这家伙可以呀!”陈道风说,“这护盾没有相当的功力是无法形成的。”

      石蛋插嘴道:“坏人也这么厉害,糟糕了。”

      “哈哈!石蛋你不是希望他赢吗?你怎么还觉得他是坏人呀?”我对石蛋说,手点了点它的头部。

      这些暗器全部击向这护盾,说这“润物无声”还真是如此,眼见着这护盾挡住了这些暗器,但是暗器竟然自动融化,随即护盾也像㲠融化一般。

      “果然厉害,这暗器竟然可以消뇎散法盾。”陈道风大吃一惊。

      而这时擂主这帮人看准了时机,马上跳将出去,以一定的阵法向这人发起了肉搏。那人见法盾即破,而暗器之力却还⃿未完全消散,收不得真气,为了速战速决,他干脆就又加大了气力,一耸肩,一摆掌,向前一推,整个周身又再次升起了一道法盾,而那暗器的作用也逐渐弋在减弱,消散了马上又被修补好。

      我也为之一惊,小看了这家伙,从现在看来这已经是为高手了。

      这群人说实在的,相比对手还是弱了些,这肉搏虽然不能小看,但是相比法术还是差得远,这法术一出击,区域攻击,肉搏肯定得吃亏。

      果然不出大家所料,这群人一碰到这法罩,先是吃了个闭门羹,被微微镇住挡住了攻击的路数,而后那人就借这个喘息的机会,真气一收,再一放,一道幻形之力横扫他们,这道气力所幻之行大概是一只猛虎。

      “猛虎下山”陈道风说,“这也是少数人能够练成的法术,猛虎下山,威震四方,主要讲究的就是真气的连续性,可以自激增强。”

      “看样子这擂主还是弱爆啦!”石蛋说。

      我一看那人竟然如此了得,知道擂主是緮要吃亏,这怎么行呢。我焦虑之下,觉得不能让正义就这么轻易地遭受到打击,我越来越理解擂主为什么要摆这么一个擂台,因为他身单力薄,若正大光明地说自己会解毒,那定然成不了事,还没救人自己就先被敌人给抓走了。而这摆擂的好处自然是即正大光明,又顺理成章,即使遇见对手,至少也有舆论地谴责,让对方不敢乱来。当务之急,擂主肯定是想抓住这个对手,免得让他继续为害人间。

      那只猛虎果然了得,一出现就把擂主这群人击出几米开外,为了守住阵地,他们又再次丢出暗器“润物无声”。我一见这是上好的机会,于是手掌一抖,一团气力早已待命。

      嫊 我知道我体内有的是气力,只是应用起来还是有些倒不出来,这次我就下了决心,心中一动念,想到了冷姑娘,那种怒火中烧的感觉油然而生,化作一股股气力集于手心。我为了减少动静,不采用以掌相拍,而是把气力以指弹出,这一丝气力如针带线,直捣뜎那虎形的头部,我知道打蛇打七寸,对付这由真气幻形的老虎也是如此,只要击中它的头部,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 说时迟,那时快。我那如针带线的气力,飞将出去,正中那老虎的太阳穴,而后就在这老虎像泄了气之时,我的气力带着那如丝如棉的那股劲,在老虎的身形中来回穿梭,尽管这老虎还在挣扎,但是马上被我这如针带线般的气力裹成了茧。

      “这是哪一出?”石蛋惊道。

      我在一旁偷着乐,默不作声。

      陈道风却是个明白人,他说:“你问钟明就清楚了。”

      我心里暗自叹道:道风呀道风,我这么隐蔽的手法都被你发现了,都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蛮得住你。

      于是我问道风:“你一定清楚台上谁是珁正义。”

      陈道风轻声笑道:谁“明白人不装糊涂,你心里清楚。”

      这段简单的对话,算让我更加了解陈道风了,两人以笑声结束了这草草几句。

      只见那虎形被㷿茧所缚,几度挣扎都没有出来,而这茧又越缚越紧,虽然这就是两股气力在纠缠,在争斗,但是比起真实物象的争斗只有激烈没有缓和。

      石蛋说:“这被茧所缚的老虎,看来是要爆呀!”

      这石蛋就是那种看戏的不嫌事大,这嘴上功夫真是了得。就在它说完的几秒杵钟后,这被茧所缚的老虎还真爆了,一阵强光闪现,这道法阵算是破了,随即这“润物无声”的暗器也马上跟上,而这个时候那施法之人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刚刚所散出的真气,不可能如此之快地汇集,只能四处逃窜,躲避这“润物无声”。

      ╣ 若不用法术,你在怎么躲避也是徒然,不说“润物无声”本身就很厉害,而他们这群人一同使用,那就自然有一定的阵法,不说是天罗地网,也还是有那么几个攻守的套路。

      只见那人立即中招,暗器在他全身上下的重要穴位都来了一击,那人随即瘫倒在地。

      这时擂主这群人蜂拥而上,把他马上围住,拿起绳索给捆住了。

      擂主并没有急着去瞧这位败将,而是块在人群中搜索,他肯定是已经察觉到有人在助他一臂之力,然后他说:“在下再次谢谢各位父老乡亲,多谢大家的捧场,今天就此告辞,我要把此人交由剑雨发落。”

      说完擂主一行人,带着那人从人群中散去,而人群也自动的让开了一条通道。

      陈道风直摇头说:“楛可惜呀可惜!”

      我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了这好汉,做好汉事却不留好汉名!可惜呀可惜!”陈道风说。

      也是这擂也打了,插曲也唱完了,但是连擂主的名字都无人晓得,哈哈,天下之事终究还不是名利之事,而是仁义之事。

      我说:“这‘润物无声’倒是一件好兵器,相信过不了多时,这落遗界定会被它滋润的满山花果。”

      陈道风在我胸前轻轻击了一拳,说:“你说的事呀!我看你这本事如此了得也是活,人家赤手空拳的粗陋武力也是活,没有什么两样嘛!”

      “恩恩!说的有道理……有道理”我大笑甚至是狂笑地说,“说实在的,我这才与擂主对擂我才知道,什么是高手,他才是真正的高手,说实在的精神所在还圻有什么不成。”

      见大家纷纷散去,我们也自寻其它乐趣,这落遗界的侠风镇,那是每天逛都不会厌倦的,实在好玩的好吃的太多太多了。

      陈道风说:“这里有一道菜,你们定然没有尝过。”

      说实在的,此刻我并没有心思吃东西,因为享受当下的舒适自在,那才是人间快事。这身体没有痛痒,没有约束,那可比吃什么都来劲。但是这石蛋耳朵却软,说:“这个我感兴趣。”

      我一听马上严肃了脸容,说:“你不是铁石心肠吗,怎么别人一说好吃的就信,一点主见都没有。”

      石蛋瞅了瞅我,说:“听信他人也是一种主见,陈道风,走我们去吃,别管他。”

      我晕,弄愰得我还里外不是人了,看来这菜是非尝不可了。

      我跟在他们后边进了一家神秘的饭点,说他神秘,主要还是因为韵味太풿足了,进门一ݟ副门联就很有意思,上面写着“吃一口酸甜苦辣”“品一次悲欢离合”,横批“吃一品”。

      我赶紧追到陈道风旁边,问:“这吃一品,吃的都有啥呀?”

      陈道风说:“八大碗呀!”

      “八大碗我倒是熟悉,就八个菜呗,不过是哪八个菜呀?”我紧接着问。

      而此时我们已经受到接待了,小二领我们来到了一处可以看见街上熙熙攘攘人群的位置。说实在的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就是不吃饭,来这里坐一坐,聊聊天,也是非常有意思的,这虽说位置不算宽敞,但是还做了小隔间,与其它桌子做了简单的割离,说起话来也不那么费劲,根本不用担心太过吵杂,同时也不是太安静而丧失一种热闹感。

      陈道风说:“修炼之人,就是这么奇怪,太静则想修躁,太躁又想颏修静。这里刚刚好,不静也不躁,是修炼之人休闲的最好之处,不用想着修炼之事,该放下쳠的都放下了。”

      说道这里陈道风笑了几声,又继续说:“曾经有位大师在这里说过,‘来吃一品,给修炼放一次假’。”

      好在我记性还行,我继续问道:“是哪⭒八个菜呀?”

      陈道风说:“这个简单,就是‘酸甜苦辣,悲欢离合’这八道菜。”

      我听陈道风这么一说,感觉像是吃了闭门羹一般,非常不是滋味。我知道家乡有个市场叫股市,那里面有概念可以炒,今天遇见了真正炒概念的饭菜了。

      石蛋说:“听着就好吃。”

      橆 ๰我还真没想到这家伙到这ꪸ里后竟然成了个吃货,有吃的什么ꊭ都叫好,뚣也不进行考究,这“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到底是啥东西。

      陈道风见石蛋这么懂事,就伸手示意让石蛋跳到他手掌上,石蛋一见就知其意,根本没有犹豫,直接一跃在一滚,就到了陈道风手心上。

      陈道风说:“你这小不点,还能长不?哈哈!”

      石蛋也笑着说:“能,有好吃的就能。”

       我也笑着说:“石蛋你说话也不害臊,也不脸红!”

      石蛋可就更加理直气壮了,说:“害윫臊也能长,脸红更不影响。”

      我算是甘拜下风,遇见脸皮厚的没遇见过这么厚的,正说着呢,小二已经端菜上桌,这里上菜并非一个一个上,而是一次性上齐。我点了点,刚好八道菜,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每道菜的完盘边上还会写上一个字,这些字组合起来正好就是“酸甜苦辣悲欢离合”。

      “这就是你说的八道菜?”我指着一桌子的秈菜问陈道风。

      陈道风的筷子已经伸向了“辣”盘,说:“这上面不是写了吗?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你不识字呀?”

      他说完后,用筷子一夹,是个丸子。我一想不对,莫非这些菜都是丸子,赶紧用筷子在各个盘子里面翻了个边,小声念叨着:“果然都是些丸子。”

      蓠 “翻什么呀,你看不起丸子?”陈道风说完就把刚刚夹起的那个丸子送进了嘴里。

      都没有见他嚼,一咕溜的就往他肚子里钻,一个饱嗝唤来他一声“爽”字。

      我说:“简简单单的丸子而已,有这么夸张吗?这概念也炒得太没ꇂ水平了吧。”

      在我嘲笑之时,陈道风一拍桌子,一个丸子跃起,乘着一律香气,送入了我的嘴里,同样的,没有等我咀嚼,该丸子已经到了我的肚子里边,毫无疑问,一个饱嗝一个“爽”字。

      “你不一样也吃得爽吗?”陈道风笑着说。

      正当陈道风笑我的时候,石蛋也喷出瀭了一个“爽”字。

      逗得¼我们三人都笑了,我马上反应过来,说:“这店子应该契改名为‘吃一爽’。”

      陈道风马上问道:“你刚刚吃的是哪道菜?”

      我一瞧,想起那丸子应该就是从标有“酸”字的那盘子里面飞出,便回答说:“应该是这道‘酸’菜吧。”

      “那你呢?”陈道风指了指石蛋。

      石蛋说:“我尝的是这道‘苦’菜。”

      “好吧,我吃的是‘辣’菜。”陈道风说,“话说人生百味,我们每人尝了一种菜,这里面交织着八种滋味。来这里吃饭是有个规矩的,每人只准品一种菜,虽说三人吃八个菜,有些奢侈,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只要所有人一下肚,桌上的菜就不在有了。”

      我本以为他开玩笑,但就在这说话的时间,明明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八道菜一道都没见着了,也没见小二来收拾盘子,着实怪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